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那場不算告白的告白後,金俊秀猛然地奮發向上。

他這次完全卯了起來,戰鬥指數飆到最高,一同與朴有天和朴敏英念書。他平常日子就跟朴有天念到十點,有時晚點就十點半。假日時間,因為朴敏英有報名補習班,朴有天自然就成了金俊秀假日的專任講師。

他們一對一的教學,金俊秀不分問題層次高低,反正不通或者不會就巴著朴有天問。這是他唯一能做的,而且也是他可以做到的事情。一來他喜歡坐在朴有天身邊聽他講解,二來他也能於其中得到解答問題的最好方法,一舉兩得他何樂不為。管他假日時間有多珍貴,他是決定將這些時日都耗在朴有天身上。

「喔……我有點到極限了。」金俊秀趴上客廳的矮桌,悶悶的說。

就算朴有天一整天陪他,他也不盡然有那樣的腦力與體力來陪朴有天。已經持續一個月的魔鬼訓練,金俊秀的眼皮快撐不了,他放下了手中的自動鉛筆,那些參考書也就扔矮桌上。朴有天在另一邊的桌緣看著他,他知道金俊秀即將埋首昏睡,於是他率先的說:「去我房間睡吧。」

金俊秀本是快睡著的眼,聽他這麼一說,也就很爽快的點頭了。現在也管不著朴有天的床對他而言是多麼珍貴,之前就睡過一次了,而現在是睡意襲腦,朴有天沒替他帶路,他自己便乖巧的起身向朴有天房間走去。朴有天只是尾隨在他身後,看著他把自己甩上床,朴有天順勢就替他將被子蓋上。

「要我叫你嗎?」朴有天低頭看著他問。

金俊秀就窩在他的被窩裡,悶悶的說:「不要。」因為他想睡到自然醒,好久沒好好睡過的他,不想再受時間的控制了。

「嗯。」

在朴有天應允完這一聲,他並沒有馬上離開自己的房間。他看著金俊秀的眼皮緩緩的蓋上,又站了一會,聽見金俊秀平緩的鼾聲後,他才從房間離去。現在是下午兩點,他看了看客廳的時鐘,之後也躺上了沙發。

這陣子他沒有很認真的念書,就把金俊秀問的問題當做複習,可他自己也是耗了許多時間與精力在這些課業上,好不容易金俊秀睡了,他也沒有理由不讓自己睡。一直以來,他都讓自己保持精神,就怕自己腦子不清楚將金俊秀給教錯,這種要不得的過失他不希望發生在他們倆身上。

金俊秀能不能上大學對他而言很重要,雖然他不是那麼明白為何他會將這件事情的分量看的相當重,而且幾乎是在他心中占據了大半的空間。他留給自己的空間與再留給其他人的空間已不是那麼多了。

他只希望金俊秀好,然後他也開心。

在當那雙桃花眼快瞇上時,他家的家電突然響了。他嚇了一跳,卻也趕緊從沙發上跳起,接起電話,免得吵醒在房裡睡的金俊秀。

「喂?」

「有天,我是敏英。」

「嗯,怎麼了?」

「我等等補完習能過去你那嗎?」

朴有天朝牆上的時鐘看一眼,然後眼神望向自己的房間。

「今天先不要好了。」

「你有事情啊?」

「沒有,我只是想補個眠。」

「你會睡那麼久喔?」

朴有天是愣了一會,眼神又看著自己的房間。

「今天估計會睡久一點。」

「好吧,那你去休息,改天再說,先這樣囉。」

「嗯。」

他掛上電話後,又躺回沙發。其實朴敏英很了解他,他不是一個會長眠的人,他是個淺眠者,除了夜晚睡覺,其餘的時段他小睡絕對不會超過二個小時。他也覺得很神奇,明明有時就累得要死,但午睡就是不會過二個小時。原因很不明,但對於金俊秀,他覺得金俊秀應該會超越他睡的時間。瞧金俊秀運動力那麼強,相對休息時間應該會長一點,尤其最近金俊秀又是花了更多時間在課業上,他總覺得這次的睡眠是不能吵到金俊秀。

本來是要睡著的他,被一通電話給吵醒,他的桃花眼又往自己的房門看去。他其實不喜歡睡沙發,但因為自己的床讓金俊秀了,這點讓他有點苦惱。不過想想,金俊秀那麼容易就入睡,應該是屬於深眠者,所以自己若偷偷爬上床金俊秀應該不會發現才是。

他東想西想,最後還是從沙發上起身,又回到他的房間裡頭。金俊秀依舊是安穩的睡在他床上。他繞過床的另一邊,脫了室內鞋就躺上這雙人床的另一個空位,金俊秀果真沒有醒來,還是睡的很沉穩。他是看了身邊的人幾眼,之後就拉了金俊秀身上棉被的一部分替自己蓋上。

自己的味道往往是最熟悉的,但這回他床上卻沾上了另一個人的味道。他側了身看著平躺著睡的人,他總覺得金俊秀的氣味很奇妙,不像是個運動員的味道。只要跟金俊秀靠的近就會聞到那種剛出生不久的嬰兒會擦的嬰兒粉味。他沒看過金俊秀洗完澡會擦什麼乳液之類的,但就是會有這種香味。

