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沒有音訊的日子也有一個星期了,朴敏英說,這星期三會與他一同去體育大學找金俊秀碰碰面。

朴有天很趕忙的在隔天就去學校找沈昌珉,向他過問如何去體育大學找金俊秀一事。沈昌珉很冷靜的看著他,他見朴有天很著急樣子,於是問:「為什麼要刻意去找他?」

朴有天臉色沉了下來,輕聲說:「俊秀不接我電話。」

「為什麼他不接?」

沈昌珉很直接的切入要點,他曉得朴有天一定知道這其中的原因。他聽著朴有天吞吞吐吐的解說,朴有天說,他覺得自己似乎是喜歡金俊秀,他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都沒喜歡過朴敏英。可讓他最困惑的是,金俊秀聽見自己與朴敏英交往,金俊秀竟然哭了,所以他想了很久,他認為金俊秀大概是喜歡朴敏英。

沈昌珉沒說什麼,也沒有糾正他的判斷哪裡有出入,他只是搔了搔自己的頭,低聲說:「你確定你是喜歡金俊秀的?」

朴有天皺起了眉頭,撇過頭看直愣愣的盯著沈昌珉瞧,「我……應該吧。」

「至少給個確定的答案吧。」沈昌珉手掌撐著自己的下巴說。

老實說,沈昌珉其實很不想幫朴有天透過崔珉豪去找金俊秀。他雖然不是這感情世界的當事人,但問題總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朴有天現在似乎還不曉得他鑄了什麼大錯。以前從未發現喜歡金俊秀的事實,然而又與朴敏英交往,他很懷疑朴有天到目前為止亦是不了解他自己真正的心意是什麼。

當然就沈昌珉不算長期的觀察,他是知道朴有天的心中並沒有朴敏英身影,反倒擺放較多金俊秀的影子。

「我不能沒有他。」朴有天突然細聲的說。

沈昌珉看了他一眼,然後站了起身說:「習慣不等同於愛。」他走出了教室,從口袋裡拿出手機後按了號碼便撥出去。



後來,朴有天並沒有如願的在星期三去找金俊秀,沈昌珉告訴他,崔珉豪說星期三去不適當,可以改成星期六,因為金俊秀這星期並沒有要回家,讓朴有天來這裡找金俊秀也比較好堵人。

當然,這一串的計畫金俊秀本人並不知曉。

崔珉豪又說,金俊秀這幾日也很憔悴,也許讓他們倆冷卻個兩星期,事情也比較好解決,雙方也較好面對。所以沈昌珉也就照著崔珉豪說的,告訴朴有天,星期六他再帶他與朴敏英去體育大學找金俊秀。

站在朴有天一旁的朴敏英,沈昌珉有些感慨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對著朴有天說:「還有幾天的時間,把事情釐清,好好再想想。」

沈昌珉要朴有天想什麼,朴有天似乎可以曉得,但卻又不完全。朴敏英也沒表示什麼,可他卻很明瞭沈昌珉的話中話是埋藏著什麼意思。朴敏英也希望朴有天能好好想想,他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金俊秀。

朴敏英是這潭感情混水的被害人,他是痛恨朴有天,但卻又希望朴有天能追求到他自己真正的幸福。自己比不贏男人,感覺是有那麼點可悲,但也因喜歡朴有天,他也不願意看見朴有天每天都過的沒有笑容。

但前提是,他希望朴有天自己能好好的想清楚,免得金俊秀也成為感情上的被害人。

沈昌珉離去以後,朴敏英並不曉得自己留下來能做什麼,他只是苦笑的與朴有天道別,說大家星期六客運站見。

朴有天看了兩人離去的背影,他並沒有隨著他們的腳步一同離開學校。他一人與車庫背道而行,開始在東神大學的校園裡慢步。他記得在高中時金俊秀好像問過他自己對大學有沒有憧憬這回事。當時的他似乎插斷了金俊秀的話,他說他要帶他去買腳踏車。那時的他並不曉得自己能有什麼憧憬,他只想要與金俊秀一起而已。

他又想起畢業前與金俊秀和朴敏英的聚會,他總覺得自己與金俊秀喝醉的那次有做過些什麼,只是他真的想不起來了。再後來金俊秀的眼淚更是讓他錯愕,他會覺得心痛可能是因為他真的有點喜歡金俊秀,但問題是,金俊秀喜歡的好像不是自己,是朴敏英。

他停下了腳步,才發現自己這麼匆忙的要找回金俊秀,但現在的他卻不敢見金俊秀。

遲來的感情表達什麼都不對,重點是這樣的感情,又是個不確定性。千想萬想,他就是沒想過自己會是個喜歡金俊秀的同性戀。感情得事情總是有待商榷,不過為了不讓傷害持續,他還是有必要去重整這一切的荒謬。

