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答應過朴敏英要改變的朴有天,在金俊秀要回來的那星期,他將上星期的承諾幾乎是忘的一乾二淨。

他說,金俊秀回來咕璐市後,他要去客運站接他,然後帶他一起去買星期六要煮的東西,晚上再帶金俊秀去附近的夜市吃點東西,再來就送他回家。朴敏英越聽越沒有笑容,只是輕聲的問他,我呢?

朴有天看著朴敏英,久久都說不出話來。他有這麼一種感覺,就是他並不適合談戀愛。他不懂為何自己對金俊秀的付出會比朴敏英來的多,他看見金俊秀就會想照顧,然後帶著他一起去做他想做得事情。他不懂,為什麼當上男朋友就得必須要有改變?

他只喜歡對金俊秀好,也只想對金俊秀好而已。為何朴敏英會直直的逼著他要他也對他好,甚至要好過於金俊秀。

很多事情他想不通,他只喜歡照著自己感覺做事情。一直以來都沒被束縛過的他,他習慣不了朴敏英的約束。所以,他最後還是誠實的跟朴敏英說,要他在自己的公寓等自己,若朴敏英想回家也沒關係,反正他就是要帶金俊秀去逛夜市。

平常好脾氣的他,總讓人覺得他沒有什麼事情是能堅持的。但其實他有,一直都有,只要是關乎金俊秀的任何事情,遇到所有瓶頸他都不會輕易的打退堂鼓。他覺得自己很重視金俊秀,很喜歡金俊秀,但應該不是同性戀的那種喜歡。

他騎著腳踏車來到客運站,沈昌珉似乎很早就到了,他人已經坐在裡頭的等候室,眼神有些無神的看著客運發車的入出口處。

「你這麼早。」朴有天走過去他旁邊的位置,也坐了下椅凳,輕輕的說。

沈昌珉看了他一眼,也順勢的看了自己手腕上的錶說:「你也很早。」

「嗯。」他點頭答。

他們倆話從來不多,所以湊一起也聊不上幾句。

沈昌珉眼神很沉穩的看著出口的方向,突然說:「你真的喜歡你女朋友嗎?」

朴有天愣了一會,瞥了他一眼問:「幹嘛突然問這個?」

「感覺你沒有很喜歡他。」

這是第二個人告訴他相同的問題了。原來他在第三人的眼中,自己也讓人覺得不是很喜歡自己的女友。他雙手抱胸,沉默了幾響才開口說:「可能是真的沒有很喜歡。」

他有時覺得,他與朴敏英相處的感覺總是像朋友一樣,所以當時自己雖然輕吻了朴敏英,他對於朴敏英也沒有什麼心動的感覺。

「你可以嘗試喜歡看看。」沈昌珉看著他說。

朴有天其實不太懂沈昌珉想表達什麼,他只是聳聳肩,然後沒說話。

「還是說你比較喜歡你的同學?」沈昌珉又突然問。

「你是說俊秀?」

「就跟我同學同班的那個。」

朴有天睜大了眼,他不知道自己該搖頭還是點頭,只是皺著眉說:「俊秀是男生。」

「我知道。」沈昌珉眼神又看回出口處。

這也是沈昌珉一直沒辦法克服的障礙,他的朋友喜歡他,但自己卻不能接受什麼同性戀。可是不能接受歸不能接受,他還是不討厭崔珉豪,甚至想跟他繼續保持連絡。其實他知道自己也算是挺喜歡崔珉豪,但兩個男人在一起就是覺得怪,家中也不可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雖然沈昌珉沒有再繼續說些什麼,不過這倒是讓朴有天重新開始想了自己與金俊秀有過的一切。

如果……如果自己跟金俊秀在一起,那樣的畫面是不是很奇怪?可現在並不是想會不會跟金俊秀交往,而是得想想,他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金俊秀。這種反問自己的方式,朴有天也沒法說出個所以然。他只知道朴敏英會吃金俊秀的醋,會嫌他對金俊秀太好,但他就是分辨不出,他對金俊秀到底是存在什麼感情。

