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期待性的星期五,金俊秀與崔珉豪兩人將整理好的背包揹上肩,他們一起從學校搭公車,然後來到市中心的客運站。他們對於大學的新城市並不熟悉,但生活起來也不會有什麼難度,操作模式都是相同,只是地方不同而已。

崔珉豪說他先去買票,而金俊秀就替他佔了客運站等後發車的位置。他坐上椅子,然後從自己口袋拿出手機來。他心想,現在的他不曉得該不該打電話給朴有天,再次提醒他要來載自己。

可他昨天也就傳過了簡訊,今天再打感覺會有點怪。重點是,朴有天不喜歡同性戀,要是他太過於殷勤,最後告白會被拒絕的可能性很高。所以他最後還是收了手機,又放回自己的口袋裡。

崔珉豪買到票以後,他在人潮裡找著金俊秀,他看見金俊秀坐在不遠處的公共用椅於是走了過去。他坐上金俊秀隔壁的椅子上,笑著說:「能回家感覺真開心。」

金俊秀看了一眼他的側顏,笑問:「有人會來接你嗎?」

「有啊,就是我那個考上東神的朋友。」他點頭說。

「我也是那個考上東神的會來接我。」

崔珉豪沒有說什麼,只是微笑沒說話。金俊秀也不知道要接什麼話,他們倆每間隔個幾分鐘才說一句話。沒幾句話後客運就發車了。他們倆上了客運,找著自己的位置坐。崔珉豪票是買一起,所以他們倆是坐一起,然後搭著客運一同回家。

後來,他們倆又聊了學校的一些事情。說是大學的運動會他們每個人都需要報名參加,新生簡章上有說明,還須派十名代表參加三百接力。金俊秀很乾脆的就自己答應了,因為他是短跑高手,不是長跑選手。當然崔珉豪短跑雖然沒有金俊秀快,可成績也不算差,所以他們是約好若班級沒有人報名,他們倆會上去抵。

金俊秀似乎很喜歡自己的大學,雖然只是新生,但卻也不排斥大學給他的感覺。他喜歡體育,他喜歡奔跑的感覺,所以他很慶幸自己能上體育大學。縱然是考遠了,也離朴有天很遠,但是沒有關係,日子怎麼過才會開心那才是最重要的。

他頭看著窗外,臉上微微的笑了起來。一剛開始的新生活就不錯順利了,他也希望往後依舊能如此,無論是什麼事情。

他輕輕的嘆了口氣,後腦勺靠上椅背,手中抱著自己的背包,眼神沒有移動過。他心想,自己的心意什麼時候才能說出來而什麼時候是好時機?朴有天會不會答應呢?

這時候他口袋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他趕忙的伸手拿,看著來電顯示,是朴有天打來的。

「喂?」

「你上車了嗎?」

「上了啊。」

「我到了。」朴有天似乎有些喘氣的說。

「你沒事那麼早到做啥啊?」金俊秀輕笑了一聲說。

「我怕你搭早班的。」

「我搭早班的還不會跟你說嗎?」

有時他總覺得朴有天很可愛。說是細心是太超過了,但要說他粗心也有點不及朴有天原有的性格。不過人既然都來了,金俊秀只是在電話裡告訴他,要他先去別的地方走走,不用在客運站乾等。朴有天已經坐上了客運站的等候椅回他說,他就是要在這裡等。

金俊秀只是聳聳肩,笑說隨便他,反正他會在預計的時間抵達,就到時候不要讓他沒見著人影就好了。

之後他們掛了電話,一旁的崔珉豪用一種很曖昧的眼神看著他,輕聲說:「你們感覺很像情侶。」

金俊秀不覺得驚訝,不過他卻有些苦笑說:「我們並不是。」

崔珉豪笑得很坦然,腦袋也靠上椅背,斜眼看著他說:「我知道不容易。」

「什麼?」

「沒什麼。」崔珉豪搖頭微笑說。

金俊秀似乎知道崔珉豪想跟他說什麼,只不過他心中自己卻不確定是否真的是他想的那般,所以最後他還是閉了上嘴,紅腦袋又往車窗外看去。

沒錯,他與朴有天什麼都很不容易。能維持這現狀的他,也覺得自己一路走來很不容易。



朴有天看了一眼手錶,要等待的時間只剩下三十分鐘。

今天朴敏英有約他一起出去吃飯,不過後來因為他要來接金俊秀,所以他拒絕了朴敏英的請求。朴敏英在電話裡頭嘲笑他,說他什麼都是金俊秀第一,然後每天與他聊的話題,十個話題會有九個是金俊秀。朴敏英沒有覺得不快樂或是不妥,他只是開玩笑的跟朴有天說,若他這麼疼金俊秀,不然他就娶金俊秀當老婆好了。