就算他再怎麼害怕。



在星期六時,他與朴敏英還是隨著沈昌珉,一起來到了體育大學。

沈昌珉對這裡很熟絡,朴敏英問他是不是這裡的人,沈昌珉只是搖搖頭,說是因為他的朋友也在這裡念書,所以比較熟一點。會這麼熟絡,一方面也因他自己會前來找崔珉豪會會面。

一路上沒說話的只有朴有天,他到現在還是在想自己見到金俊秀時,他該開口說些什麼。

時間很有限,他沒想出個什麼,人就已經來到體育大學的宿舍了。崔珉豪在男宿大門揮著手,沈昌珉看見他,也招呼了幾下,帶著朴有天他們一同走過去。

「俊秀還在睡覺。」崔珉豪笑說。

沈昌珉點點頭,回過頭看著朴有天。

「喂,所以我們現在要幹嘛?」沈昌珉問。

朴敏英聳肩沒有意見,朴有天看著崔珉豪,吞吐的說:「能不能麻煩請你叫醒他?」

崔珉豪眼神很清澈,他嘴角微笑了起,「好。」

朴有天一行人就在宿舍大門等著金俊秀的出現,果然在三十分鐘過後,金俊秀人就迷茫的被崔珉豪帶了下來。朴有天一見到金俊秀,他瞪大了自己的雙眼。他想向前抱抱眼前的人,也才兩個星期沒見面,他的思念早已滿溢。一旁的朴敏英眉頭垂落,也許在今天,就是他與朴有天得正式宣告分手的一天。可他還是做足了準備,他見朴有天在原地沒有移動,他自己便向前走至金俊秀的面前。

「俊秀,我們來找你了。」他微笑說。

金俊秀本來還未清醒的腦子,聽見朴敏英的聲音,又看見朴有天的身影,他的魂全拉了回來,只是仍是不明白,這群人來到他學校是為了什麼。

沈昌珉很識相的走至崔珉豪的身旁,似乎不打算干涉接下來的事情。

朴敏英轉過身子看著朴有天,朝著他說:「有天,告訴俊秀你來是為了什麼。」

朴有天緩緩的走向前,金俊秀下意識就想退,不過他的退路卻被崔珉豪給擋住。

「你先聽聽他怎麼說。」崔珉豪在金俊秀耳邊輕聲說。

朴有天心底很緊張,他走至金俊秀的面前劈頭第一句就說:「對不起。」

金俊秀睜大了他的鳳眼,沒說話。一旁的朴敏英默默的站著,他總覺得自己的眼淚快掉落出來。

「我……我好像喜歡你。」朴有天垂著頭,又說:「不過你如果喜歡敏英,我可以把他讓給你。」

在場之人除了沈昌珉,其餘的人都沒料想到朴有天會這麼說。這話算不算告白成功,每個人都覺得有點徬徨。但這話確實是傷了不少人,從一句對不起開始,然後再來是一句泡沫化的我喜歡你,接著又是晴天霹靂的將朴敏英讓給你。

朴有天腦子統整這麼久,似乎並沒有將問題解決。

朴敏英在一旁很訝異,他不懂朴有天是如何推論金俊秀會喜歡自己的,可讓他覺得最傷的是,原來他在朴有天心中是可拱手讓人的情人。

「你知道你該對不起什麼嗎?」金俊秀伸過手就拉了朴有天的領口,他怒視的瞪著朴有天,「你該對不起的不是你遲來的感情,而是你究竟傷害了多少人!」

朴有天很近很近的看著金俊秀,金俊秀眼中的怒火怒不可遏,只見金俊秀舉起了自己的左手,然後毫不留情的拳頭便往朴有天的臉上揍去。

「媽的,什麼叫做敏英可以讓人!你不喜歡他為什麼當初又要答應他與他交往!?」

金俊秀沒放過他的領子,他自己越說也越想哭,既然不喜歡,朴有天還答應朴敏英來傷害自己,這算什麼?

「然後你現在又告訴我你喜歡我,我告訴你,你他媽的我永遠不可能再喜歡你!」

之後的朴有天又在朴敏英的面前向自己表白,縱然喜歡自己那又如何,這還不是犧牲了朴敏英的感情來成全自己的愛戀,朴有天傷了他,也傷了朴敏英,所以他與朴有天之間的感情,又能算什麼?

金俊秀一口否決了朴有天所有統整的一切。朴有天覺得自己心口痛,嘴角也很痛。這一拳他是被金俊秀打的說不出話來,腦子也暈眩了起來,他沒辦法思考。

朴敏英見朴有天嘴角都流出血來,他趕緊捉住金俊秀的手腕,要他放過朴有天。金俊秀是聽話的將朴有天的領口放開,他也同時輕巧的將自己臉上的淚水抹去。

「你們走吧,不要再有連絡了。」金俊秀有些哽咽的說。

朴敏英他摟著朴有天,他見金俊秀轉身就要走時,而崔珉豪與沈昌珉沒有幫忙挽留的意思,他馬上就叫住金俊秀,「俊秀!」

金俊秀停下腳步,他沒有轉過身。因為現在的他已經哭的不能見人了。

「你說你不會再喜歡有天,那麼不就是代表你之前一直都是喜歡有天的?」

金俊秀抖著自己的肩膀,他已經哭到沒辦法說話了。一旁嘴角流著血的朴有天,聽朴敏英這麼說,他才有些回過神的看著金俊秀的背影。

俊秀……也喜歡他?

