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經過那夜,金俊秀沒有懷疑自己在那夜裡做過些什麼,而朴有天也無去探究他們是否有酒後亂性等嫌疑。早上起來衣衫都整齊的他們,也不疑有他。所以他們再怎麼細心,腦子對於酒醉那夜的記憶能說是空白無痕。

金俊秀在家中打包著行李,一旁的金媽也忙著幫他整理。

「媽,我之後去學校,如果有事情一定要打給我。」金俊秀將重量頗重的行囊放去床邊,邊拎邊說著。

金媽瞄了他一眼,笑說:「你不要讓我像那次一樣找不到人!」

金俊秀知道金媽所說的那次是指什麼,也就是他與朴有天還有朴敏英慶祝的那次。那天金媽真的是心急了,他撥金俊秀的電話是撥了一夜,整夜都沒睡的金媽,到了隔天早上才接到金俊秀的回電,那時他真是巴不得打爆他現在眼前即將要離開他的兒子。皮歸皮,但孩子要出外念書,最不捨的總是父母親。

「不會了啦,那次是意外。」金俊秀用著可愛的語氣笑回。

金媽將整理好的另一個小行囊拿起就往金俊秀的方向丟,金俊秀俐落的接過手,金媽又說:「唉,你以後在外要小心。」他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如今也得自己照料,說什麼當媽的就是不放心。

金俊秀瞧金媽臉色沒有很好,他又坐回自己房間的地板,看著金媽問:「媽,我搬出去後你會不會覺得無聊?」

金媽盤著腿,抿抿嘴說:「會吧,但有什麼辦法。」金媽跟金俊秀一樣,有著一頭紅髮,面孔也與金俊秀挺神似,他們倆一看便可知道是母子。可現在這樣的臉龐讓金俊秀看的心上犯疼。也許在他離開這裡之後,他也會露出與金媽一樣的神情。那樣的神情看上去還真是令人疼惜。

「媽,爸當初離開的時候,你是怎麼面對後來的生活?」

金媽抬眼看了他一眼,笑說:「都過這麼久了問這做什麼?」

「我只是想知道那種感覺。」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金媽壓低了聲音又說:「只不過有陣子倒是挺無助的,尤其知道我肚子有你的時候,那時候更想哭。」

雖然金媽沒有具體說明是什麼感覺,但金俊秀卻能體會。他也很害怕當自己離開朴有天以後,那種感覺的到來。很無助,也很孤單,也許他也會想哭。不過自己比金媽好一點的地方是,他還可以搭車來找朴有天,金媽則不能搭車再去找回出軌的金爸了。

金俊秀看著他自己的媽媽笑了起來,於是說:「我會常常回來的。」他會常常回來看看金媽,也會回來看看朴有天。

金媽沒有多說什麼,他順手打了金俊秀的紅腦袋,笑說:「快整理吧!明天媽媽帶你去新生入學。」

「喔,好啊。」金俊秀也笑回。

他們母子倆人力雖然是不足,但慢慢的整理也還是可以整理完。金俊秀時不時就跟金媽聊幾句,說什麼那些教科書要拿去二手書店賣,上大學要去找工作,說了一堆金媽也只是微微笑笑的說,隨便他,反正平安就好,然後成績不要被當掉。

其實金俊秀是有目的的,他鋪梗鋪這麼久,最後才問出他想問的問題。

「媽。」

「幹嘛?」

「如果我上大學變成同性戀怎麼辦?」

金媽只是瞧他一眼,然後低身又繼續工作。金俊秀以為金媽生氣了,可能是像他媽媽這個年紀的人還不太能接受什麼同性戀這種當今才流行的詞彙。自己現在就拿出來談,是不是嫌太早了一點?

「說真的,媽媽不太能接受。」金媽沒有抬頭看著金俊秀說,可過不久金媽又邊整理邊說:「不過如果日子能過得好,久了自然就會接受吧。」

「喔。」

「你喔什麼,上大學又不是去當兵,有女生讓你選的好不好,擔心這些有的沒的,沒營養!」金媽又將一個行囊往他的方向丟去,金俊秀也接了下來。

金俊秀不是故意要擔心這些,是他不得不擔心。因為他打算在上大學以後試著跟朴有天告白看看,所以他才想先告訴金媽,讓他有心理準備。也許朴有天答應他,那麼他的人生就會搖身一變成為同性戀。若真是如此,那麼他對誰瞞也瞞不住了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

當然,首先要接受他成為同性戀的重要人物,莫過於家人了。



朴有天很閒,他的工作只有等待上大學。腳踏車都買好了,他也沒什麼任務可以做了。

今天是金俊秀去市立體育大學報到的日子;然後是他與朴敏英要出去逛街的日子。朴敏英這天跟他約很久了。他先前也答應過朴敏英,不過後來知道金俊秀是這天報到,他想跟朴敏英延期,但卻被金俊秀給阻止。金俊秀總是那句話,不要拒絕女孩子。

