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對於朴有天沒有接他電話的結果並不意外。他關上自己的手機,也沒有再次的撥打。他記得朴有天告訴過他,今天會與朴敏英逛街,所以他很自然就認為是朴有天沒注意到手機在震動。

反正簡訊內容也不是什麼大事情,他只是想告訴朴有天,大學是遠了一點,不過環境還不錯,他很喜歡。

在金媽開車回家後,宿舍也只剩下他一個人而已。這所大學的宿舍是倆人一間,他看著另一個空空的位置,很顯然的他的室友還沒有住進來。整個房間都空蕩蕩的,說起來還真是有那麼一點孤單。

有時候他會挺羨慕朴有天與朴敏英。因為一起考上東神,彼此都有個照應,而且又離家近。如果他能離家近一點,也許金媽就不會與他一樣,得忍受這麼多的孤寂。

他又拿起了手機看著幾眼,其實他有那麼點想再撥打一次,不過也因沒什麼特別的事情,打了也不曉得要說些什麼,所以他最後還是又收了手機,痞痞的爬到已整理好的床上。

今天也與金媽整理一天了,說累也不累,但他是躺上就睡了。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不過再次醒來時,是被一聲的吵雜聲給吵醒的。

他的室友大包小包的將一堆行囊拎進去房裡,他垂頭一見金俊秀躺上床,苦笑的說:「不好意思。」

金俊秀趕緊起身,看室友那麼多東西,他也向前幫忙替他拿了幾樣,笑回:「我幫你。」

「謝啦!」室友笑回。

金俊秀替室友將東西先放上床,然後回頭看著他說:「我是金俊秀,你呢?」

那位室友聽見他這麼介紹自己,本是在整理東西的他,也挺直了身說:「我是崔珉豪。」

金俊秀從頭到尾打量他一翻。眼前這人長得很高,面孔有點不像自己種族的人,但也算是有特色了。

「你好高喔。」金俊秀有點抱怨的說,不過他隨後又問:「你專長是什麼?」

崔珉豪聽見他說自己很高,似乎有點自豪,可他只是笑著回金俊秀:「長跑。」

原來他們都是跑步選手啊。金俊秀沒有再接話,他只是看著崔珉豪在一旁忙,也不知道怎麼幫忙,所以他又爬回自己的床上看著他忙。崔珉豪見他似乎有點閒,於是又問:「你家住哪啊?」

金俊秀愣了一會,便說:「咕璐市。」

「哦!我也是!」崔珉豪很高興的說。

沒想到同個寢室的室友也能是同鄉的人,怎麼說都感覺特親切的。金俊秀也笑得很開心,想想,雖然是考遠了一點,不過至少在這新的環境也算是有好的開始了。

崔珉豪怎麼看也像是乖乖牌的孩子,不至於豺狼虎豹,也不會讓金俊秀覺得厭惡。第一次的見面感覺就是挺好相處的人物,看來自己算是遇上不錯的室友。同鄉又同專長,以後也不會覺得無聊了。

後來,他們兩個又聊了一堆自己的事情。之後他們才發現,他們倆還挺像是天涯淪落人的。崔珉豪告訴他,他有一個與他很要好的朋友考上東神的醫學系,而金俊秀也很激動的對他說,他的一個摯友也是上了東神醫學系。這樣的際遇很奇妙,心中有種說不出的美好。

「他們會不會是同班同學啊?」崔珉豪笑問。

「可能喔!我回去問問看他,看他們班有沒有這號人物。」

他們聊了一堆,最後等到崔珉豪全部整理完後,他們才說要一同去逛逛校園,然後去看看校內的餐廳有什麼好吃的,順便熟悉校園。



朴有天與朴敏英道別後,他這整天才好好的吐完一口氣。

他腦子一直在想,他該什麼時後告訴金俊秀他與朴敏英交往的事情。畢竟他們三人都是好朋友,突然有兩個湊成對,對另一個怎麼說也挺像是刻意的排除。他不希望金俊秀知道以後會覺得尷尬,也不要因為他與朴敏英是情人,而故意留許多空間給他們,或將他能與他相處的時間全數騰出給朴敏英來與他相處。這件事情他思考了很久,可最後還是沒個結果。

眼看他的大學也快開學了,那麼以後勢必跟金俊秀的相處就會變的少了。

他深手摸摸的自己的手機,看著螢幕上的顯示,金俊秀沒再打電話過來,那麼他該不該回撥回去?