朴有天用衣袖擦去了自己嘴角的血紅,他慢慢的走至金俊秀的方向,然後捉住了金俊秀的手肘問:「你喜歡我?」

金俊秀轉過身看著他,然後甩去自己的手臂哭說:「不要挑我的語病!」

朴有天沒有死心的又捉了金俊秀的肩膀,「你真的喜歡我?」

金俊秀用力的推著他,可朴有天卻死死捉著他不放,「你走開!回到敏英身邊,走開啦你!」

哭的像個孩子似的金俊秀,現在不管說什麼話威嚴都已蕩然無存。朴有天不怕金俊秀再揍他一拳,若真的再揍他,那麼他也只剩皮肉痛,心不會再痛一次。

朴敏英聽金俊秀嚷著要朴有天回到自己身邊,他總覺得眼前這倆個男人都很傻,傻的他每人都想踹一腳。

「俊秀,我們分手了。」朴敏英笑說。

他沒有等待結果的出現,就先自行宣告與朴有天分手的事實。縱然今天金俊秀不會再接受朴有天,他一樣也不再需要這有名無實的愛情頭銜。一個永遠不可能會愛他的朴有天,他也沒那種必要只愛朴有天不可。

金俊秀聽見這話,他的雙手就抱著頭痛哭起來。他並不想去破壞朴敏英對朴有天的感情,他總覺得自己是罪人一樣。是他滲入了朴有天生活裡,然後愛上他,結果自己卻成了愛情裡的惡人,破壞了別人的感情。

若自己不要喜歡上朴有天,也許朴有天還有愛朴敏英的可能性存在。

朴敏英似乎知道金俊秀為什麼哭,為什麼逃避。因為這複雜的感情中夾著他自己,金俊秀怕他的告白會傷害到自己,所以金俊秀才沒辦法坦然的告訴朴有天他喜歡朴有天。

朴敏英緩緩的走向前,他讓朴有天放開金俊秀的肩膀,然後自己便擁抱了金俊秀。

「不要拒絕我好嗎?」朴敏英在他耳邊輕聲說:「回到有天身邊吧。」

他知道金俊秀不喜歡拒絕女孩子,所以他要金俊秀別拒絕他的請求。

「你也知道有天很爛,所以我不要他了。」朴敏英邊哭邊笑的說。

金俊秀一個大男生就靠在朴敏英的肩上哭得更放肆,朴有天卻在一旁漸漸的有了笑容。被揍這麼一拳,他什麼都懂了。

然而站在不遠處的倆個看戲者,崔珉豪是輕輕的嘆了口氣,他伸了懶腰又打了個哈欠,笑說:「應該算解決了吧?」

沈昌珉看了他身旁的人一眼,輕聲回:「嗯。」

本以為崔珉豪會問那他們倆人之間的問題該如何,結果崔珉豪卻意外的沒有繼續下文內容。他看著崔珉豪,看的有點出神的他,可是還是沒把自己的心得說出來。

他總覺得崔珉豪應該是放棄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吧,所以才不想繼續的過問下去。但反觀沈昌珉,沈昌珉自己卻有一點不想放棄崔珉豪。縱然他沒辦法接受自己是同性戀的事實。

「其實我也蠻想揍你的。」崔珉豪蹲了身抬頭看著他笑說。

沈昌珉也垂了頭瞧著他,「你還喜歡我?」

他其實很想確定崔珉豪是不是真的放棄了他們之間的模糊感情。

崔珉豪撇過頭看著前方的那三人,金俊秀哭完以後不停的揍著朴有天,朴敏英很緊張的阻止金俊秀,他看著眼前的情景笑了起來說:「不,不想喜歡了。」

嚴格來說,他是真的想放棄了。

沈昌珉只是低頭看著蹲在自己身旁的人影,直至他帶著朴有天他們離開後,他們倆一句話也沒再聊過。



*****

新年快樂(笑)
這篇昨天我不小心寫到睡著了
今天才慢慢的補齊
可能看起來感覺怪怪的,不過都寫下去了,想說……就這樣吧,哈哈。

奔這篇,可能會有點長,至少要讓朴有天得腳筋被打斷我才甘願(開玩笑的)
當然還有許多剛步入男男的前製作業,這些都要交待一下吧
其實要當男男也不太容易,我是這麼覺得的,呵呵。

謝謝長期支持的讀者,好不好看不敢保證,但我還是會把他寫完。

愛你,平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