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總覺得他與朴有天之間有進步。

姑且不論自己是如何像個女孩被朴有天摟著睡,光就朴有天願意摟的他睡來說,這也表示他們兩間感情也達至某種程度朴有天才會肯摟自己。他不知道朴有天是如何看待這件事情,想問,但卻又遲遲開不了口。

 他只曉得自己與朴有天一同睡過那次後,他的課業與跑步的專注能力下滑許多。

SHIT……」

「又算錯了?」

金俊秀眼神瞥了一眼朴有天,他又回過頭一手壓著參考書,一手拿著像皮擦猜著參考書上的算式。朴有天臉上有些懶散的看著他,他的大掌撐著下巴,肩膀也就靠在牆上看著金俊秀的動作。金俊秀是越擦越激動,

自己算那麼多的算式到最後答案卻是錯的,他巴不得撕爛眼前的參考書,然後把它給燒了。他這人一直都沒什麼耐性,等人沒耐性,念書沒耐性,他只對體育有耐性而已。

「停停。」朴有天看不下去,他伸手抓了金俊秀握有像皮擦的手說。

在朴有天握上他時,他真的沒有再繼續擦,抬眼有些怒視著朴有天。

「不要這樣看我,是參考書的錯。」朴有天開玩笑的說。

把現在他們倆氣氛搞得烏煙瘴氣的真不是朴有天,是參考書題目出太難,金俊秀解不開。但金俊秀卻把這樣的怒氣發在他身上,他顯然是特別的無辜,不過他還是向著金俊秀笑顏以對。

整個班級的氣氛都很煩躁,朴有天以為這個班級可能沒什麼人會念書,可沒想到,在考前這麼一個月,每個人是拼得焦頭爛額,拼的臉都綠了。不只他們而已,大家都怕考不上大學,這樣的恐懼下每個人的EQ回驟降,包含他眼前的人也是。

「我不算了!」金俊秀從朴有天的手掌抽回自己的小手,將橡皮擦朝他桌上一砸,彈出了桌子,憤怒的說。

朴有天是看著跟他一樣的無辜像皮擦飛了出去,然後他起身,又將被金俊秀彈飛的橡皮擦撿了回來。

「先別急著生氣,冷靜的再想一下,集中注意力。」朴有天優雅的又坐上自己的位置,將橡皮擦還給他,臉上溫柔微笑的說。

金俊秀看見他的那張笑臉他就沒辦法集中注意力。也許他能集中,不過這注意力集中起來,卻不會是用在這堆參考書上,而全是用在觀察朴有天。他是無奈的垂了下頭,第一次談戀愛的他,突然發現暗戀一個人真的很不容易。

他只是盯著桌上數學參考書被他擦一半的算式,他沒有繼續擦,也沒有繼續思考眼前這題數學該如何解答,他腦子裡只知道一件事,就是他越來越喜歡朴有天。

「喂喂,金俊秀你有在想嗎?」朴有天在他面前揮了兩下手,有些苦笑的問他。

金俊秀那雙鳳眼圓溜溜的回看朴有天,然後點點頭。有,他有在想,只不過不是在想數學題目。朴有天只是無聲的笑了一下,就將桌上的數學參考書闔上,又說:「算了,先休息一下吧,你也算了兩堂的數學了。」

考前衝刺高三的最後一個月,課不多,但小考多,自修課也多。金俊秀坐在朴有天位置旁,這是朴有天刻意留下的特等席,而這個位置至今也沒別人搬椅子來坐過。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臉蛋,他知道自己臉上沒有笑容,但不是不感激朴有天替他將參考書闔上。現在的他腦子裡想著,上了大學以後,他們的生活模樣是長怎麼樣,朴有天會不會在東神大學與其他女孩牽著手,而他會不會也在上大學以後,就不再喜歡朴有天,然後牽著其他女孩的手。

「你幹嘛這樣看我?」朴有天輕聲問。

「你對大學生活有憧憬嗎?」金俊秀將手心的橡皮擦放到他桌上,人也順勢的趴上桌問他。

朴有天眼球移動了一會,又轉回來看他,「能有什麼憧憬?」

「好比說交女朋友啦,在校園慢步啦,然後……」

「說到慢步……」朴有天插了嘴,看著他又說:「你要不要陪我去買腳踏車?」

金俊秀有些傻眼,朴有天沒事買腳踏車做什麼?

「幹嘛?為什麼要買腳踏車?」他曲直了身問。

「因為我考上東神後,我就得騎腳踏車去上學。」朴有天微笑的說。 

金俊秀有時覺得朴有天的信心很足,這信心像是刻在他心上一樣,從不認為自己會失敗。他看著朴有天那微微笑笑的臉蛋,說真的,他是有點的羨慕。眼看就再一個月後他們就得上站場,然後接受分發的事實。

「好啊,我陪你去買。」

能在一起的機會其實已經沒有很多了,所以他理所當然會陪朴有天去買腳踏車。金俊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將自己心底最真實的感受壓在胸口上,試著不去在意考試分離這些東西。

他與朴有天大學的話題沒有繼續。說越多他就怕自己越是害怕,他只是又趴回朴有天的桌上,眼神無光的看著眼下的數學參考書。他明白,如果自己再不努力一點,可能就真的得去很遠的地方念書了。

也許這有好,也有壞。

他的鳳眼慢慢的閉上,也不管是不是讓朴有天覺得自己書桌被霸占很不方便,他很習慣性的對朴有天使壞。還好朴有天並不是個會與他計較,且對於他的舉止容忍度相當高,他看著金俊秀的鳳眼閉上時,便也收著桌上的那堆參考書,與金俊秀一同趴上桌。 

