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場所是能讓人吸收知識,而且又是個安靜到能讓情侶約會的境地。

金俊秀特喜歡一人來圖書館,尤其當圖書館沒人的時候,他更是享受一個人使用圖書館的那種自由。

只可惜,他從未想過原來圖書館也是個會要人命的地方。

學校的圖書館普遍來說使用者不多,大多人都在放學後就回家了。金俊秀因為還有些資料得先查詢,所以一個人下課後來至圖書館,然後找著他要的書籍從事論文的寫作。他認真的翻閱著書架上的原文書,然後推了自己暗紅粗框眼鏡,垂著頭慢慢的一頁一頁看著。

但他卻不知,自己的這般模樣全是入了另一人的眼中。

那人從圖書館外的玻璃落地窗偷偷瞧著金俊秀的身影。金俊秀那頭秀氣的紅髮,也長至肩上了,側臉被紅髮朦朧的遮掩,圓滑的鼻頭若隱若現的突出,不管他看金俊秀多少回,他都覺得金俊秀的人長的很美。還有金俊秀那天生就呈現S型的身子,他不懂為何金俊秀讓人看了會如此令人想玩火,所以他很不喜歡金俊秀在太陽下山以後一個人行動。

縱然他們的關係匪淺,也有了比情人間還要親密的關係,但他還是不喜歡金俊秀單獨行動。

他走下了樓梯,然後來至一樓圖書館的大門走了進去,又從圖書館裡的樓梯走上二樓,沿著金俊秀走過腳步來到了金俊秀的身邊。

「你跟我說有事要我先回家,原來你是在這看書。」他低聲說。

金俊秀稍微的被他嚇著,苦笑了一聲說:「有天你幹嘛啊,嚇死我了。」

「怎麼還不回家?」朴有天也走向前看著金俊秀書上的內容,伸手摟了金俊秀的腰際在他耳邊又說:「一個人在這會有危險。」

「現在那麼晚,已經沒什麼人了。」金俊秀似乎知道朴有天在擔心什麼,便轉頭對他微笑的說。

朴有天很喜歡金俊秀這種半帶著撒嬌的語氣與他說話。他不自覺的就往金俊秀的頸子裡親了一口,另一手又不規矩的就抱住了金俊秀,下巴自然的抵在金俊秀的肩上。

金俊秀幾乎是習慣朴有天的親暱,他總是能在朴有天對他上下其手時安分的繼續看著他的原文書,但朴有天卻不喜歡金俊秀一副認真然後不理會他的樣子。

所以,在他體內的惡魔因子又開始作祟了。

他的雙手輕巧的開始往下伸了一點,摸著金俊秀的牛仔褲,然後左手熟練的就解開了金俊秀的褲頭,右手挺合作的就將金俊秀的拉鍊給拉下。

「有天你……!」金俊秀趕忙將原文書擱在書架上,雙手緊張抓著自己的褲頭,轉頭紅著臉罵朴有天。

但已經都來不及了,朴有天的左手早已溜進了他的內褲裡,還握住了那垂落的嫩莖。

「反正都已經沒什麼人了。」朴有天在金俊秀的後頸吐著熱氣,然而又在他的頸子讓烙下自己痕跡。

金俊秀捉著他的手腕,眼神很無助,懇求的說:「不要在這裡啦……。」

朴有天的頭擱在他肩上,緩緩的搖著,「不行,我要在這裡。」

這裡環境好空氣佳,又一大堆書本,然後隨時可能又有幾個像金俊秀這麼認真的人會出現,他覺得其實在這裡嘗試還挺刺激的。

金俊秀皺著眉頭,想推開身後的朴有天,可朴有天卻已對他的身子開始肆虐。

天冷,縱然圖書館裡有暖氣,可剛進來的朴有天指尖還是冰冷的,他這麼摸著金俊秀分身的頂端,金俊秀卻有種說不出的快意。

「等等……!」

朴有天喜歡金俊秀的聲音,也喜歡他總是能順著自己然後讓他完成壞事的個性。就像現在一樣,金俊秀欲拒還迎的模樣,幾乎是刺激著他的神經。