「所以你能接受同性戀?」朴有天看著他問。

沈昌珉沒有回看他,只是淡淡的說:「不能。」他不能,家庭也不能。但問題是偏偏他自己卻很喜歡崔珉豪。

朴有天沒有接話,不過他想不通,既然不能,那為什麼沈昌珉又能這麼輕易的問他是不是喜歡金俊秀?若真的排斥,應該不可能對於同性話題講的這麼坦然。

他的眼神也與沈昌珉望著出口處,之後他們便沒再聊過什麼,直到崔珉豪與金俊秀的到來。

後來,沈昌珉看見崔珉豪,他人也就帶著崔珉豪離開客運站,就徒留金俊秀與朴有天。

「你今天累不累?」金俊秀揹著背包,問著前方的朴有天。

朴有天轉頭看了他一眼,又繼續走:「怎麼了?」

「累了換我騎。」

「我不累。」朴有天笑說。

只要看見金俊秀的人,今天課再怎麼多他都無所謂。

而這次金俊秀回來是有目地的。既然要在朴有天家煮飯,他想想,要不就星期六留宿一天,隔日再讓朴有天把他載回客運站。星期六晚上,等朴敏英不在的時候,他想趁機的來告白一下。他覺得時機其實也很成熟了,縱然不知道朴有天能不能接受自己,如果可以是最好,那如果不行,他也會選擇離開,然後不再煩他。

他所有的步驟都想好了,也把未來的路一併想清楚。所以這次他下了相當大的決心,就是要來告訴朴有天,其實他很喜歡他,想跟他交往。

之後他們倆就按照朴有天安排的行程,去買了一堆東西,然後回到朴有天的公寓放那堆食材。看看時間差不多後,他們又騎車一起去逛夜市。朴有天還是沒有變,小吃的錢都朴有天在出,然後他在吃。不過他自己知道從以前到現在他欠了朴有天多少錢,他將這些數額全部都記在本子裡頭了。

他想,也許哪天他們成為情人,那麼這張欠條他可以不用還了。不過他也想過,若自己將這張欠條上所有的錢都還光以後,那麼就是他決定放棄,然後離開朴有天的時候。所以明天很重要,對於金俊秀是非常重要,這會決定他是否得將這張欠條償還給朴有天的關鍵時刻。

金俊秀與朴有天逛完夜市後,金俊秀也就笑著跟他說自己走回家就好,要他早點休息。朴有天本來想載他回家,但金俊秀堅持不坐他的車,後來他只能微笑道別,目送金俊秀離去。

這夜,金俊秀一整晚都沒睡。



星期六的下午金俊秀跟金媽交代完後,他也就揹著自己的行囊一路走來朴有天的公寓。他很熟絡的按著電梯,然後來到朴有天家的門口,大力的按著朴有天的門鈴。

來開門的是朴敏英,他一見到金俊秀就撲了上去說好久不見,太久沒見面的他們,朴敏英很高興能再次見到金俊秀。而朴有天一個人在廚房裡忙,因為廚藝朴敏英不行,所以一切的雜事都由他一手包辦。當然金俊秀的出現也不能讓他減輕工作,因為金俊秀本身對於做菜也手殘等級,所以朴敏英與金俊秀倆人就在客廳裡納涼,等朴有天把菜給煮出來。

朴敏英很開心的跟金俊秀聊著近期發生的事情,他們系上如何如何,而他們教授誰是大刀,諸如此類的話題。金俊秀也不知道他自己跟朴敏英說了些什麼,不過只有一件事情讓他記得很清楚。

「我們在交往了,我雖然開心他答應我,但是他一點都不體貼。」朴敏英嘟嘴道。

金俊秀很安靜的聽著,他沒說什麼,臉上很平靜。彷彿今天他的到來就是來聽朴敏英抱怨朴有天一切的惡行。朴敏英還說,朴有天對他太好,所以讓他很忌妒。朴敏英希望他能管管朴有天,讓他把心思多放一些在自己身上。

朴敏英說了什麼,其實他沒有聽得很清楚。他的腦子幾乎是空白,他想不起自己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

「喂,我用好了。」朴有天從廚房走了出來,手上端了一鍋熱湯放上餐桌說。

朴敏英一見朴有天忙完了,他就像個媳婦一樣走進廚房,把其餘的飯菜都端上桌,然後拿著碗筷出來。

金俊秀一個人坐在客廳裡發愣,他完全沒辦法注意一旁餐桌在忙的那兩人的身影。

原來他喜歡的人,有喜歡的人,重點是已經開始交往了。

那麼當初他想的這麼多計畫,他是在想什麼的?原來一剛開始就沒勝算的他,他還不要臉的自以為自己還有一絲希望。怎麼他就沒想過,朴有天其實會喜歡朴敏英?