朴有天那時並沒說什麼,但卻笑得很開心。

他喉嚨裡輕咳了幾聲,眼神又看向客運站外頭。然而再過二十五分後,他身旁的坐位卻多了另一個人。他眼神朝隔壁瞄了一眼,是個長的與他完全不同類型的人。能說是酷酷的,然後感覺似乎有點沉默。

他總覺得他身旁這個人應該是與他等同個客運,不過因為不熟,所以他也不敢過問。

後來金俊秀與崔珉豪搭的客運站抵達了,他是第一個人去門口等的人。他看著客運一個個走下來的乘客,眼神就找著他等待的紅腦袋瓜的人。

「唷!有天!」

金俊秀一下車就看見他了,他很高興的朝著他揮手。朴有天一見金俊秀,他也很開心的朝著那像自己走過來的金俊秀揮著手。

「嗨!」

跟在金俊秀身後的崔珉豪也心情好的打了一聲招呼,不過朴有天知道他不是在跟自己打招呼,而是跟他身後的人打。在金俊秀走來自己身邊時,他回過頭朝自己身後望了一眼,是剛剛坐在他旁邊的人。

那人站起身,身高很高,他只是酷酷的擺了一下手,輕聲答:「嗯。」

崔珉豪朝那人走過去,金俊秀沒說什麼就拉著崔珉豪一同走去,將朴有天拉到那人的面前。

「他是沈昌珉。」崔珉豪指著他又笑說:「是東神大學醫學系的,你幾班的?」他抬頭問沈昌珉。

沈昌珉眨了幾眼,看了下朴有天說:「B班。」

金俊秀聽見也趕緊說:「他是朴有天,也是東神大學醫學系的。」

「我也是B班。」朴有天說。

其實最不明白為何會突然做介紹的是朴有天與沈昌珉。他不知道金俊秀跟崔珉豪在想什麼,不過那樣個感覺事有點神奇,沒想過坐在自己旁邊一起等客運的人會是自己未來的同班同學。

之後崔珉豪跟金俊秀和朴有天道了別,沈昌珉轉身就將崔珉豪手上的大小包拎了過去,然後牽了摩托車就把人給載走了。金俊秀看著他們的背影,他不能篤定崔珉豪與沈昌珉之間有什麼,不過看上去就是有種特別的感情存在。

「為什麼你們要突然介紹我們?」朴有天問。

「因為我的室友說來接他的人跟你一樣是同大學同系的人,沒想到你們又同班!」

「喔。」朴有天聳聳肩,沒說什麼。

「世界真小啊。」金俊秀笑著就往客運的出口走去。

朴有天跟在後頭,在他們走出出口後,他帶著金俊秀來到他停腳踏車的地方。他將腳踏車牽了出來,然後跨上了椅凳,轉頭說:「上來吧。」

金俊秀也跨上後座,拍了拍他的背笑說:「快騎快騎!」

朴有天笑得很開心,他踩了腳踏板腳踏車就開始向前行。因為後座的空間沒有很大,金俊秀很難抓手把,於是他扯著朴有天的衣角讓自己保持平衡。

「你抱啊,我沒關係。」朴有天邊看路邊回頭說。

金俊秀看著他的後腦勺,笑了起來。他也不吝嗇的就將抓著朴有天衣角的手,換上大大的擁摟。他摟著朴有天的腰,側邊的臉頰就靠在他背上。朴有天說什麼他都能清楚的從朴有天背後裡聽見聲音。他的耳殼黏得很緊,手臂也摟的密,這樣的緊緻的距離讓他不想輕易分離。

「敏英說改天去我家煮飯。」朴有天突然說。

金俊秀抱著他,在他背脊上婆娑點著頭回:「可以啊。」

無論朴有天做出什麼邀請,他都不會拒絕的。

「只要你每次回來,我都會去載你。」朴有天邊騎邊說。

「好啊。」

他將朴有天抱得很緊,不過朴有天卻因某個大橋的上坡讓他覺得有點吃力,而且他幾乎快騎不上去了。一台車承受兩人的重量,不是誰的問題,上坡本來就不好騎了。

後來金俊秀跳下了車,然後推著後座,笑說:「等等到上面你再讓我上去。」

朴有天騎得很慢,金俊秀也慢慢的推,直到他們上了橋的頂端。

「上來吧!」

金俊秀又再次坐上後座,「抱穩了喔!」朴有天笑說。

朴有天踩了腳踏板,腳踏車順著斜坡在下坡自己行駛起來。

他們倆在這夕陽裡乘著風,騎著腳踏車,然而回到曾經屬於他們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