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與時間瞎耗著,當金俊秀快將自動鉛筆摔出客廳的矮桌時,朴有天很適時的就開口,今天先到這裡,可以睡覺了。

「耶!」金俊秀坐直了身子,將矮桌上的各個參考書以及文具通通收起來放整齊,他像是早就期待朴有天能有這般宣告,好讓他鬆口氣。

雖然下午時分睡得很飽,不過他腦子的飽和成度並不會因此而減少。吸收的量已過多,金俊秀曉得他負載不了。朴有天的宣告就讓他得到解救。他回頭望著客廳牆上的時鐘,眼看也凌晨一點了,不過自己卻沒什麼睡意。

「你要去睡覺嗎?」他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緩緩的眨著眼,他收著矮桌上的東西,搖頭說:「還不太想。」

金俊秀看著他那沉穩的臉蛋與受道凸出的喉結,是吞了一口口水。夜深人靜的夜晚裡,不論做什麼想什麼,都能比白晝來的深刻與清晰。他不禁回想幾小時前朴有天對他說的話,他說他們下午是睡一起的。

睡一起,然後呢?在這段時間裡,金俊秀有些後悔自己什麼也沒記起。他也很懊悔為何自己會睡得如死人一樣,沒有那樣的知覺與能力去感受睡在他一旁的朴有天。但他想想,其實這樣並沒有不好,因為現在意識很清楚的他,就不能以沉睡來逃避對於朴有天的羞赧與難為情。所以其實睡的如死人般那樣的沒感覺,對他這等默默暗戀的人是好處。

朴有天在一旁清理著他們今天所累積的橡皮擦屑,是掃又是擦,金俊秀僅是看著也沒幫忙的意思。他的紅腦袋裡頭漸漸的空白,眼神也開始徬徨。現下這家裡頭也只剩他們兩人,一直以來東等西等的他,他在等待有沒有什麼好氣氛與好場所,然後剛好又只有他們倆人的時機,他想對朴有天告白。

但這種衝動他從來就沒給過自己一個確定的答案,於是日子被時間給帶走,他到現在還是沒辦法決定自己該不該告白。他緩緩的將紅腦袋轉過客廳裡的陽台,然後他視線就看著外頭高懸於空的月亮。月亮的顏色明亮且皎潔,讓他看得有些刺眼可他卻還是不願轉回頭再看朴有天。

坐在地板上的他,也不知恍神多久就被朴有天的聲音給拉了回魂,「起來,去沙發上。」

金俊秀沒看他,只是痞痞的爬上沙發,然後順了沙發的弧度就躺了上去。他的眼神還是看著外頭的月亮,卻突然叫了朴有天:「有天。」

「嗯?」朴有天很家庭主婦的繼續掃,沒停下動作。

「你能接受同性戀嗎?」他的頭不敢轉過看朴有天的神情,因為他不希望看見他不想見到的神情。

「幹嘛,你是同性戀喔?」朴有天沒繼續掃,他看著躺在沙發上的金俊秀。

「不是我,是我朋友。」金俊秀胡亂回一通。

「所以你對於你朋友是GAY受很大的打擊啊?」

「還好,我覺得能幸福就好。」金俊秀聽他的口吻回的很平靜,他才鼓起勇氣轉頭看著朴有天說。

「如果是我啊……」朴有天垂了頭繼續掃地,過了一會才說:「我能接受吧。」

「喔。」他回。然後他又將自己的腦袋轉回看著月亮,但這次他臉上是有了笑容,只是不大。

「你幹嘛,你好像很不屑我的答案。」朴有天說完這話,他將掃走拿回廚房放好,又走了回來,金俊秀則輕聲的問:「那如果有男生喜歡你呢?」

朴有天是愣了一會,金俊秀就趁著這時候觀察朴有天的反應。朴有天臉上沒有多大的變化,但似乎是很認真在思考著金俊秀問的問題。

「也要看我喜不喜歡他吧?」朴有天坐上了未被金俊秀霸占的沙發說。

金俊秀看著他笑了一下,其餘的感情就保留在自己的心底。這問題點到為止就好,其實探一次就大約能曉得朴有天內心對同性戀的認同度有幾分了。他很高興,因為自己不是沒有機會,或許日子再拖長一點,感情再磨扎實些,朴有天也許也會對自己有好感。只不過現在的朴有天,金俊秀並沒有感受到他對自己有好感的氣場。

今天的天時地利人和事都湊足了,但最重要的一個,就是朴有天的心意遲遲湊不上邊,所以金俊秀決定放棄這樣的告白機會。

「你問這個幹嘛?」朴有天開了電視問。

電視的音量不大,金俊秀看著他切換頻道,過了一會才回:「因為男生有人追我。」

朴有天手指沒了動作,他豐腴的唇瓣有些嚇傻的闔不上,雙眼微微睜大的看著躺在沙發上的金俊秀。

「誰這麼沒眼光?」他抑制自己的聲音問。

金俊秀是笑了一聲,眼神回看他笑得燦爛說:「你先轉台好不好,它在演A片。」他的手指還指了電視螢幕,要朴有天了解他停下的頻道恰好是夜晚時分會撥出兒童不宜的愛情動作劇。

