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一人沿路的走回家,他拒絕搭乘朴有天的昂貴跑車。

朴有天沒有勉強他,因為只要金俊秀耍起性子他總會適時的讓步一些,甚至不會阻礙金俊秀任何的決定。天氣冷歸冷,但紅髮人兒不搭就是不搭,他也索性的就自己先開車回家等待金俊秀的到來。

學校與他們住所有段距離,但也不是離很遠。會開車是因為天氣冷,若是晴朗的天,他們倆通常都是一起走去學校上課的。

這回朴有天提早到家,他率先的開好暖氣,然後拿了衣服就走近浴室裡洗澡。方才在圖書館摸摸金俊秀,無可避免的,金俊秀那樣的嬌喘搞的他自己也有些慾火焚身。他進浴室脫了身上的衣物,低頭看著半抬頭的分身,似笑非笑的沖他的澡,沒有給予理會。

若要釋放,他也要讓金俊秀來幫忙他。

金俊秀剛好於他洗完澡的時同時到家。金俊秀本是縮著身子走路,一進家門也鬆懈了下來,看見朴有天從浴室走出,他只是不屑的瞪了朴有天一眼然後自己走進屬於他們的臥房裡頭。

朴有天擦著未乾的髮絲,坐在客廳裡頭也沒有關心金俊秀,更沒跟他說對不起,兩人就各自做各自的事情,直到金俊秀洗完澡以後,朴有天才有動作。

金俊秀在家總是習慣穿個幾乎快長至膝的長T裡頭又加了一件可愛卡通圖案的四角褲,那修長的腿也不懂遮掩的就在朴有天面前晃來晃去,朴有天最後是關了電視,站起身跟隨在金俊秀後頭,與他一同進了廚房裡。

金俊秀沒有理他的找著自己冰在冰箱的牛奶,站在他後頭的朴有天曉得他在找什麼,於是低聲說:「在左側門。」

金俊秀拉開了左側的冰箱門,看見了他的牛奶,悶聲說:「喔。」

朴有天肩上披著比一般要長的一些的毛巾,他看著眼前的人兒,那豐臀翹的讓長T都有了完美的皺折,他是滿意的笑了起來,然後走向前,胸膛貼上金俊秀的溫熱的背脊笑說:「俊秀,得把我們沒處理完的事情辦完。」

金俊秀的身子一顫,他知道抵在自己身後的翹臀骨間是什麼東西,而那東西似乎很迫切的對他叫囂著。

他紅了臉來轉身就推開了朴有天,有些生氣的說:「你自己要在那邊……」那邊玩弄他,然後起了反應又要跟自己索求,說什麼金俊秀就是想打爆他。

朴有天看上去懶懶的,沒有做出反駁,他看著金俊秀扔在流理台上的牛奶,又轉過頭望著金俊秀走出廚房的背影,也微微笑笑的就跟了上去。金俊秀本想去客廳看電視的,可朴有天卻伸手就把人兒抓了過來,然後一路的半拖半抱的把他帶進他們的房間。

「沒人叫你要那麼晚還要在學校圖書館。」

「我只是查個資料!」

「又不能保證不會遇上我這種人。」

像他這樣的變態在路上都到處跑,今天是他猥褻金俊秀,哪天說不定可能是別人來猥褻金俊秀。

金俊秀不滿的想從床上爬起,可朴有天卻又把他壓回去,「不要強姦我!你法律是念到背上去了嗎?」金俊秀推著他的肩膀說。

朴有天痞痞的一點罪惡也沒有,「懂法律是一回事,遵不遵守又是一回事。」

然後他低身就吻了金俊秀,他將垂落的毛巾扯掉,騰出另一手就摸著金俊秀長T下的肌膚。金俊秀相當反抗,可朴有天的力氣就是比他大些,不管他怎麼推,朴有天總是屹立不搖。

「唔……不、不要……。」

朴有天看著臉都紅透的金俊秀,他放過了他的紅唇,笑說:「為什麼不要?」

「再下去就、就兩次了……」射一次就夠累人了,還要他再射第二次,他怕自己明天會沒辦法去學校聽課。

「以前我們玩過四五次的呢。」朴有天臉上笑得好看,這種表情他也對著金俊秀才會顯露。

金俊秀瞥過頭,左手摀著自己的紅唇,紅著臉悶說:「又不是你在射的……。」

朴有天瞧他這可愛的模樣,還是忍不住的就拉開了金俊秀的手然後吻了他。他順手就扯開了金俊秀的內褲,又再次握上不久前才剛被把玩過的嫩莖。金俊秀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其他選擇了,朴有天只要想要,就連他也不可能阻止他。

房事歸朴有天,生活就歸他。要真他管下去,肯定會被朴有天罵。

朴有天摸著他的分身,另一手便把金俊秀的長T脫掉。他一路順著金俊秀的身材曲線吻了下來,吸吮著金俊秀的蓓蕾,另一手便賣力的搓揉著金俊秀的嫩莖。金俊秀修長腿的不自覺就蹭上朴有天,雙腿也漸漸的夾緊朴有天的身子。朴有天知道金俊秀開始有感覺了,所以才會這麼蹭著他。

嚴格說起來,若要做這檔事,金俊秀還是喜歡在床上。他與朴有天不同,不喜歡追求什麼刺激,只喜歡安安穩穩的做這事,享受你我就好了,何必要在外頭做給第三人看?所以在床上的他總是比較安心也比較自然,他也很爽朗的就環上朴有天的頸子,與他熱吻起來。

