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連五分鐘都不願放過的朴有天,還真是差點被金媽給發現他們倆不可告人的關係。要非金俊秀壓在門上,他們之間的關係可能不能成功隱瞞至今。

朴有天與金媽見過以後,他總覺得希望升冉,至少到現在金媽都對朴有天的印象不錯。所以朴有天去金俊秀家拜訪的次數也漸增了起來。

不過這週金俊秀打電話告訴他,他沒有要回家,他星期五倒是空閒了起來,也沒事幹。走在路上走馬看花的他,很巧的遇見自從分手以後就少連絡的朴敏英。朴敏英一個人逛街,他看著朴敏英,朴敏英腳上是穿著他們之前一同去買的鞋,他看得有些恍神,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其實都沒很隆重的對朴敏英道過歉。

他想走向前跟朴敏英打聲招呼,可想想自己似乎沒有什麼立場好再去對過往道歉。

不過當他猶豫時,朴敏英看見了他,倒是自己率先朝他走過來。

「有天!」朴敏英笑的開心朝他招著手。

朴有天也微笑起來,擺了手走過去,「嗨。」

「好久不見了,跟俊秀過的如何?」朴敏英與他一同在街道上慢步,就像一般朋友一樣,朴敏英並不覺尷尬,也似乎沒在乎他們的風塵往事。

朴有天低頭瞄了他一眼,微笑說:「不錯,你呢?」

朴敏英嘆了口氣,垂下頭羞澀的說:「有追求者,不過在考慮。」

「對方好嗎?」朴有天輕聲問。

朴敏英抬頭看著他,調侃的說:「比你好太多。」

朴有天沒辦法反駁,他曉得自己是給朴敏英有了壞印象。能像現在與朴敏英若無其事的走在路上,其實他也很感謝上蒼了。至少朴敏英夠理性,是個心地很美的女孩。

「我開玩笑的啦,不過我真的有在考慮那人的追求。」朴敏英笑的溫柔,談論著自己的戀愛總會帶幾分的羞赧在。

朴有天感覺很慶幸,朴敏英也如他所願遇上一個能照顧他的人。

他與金俊秀能有這段戀情,在某方面上是該感謝朴敏英的。

「謝謝你,不過……對不起。」朴有天輕聲說。

朴敏英抬起頭瞧著他,給了一抹好看的微笑,然而拍著朴有天的肩也細聲說:「也許這樣才算的上是幸福。」

朴有天有了他想要的幸福,然而朴敏英的幸福也要開始發芽了。若當初不選擇犧牲某些東西,也許換不來這樣的幸福。縱使當時多麼痛苦,但無論如何也會雨過天晴,待撥雲見日的那天,才會曉得自己的抉擇其實是對的。

愛情這種東西是盲目,有時會因為愛而傷害了其他人,然而自己卻始終有所不知。

但在朴敏英眼裡,愛情沒有誰傷誰,只有誰選擇體諒與成全。

幸福要成就不容易,但有若有條件可以成就,而大家卻對條件避而不見選擇死守早已枯萎的感情,這可能才叫傻,才叫該死吧。

能活得更好,那幹嘛要選擇一成不變?

人能往上爬,往前走。頭能再回頭望望過去的自己,但卻不能容忍自己的腳步重蹈覆轍。人沒有必要將自己的搞的那麼狼狽。

朴敏英看得很開,有更好的等著他,那麼他便會向前再繼續追逐。

朴有天在與朴敏英道別後,他才知道自己就像個生活白癡一樣。不是不懂生活,只是沒懂過生活的小道理。

也許是遇上了金俊秀,他才開始懂活著是什麼滋味。縱然一剛開始他沒有做得很好,可是他相信以後他會做的好。他會盡他所能保護金俊秀,維護他們的感情。

是責任,是義務,也是對朴敏英的承諾。

只剩他一個人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公寓大廈,沿路上他覺得自己的心情很好,彷彿有一片新的世界等著他一樣。於是他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想想,現在應該也是金俊秀下課的時間了。一般來說這個時間是金俊秀搭乘客運的時間,不過因為今天他家小朋友沒有要回咕璐市,他有點想知道現在的金俊秀在做什麼事。

他緩緩得走著,然後按了手機的快捷鍵,電話就撥了出去。

「喂喂?」

他聽金俊秀的聲音,總覺得他是有點匆忙的接了自己電話,他有些疑惑的問:「你在忙?」

「我剛洗完澡啊,聽到有電話就先跑來接了。」金俊秀喘著氣說。

他腳步停了下來,愣了一會,便問:「衣服穿了沒?」

「我只穿四角褲。」金俊秀很可愛的說。

「去把衣服跟褲子穿起來!」他又要開始管金俊秀了。

金俊秀的笑聲笑的很開朗,他走來自己的床緣撒嬌的說等等,然後趕緊拿了運動衣與運動褲就穿上,才又拿起手機與朴有天說話。

「我剛剛去練習跑三百。」金俊秀坐上了床,高興的跟他說。

「三百?」

「三百接力啊。」金俊秀又說:「珉豪跟我一起參加了這次運動會的三百接力。」

朴有天想了一會,便問:「連續衝刺三百公尺?」

「對!」金俊秀神采奕奕的說。

只要是跑步,不管是什麼種類的,金俊秀都喜歡挑戰。在電話裡頭,金俊秀是高興的要命,可朴有天卻擔心的沒命。他知道體育是金俊秀的強項,但正在念醫學的他,很怕金俊秀傷害了自己的肌肉而有了後患。