他之後也翻了身躺平,然後閉上眼睛。

雖然是多了一人,不過他似乎並不是很排斥沾上金俊秀的味道。

上次是如此,這次也是如此。

他們倆一同在這張床上睡著了。朴有天入睡時會習慣性的側身,金俊秀也是如此。所以在當朴有天側過身後,沒多久金俊秀也跟著一起動了。可金俊秀睡相比較差一點,他側了身後身子會不自主的彎曲,然後那顆紅腦袋就靠上了朴有天的背脊。

朴有天這回沒有淺眠,所以他全然不知金俊秀靠著他的背睡的爽快。而金俊秀本來就不是淺眠人種,所以他更不會注意到其實自己已做了比平日還親密的舉動。

他們還是安穩各自的繼續睡,直到夜晚來臨。



朴有天是第一個醒來,他醒來後看著自己房間的窗外,太陽已經下山了,而且連個餘韻都沒瞧見,看來他自己這次也睡得夠久了。他起身又往自己身邊的人瞄,金俊秀背著他依舊睡的香甜,一點也不曉得他已經醒來的事實。

他在下床後又替金俊秀將棉被蓋上,走出客廳才發現時間已經是七點多了。他看著時間有些發愣,沒想到自己能睡這麼久。雖然這不是什麼大事情,但他就是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這樣的驚奇感沒有維持太久,他稍為的替自己整理整裡,最後便拿著皮包走出公寓。

他回到公寓時手中多了許多吃吃喝喝的,回來後已經是八點了。他開了門走進自己的家中,沒看見金俊秀在客廳裡溜躂,他心想,金俊秀人應該還在睡。

當他將晚餐拎上餐桌後,走近房間內看著還在睡的金俊秀,他是嘆了口氣,然後走近床邊,蹲下身搖了搖金俊秀。雖然金俊秀交代過他不要叫醒他,但都已經睡到八點也算是夠了,再這麼睡下去,恐怕金俊秀的時差就日夜顛倒了。

「俊秀,俊秀!」

「嗯……。」金俊秀皺了眉頭,挪了一下被他正搖著的肩膀,似乎還不太想起來。

「起床了,吃晚餐了。」他不顧金俊秀意願,仍繼續的搖著。

金俊秀緊皺著眉頭,不過到最後他還是睜開了那雙疲勞的鳳眼。他半顆頭埋在朴有天的被子裡,漸漸鬆緩的劍眉,鳳眼就盯著朴有天看,悶悶的說:「晚上了?」

「嗯,晚上了。」他點頭說。

金俊秀從床上坐起了身子,晃了晃那顆頭腦袋,不久後他也跟朴有天走出房間來。他邊走邊身懶腰,身上的衣服都撩了起來,正好在裝晚餐的朴有天卻往金俊秀的肚皮瞄了一眼。

「你肚臍下有條毛耶。」朴有天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金俊秀聞言後,他趕緊用雙手遮住了自己的肚子,紅了臉說:「你偷看什麼!」

「是你自己撩起來的。」朴有天笑著又說:「反正在學校的盥洗室我都看過你全裸的樣子了。」但就是沒瞧見過金俊秀肚臍下還會有那串整齊的毛連一線。

金俊秀覺得他說的沒錯,不過後來的他就不是很樂意朴有天用赤裸的眼神看著他的身體,那種感覺他說不上,但感覺就是很怪。也許是因為他開始知道自己喜歡朴有天,所以才會那麼在意他看自己的眼神,尤其是在全裸的時候。

朴有天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要他過來用餐。他從廚房拿出兩雙筷子,一雙遞給他後,突然又說:「你今天睡很久。」

「是喔。」

「我也睡很久。」

金俊秀用筷子牽起碗裡的麵線吃了一口問:「那你睡哪啊?」

朴有天坐上椅子,也吃了一口麵回:「你旁邊。」

金俊秀瞪大了自己不大的鳳眼,嘴邊的麵線都忘了吸進嘴中,他心跳很不規律的突然加快腳步,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將掛在嘴邊的麵線慢慢的吃進嘴裡咀嚼,好一會都沒有說話。

「今天你要回家嗎?」朴有天突然抬眼看著他問。

這個問題讓還在震撼中的金俊秀沒聽清楚。

「什麼?」

「明天是星期日,不然就住下來,明天可以繼續複習。」朴有天很平常的說。

「那我睡哪?」金俊秀腦子反射性的就問他很在意的問題。

「跟我睡啊。」

朴有天說的輕鬆,擺出的態度一副就是今天都睡過了今晚再睡一起有什麼關係的感覺。可這對於金俊秀卻是一大的挑戰。

「我沒有帶衣服……。」

「穿我的。」

「我沒有跟我媽媽說……。」

「等等打一下電話就好。」

「你好像在逼我跟你住!」金俊秀嘟著嘴說。

朴有天只是聳聳肩,喝了一口湯笑說:「我就是逼你跟我住。」

金俊秀眼神與他僵持不下,但最後卻屈服於自己內心某一區塊的貪念,他是吃下碗中的最後一口麵,然後鼓起勇氣對朴有天說:「住就住,我一定會把你擠下床!」

「你試試看啊。」朴有天最後也挑釁的說。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