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也開始了他的大學生活。

朴敏英與他並不是同個系上的同學,選擇外文系的他,系館與醫學系的是有段距離。醫學系的課比較滿一點,所以每當朴敏英先放學時,他都會在校園裡慢步,一路走來醫學系的系館等待朴有天。

老實說朴有天這男友也當的很失格,他的體貼從沒用過在朴敏英身上,不過朴敏英卻從沒對他抱怨過什麼。從他們畢業至大學開學後,朴有天沒主動簽過他的手,也沒吻過他,更沒主動再夜晚裡打電話向他噓寒問暖一番,這樣的日子就無情的過了二個月。

朴敏英不知道朴有天的心思在誰身上,但他很曉得,朴有天掛心的對象絕對不是自己。

當朴有天下課以後,他與沈昌珉從系館走了出來。經過上次崔珉豪與金俊秀的介紹,他們兩彼此是在這個班級第一個認識的人,所以當東神大學開學時,他們也不陌生的就與對方打了聲招呼。

朴有天曾經告訴過他,在系館外等他的朴敏英是他的女朋友,所以每次沈昌珉見到朴敏英時都會例行的打聲招呼,不過並沒有什麼特別交集。但沈昌珉看朴敏英的眼神總是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朴敏英總覺得那樣的沈昌珉似乎是想對他表達什麼,但因為他們兩並不熟悉,所以朴敏英總沒那樣的膽量去向沈昌珉過問。

今天沈昌珉又再次看見了朴敏英,朴敏英就抱著手上的外文書站在系館外,下樓梯的他們,沈昌珉突然停下了腳步,對著身旁的朴有天說:「那是你女朋友嗎?」

朴有天看著系館外,點頭說:「嗯,是敏英。」

但其實沈昌珉想問的不是外站在外面的人是不是朴敏英。眼力一直都很好的他,當然不可能看錯人。他想問的是另一件事情。

「你喜歡他嗎?」沈昌珉沒有繼續走向前,他看著朴有天背影問。

朴有天只是稍微愣了一會,轉過頭看著他,「什麼?」

「沒什麼。」沈昌珉悶悶的回應,後來又繼續朝著門口走去。

他並不想直言不諱,但他心中是很想告訴朴有天,如果他喜歡朴敏英,朴有天不會是這樣的態度,也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友在外吹風等他下課。他總覺得只有朴敏英喜歡朴有天,而他們之間的愛戀根本只是徒有虛名。所以他每次看見朴敏英的眼神總是多了幾分可惜與感慨。朴敏英其實適合更好的人,因為朴有天的心思並不在朴敏英身上。

朴有天也沒再追問下去,他不懂為何每個人說話都要留空間讓人遐想,這樣有什麼好處?

他走出系館就朝著朴敏英方向走去說:「我們回家吧。」

「嗯。」朴敏英笑回。

沈昌珉沒有跟他們道別,他轉身就朝了另個方向自己離去。

「這星期不知道俊秀有沒有要回來。」朴有天帶著朴敏英,他們一路走來腳踏車的停車場。

朴敏英臉上的神情有些黯淡,他看著朴有天牽著車。當朴有天將車子牽了出來,朴敏英並沒有馬上坐上後座。

「這個星期五你能跟我去吃飯嗎?」朴敏英抱著手上的書問。

朴有天轉過腦袋看了他一下,皺眉說:「得看看俊秀有沒有要回來,如果有,我可能得去載他。」

朴敏英苦笑的回:「其實我很希望你能把我排在你心中的第一順位。」

「嗯?」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你還沒開始喜歡我。」

朴有天心中有點訝異,難道他不夠喜歡朴敏英嗎?每天與他上放學,自己沒課也會在圖書館等他上完課,然後接他回家,有時還會打電話問問他上完課想吃什麼,然後載他去買。他不是很懂為什麼朴敏英會說自己還沒開始喜歡他。

「我哪裡做不好了?」朴有天將腳踏車轉了方向,他面向朴敏英,頭垂下來看著朴敏英問。

朴有天並沒有生氣,他認為感情的事情是可以溝通的,所以他不會怪罪朴敏英對他的抱怨。他只想搞清楚,為什麼朴敏英會有這種感覺,這種認為他不喜歡他的感覺。

「你沒有哪裡做不好。」朴敏英低下頭搖著頭,不過沒幾會他又抬頭看著朴有天說:「只是你對俊秀太好。」

朴有天愣了一會,開口答:「只是朋……」

「不只是朋友!」朴敏英怒視著他又說:「你對他的好已經勝過我太多了!」

朴敏英的眼框有些淚水,他有點忌妒為何自己總是不如金俊秀,他也忌妒為何自己總不是朴有天內心排名第一的人。他不懂,既然他們是情人,可為什麼他與朴有天卻沒有情人間應該要有的甜蜜。

