他從以前就曉得自己班上有這麼一個人存在。

不過他與那人的氣場老實說是搭不上,可他也不是那麼討厭那人。對於那人的事情,他不是很了解,不過在成績上他算是挺深刻的。他所待的班級不是什麼資優班,可那人在他們班是第一名,在全校也是第一名。世界上什麼都可以很扯,就針對這一點,他就覺得那人很扯。

既然成績這麼好,那麼幹嘛在他們班?

從以前成績就不是很好的他,老會在上課時分飛了魂,他的紅腦袋瓜子忍不住就看著窗外下的操場,看見操場,他就好想換上布鞋去跑一跑。

話又說回來,雖說他與那人的交集真的不多,不過在每學期裡,考前一週是他們話說最多得一週。因為他會巴著他不放,要他幫自己惡補一下課業,好讓自己不要是最後一名就好。

有互動也才沒幾次而已,可他卻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漸漸的注意起那人的一舉一動。那人上課很認真,但卻不愛發問,也不愛回答老師的問題。那人總是很孤僻,身邊沒什麼朋友,獨來獨往的他卻相當受女性歡迎。那人身上有種古龍水的氣味,說不上難聞,但也不是他喜歡的味道。

注意的事情越多,慢慢的也演變成他會不自覺的管他,告訴那人,你這樣那樣我覺得很難受,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

「快算。」那人一手撐著自己的下巴冷冷的說。

他也不是很爽快的抬頭看著那人,「不想算。」

「不想算還讓我耗這麼多時間。」

「呿,你是趕著要約會喔?」

「金俊秀,你能不能廢話少說一點?」

「朴有天,你是真的有女友不成?」

都說他說的話是廢話,那麼朴有天肯定是交了女友。愛情什麼都很偉大,但問題是談戀愛的人總會孤立身邊的朋友,沒有人會去注意其實身邊之人受傷的有幾個。雖說他不敢說自己跟朴有天算的上要好,不過基於這種補習關係,他們之間也算是存在某種關係。

朴有天冷冷的看著他,他也不是很開心的回看朴有天。一個趕著回家,另一個是想去操場好好跑一下,他們各自心頭上都有想做的事情,所以誰也沒有耐性耗在這種他媽的課業上。

「我沒有女友。」朴有天低沉的又說:「不想算你就等著這次又吊車尾。」

他沒有回話,只是朝著朴有天嗤之以鼻。成績好就了不起,不然他們去操場上比看誰跑的快跑的久啊。他就是不喜歡朴有天擺出一副成績就是一切的態度跟他說話。也許他能曉得為何他跟朴有天的關係僅能成立在補習關係上,卻不能成為正正常常的朋友。

不過,當朴有天告訴他自己還沒有女友時,他倒是鬆了口氣。他覺得,要是自己連在戀愛上都輸這傢伙,說什麼也沒面子了。自己怎麼說都是個放蕩不羈,非常自由的自由人,比起眼前這一板一眼的傢伙,他真的覺得自己好他好太多了一點。

可不合歸不合,他還是會聽朴有天的話,在他面前將所有朴有天所勾選的題目都做完。

「好了。」他將習題簿拿給他,就等著朴有天替他訂正。

他的紅腦袋瓜子又看著窗戶外頭,天色已晚了,看來今天沒辦法去跑步了。

「以後不要教這麼晚。」他說。

「是你算的慢。」朴有天頭也沒抬的說。

他也只是鄙視的瞪著朴有天,然後像個小孩又哼了一聲,才覺得自己有那麼一點的面子還存在。

朴有天改的很快,他將改完的習題簿還給了他,然後冷冷的指著錯誤的地方,逼著要他訂正。但早已沒有腦力的他怎麼可能再去思考自己錯在哪,他很直接的就將簿子闔上,告訴朴有天,其餘的明天再來訂正。

但朴有天只是抿了抿嘴,像個老人似的嘆口氣,最後是點頭答應他這樣的請求。

朴有天脾性是怪了點,但他卻不會去逼金俊秀做任何的事情。也許他是認為金俊秀的好與壞跟他無關,所以不會去干涉什麼,而正剛好也符合金俊秀的需求。

他只是將桌上東西收一收,拿著裝著自己球鞋的袋子與書包一同拎上,他看著朴有天慢條斯裡的樣子,沒有催趕,只是乖乖的教室門口等朴有天收完。

「喂,你以後該不會要考東神大學吧?」他突然問。

朴有天背上自己的書包,抬眼看著他回:「考的上我就會去念。」

金俊秀摸摸鼻子沒說什麼,不過朴有天卻反問他,「你呢?決定去體育大學?」

「是啊,那裡最適合我。」他笑說。

現在大家都高三了,他也不是沒想過自己未來的出路會是什麼。要靠自己的腦子考大學,他還不如用自己的技術與體力去申請大學。但為了不讓自己的成績太難看,所以現在的各科考試,他是下定決心把朴有天黏緊了。他已經不能在像以前那樣渾渾噩噩的臨時抱佛腳。他這回可是改了觀念,決定抱著朴有天的腿上大學。

「你就只會跑步。」朴有天關了燈,也朝他走了過來。

因為天色實在是太暗,所以他也沒看清楚朴有天調侃他的笑臉。但對於這樣的嘲弄,他也覺得習慣了,於是說:「人生就是得往前衝啊。」

哪怕眼前的已是窮途末路,他也會想辦法衝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

只會跑沒什麼不好,天底下有幾個能像他這麼會跑的?能跑的也不一定能跟他一樣,知道自己該跑向哪裡去。

朴有天沒說什麼,不過他卻不經意的瞧著朴有天的側顏,無意無意的問:「怎麼你長這樣卻沒女友?」

雖然自己不想輸他,不過都已經高三了怎麼就不見朴有天有女友?

「現在不是談戀愛的時候。」

聽到這種話金俊秀很想噴血,都什麼時代了,他竟然還會在這都市裡遇見山頂洞人。

「喔。」他也只能這樣回。

雖然他想談戀愛,不過很想砍人的是,沒有人願意跟他談戀愛。照照鏡子,其實他也不是很醜啊,只是沒有朴有天好看而已怎麼感情路的差別就這麼大?

最後他們兩人到了校門口也一個向左,一個向右的自己走回家。

一路上金俊秀是自己一人逛著街上的鞋店,他在物色一雙好的鞋子,好讓自己手上這雙壞了時可以替換。但買東西這種事情總是可遇不可求,他最後也沒看見自己的中意的,就又背著書包慢慢走回家。

有時候他特想知道當自己在享樂時,這時的朴有天在做些什麼?但這樣的問題會出現,總是在他黏著朴有天問問題時才會有的疑惑。縱然他們都在同個班級,但沒來往就是沒來往,也是上了高三以後面臨一堆考試才讓他們補習個次數漸漸變多的。

走在街上的他,拼命的想著自己與朴有天有過的曾經。都走回家後才勉勉強強的得出一個結論。其實朴有天是個很怪異的人。

比起那種日復一日拼命念書的生活,他還是覺得自己的生活品質比較好一點。

奔,能是他最爽快的一件事情。

奔,能讓他遺忘掉他想遺忘的一切。

然而奔,能讓他什麼也不用顧忌就直直的往前衝。

也許也會因為奔,而讓他奔向一個,他連想也無想過的屬於他們的未來。


────未完────

這是悶文,不建議追。
媽咪只是因為想寫所以寫,有沒有後文……
請放風吹。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