桌子的面積不大,兩個算是大人的他們,手肘就碰一起。金俊秀並沒有睡,但他也沒因朴有天碰上他的手肘而給予退讓。他們像是倔強的互相抵制對方,可卻又抵制的和諧。沒有人知道他們倆人間的感情變化,就連朴有天也不知其實金俊秀早對他已非朋友的純粹。

金俊秀在趴上桌沒多久後,也很快就睡去了。對於地點好與壞都能睡的他,不需要花太久時間就能將自己的思緒帶走,然後不再想任何有關大學或是朴有天的事情。朴有天沒有馬上入睡,只是閉了眼,也跟著金俊秀一同休息。

站在教室外頭的朴敏英抱著手上的英文,從窗外就看見朴有天趴上桌在休息。他沒有向前打擾,人就悄悄的走回自己的教室。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看金俊秀坐在朴有天的身邊了。他總是有種預感,他們上了大學,若朴有天沒有了金俊秀後,會不再像現在般的坦然……。

 

時間在不知不覺的從他們身邊擦身而過。金俊秀走出了聯考的考場,他感覺有些茫然。他看著身邊每個人一一的順著走廊都到樓梯間準備下樓,就只有他一個人站在女兒牆邊,啞然的看著人潮走動。

朴有天也從隔壁的教室走出來,他隨意的觀望四周,果然讓他望見了金俊秀的人影。

「喂。」

金俊秀愣了一下,回過神看著朴有天。

「你寫的怎樣?」朴有天問。

朴有天朝著他走過來,金俊秀只是看著,但卻沒說話。

「喂,你還好吧?」朴有天停在他面前又問。

半響,金俊秀才有些反應。他先是聳聳肩,然後睜大自己的鳳眼,笑說:「其實我感覺寫的好像不錯。」

「好事啊,幹嘛那種臉。」朴有天也朝著他微笑說。

他們倆一同走下樓梯,金俊秀說他覺得自己可能能考上比他想要的體育大學還要好。本來他所預定的體育大學,算是叫中下等級的學校。不過經過這次連考,他覺得自己可以上中上等級的體育大學。只不過這次的手感,他自己很明白是不可能與朴有天上同一間的。

他也懶得再理會自己的貪婪,有進步就好了。

「俊秀,你趕著回家嗎?」朴有天突然問。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朴有天的側顏,挑眉說:「沒啊,幹嘛?」

「我們去買腳踏車。」

「你不等放榜再買喔?」

「我一定會上的。」朴有天轉頭笑得很酷的說。

金俊秀是嗤之以鼻,他手上的鉛筆盒就打了朴有天的後腦一下,「好臭屁喔!」

「你也一定會上。」朴有天停下沒有停下腳步,雲淡風輕的說。

金俊秀這回沒有打他,只是學著朴有天的臭屁回答他:「這還用說。」

於是他們回到自己的休息區,然後拿過自己的背包,他們倆一起走出考場的校園。朴有天跟他說可能要走一段路才會到腳踏車店,金俊秀則跟他說反正很閒,要走多久都沒關係。如果可以,他也很想以後能再這麼陪朴有天買東西逛街。這樣的行為沒有什麼特別吸引人,但卻是每個情人都想一起做的事情。

可惜的是,他們不是情人,只有金俊秀一相情願的把朴有天當情人看而已。但縱然不是情人,金俊秀還是會陪他去買腳踏車,甚至陪著他做更多的事情,走更遠的路都無所謂。

他看著朴有天的後腦勺,最後便跟了上去。

「你有想好你要買什麼類型的嗎?」金俊秀在他身旁問。

朴有天瞄了他一眼,搖頭說:「沒想過,去店裡再挑吧。」

「至少有個標準吧?」

「有啊。」朴有天點頭笑回。

「所以你要買什麼腳踏車?淑女車?」金俊秀還不禁調侃他一下。

朴有天覺得被金俊秀當女孩看,他沒什麼意見,心中也沒什麼不快。

「這就是我帶你出來買的目的。」

這句話金俊秀聽的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被拐出來一樣,不過他倒想知道為什麼朴有天要拐他出來買。

「什麼意思?」

「等等挑車的時候,你記得坐一下後座。」

「幹嘛啊?」

「看會不會爆胎,會爆的就不買。」朴有天笑得很開心的說。

金俊秀忍住自己想打爆朴有天的衝動,他疵牙裂嘴的,又馬上對朴有天張牙舞爪,與他在街上打鬧起來。

「你這什麼鬼標準!我有那麼胖嗎!?」他對著朴有天亂打一通,然後抓住朴有天領子狂甩說。

朴有天沒有阻止金俊秀的暴行,他輕輕的握住金俊秀的手腕笑說:「以後我去客運站接你才不會載到爆胎。」 

金俊秀睜大了他的雙眸看著正被他肆虐的人,但他並沒放開朴有天的領子,可手中力道倒是鬆懈了不少。朴有天也沒有掙脫的意思,經過的路人都不禁看一眼他們的舉止,朴有天不會不好意思,他就任金俊秀這麼抓著他。

過一會,金俊秀只是笑了一聲,然後放開朴有天的領子,自己轉身就往前走去。

「你去哪啊?」朴有天似乎以為金俊秀生氣才這麼問。 

 金俊秀轉過頭看著他,他的側顏向著陽光,笑得燦爛說:「買腳踏車啊,沒有我去你哪知道會不會爆胎。」 

 朴有天與他一同笑了出聲。

 單戀到了這麼一刻,他才曉得朴有天心裡其實不是什麼也沒有裝。

 

 *****

  

奔的主題曲(我寫文都聽它):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