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本想就把金俊秀帶回家中,然後做一些色色不堪入耳目的事情。但金俊秀很乾脆的就拒絕了,他說今天星期五,再如何他都得先回家看看他家中的金媽,所以不能讓朴有天稱心如意。

朴有天哀怨的說只需要吻一口就好,金俊秀搖著頭說如果現在吻了怕會做出更恐怖的事情。朴有天聽了這話是愣了幾秒才問:「你想過……?」所謂恐怖的事情。

金俊秀鳳眼睜得大,他眼神不好意思的開始游移起來,爾後便垂下了頭,紅著臉說:「都會想的吧……。」他扭扭捏捏的又坐上腳踏車的後座,然後打了朴有天的背要他繼續載他回家。

朴有天臉上笑的詭異,他知道金俊秀在害羞了。其實金俊秀想過的事情他自己也曾經設想過,所以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可問題是,金俊秀是怎麼想的?

「你想過,那麼你該不會是想像自己是壓我的吧?」朴有天邊踏著腳踏板,邊問身後的人。

金俊秀聽了這話,他紅腦袋用力的撞擊朴有天的背脊,捏了他的腰際說:「我沒有想那麼多。」

什麼體位什麼姿勢,還有到底誰才是主導者,金俊秀往往只想至他與朴有天倆人將衣服都脫光的模樣就停止了。一來他不知道男男是該怎麼做,雖說有試著上網查過,不過要他點入GAY網學習,說真的,他點不下去。二來他也聽說過男男辦事爽的能很爽,痛的也能很痛,重點是,爽的人總比痛的人少很多。

種種因素讓他沒再將那所為恐怖的事情繼續想下去,他沒辦法想像,也不想讓朴有天去承受那種痛苦。某種層次上,金俊秀算是挺有良心的。

朴有天聽見金俊秀這麼回答他,他也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可反觀他而言,他自己倒是做了很多準備。念醫學系的他不怕面對人體的構造,尤其當看見兩種同性生物交纏一塊,更能突顯念醫科的威力。他從沒卻步,也不覺得男男做那檔事有什麼噁心。

他甚至還想過,把他的摯友沈昌珉拉來一起看。他上網下載了很多,其中一個還是用3D的方式介紹男生體內的所有構造,然後說明哪幾個地方是正常男生一定會覺得舒服的地方。他知道沈昌珉念書比他強一點,所以想讓他看看這影片,詢問看看沈昌珉的意見是什麼。

不過這種事情其實並不急迫,對於金俊秀他也不想勉強。他想,這麼艱辛的事情還是留給以後比較恰當一點。

之後,他照著金俊秀指引的方向把他載回家中。金俊秀跳下了腳踏車開心的跟他說:「這是我家。」

他將腳踏車停放一旁,桃花眼也看向金俊秀手指所指的方向。

金俊秀的家很普通,是個平民住宅。與他家比起來,金俊秀的家顯得簡陋一點。到現在他才知道,金俊秀並不富有,和他過著天壤之別的生活。

金俊秀知道朴有天很傻眼,他沒有怪罪朴有天的反應,只是在他面前搔搔頭笑說:「跟你家差很多吧。」

「嗯。」朴有天輕聲應答。

金俊秀也看著自己的家,笑說:「不過它很溫暖。」

他伸手牽了朴有天的手腕,就把他一同拉入自己的家裡頭。金俊秀轉過頭又跟他說,這個家是金媽存很久的錢所買下的。他又說,因為自己的媽媽被爸爸所拋棄,所以他是由金媽一手所養大的。屋子小,物質缺乏,但他沒有計較過,他也答應金媽當一個健康的小孩。

他還告訴朴有天,當初金媽跟他說,因為媽媽是在爸爸離開時才發現已經懷了自己,媽媽很怕自己生出來是個不健康的孩子,好在的,他活到現在心智上都很健康,也不曾惹過金媽生氣。當然那次與朴有天喝得醉醺沒回家是場例外。

