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模擬考就要到來,金俊秀的作息有了些許的更動。

他六點半就來到學校,然後換上自己的布鞋就往操場上跑。他這麼早起有他的用意,因為他自己也曉得朴有天大約是七點左右會來到學校。所以如果他提早來跑一跑,然後沖一下澡,那麼回到教室就可以馬上讓朴有天幫他複習課程。

朴有天也果真在七點左右就來到學校了,他進門就朝著金俊秀的位置瞥了一眼,看見他書包掛在書桌上,還是一如往常的拿了水慢慢走去金俊秀的座位,看著外頭的操場。這回倒是讓他有些小小的困惑,金俊秀的東西明明就掛在位置上,但為何操場上卻不見金俊秀跑步的人影?

他將嘴巴含著的所有水分都吞下肚來,然而將瓶子的蓋子給栓上。他眼神垂落在那紅紅的跑道上,似乎還在確認金俊秀的人在不在一樣,他一人就安靜的站在窗邊好一會都沒動過。

「你幹嘛在那啊?」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教室門口,是金俊秀。

「你很早來學校?」朴有天問。

金俊秀慢慢的走回自己的位置,邊看他邊說:「對啊,我想說早點來,早自修的時候讓你幫我補一下。」

朴有天瞥著頭看著他,他清了喉嚨應允一聲後,也就轉身拎著自己的水瓶走回自己的位置上。金俊秀則是拿著自己的英文課本,一手拉著椅子就拖往朴有天的位置旁。

他很隨性的就坐在朴有天身旁,這樣的空間不大,可就像是金俊秀的專屬空間一樣,他坐的問心無愧,也坐的理所當然。朴有天因為一直以來都沒有意見,所以那樣的小空間自然就成了金俊秀的特等席。

陸陸續續的同班同學也來到教室裡頭,好一點的也會乖乖的念書,比較差的不是打屁就是睡覺。金俊秀剛好就介在不好與不壞的灰色地帶,只有當朴有天替他糾正錯誤時,他會混水摸魚,東看看西看看,要不就偷瞧著朴有天掛在一旁的書包,偷窺朴有天有沒有帶什麼不太OK的違禁品。

「你的書包都是書耶。」金俊秀有些驚訝的說。

朴有天雙眼很認真的替他訂正,沒看他就回:「不裝書要裝什麼?」

「違禁品之類的啊。」

「你有帶嗎?」

「幹嘛帶。」

「那我幹嘛要帶。」

朴有天終於抬起頭看著這話問的有些白濫的金俊秀,那樣的神情讓金俊秀看的有些入神。他從沒這麼仔細看過朴有天的臉蛋,朴有天的膚質很好,人很瘦,不過臉頰卻莫名肥肥的,眼睫毛很長,嘴唇算是性感,尤其當他笑起來的時候,這五官看起來更是協調。

金俊秀現在或多或少是曉得為何朴有天會受女生這麼歡迎了。比較起來,朴有天算是花美男型的,至於自己,大概就是臭臭的陽光男孩。人長得帥就算了,腦子又聰明,這也算是電視上常出現的完美王子吧。

「我想你應該是沒有違禁品可以帶。」金俊秀又調侃說。

朴有天不屑的輕哼一聲,鄙視他的說:「其實我有帶。」

金俊秀揚眉,沒說話,不過眼神是表明,既然有帶那麼就拿出證據給他看看。

於是朴有天真的就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樣不大的東西。金俊秀看著那小小的物品,臉上沒多久就紅了起來了。

「你沒事帶保險套幹嘛?」金俊秀吞了口口水,拿過朴有天桌上的英文課本遮住自己的臉說。

朴有天只是悄悄的收回,平常的說:「保護自己也保護別人。」

金俊秀很乾脆的就沒再回話,一人安靜的看著自己的書。

對於朴有天,他算是有進一步的了解吧?本以為是書蟲的朴有天可能不曉得這世界花花草草的顏色,可沒想到朴有天的舉動會這驚人,況且還擁有他只看過卻未拿過的保險套。都到了這年紀了,會想發生性關係也是很正常的,雖然朴有天直接拿出來有些嚇著他,不過他倒是讚賞朴有天知道正確的性知識。所以朴有天不只是會念書,實際上他並不是個生活白癡。

金俊秀時而看課本又時而偷瞄朴有天。他心想,也許能當朴有天女友的女生,算是上輩子修了個好福氣吧。功課好,有生活嘗試,重點是又有耐心教導,就除了那張嘴是毒了一點,其餘其實都還不錯。

