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站在榜單面前,他足足站了十幾分鐘都沒有移動過自己視線。

 

朴有天與朴敏英因為成績較優異,他們的榜單被公開在較前方的位置,所以他們三人是分別去看各自的榜單。金俊秀的榜單比較後頭,所以只有他一個人走來看自己的榜單,其餘兩人則是往前頭走去。

 

金俊秀眼眸裡映出眼前紅底的榜單,他看著自己上榜的大學,他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他上了市立體育大學,照理說是比當初自己預設會上私立體育大學是要來的好,不過問題是,這間體育大學卻離朴有天的東神大學很遠。如果要坐客運回家,車程大概也需要二個小時。

 

當初填志願卡的時候,家人說若可以上市立的體育大學填填看也沒有關係,反正學費便宜,而且也比較有名氣。基於種種經濟上以及現實面的考量,金俊秀就照著家人的話將市立體育大學填寫在第一志願。他本以為自己應該上不了,會落在離東神大學較近的私立體育大學。可誰知是不是電腦出了問題,還真讓他考上了第一志願。

 

他什麼都做足了考量,就是沒料過自己若真上了市立體育大學,自己與朴有天連絡方便與否。

 

「兩小時啊……。」金俊秀看著榜單碎碎念了幾句。

 

朴有天與朴敏英在人群裡找著金俊秀,好不容易找到他,卻發現金俊秀的神色有些不自然。朴有天是加快腳步走至金俊秀身旁,他沒有跟他說話,只是看著有著金俊秀名字的榜單。

 

「你真的上了。」朴有天看了那紅榜說。

 

一旁的朴敏英也抓住金俊秀的手臂,笑得開心說:「你真的考上了!」

 

大家都替他高興,但就唯獨他自己沒辦法替自己慶祝。

 

「你們呢?」金俊秀轉過頭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朝著他微笑,朴敏英也很開心的告訴他,他們倆一起考上了東神大學。金俊秀是勉強的笑了一聲,然後說句恭喜,至於其他的話,他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來掩飾自己的難堪。不過這樣的心思他沒有給誰發現,僅是一個人默默的將這點憂心埋在心底。

 

他是應該高興,因為自己的努力有成果。但他也覺得傷心,因為自己的戀情沒有成果,亦沒有長進。他聳聳肩,然後將自己的手臂抽離朴敏英的小手,垂著頭誰也沒看的就離開了公告欄。名義上是告訴其他兩人,他想上廁所,可事實上,他只想一個人去走走。

 

他不懂為何自己還是會覺得失望,明明朴有天也為了他選了一台不會爆胎的腳踏車,但他卻覺得這種感覺很不踏實。也許以後那台腳踏車後座不會是乘載自己。可能就是害怕那樣的特等席最後是留給別人而不是他,所以他才感覺有些的不安。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顏色已泛紅的天空,他摸了摸自己的頭髮,最後一笑置之。無所謂了,至少在朴有天沒有女朋友以前,他還是有機會坐爆那台腳踏車。他不再去奢求什麼,想想其實現在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然而,另一方面,最高興的是朴敏英。他不僅考上他嚮往的大學,也讓他與朴有天上同個學校。他在朴有天的耳邊喋喋不休,抑制不了自己的開心感,然後開心對朴有天說:「上大學後我們就自由了!」

 

朴有天並沒有聽的很明白,已經很自由的他,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自由有被束縛過,「什麼?」他問。

 

朴敏英挽住了他的手臂,抬頭看著他笑說:「上大學後我就要來追你!」

 

朴有天聽了這話是笑了出聲,但僅是笑而不語。他知道自己天生就是個被動的生物。他不曾主動追求過什麼,也沒有積極的做過什麼大事,甚至連現在的他,他選的科系都是爸媽替他想好的。他對自己不會要求什麼,但會去達成別人對他的要求。看上去感覺很頹廢的他,其實也真不是那麼頹廢,只是他不曾為自己做過什麼。

 

所以朴敏英說要追他,他並不會因自己是男生,就將朴敏英的主動權給倒置。既然朴敏英要追,那就讓他追吧。

 