他盡情的摸著金俊秀的炙熱,來來回回,上上下下的婆娑。右手的大掌也探入了金俊秀的衣內,滾燙的肌膚與冰冷的指間有了觸動,金俊秀的身子下意識的就縮進了朴有天的懷裡。

「嗯嗯……別、別弄……。」

朴有天不可能放過他。金俊秀的紅髮沾上了朴有天的臉頰,圍繞他在他們之間的熱度讓金俊秀流了些汗出來。朴有天用臉頰撥開了金俊秀的髮絲,一口就咬住了他的右耳垂。

「不要用我的耳朵!」

金俊秀想閃,但朴有天更絕。他惡質的捏著金俊秀分身前頭,漸漸泛熱的指尖揉著金俊秀的頂端,惹的金俊秀沒法再對他抗議自己的所作所為。

「嗯啊……你……!」

朴有天啃著他的頸子,笑說:「都溼了還要我別弄。」隨後他又再次的朝著金俊秀的又耳吸吮。

他知道金俊秀的敏感處是耳朵,有事沒事被他摸個幾下金俊秀臉就紅了。不過這種事情也只有他能做,若要被他瞧見有他人這麼碰金俊秀的耳朵,他肯定會剁了那人的手。

金俊秀的牛仔褲已完全的脫落於地了。他幾乎是抖著腳身體有些站不穩的將背脊靠上朴有天的胸膛。朴有天的背也就靠他身後厚重的書架來支撐倆人的重量。他的右手揉捏著金俊秀的蓓蕾,左手仍是不同的玩弄那漸漸挺拔的嫩莖。

「舒服嗎?」他問。

不能否認,他的樂趣就是用言語調戲快沒有理智的金俊秀,因為金俊秀總會在自己陷入情慾時說出一般日常絕不可能會說出的話來。

金俊秀後腦靠在朴有天的肩頭上,他的雙手各自的扯著朴有天正亂來的雙手,可卻是越來越無力,他反倒希望朴有天能盡快的解決他所惹出的一切情慾。

「快、快點……。」

朴有天笑得很滿意,他的右手沒再觸摸金俊秀衣下的肌膚,狠狠的將金俊秀的四腳褲拉了下來,左手與挺立的嫩莖暴露在這個暖氣房裡,讓金俊秀連低頭勇氣看都不敢。

朴有天左手都沾上了金俊秀生理本能所吐出的潤滑,他上上下下的套弄,然後右手輕輕的揉著他的囊袋,笑說:「快出來了?」

「嗯嗯……。」金俊秀握緊了他的手腕不敢放的喘氣說:「嗯……快、快了……。」

朴有天垂了眼瞧著金俊秀的昂首,他很滿意的笑看著,爾後便低了頭吻上金俊秀正喘氣的紅唇。金俊秀其實並不喜歡朴有天這麼對待他,有時他更不明白,明明家裡就有床朴有天不做,為什麼每次都要挑在這種公共場所呢?

「啊……!」

金俊秀的雙腳顫抖了一下,隨後便輕喘的靠在朴有天的胸膛上。朴有天的大掌接收了金俊秀所釋放的熱液,在金俊秀要拉起自己的四角褲時,朴有天卻說:「這麼急著穿幹嘛,我還沒結束呢。」

金俊秀轉回頭怒視著他,不理他的趕緊低身穿起自己的牛仔褲,罵道:「回家啦!」

金俊秀放在書架上的原文書也不看了,氣沖沖的就拿了自己的羽絨衣以及背包就往圖書館的二樓樓梯走去。朴有天本來還想繼續呢,只不過他在乎的人這回可真的生氣了。他看著手中的熱液,臉上笑的非常壞。

現在就讓金俊秀耍耍性子,回去他就會知道誰才是老大。


────未完────

菌菌兒,生日快樂^^
答應過的事,我會做到XD,雖然H一直都不怎麼好寫。
因為我不知道菌兒你生日幾號,所以就先給寫上。
不過……請容許我分上與下吧,哈哈。
本來想讓他們在圖書館OX,可是想想,在公共場所如此這般這般似乎有違善良風俗啊。
若有時間,我會把下集給完成的XD

至於什麼體位,怎麼玩,大家可以一起提供喔。
(作者你怎麼這麼色!)←我沒說過我很純潔,哈。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