待這一早自修過後,金俊秀也就抱著書跟拉著椅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下課時間他自己就走出教室打算去廁所解放一下,一走出教室門口,便被一位男同學攔了下來。

「俊秀!」

他是停下了腳步,轉回頭看著來者,睜大眼說:「社長?怎麼了?」

這位男同學是田徑社的社長,他似乎是正好經過他的教室,看見他所以才叫住他的,「下午放學要不要去跑步?」

金俊秀的眼神很自然的就往教室的最後一個窗戶看去,那裡是朴有天的位置。不過他卻瞧見朴有天站在後門邊,跟一位長得相當好看的女孩說話。

「有天,晚上能不能去你家複習?」朴敏英抬頭微笑的問朴有天。

朴有天的眼神也很自然的就往教室的前門看去,那是裡金俊秀所站的位置。他看著金俊秀與另一位長得帥氣的男生正說著話。

「不,我放學要幫別人複習。」

「不了,我放學得留下來複習功課。」

所以他們不約而同的就拒絕了對方的邀請。後來金俊秀也就自己走去廁所上一號,朴有天仍是與朴敏英在教室外頭說話。

「是上次那位紅頭髮的同學嗎?」朴敏英聲音有些失落的問。

「嗯。」

「那好吧,下次再讓你幫我複習。」朴敏英又笑說。

「嗯。」

當金俊秀回來以後,剛好與朴敏英擦身而過。他有與朴敏英相互的看了一眼,他整個覺得這女孩就是大眾都愛的類型,就連他自己也有些的心動。像這樣氣質出眾的女孩也不多了,可偏偏被朴有天給搶了。

所以他沒有從前門走進教室,就從後門走進去,淘氣的從朴有天身後拍了他的肩,然後彎了身,他的胳膊放在朴有天的肩上,下巴就抵在朴有天的肩上。他幾乎是貼著朴有天的背脊問:「剛那是你偷偷交的女朋友嗎?」

朴有天轉過頭看著那紅腦袋的人,冷冷的說:「不是。」

這次的兩人距離是近到他都能聞見朴有天最原始的氣息。他曾告訴過朴有天,自己不是很喜歡古龍水的味道,日子過這麼久了他才發現,朴有天早已沒有再擦過古龍水了。

朴有天眼神是盯著他看,然而頸子是碰上金俊秀鼻息間吐出的熱氣,他覺得有些癢,但卻沒有閃躲。金俊秀則是更大力的吸了一口朴有天的氣味,便笑說:「你沒有擦古龍水了。」

「所以呢?」

「這個味道比較好聞。」

「我擦好幾千元的香水你嫌臭,這只不過是幾百元的沐浴乳你卻覺得香,真是有病。」

金俊秀聽他這麼說,只是站直了身子看著他的腦袋回:「你是太有錢喔,還買那麼貴的香水。」

「我就是窮到只剩下錢。」朴有天輕聲說,但金俊秀卻在他的身後笑得很開心。

朴有天沒有回過頭,可他也邊看著書,邊笑著。

其實他也想告訴金俊秀,他的味道也很好聞,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身上總是莫名帶有寶寶才有的乳香。

「你會不會跟剛剛那個女生交往啊?」金俊秀走至朴有天的書桌旁問。

朴有天只是聳聳肩說:「誰知道。」

「他長的挺可愛的。」

「那你追吧。」朴有天無所謂的說。

金俊秀是蹲了下來,雙手交疊的放在朴有天的桌上,那下巴也順勢的疊了上去。他對著朴有天笑得開心,然而說:「我才不要跟你搶。」反正又搶不贏,這是何苦沒事找事做。

但比起方才那個女生,他比較想了解朴有天。

他總覺得,朴有天是個值得他交往的好朋友。縱然他們的相處模式很詭異,不過在他們兩之間,卻覺得也還不賴。通常圍繞在金俊秀身邊的都同是運動員,還挺少有像朴有天這種文質偏偏但卻又表裡不一的人。

金俊秀在站起身之後,本是要離開的腳步,卻讓他想起了什麼而又多停留了一會。

「你今天有要幫我補習嗎?」

朴有天抬頭看了他一眼,便說:「看你。」

其實雙方早已將時間都騰出來給對方了,只是他們卻不曉得彼此做了相同的事情。

「那幫我補吧。」金俊秀笑說。

「好。」

感情的變化總是很令人出乎意料,什麼時候的他們,也懂得開始為對方著想起?沒有人知道,他們也不知曉。

當金俊秀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勉勉強強的念書時,朴有天在另一端微笑起來,然而金俊秀也笑了起來。

不同的方位的他們,卻想著同樣的事情,然後又不自覺的一起發笑。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