「今天晚上要不要慶祝一下,明天是假日可以玩晚一點。」朴敏英高興的挽緊朴有天的手臂,又說:「一起把俊秀邀來,慶祝一下我們都考上理想的大學!」

 

朴有天點點頭,他沒有意見。在他回去自己的教室後,他發現金俊秀已經回到教室,不過卻是站在教室的門口,與另一個男生說話。他在後門看著金俊秀的舉動,他總覺得金俊秀說話的對象好像就是那位要追金俊秀的社長。他越看眉頭皺得越緊。金俊秀是搔搔他那紅紅的腦袋,似乎有些為難的不知所措,只見那社長一直往前說些什麼,金俊秀是搖頭苦笑。

 

朴有天心頭上不是很放心,於是他走進教室,然後從教室裡頭又走來前門,站在金俊秀後頭。

 

「俊秀。」朴有天突然地叫了一聲。

 

金俊秀本來要跟那社長說些什麼,卻因朴有天的打岔,他與社長的眼神便一同看像站在門邊的朴有天。

 

「怎麼了?」金俊秀揚眉問。

 

朴有天是看了一眼那社長,他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他只是想把金俊秀帶走,不希望金俊秀與眼前這個GAY在一起。他不管社長剛剛是跟他說了些什麼,他就是不想再看見金俊秀與那社長站一起。

 

「敏英說晚上一起去慶祝。」他低聲說。

 

那個社長一聽見朴有天這麼說,他趕緊拉了金俊秀的手,眼神焦急的說:「可是我也想邀你跟我們一起慶祝。」

 

金俊秀很難為情,他已經試著拒絕社長的邀請,可現在朴有天要跳了出來說要慶祝,那他選哪都不對,他很難做人。

 

「你不能不去。」朴有天也拉了金俊秀的另一手又說:「你女朋友都說話了。」

 

「啊!?」金俊秀震驚了一下,朴敏英什麼時候變成了他女朋友了?

 

但朴有天這話說出是奏效了。社長的臉色馬上變得難看,然後就跟金俊秀說,要他去陪他的女友,不用來參加他這攤的慶祝了。金俊秀不是很了解現在的情況,當回過神時,已經是朴有天把他帶到自己的位置上以後的事情。

 

「原來你跟那個社長還有連絡?」朴有天坐上位置,抬頭看著他冷冷的說。

 

金俊秀皺著眉點點頭說:「有啊,都是同個社團的。」不過金俊秀又是愣了一下,又問:「你怎麼知道他是那個社長啊?」

 

「他看起來一副就是要把你帶去上床的變態。」

 

朴有天似乎有點生氣,不過金俊秀是覺得他氣的不明所以。可從這件事情看來,金俊秀認為朴有天貌似不喜歡同性戀的樣子。社長追他也是他自己的事情,嚴格來說還不至於讓朴有天插手管這件事情。

 

「你氣什麼啊……。」金俊秀也坐上隔壁的椅子,看著他有些抱怨說。

 

「你不准去。」朴有天眼神又看向他,「你只能跟我去慶祝。」

 

「你在任性什麼啊。」

 

金俊秀臉上有點無奈,他真的不懂朴有天氣的點是什麼。但也無所謂,因為他自己也不想跟社長去慶祝。原因也就如朴有天所說,其實他或多或少也知道社長可能會做出讓自己沒了貞操的事情。所以朴有天能替他拒絕,他算是感激。但他很想告訴朴有天,能不能下次別用朴敏英,用他自己的身分來告訴別人,因為我是他男友,所以不准他去。這樣是不是好一點?