他們什麼都不少,但就是多太多朴有天對金俊秀的好,這把他壓的喘不過氣來,他甚至想賞朴有天一巴掌,告訴他若他不能喜歡他,那麼當初就不應該答應與他交往的。

朴有天有些意外的看著朴敏英,這事他第一次看見朴敏英發脾氣,這時也才懂原來他自己並不勝任男朋友這樣的一個位置。也許是因為對象不對,但也或許是因為他本來就不適合跟別人談戀愛。

最後他還是把快哭出來的朴敏英納進了自己的胸膛,他拍了拍朴敏英的肩膀,輕聲的說:「我會改進的。」

但他並不想放棄自己對金俊秀的好,他覺得自己得在這之間找出一個平衡點。

之後因為他想安慰朴敏英,所以便在這個停車場裡,輕輕在朴敏英的唇上小酌了一下,然後騎著腳踏車帶他回家。



後來,金俊秀並沒在朴敏英要與朴有天出去吃飯的星期五回來咕璐市,剛好體育大學有活動,他們大一生得留下參與,所以他很乾脆的就跟朴有天順延至下星期。

這也算是讓朴有天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心中說到底還是想去接金俊秀,但怕拒絕朴敏英的飯局,朴敏英又會不高興。好在金俊秀學校有事,讓他不需要去想個圓融的理由來替自己的選擇合理化。

不過在這星期五的晚上,他送朴敏英回家後,他還是忍不住的打電話給金俊秀。

「喂?」

「俊秀,你下星期要回來嗎?」

「會吧,你等等……」金俊秀似乎在忙著什麼,朴有天幾乎是不想等的又說:「你在幹麻?」

「你讓我穿一下褲子。」金俊秀按了擴音,然後把手機放在床上,開了自己的衣櫃找著運動褲。不過朴有天似乎不能容忍他這樣的行為,又開始婆媽的說:「你去廁所穿。」

「我都穿好了。」

「你不能在別人面前沒穿衣服。」

由於金俊秀按的是擴音,這話也自然是進了在一旁打電腦的崔珉豪耳裡。崔珉豪沒說什麼,金俊秀卻拿起在床上的電話,將擴音取消,然後說:「連我穿不穿衣服你都要管!」

「我怕你惹上麻煩。」

跟金俊秀相處越久,他發現金俊秀總是會莫名的吸引男性的眼光。當然,男性當中他自然是不會排除金俊秀的室友崔珉豪了。

「吼……你總是怕別人喜歡我,怎麼在你看我脫光光的時候你就不會喜歡上我?」金俊秀不耐煩的說,當然在電話另一頭的朴有天卻是聽的有些含蓄。

「不……我是比較正常的人。」因為他還有女朋友,所以他應該不是什麼同性戀。

金俊秀知道朴有天想表達什麼,不過他卻不喜歡朴有天這麼說。如果朴有天是正常人,那麼他就會是個反常的人。一個反常的人要如何讓正常的人喜歡自己?

但金俊秀也只是搔了搔頭,他不會勉強朴有天什麼,只是無奈的說:「你當全世界就只有你一個正常人嗎?」

其實正常人多著呢,反常的平心而論,是真的來的少許多。所以他不懂朴有天再擔心什麼,因為要遇上反常的人,事實上那樣的機會也並非很多。

朴有天聽金俊秀這麼說,他只是沉默不語,可他心中還是不想要金俊秀在別人面前露太多肌膚的尺度。他不管對方是正常還是非正常,能看金俊秀身子的人只有他,而金俊秀也只能再他面前脫衣服。

他就像個勇者一樣,總覺得自己得保護著金俊秀的一切。縱然有女朋友要保護,他還是不會犧牲金俊秀,因為護著金俊秀是他的義務。

「車票訂完要跟我說。」朴有天低聲的說。

金俊秀是長嘆的一口氣,點頭回:「我知道。」

「下星期回來一起來我家煮飯。」

「沒問題囉!」

「先這樣。」

「嗯,掰掰。」

一旁的崔珉豪在金俊秀掛了電話以後仍是自己使用著電腦,他沒有跟金俊秀說明他對於朴有天的感覺。他盯著螢幕上的電腦,然後對著鍵盤打了幾個樣字。

『我知道你同學的心中放誰了。』

沈昌珉看著電腦螢幕,也打了些字,『誰?』

『我同學,金俊秀。』崔珉豪盯著螢幕笑著臉,又接著繼續打,『那你呢?』

沈昌珉看著自己的電腦,久久都沒有回應。

崔珉豪沒有催趕,他知道沈昌珉習慣性會對他們的感情逃避。但在當他要關上自己的聊天視窗時,沈昌珉卻回應了。

『我們只是朋友。』

崔珉豪只是笑了笑,然後將視窗給關上。

也許當朋友之間開始明白,彼此並不只是朋友而已時,那時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


****

聖誕快樂(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