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如往常的早起,一大早就來學校的他,高興的換上自己的布鞋,穿上風衣也就往操場跑去。他站在操場上替自己暖暖身,時間過了十分鐘後,他便踏上步道,慢慢的跑了起來。

一圈兩圈不斷持續增加的圈數,他沒有停下來,也不想停下來。最近一堆的考試壓的他連換氣都不順暢,他只能來操場上拼命的跑,才能勉勉強強順順自己的氣息。

先不管他現在課業的進度是如何了,現下的他只想跑,一直跑,讓自己將那些煩人的課業拋諸於後,跑完再來想想該如何是好。不過想想,也許他自己現在能在操場這麼優哉的跑著,是因為他相信朴有天,相信抱著朴有天的大腿一定能上體育大學。既然都把朴有天奉成神在拜了,他也不用去擔心自己會不會上的問題。

朴有天也是那種特早就會來校自習的人,班上裡的書桌,桌邊掛有書包的也就他與金俊秀。因為爬了五個樓層的樓梯,他從自己的手提袋裡拿了礦泉水喝,他邊喝邊慢慢的走至金俊秀的位置。

他雙眼垂了下來看著操場上的金俊秀。這樣的行為像是已作了好幾年一樣,他並不是第一次站在高處看金俊秀跑步。他將嘴中的開水吞進喉嚨裡,就站在窗邊,看著金俊秀又再跑完一圈後,他才慢慢的離開那扇窗。

金俊秀覺得跑的夠爽以後,他便去盥洗室沖澡,換上新的制服後也剛好是早自習的時間了。高三的自習課越來越多,所以老師也很少在管。在金俊秀的這個班級裡頭,可以說是良莠不齊,所以很少人能一直乖乖的將屁股黏在椅子上,雙眼盯著書看超過一個小時的分量。大家總是堅持沒多久就會開始打屁聊天了。

能努力不懈堅持到最後的也只有金俊秀覺得怪異的那人。不過也因為班上普遍來說都很吵,所以他也才能搬自己的椅子來到朴有天的位置旁,繼續纏著朴有天,利用時間來幫他惡補這些要命的科目。

「這個我不會。」他下巴就頂在朴有天的桌子上,看著朴有天拿過自己的課本認真的計算上面的題目,在等待的期間,他也就索性的閉了上眼,小小的瞇一下眼。

朴有天算完以後看見他閉上的眼睛,毫不留情的就拿了鉛筆朝他腦袋敲了一下,冷冷的說:「好了。」

金俊秀沒有揍他,他只是摸摸自己的紅腦袋瓜子,看著課本上面的計算式,也乖乖的在一旁研究。朴有天就趁著他沒問問題的時間又繼續他的進度。他們倆人的相處模式很異於常人,但嚴格說起來卻又不是那麼的格格不入。

他是很認真的在研究這題數學,不過做什麼事情都很有體力的他,對於數學卻是最沒體力也最沒腦力的。他最後是嘆了口氣,慢慢的將課本闔上後,很悠哉的就把課本放在朴有天的桌上。

「看懂了?」朴有天瞧著他問。

金俊秀只是慢慢的舉起自己的雙臂,擱上朴有天的書桌,紅腦袋就自然的窩進雙臂間,趴上桌悶悶的說:「不懂。」因為他想睡,所以也不想再去思考朴有天到底算了些什麼給他看了。

朴有天明白他已經到達極限了,也沒有繼續逼他去算那些數學題目。而金俊秀也很懶的再將椅子搬回去,所以就直接的睡在他的書桌上。

若照他們之間的交情,其實朴有天是應該拒絕他這樣的行為,不過卻很意外的,他並沒有將金俊秀叫醒,只是任他在自己的桌上睡。書桌其實沒有很大,金俊秀的身子就佔去了三分之二了,朴有天只能將課本放在自己的腿上繼續念。

麻不麻煩他沒有去考慮這樣的問題,不過就算覺得麻煩,他還是沒有叫醒金俊秀要他回自己的位置上睡,直接讓他睡到下課鐘響。

這也許就是為何沒有人會質疑他們倆一起會不會有氣味不投的問題。

「有天?」

朴有天的位置其實也是靠窗,他是第一排最後一個,窗戶外頭便是走廊的。而金俊秀卻是最後一排最後一個,窗戶外頭就是他最愛的操場。

一位女孩輕輕的從窗口邊叫了朴有天的名字,朴有天回過頭看著那女孩,輕聲的回:「敏英有什麼事嗎?」

朴敏英長相清秀,看上去就讓人有種清新感,不是什麼太誇張的女孩,打扮很整齊,連聲音也很好聽。在校園裡算是那種長髮飄飄又文靜的女孩類型。朴有天會與他認識,是因為他們曾是國中同學,雖然一同上了一樣的高中,可朴有天卻沒有去念資優班,他選擇普通班來念。於是,他與朴敏英才會分隔兩班,但感情也算是要好。