他們倆在電話裡頭不停的聊東聊西,聊到最後也不知怎麼回事,話題卻轉去了沈昌珉與崔珉豪倆人的問題。

金俊秀說他問過崔珉豪他與沈昌珉的感情如何,卻沒料崔珉豪笑著跟他說,他不喜歡沈昌珉了。他很驚訝,總以為還是在暗戀的崔珉豪,自己想幫幫他,沒想到今天問他感情進度如何,他卻說已經沒有那回事了。說什麼也不能接受這樣風雲變色的事實。

朴有天說今天他會問問沈昌珉的意思看看。他們倆總覺得崔珉豪與沈昌珉應該是會進行的算順利,結果卻是這樣的結果,任誰也都難以置信。然而崔珉豪與沈昌珉都幫過他,他也想做點什麼來回饋一下。

「你要怎麼問沈昌珉啊?」金俊秀好奇的問。

朴有天輕輕的笑了一聲,「今天要跟他研究點東西,叫他來我家,我找時機問問。」

至於是研究什麼事情,朴有天沒有跟金俊秀說明。

後來,他也打電話給沈昌珉,拜託他來自己的家一趟。說是關於未來他與金俊秀幸福的計畫,有些事情想請他幫幫忙。沈昌珉冷漠固然冷漠,可助人為快樂之本,他臉上縱使沒寫我很快樂,但他從不拒絕幫任何事情。

也就從這次,沈昌珉才發現他與朴有天住的還挺近的。不用走多久的路就到了。

「不好意思,還麻煩你。」

「不會。」

沈昌珉隨他走進了客廳,他帶著沈昌珉來到自己的電腦桌面前,拉了張椅子給沈昌珉,笑說:「我想給你看個影片。」

「什麼影片?」

「GV。」

沈昌珉瞄了他一眼,他總覺得自己有點誤入賊窟。還以為是幫朴有天開導感情上的問題,給予他一點自己獨到的見解。可怎麼想也卻沒想到朴有天竟然是約他來研究男男房事。

可人都來了,說走就走也不太好意思。

「你沒試過?」沈昌珉突然問。

朴有天看著他,笑說:「就是沒試過才想問問你以後要做時怎麼辦。」

沈昌珉雙手抱胸,想了一會,「我也沒經驗。」

「我以為你跟珉豪有過。」朴有天看著電腦,大膽的說出這樣的話。

沈昌珉沒有生氣,也沒有反駁他什麼,更沒辯解自己與崔珉豪的關係究竟屬於什麼。他們安靜了一會,沈昌珉才說:「我們看起來像是那種關係?」

「嗯,就跟我和俊秀一樣。」朴有天轉過頭看著他說。

沈昌珉看著螢幕,他看著朴有天操控的游標,有幾分鐘他都沒辦法回話。

「我知道他喜歡我。」沈昌珉輕聲說。

朴有天點了GV靜靜的聽他說。

「我也喜歡他,但我們不能在一起。」

朴有天看著GV一剛開始的告示標語,然後轉過頭對上沈昌珉的眼神,「為什麼?」

「我沒準備好接受我們這種關係,父母也不可能答應。」沈昌珉雙眼瞥過朴有天的視線,看著電腦螢幕上的動作片。

朴有天也轉過頭看著電腦螢幕,他知道每個人都有難處。父母也算是他們倆之間的共同問題。在他還未成功以前,他不敢給沈昌珉什麼保證。

能不能與金俊秀過父母關,他沒把握。他反倒覺得沈昌珉的思考很細,因為沈昌珉知道自己也沒辦法給崔珉豪什麼承諾,所以乾脆不給崔珉豪的感情做任何回應。縱然知道自己的心意,可現實還是占居優勢,很少人能不對現實下跪。

現在的他們處境一樣,只是一個願意冒險,另一個選擇保全,沒有誰好或者誰壞,每個人的解決方式不同而已。

他們一同看著電腦螢幕上的GV,可內心卻各自想著他們眼前的問題。

「所以你自己也是喜歡珉豪,除了父母,另外就是你不想承認自己是同性戀。」朴有天突然說。

沈昌珉眼神放鬆了下來,臉上的神色黯淡,輕聲說:「承認了也不會有好處。」

朴有天看著他,他知道自己的勸解已窮途末路,沒必要再多說什麼。但他總覺得,也許沈昌珉會與他相同,在失去後才發現其實自己能做的事情很多,只是自始至終自己都不曾去面對過而已。

他沒再跟沈昌珉聊崔珉豪的事,然後直接將話題移轉至今日來此看GV的另一個目地。

 

 別人的幸福也許跟自己是『干我屁事』,但有時可能就是因不懂羨慕別人,所以才會與自己的幸福擦肩而過吧。

沈昌珉樂於幫助別人,可他卻不曾想過要幫助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