百密一疏,什麼都想了,就是沒想過朴有天與朴敏英會在一起。

「俊秀,吃飯了。」朴有天喊。

金俊秀沒有看他,他總覺得自己的眼眶好像有什麼要掉出來一樣。他垂著頭將放在沙發上的背包拿了起來,拉鍊拉開,拿出筆記本翻開,看著上頭的數字。

「俊秀!」朴敏英喊。

金俊秀只是將筆記本放回去,然後起身微笑的走至餐桌旁,找一個離朴有天較遠的位置坐下。

他們這場飯局吃得很和樂,只是金俊秀很少話。朴敏英會夾菜給朴有天,朴有天本想夾菜給金俊秀,但因為他坐太遠,朴有天只能口頭勸勸金俊秀要多吃一點。金俊秀沒有將頭抬起來,他悶悶的點著頭,力道不大。他很怕他的頭晃的太大力,淚水也跟著一同飛出來。

後來,他們享用完這餐朴有天的手藝後,金俊秀揹了背包說他要回家。朴有天以為他今晚要住下來,可沒料金俊秀卻突然做出另一個決定,讓他感覺有點失落。

「真的不住?」

「不住。」

金俊秀揹著背包,往門口走去,朴有天向前拉了他的背包,趕緊問:「你要回去了?」

「嗯。」

金俊秀扯了自己的包包,開了門走出去。

「我送你。」朴有天也就把朴敏英扔在家裡面,他自己便與金俊秀一同搭乘電梯下樓。

金俊秀在他煮完飯之後就不曾面對過他,他總覺得金俊秀好像不開心,有事情瞞著他。

「俊秀。」在他們來至大門後,朴有天拉了他得手肘,叫他。

金俊秀沒有轉過頭,只是輕聲回:「幹嘛?」

「你今天怎麼了?」

金俊秀轉過了頭,抬眼看著他。一切都很平常,但氣氛就是不對。然而金俊秀轉過身完全的面對朴有天,他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錢包,又低下頭數著那堆錢。

「給你。」金俊秀將那堆錢握在手裡,伸手要朴有天拿過。

「你幹嘛?」

「這些是我欠你的錢。」

「不需要還我。」

朴有天拒絕不收。但是金俊秀硬是拉過他的手,要將那堆錢放在朴有天的手心,可朴有天卻握著拳頭不收。

「還你!」金俊秀的手開始顫抖,他大叫說。

他幾乎是抓不住朴有天的手腕,他心底很急,急的他再也無法控制的哭了出來。朴有天見到金俊秀的眼淚,他睜大了眼,那握拳的手也因為受到驚嚇所以慢慢的鬆了開來。最後他還是收下了金俊秀要還給他的錢。

「你怎麼了?」朴有天關心的問。

可惜金俊秀沒有對他說自己為什麼哭。他抹去自己臉上的淚水,轉身就要離開。

「俊秀!」朴有天對著他的背影大喊。

金俊秀將本來是揹單肩的背包,伸過手,讓另一個肩膀也掛上背包的肩帶。他沒有停下腳步,沒有回頭,但是他的眼淚卻不停的流。

朴有天很慌張,他隨隨便便的就將錢放進口帶,然而加快腳步追上去。他一手又將金俊秀拉了回來,他抓住了金俊秀的肩膀,要他正面的面對自己,把話說清楚,為什麼他要哭。

「你到底怎麼了!?」

金俊秀與他身高差不多,所以他能清楚的看見金俊秀那紅透的眼眶頻頻掉落的淚水。他覺得自己胸口好痛,這樣的情景似乎也見過,他見過金俊秀哭泣的樣子。

那麼當時他是如何安慰金俊秀的?他想不起來。

他看著金俊秀也哭紅的嘴唇以及鼻子,這回又放輕聲的說:「你怎麼了?」

金俊秀微微顫抖的嘴唇,他說不出話來。他只是慢慢的將自己肩上的大掌撥去,然後向前緩緩的抱住朴有天。朴有天不明所以的看著前方的街道,金俊秀只是靠在他肩上不停的哭,他抓緊了朴有天背後的衣服,他用力的抓,把朴有天身後的衣服全都給抓皺了。

直到金俊秀從他懷裡離開後,金俊秀的眼淚沒有停過的一直墜落,他看了一眼朴有天,那一刻,朴有天似乎看見金俊秀有對他笑,但卻是苦笑。後來金俊秀還是轉身離去。他想再次向前抓回金俊秀,可這次,金俊秀卻在這長長的街道上跑了起來,讓他追不上。

他抓空的手掌,無措的放了下來。

他看著金俊秀消失在轉角處,他皺起了眉頭。

金俊秀這樣的背影,似乎是決定要奔離他,然後一路奔到沒有他的地方……。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