朴有天坐在他簡陋的床,靜靜的聽著他說這些故事。

故事沒有很長,但朴有天的心卻是為之憾動。

「你幹嘛那種臉啊?」金俊秀眨了眨眼,在朴有天面前揮了揮手問。

朴有天垂下了眼來,他看著這間小房間,輕聲說:「感覺上我沒辦法給你什麼。」

現在要與金俊秀說未來感覺太早。縱然是喜歡對方,能不能永久一起,能不能經歷過磨合期都是個問題,他沒辦法直接的告訴金俊秀以後他會讓他過得更好,會讓他不再受苦。況且,金俊秀與他一樣同是男人,自己就算想給金俊秀什麼,就怕金俊秀會認為他在施捨。男人的自尊都很高,尤其是眼前這個不喜歡認輸的金俊秀更是如此。

「不用給我什麼啊,我現在就很不錯了。」金俊秀坐上地板,他咬了下唇又笑說:「以後我會去打工,幫媽媽分擔一點,所以你不用擔心。」

朴有天很自然的就身過手揉了揉他的頭,微笑的看著他。

金俊秀順勢的垂下了頭,聲音不大的對他說:「不過,如果我們想在一起,得過我媽媽這一關。」

朴有天愣了一會,他伸回自己的手也一同思考起這個問題來。

父母總是最大的一個關卡,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不用接受他們,但父母卻是得要接受他們的人。原來金俊秀老早就已想好了所有他們會遭遇到的問題,只有他還沉浸在與金俊秀談戀愛的夢幻裡。

「阿姨不能接受嗎?」朴有天看著他的紅髮問。

金俊秀抬起了頭看著他說:「我問過媽媽,媽媽是說幸福就好,不過媽媽還有說,要他接受自己的兒子喜歡男人是需要一點緩衝空間。」

朴有天點點頭,微笑說:「那麼意思是我們有希望。」

「你爸媽呢?」

朴有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臉上充滿了無奈,苦笑回:「他們可能會殺了我。」

「這麼嚴重!?」

「嗯,有點。」

「那怎麼辦?」

「管他。」

金俊秀也接不下話,朴有天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他不管父母的意願是什麼,他還是會跟金俊秀繼續在一起。很少為自己做過什麼事的朴有天,這回他得小心謹慎的維護他與金俊秀感情。眼看他們的感情是多麼顛簸,但那又如何?錯過一次的他,不想再跌第二次。接受是時間性的問題,他會慢慢的說服自己的父母親,坦承的說,對不起,你們的媳婦是個男人。

金俊秀喜歡朴有天的坦然,人長得帥已經很不錯了,個性又能這麼直率,他很喜歡這個樣子的朴有天。他站了起身,然後彎了身子俏皮的看著坐在床上的朴有天。

「我媽媽六點才會回來。」金俊秀雙手插腰,歪著頭彎身可愛的說著。

朴有天看了金俊秀房間牆上的時鐘,已經是五點四十五分了。

「所以呢?」

金俊秀可愛的瞇起了眼,又抿了嘴,看上去霎是可愛,「你覺得呢?」

朴有天笑了開來,他站起身子伸過手就摟了金俊秀,然而將人給拉近,很熟練的就吻上了金俊秀。

從輕酌至深邃,像是第一次體驗,也像是曾經早已有過。

朴有天越吻越烈,金俊秀被朴有天的力道推著,他的腳步越退越後,直至靠上他自己房間的房門為止才停下來。不過朴有天沒有離開他,他似乎是在享受兩人間的親密一樣,捨不得放過金俊秀。

待他們止步時,是金俊秀先推了朴有天的肩膀。

「你也太熟練了……。」金俊秀輕喘說。

他與朴有天的嘴唇都像擦了口紅一樣的紅透,可見朴有天吻的力道不小,也盡其所能的抽離了金俊秀能呼吸的空氣分量。

「我總覺得我吻過你。」朴有天靠上了他的額頭說。

金俊秀緩緩的眨著眼,笑說:「你在做夢吧。」

朴有天也笑了起來。

做夢也好,或者真是做過也罷,至少那時的感覺都與現在一樣,特真實的。

朴有天轉頭又看了牆上的時鐘,「還有五分鐘。」

「你還……唔……。」

嗯,他還想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