他的下身漸漸的有快感再竄流,他撐起了身子,翻過身又把朴有天壓在身下。朴有天對於金俊秀的分身沒有停歇,金俊秀坐在他的腹上,輕聲的喘著,雙手本是壓著朴有天的他,最後也沒什麼力氣的乾脆就趴上朴有天身上,任朴有天擺佈。

「俊秀啊……」朴有天輕輕的喊著他。

金俊秀的屁股就抵著朴有天的火熱,他知道朴有天的需求,縱然朴有天不會要求他做什麼。

朴有天速度沒有加快,只是盡情的玩弄金俊秀分身上的每個敏感點,光是金俊秀給予的聲音,他就已算是滿足了。

金俊秀慢慢撐起身子,然而抬起了屁股也拉著朴有天的內褲,「我幫你吧……。」金俊秀輕聲說。

朴有天蓄勢待發的樣子金俊秀不陌生,他要朴有天別再摸他,便將自己的身子往後挪下了床,然而伸手握住了朴有天的火熱。

朴有天起身坐在床緣看了他一眼,見金俊秀跪在地上似乎要用嘴含住自己的火熱他趕緊的抬了金俊秀的下巴說:「這不是你該做的。」

紅髮人兒眼神又無辜起來,他偶爾也想貢獻一下,為何朴有天總是處處阻撓他?所以他最後也不管朴有天的意願,頭甩開了朴有天的大掌,沒有猶豫的就含上了朴有天的分身。他的嫩舌笨拙的舔著朴有天分身的頂尖,他不懂三級影片裡的男優或女優怎麼做的,他只能自己胡亂的摸索。

金俊秀嘴中的溫度惹的朴有天覺得舒服,縱然金俊秀是第一次,可自己也不是沒有刺激。他低頭看著金俊秀那情色的臉蛋,含著自己的模樣他是覺心疼,可卻已不想阻止金俊秀這瘋狂的行為。金俊秀的小腦袋在他的雙腿間奮力的吸吮著他,他很安靜的看著金俊秀,可自己的呼吸卻越來越低沉。

「俊秀……。」他摸著金俊秀的紅腦袋,輕輕的揉著他頭上的髮絲。

金俊秀那雙小鳳眼好奇的瞄了他一眼,看朴有天的表情似乎沒什麼反應,他以為自己的做的不好,於是什麼也不懂的就大力的吸了朴有天的火熱。朴有天皺了一下眉,他便把自己的熱液射進了金俊秀的嘴裡。金俊秀被突如其來的熱液嗆了喉嚨,他閉著嘴輕咳了幾聲,卻不知道這嘴中的液體該怎麼辦。

原來精液是這種味道……。

他抬起頭看著朴有天,皺著眉頭眼神又像個無措的小狗一般,似乎想求助於朴有天。

「吞下去。」朴有天伸手托著他的下巴說。

他眼神幾乎快哭了出來,然後對著朴有天可憐的說:「不想吞……想吐掉……。」

「乖,吞下去給你獎賞。」朴有天笑的曖昧,拇指摸了摸金俊秀的嘴唇說。

金俊秀最後也就按著朴有天的話,一口氣就把嘴中的熱液給吞下肚。朴有天毫無憐惜之意,他滿意的將金俊秀又拉上床,欺身上去就吻住金俊秀。他知道精液的味道很腥,可金俊秀自己都想這麼玩,他自然是不會放過欺負他的機會。他吻著金俊秀,似乎想替他舔去餘存的味道,好讓金俊秀別太難受。為了安慰第一次嘗試這種事情的金俊秀,於是他兌現了自己所開的支票,要給金俊秀一翻獎勵。

「嗯嗯……。」

朴有天上上下下的磨著金俊秀的分身,腹下的快感開始流動,讓金俊秀又抱緊了他,放不開。他另一手伸去床頭,拿了一罐潤滑劑,單手的打開那瓶潤滑劑,離開金俊秀的唇瓣,笑說:「把腳打開一點。」

金俊秀迷茫的看著身上之人,也乖乖照著他的意思做。

早已不是那麼急迫的朴有天,他笑得好看的望著躺在床上紅紫斑斑的人兒,輕聲的說:「今天……要玩幾回?」

金俊秀還沒回過神來,朴有天就無預警的伸了一隻手指入了他體內。

「啊……!」

金俊秀顫了一下身子,皺緊了眉頭沒有回答朴有天的問題。

朴有天很了解金俊秀的敏感觸,他知道開拓的過程不好受,所以不停的觸碰金俊秀體內的敏感點,與身體的不適感做抵銷。

「一次……。」金俊秀含淚的跟他說。

朴有天傾身低頭看著金俊秀,朝著他的唇又吻了一口。

「明天我讓幫裡的人替你點名。」

金俊秀知道自己與朴有天的協調又失敗了。

他輕輕的閉上眼,喘著氣心想,今夜的他不用睡,明日的時間得用來補眠了。


────完────

呵呵,可能大家會覺得這兩個米秀很熟悉,其實就是櫻草裡的米秀XD(算番外吧)
不知道這樣的H有多少人能接受,至少在口交上,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那是大米的職責,沒想過讓俊秀嘗試。
不過因為這是賀文,寫賀文就要找題材,於是我看到了這個東西。
9bd43e5408e0666a43a75b60.jpg  

所以囉……這真的是很大的突破啊……(遠目)
秀:媽咪你……(啜泣)
你都吞了……(攤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