他一人搭著電梯,來到他家的樓層,開了門走進後,他最後決定還是先打了。看看時間也不是很晚,應該不會吵到金俊秀才是。於是他按了快捷鍵,手機很快的就替他將電話號碼撥出去。

「喂?」

金俊秀的聲音似乎聽起來很愉快,這讓朴有天放心了不少。

「抱歉,下午沒接到電話。」

「沒關係啦!」金俊秀在電話另一頭又笑說:「這星期新生訓練完我會回家,你記得來載我喔!」

朴有天也笑了起來,他的腳踏出被使用的第一次不是用來騎去學校,而用來是騎去載金俊秀。他無怨無悔,也很樂意的就答應了。今天朴敏英的告白惹他的心頭上總是煩悶,不過聽見金俊秀的聲音他感覺很開心。

他希望以後他們的關係也能繼續的維持像這樣,不會因為他與朴敏英交往而有所改變。

「在那有遇到新朋友嗎?」朴有天問。

「有啊,而且他長得很帥耶!」金俊秀還故意拍了一旁的崔珉豪,也像是告訴崔珉豪一樣。不過再一旁吃飯的崔珉豪是差點把吃進的東西又反芻出來。

朴有天聽見這話臉色是沉了起來,他突然壓低了聲音問:「他有追你嗎?」

金俊秀聽見這話,又聽朴有天這聲音,他知道朴有天似乎是不高興了。看來朴有天真的不喜歡這種有可能會成為同性戀的話題,就連誇個男生帥也不行了。

「你當每個人都是社長啊。」金俊秀微微笑笑的,不過這話是說得很輕。

「不是。」朴有天自己也傻了一會,可卻又繼續說:「我只是不希望你碰上麻煩。」

金俊秀在餐廳裡突然背對著崔珉豪,他垂了頭用著自己好聽的聲音對朴有天說:「你都不要別人追我,然後你自己又不追我,所以你是在管什麼東東啊。」

金俊秀口氣沒有不好,也沒有抱怨,只不過他這次真的說出自己心底的感受。朴有天對他管的多,甚至連誰追他,他都會管。但問題這麼一被管下去,可能原本屬於他的幸福的緣分都會被朴有天給管跑了。然而更重要的一點是,朴有天不許別人追他,而他又不追自己,那麼自己能幸福的權利到底在哪了?

他明白自己得去把握幸福,但他的幸福似乎並不能接受同性戀。

朴有天聽金俊秀說這些話,他愣了許久都不知道該回應什麼。

「如果我是同性戀,你能接受嗎?」金俊秀站起身子,聲音很輕很輕的問著他。

餐廳的聲音吵雜,金俊秀的聲音只有朴有天聽的見而已。

朴有天對著手機,他的嘴唇卻被這句話嚇得闔不上。更可悲的是,縱然嘴唇是張開的,可他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開玩笑的啦,哈。」金俊秀搔了搔頭說。

他知道自己的問句是嚇著了朴有天,所以他才改口說自己是開玩笑。

「好啦,你也早點休息,記得這星期五要來載我,時間我再跟你說!掰掰。」

金俊秀電話都要掛了,可在他將手機要離開耳殼時,朴有天卻說:「俊秀。」

「幹嘛?」

「我可以接受你是同性戀,我可以。」

因為他不想與金俊秀分開,不管金俊秀是什麼戀都好,他都可以接受。只是他不喜歡看見別人接近金俊秀,他對於金俊秀會有種想霸佔的慾望,但絕不是排斥金俊秀成為同性戀者。他心底是這麼想,可他卻不曾認真問過自己,為什麼他會想霸佔,會想管,會想在乎。

金俊秀在電話的另一頭微微的笑起來,不過只有笑容,並沒有聲音。

朴有天也在另一頭沉默著。他不知道自己說這些話能代表什麼,只是希望金俊秀別因為那些五四三的詭異問題而離開他。

他們是朋友,而且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他想持續這段關係,一直到永久之後。

「白癡。」

「啊?」

「掛了,掰。」

接著朴有天耳裡聽見的,是電話被切斷的聲響。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