「你方便嗎?我想問你幾道題目。」朴敏英手上就抱著英文課本,朴有天瞥見他手頭的課本,便點頭說:「好。」

反正英文比數學好解決,所以不會花上太多的時間。

朴敏英的理解能力很好,比起現在仍在睡的金俊秀而言,朴有天覺得教朴敏英比較不那麼吃力。不過他卻也從沒拒絕過幫金俊秀惡補一事。

「謝啦。」朴敏英笑的很燦爛,就連坐在朴有天前後的同學見著這笑容都會上癮,可朴有天卻只是輕聲說不謝,也將筆跟課本還給朴敏英,自己又轉過身默默的念書。這樣的態度朴敏英似乎也看慣了,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不過這回倒是讓朴敏英覺得訝異的是,他不曉得原來朴有天身邊還會有除了他以外第二個人出現。從沒見過朴有天身邊有人的他,見到那頭紅腦袋趴在朴有天的書桌上睡,他是真的有些驚訝。但這樣也好,至少朴有天不是他想的那麼孤寂。

在金俊秀睡起來後已經是老師入門上課的時候了。他慌張的看著老師走上台,於是趕緊的拿起自己放在朴有天桌上的數學課本,邊收邊罵,「你幹嘛不叫我一下!」

「我幹嘛要叫你。」朴有天冷冷的說。

「吼,你真是……」金俊秀收的很快,話也沒說完就將椅子跟那堆課本搬回自己的位置上。

朴有天見他慌亂的樣子,自己最後便忍不住的笑了出來。而金俊秀在回到座位以後看見朴有天那討人厭的笑容,自己也不爽的就朝他比了個中指。朴有天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只是轉過頭看著老師,等著上課。他就收著自己這堂課用不著的課本,也準備上課。

都相處三年了,他還是頭一次覺得自己與朴有天的距離有些拉近了。至少在某種層次上,他們已經進展到他能朝朴有天比中指,而朴有天不怒反笑的關係了。一般來說,若不是很熟的人他也不會白目到去做這些蠢事。

但是朴有天的反應卻讓他有些意外。如果朴有天是扳著臉瞥過頭,那麼這算是正常;不過朴有天卻是笑著臉瞥過頭的,所以讓他覺得有些的反常。

可他倒是挺期待朴有天能一直反常下去,然而總有一天他會覺得這些都是正常。有了這樣的效果也是證明金俊秀在朴有天的心中的地位已不是什麼過客,他們也不僅僅是補習關係,好一點來說,是金俊秀能成為朴有天的朋友。

要不每次金俊秀的豬朋狗友問著他說,為什麼朴有天願意替他補習這種問題時,老實說他也每次都不曉得該如何回答。說是朋友也不是,說是朴有天有收自己錢其實事實上也沒有。所以如果朴有天願意讓他們的關係躍升為友達,那這也算是讓他在這個問題中找到答案了。

他們是朋友,而且從他比過中指後,他更是確信朴有天願意當自己的朋友。

不知道為什麼,當他這麼想他就覺得感覺不錯,然而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感覺讓他在這堂英文課裡最後什麼也沒聽進去。他到頭來,還是得再去求助於朴有天。

他們放學以後,金俊秀並沒有要求朴有天留下來替他補習,反倒是朴有天率先問他今天有沒有要惡補一事。

「你今天要補嗎?」朴有天問。

金俊秀收著自己的書包,邊說:「沒有。」他高興換上布鞋,又說:「明天自修課再來補。」

朴有天看他綁著鞋帶,輕聲的說:「你再這麼擺爛下去,就算你的體育成績能過,你有可能就敗在這些學術科目。」

金俊秀抬起頭看他,不屑的說:「別跟我說這種會帶賽的話,我有安排進度啦!」

「你現在英文複習到第幾課?」

「第二。」

「下禮拜就要模擬考了你才第二?」

被朴有天這麼一說,金俊秀雙肩都垂下來了,本來興沖沖的想去跑步,結果才發現其實自己的進度排的真的很爛,完全應付不了高三的種種考試。

「別跑了,早上不是跑過了?」朴有天放下自己肩上的書包說。

「你怎麼知道我有跑啊?」他也將自己的書包又掛了回去,看來是同意要留下來惡補了。

金俊秀心底是想著要惡補的事情,但朴有天腦子卻還想著他問的話。不過那樣的話只是他隨便說說的,也不是真的想要什麼答案。所以金俊秀最後還是又脫了自己的布鞋,換上皮鞋後,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快補吧,補完有時間我再去跑。」他無辜的拿起自己的英文課本以及鉛筆盒,就等著朴有天拉椅子過來教自己。

朴有天他最後也沒有對於金俊秀所問的問題說出什麼結果。瞧金俊秀也不是非要他說出個答案不可,他也真就沒回答半句,拉了隔壁同學的椅子,開始進行他們一系列的補習。

外人不容易發現他們倆之間的變化,而就連他們倆人也不曾注意過他們彼此間的改變。

不能說是特別注意對方的一切,但比起平常人,他們對於對方是多在乎了一點沒有錯。

就從金俊秀願意向朴有天比中指,還有朴有天也自己主動為他留下來補習這二點觀察,他們的變化已是相當驚人,甚至是誰都無法去駕馭。

但也因此,就算是他們倆人,也未曾想過其實就是因關係發展速度過快,迅雷不及掩耳,所以任誰都沒抓住過什麼。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