朴有天的雙眼也看了一眼電視機,可他知道自己什麼都沒看進去,他連聲音也聽不到,他的耳裡就只有金俊秀的聲音,還有金俊秀說的那句話。

金俊秀見他轉台後,他側了身又繼續看著電視,然後無意無意的說:「我社團的社長喜歡我,不過我拒絕了。」這不是瞎掰,是曾經有過只是他現在才拿出來講。

朴有天本是睜的圓溜溜的眼這時才鬆了下來。他不懂為何自己聽見金俊秀有可能成為同性戀的問題會這麼緊張。這也是他第一次體會到,說的輕鬆做的難這回事。才在方才告訴金俊秀他能接受同性戀,可在下一秒聽見金俊秀差點成為同性戀他的心跳是慢不了,且甚是額頭冒汗的說不出話來。

他不懂自己是緊張什麼,也不明白為何他會怕金俊秀會答應那社長然後成為同性戀。

金俊秀見朴有天沒說話,他也沒後續下文。兩人的沉默由電視機的聲響替代。朴有天雙眼是盯著電視,但腦子還是想著金俊秀的事。金俊秀不是同性戀是確定了,但在對話中,他似乎也不會排斥同性間的追求。那為何他要拒絕那個社長?

他們不知道在看著電視上什麼戲碼,朴有天卻插嘴問:「為什麼要拒絕?」

金俊秀眼神瞄了他一眼,又看回電視螢幕說:「因為不喜歡啊。」

朴有天莫名的笑了起來,於是說:「也對,因為你喜歡我這型的。」

金俊秀差點從沙發上摔到地板上,他沒吭氣的就坐直身軀,然後瞪了朴有天一眼,「你真夠厚臉皮耶!」

朴有天只是笑而不語。還不知道誰當初說誰若是女孩會選誰當男友的。金俊秀沒有忘了這件事情,只是他沒再朴有天面前提起。因為他不想輸給朴有天的厚臉皮,二來他也怕朴有天會間接的發覺他喜歡他,所以他索性就當做那件事情沒發生過。

然後,他穿上了室內鞋就往廁所走去刷牙,之後就默默的爬進朴有天的房間裡頭。朴有天是關了電視也刷了牙,然後將客廳的電燈給熄了,才進自己的房間。

金俊秀躺的很自然,也躺的習慣了,拉了棉被就替自己蓋上。

朴有天也與他一同躺上床,伸手就拉著被金俊秀霸占走的棉被。

「分我一點。」

「不要!」

金俊秀背對著他死死抓著棉被不放,朴有天沒辦法,只能也與他側個同方向邊,人就鑽進棉被裡頭。朴有天的胸膛靠上了金俊秀的背脊,他的後頸幾乎感受的到朴有天吐出的熱氣,所以他知道現在的他們離很近。

「你躺過去一點啦。」金俊秀聲音有些可愛的懇求著。

「躺過去我就沒有棉被了。」朴有天一點也感覺不到可憐的說。

但金俊秀還是心軟了,他將手心鬆了開來,然後說:「好啦好啦,你蓋一半。」

朴有天是動手拉了棉被,不過卻是整把的將棉被全拉往自己,金俊秀的身子瞬間暴露在空氣中,沒個遮掩。

「你……!」

他翻了過身開始跟朴有天搶,倆人就為了條棉被搶得喘吁吁。朴有天人很瘦弱,感覺被風吹就會倒的那模樣卻沒料他的力氣能很大。金俊秀搶得很辛苦,棉被都快被他們拉爛了,他就是扯不回來。

「可惡……!」

他都用上雙手的力氣卻還是敵不過朴有天的蠻牛力。

「你先放手。」朴有天輕聲的說。

他是拉的臉都紅了,可就不見朴有天與他一樣的紅臉。

「放了你不會給我!」

他不信任朴有天說的話。因為眼前這人通常都很狡猾,所以他不敢放。

但也因為如此,朴有天用左手的力氣抵了金俊秀的雙手力氣,然後右手伸過金俊秀的肩膀摟了他,快速的把那倔強的人納入自己懷裡,他的左手才放開棉被。

金俊秀是搶贏了,而且兩手的作用力沒有很大,因為朴有天是抱著他,讓他身子才沒有往後反彈。

「睡吧睡吧,幼稚鬼。」朴有天整理一下綿被,笑著說。

金俊秀在他胸膛上喘著氣,他大口吸著空氣,也把朴有天身上的味道給吸進了鼻。

「晚安啦。」

「晚安。」

他以為今晚的他會很難熬,但最後他自己卻能在朴有天的懷裡睡的坦蕩,睡的沒有防備。

因為早在很早之前,他就習慣了這個房間,這張床,還有這個味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