所以朴有天還是與朴敏英一同出來逛街了。

這一天朴敏英是久等了,從國中到現在,他還是頭一次能挽著朴有天的手一起出來逛街。朴有天沒什麼意見,被人誤會被人懷疑,他也不會去辯解什麼。朴敏英帶著他買一些生活用品,還有他已經用完的保養品,他們倆跑了很多地方瞎晃,朴有天只是像個跟班陪著逛,但什麼也沒買。

「好看嗎?」朴敏英對著他問。

朴有天坐在百貨公司某個賣鞋子專櫃所擺一旁的椅子,他朝著朴敏英的腳看了一眼,鞋子很適合他,看上去他也不討厭,於是點頭說:「好看。」

朴敏英就先保留那雙,又換了另一雙問:「那這雙呢?」

朴有天低下頭看著,搖頭說:「不好看。」

旁邊的櫃台小姐一聽見,有些苦笑說:「做男朋友的不能這麼直接啦。」朴有天是抬頭瞄了下那櫃台小姐,他只是笑著,但沒說話。

一旁的朴敏英只是有些尷尬的說:「我們是朋友。」他曉得朴有天不愛辯解,但不代表朴有天心底就是喜歡被人誤解。

「不好意思。」櫃台小說有些歉意的說。

朴敏英又繼續挑著鞋,朴有天坐在一旁頭垂了下來,他從自己的口袋裡拿了手機出來,看著螢幕。這時的他有那麼點想打電話找金俊秀,問他新生入學順不順利,住的地方好不好,這類沒什麼意義的事情。因為要問的問題實在太沒意義也沒頭緒,朴有天乾脆就傳簡訊問問。

『喜歡你的大學嗎?』

他關上手機,然後又看著朴敏英挑鞋。他總是不自覺,每當自己與金俊秀互動,他臉上的笑容就會多幾分。

當朴敏英決定買了朴有天說好看的那雙鞋後,朴有天也從椅子上站了起身,主動的幫朴敏英付錢了。

「你幹嘛呀!」朴敏英看見他刷了卡,感覺有點傻眼。

朴有天只是笑著搖搖頭,沒說什麼。因為他心情很好,也期待金俊秀回他簡訊,他總覺得自己在等待金俊秀回的期間應該做點什麼。想想,與朴敏英也認識這麼久了,他也不曾送過他什麼,這次就當作他與朴敏英認識六年的禮物吧。

「送你的。」朴有天笑說。

朴敏英最後還是拿過了那雙鞋,臉上笑的可愛。然後他又伸過手挽了朴有天的臂膀,與朴有天走出那賣鞋的專櫃。他們走的不快,朴有天事握著自己口袋的手機,就怕自己錯過金俊秀的簡訊。而一旁的朴敏英是挽他挽的緊,他們一起搭著手扶梯下樓,朴敏英在這時候便抬頭看著他。

「有天。」

「嗯?」朴有天沒有扶著手扶梯,他仍是握著自己口袋的手機。

朴敏英墊了腳尖在他有些嬰兒肥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笑說:「做我男友好嗎?」

朴有天瞪大了眼,垂著頭看著矮他許多的朴敏英。

「我喜歡你很久了,從國中開始就喜歡了。」朴敏英總是不怕丟臉的說出自己的感受。事實上,今天能與朴有天出來,他也就打算要向朴有天告白。

朴有天緩緩的眨著眼,沒說什麼話。朴敏英老早就跟他說過他會追他,只不過他不曉得會這麼快。他們走出手扶梯,轉身又要搭下一個手扶梯時,朴敏英又說:「不想嗎?」

他不知道自己想不想,但現在的他心中很感覺很不安。

「那俊秀該怎麼辦?」他突然問。

朴敏英想了一下,他並不是很明白朴有天指的是什麼,於是說:「你是怕他知道我們在交往,以後相處很尷尬嗎?」

這是朴敏英大至上能猜到的意思,跟朴有天心中想的有些相似,但又有點落差。

「嗯。」他點頭答。

朴敏英笑著嘆了口氣說:「先別跟他說呀,過陣子再跟他講。」

朴有天想想也是,不過他心中擔心的並不是只有怕金俊秀知道而已。他很怕金俊秀知道他們在交往後,金俊秀會離開他,他也怕他答應朴敏英後,他與金俊秀間的互動與相處的時間就會縮短。這不是朴敏英的問題,是他的心底不知為何會生出一堆的疑慮。

他好害怕傷害到金俊秀,可嚴格要論,他與金俊秀卻也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所以你的意思呢?」朴敏英抬頭問他。

他知道朴敏英很緊張,因為他捉著他的手腕抓得很緊,甚至讓他覺得有些痛。

「好。」他點頭說。

他答應了朴敏英的告白了。朴敏英笑得很開心,放心上的大石也終於能有個歸宿好讓他放下。

不過朴有天不是很懂自己的心思在想什麼,他只是緊緊抓著自己的手機沒有放。

答應朴敏英他沒有高興的感覺,然而在他應允『好』的那聲後,他手中的手機像是哭訴般的振動起來。

這像是一種抗議,像是一種怪罪為何他不懂自己心思卻又敢答應別人的告白。

他將手機拿了起來看著螢幕的顯示,來電是金俊秀,但他卻不敢接。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