 

奢望終歸是奢望,能解危就好了,至於是用什麼方式,他也讓自己別去計較那些。

 

後來,他們三人果然找了間便宜又能吃很多,喝得爛醉的店就走進去慶祝了。感情一直都不錯的他們,這回可真是放肆的一起在店裡狂點一堆食物,然後又點了啤酒。慶祝到最後金俊秀似乎是喝上癮了,就連走出店面時,他還吵著朴有天想繼續喝某某牌的啤酒。朴敏英酒量不錯,但他只是微笑說,因為時間晚,所以他得先回家,不能跟他們繼續喝。他將朴有天他們倆送進便利超商後,自己也就先走回家了。

 

金俊秀其實還沒有很醉,第一次喝酒的他,不知道那某某牌啤酒會這麼好喝,所以他就命令朴有天去多買幾罐,然後一起去他家喝。朴有天沒有辦法分辨金俊秀到底是有沒有醉,只是覺得金俊秀走路有點搖晃。所以他還是很細心的牽著金俊秀不大的手,帶他去超商買某某牌啤酒。

 

無論是付錢還是提購物袋,全由朴有天負責。他另一手什麼也沒拿,就牽著金俊秀回到他的公寓來。

 

金俊秀先是進去廁所上個小號,洗完手又走了來,然後從餐桌上拿了一瓶啤酒,沒等朴有天的就喝了起來。朴有天並不是很醉,但卻也因喝太多頭都開始暈。他走路很穩,在走出廁所後,他也又開了一瓶啤酒陪金俊秀喝。

 

他們倆很安靜的喝著,什麼話也沒說。所以他們都不是屬於酒後會吐真言的人種。金俊秀喝完又喝,朴有天也就跟著他繼續喝。他們最後很神的將那堆從超商買回的啤酒都給喝完了。說實話,就算是朴有天,他並不曉得為何金俊秀會想喝那麼多酒。事實上酒並不好喝,金俊秀會喜歡他覺得很意外。

 

在金俊秀發現沒有啤酒以後,他幾乎是沒有意識的在行動。他脫了外套隨隨便便的扔在朴有天的客廳裡,然後很熟練的就爬回朴有天的房間裡。朴有天也醉了,他知道他現在房間很亂,不過因為精神集中不了,他最後也隨同金俊秀一起爬進自己的房間裡頭躺平了。

 

在他躺上床以後,他很快的就閉上眼了。酒品一直都很好的他,沾酒就會想睡,他在睡去以前,又看了一眼金俊秀。腦子已經無意識的他,也快不曉得眼前的紅腦袋是誰了。可當他要睡著時,金俊秀卻轉過身,雙眼無神的看著他。

 

他也緩緩的眨著眼,也看著正在看著自己的金俊秀。

 

金俊秀似乎酒品沒有很好,他看著朴有天,伸手就抓了朴有天的領子,力道不大,但金俊秀卻讓自己與朴有天更靠近一點。倆人身上盡是酒臭味,可誰都不排斥這樣的對方。

 

「你要來載我,去客運站。」金俊秀含糊的說。

 

朴有天其實沒有聽的很清楚金俊秀在咕噥什麼,眼神越來越模糊的他,他知道金俊秀靠自己靠的很近,在當他眨了一眼後,金俊秀便吻了他豐腴的唇瓣。

 

他眼神迷茫,很近很近的瞧著眼前的金俊秀,在當金俊秀離開他的唇以後,他才看得更清楚一點,金俊秀好像哭了。他摸了摸金俊秀因閉上的鳳眼而沾有淚水的臉頰,他沒有說話。

 

金俊秀側向他的方向閉上眼,睡過去了沒他不知道,不過他就如上回一樣,將眼前含淚的人摟進的自己的懷裡。金俊秀因為他的舉動又睜了開眼。

 

朴有天眼睛眨得很慢很慢,他只知道自己似乎是朝著金俊秀的紅唇吻了上去。本只是想學學金俊秀的輕啄,可未料自己最後卻會更進一步的與金俊秀纏綿起來。

 

金俊秀抓著他的領口抓得緊,他也緊緊的摟著金俊秀不敢放。

 

他不懂金俊秀為什麼要哭,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吻他。他只曉得,這種吻金俊秀的感覺很好,他並不討厭,所以他並沒有很快的就離開金俊秀的唇。

 

後來,他們是怎麼睡去的沒有人知道。而他們也不曉得在這段無意識的時間裡頭,他們想過什麼,說過什麼,然後又做過什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