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與沈昌珉對於GV的研究算是有點成果。

不過沈昌珉卻很無情的跟他說,因為他沒有實驗對象,所以實驗結果也就只能靠朴有天來去實行。至於對象,也就是在體育大學很歡樂跑步的那人。

朴有天聽沈昌珉的話,自己率先去了情趣用品店找了好用的潤滑劑,以及比較有質感的保險套。沈昌珉又說,如果朴有天不想戴套子,但又怕不衛生的話,那麼還有另一種方法,就是灌金俊秀的腸。灌到腸子裡面排泄出來都是清水為止。

醫學系的兩人談論這種事情總不避諱,也不覺得噁心。可問題是,他要怎麼告訴金俊秀,我要灌你腸,因為我不想戴套子。這種話讓他說不出口,然而另一重點,明明做愛是很歡愉的事情,可為何實踐起來他都覺得自己是在虐待金俊秀?

他看著眼前的保險套,又陷入了苦戰。還是……不要做比較好?

「先生,需要幫你介紹嗎?」店員小姐很熱心的朝他走來,一點也不覺不好意思的問。

朴有天瞄了他一眼,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哪種好用?」

「比較不容易破的嗎?」

朴有天想了一會,其實就算破了金俊秀也不可能會懷孕啊。

「不,戴起來不會不舒服的。」他很直白的說。

店員小姐瞧他一副正經模樣,人又長得帥,一聽見他這麼直接,店員小姐也不好意思起來了。

「那……這個吧。」

他拿過店員小姐所介紹的,然後看著上面包裝以及一些使用方法,最後又瞥過頭問:「我還需要潤滑劑,哪種比較好用?」

店員小姐臉上有點驚訝,但他卻並不覺得有什麼。後來,店員小姐也替他挑了店裡算不錯的商品,他買完人也就離開了情趣用品店。

明天就是金俊秀要回咕璐市的日子,他看了手機上的時間,突然有點想打電話給金俊秀。他想讓金俊秀有個心理準備他明晚之後要對他做的種種事情,可他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沒將電話打出去。

這種事情要他怎麼說明呢?他很苦惱,所以還是把手機又放回自己的口袋裡頭。但很巧的,金俊秀卻自己打了過來。

「喂?」他回。

「有天有天,我明天搭五點的客運。」金俊秀很可愛的說,聽上去聲音還挺愉快的。

可朴有天並沒有馬上回應,停頓了一會他才答:「嗯。」

金俊秀挑了一下眉,細聲問:「你心情不好?」

他輕輕的笑了一聲,深呼了一口氣說:「俊秀,明天要住我這嗎?」

金俊秀看了一旁在打電腦崔珉豪,他心底總覺得朴有天要說的事情很不一般,所以他悄悄的走出寢室,輕聲問:「你要幹嘛啊?」

朴有天也吞吞吐吐了很久,他邊走邊咬著自己的下唇,支支吾吾了許久才說:「我想抱你。」

金俊秀睜大了眼看著對面寢的房門,他紅了臉垂下頭來,難為情的說:「可是……」

「是我太急嗎?」

金俊秀搖了搖頭,不是朴有天急,是他根本沒做好心理準備。

「不是的。」金俊秀吞了口口水,又說:「我有點怕。」

朴有天在電話的另一頭也笑了起來,可卻沒笑出聲,「我也會怕。」

這種事情他們都是頭一次,所以誰也沒把握自己會做得很好。尤其是金俊秀,他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起頭,怎麼讓朴有天幸福呢?可朴有天早已有了安排,誰上誰下都想好了,他只怕自做的不好,讓金俊秀給疼了。

「如果你真的想……我明天跟媽媽說一下。」金俊秀搔了搔頭,沙啞的聲帶小聲的說。

朴有天很喜歡金俊秀這種可愛的聲音,他吸了口空氣,心情舒爽的回:「好。」

所以明天,他還是會把金俊秀帶回自己的家來,然後完成他們神聖的第一次。

金俊秀回到房間,崔珉豪正好關機,他看著他的神色似乎有點累的模樣,自己也不敢表現出很歡愉的樣子,他只是走至的自己的書桌,坐上椅子看著崔珉豪問:「明天昌珉會來接你嗎?」

崔珉豪本是黯淡的臉龐,他看向金俊秀臉上勉強的給予微笑說:「我叫他別來,他不聽。」

金俊秀憑空想像沈昌珉的那樣子,人看上去就是個個性相當硬的傢伙。

「那就讓他載呀。」金俊秀說。

「可是我不想。」崔珉豪搖頭笑說。

崔珉豪臉色又沉了下來。其實在他下定決心不想喜歡的時候,他早已想與沈昌珉不要有任何的連絡,更不要有來往。但沈昌珉似乎不想與他完全切斷關係,時不時的還會打幾通電話給他。

已經沒什麼好說的,為什麼還要一直與他相互往來?

「也許昌珉也喜歡你。」金俊秀天真的說。

崔珉豪抬眼看著他,他露出了一抹無助的笑容,苦笑說:「就算是喜歡,我們也不可能在一起。」

「為什麼?」

「那是他的問題。」崔珉豪輕嘆了一口氣說。

金俊秀不敢再問下去,因為他知道崔珉豪的心情已經盪到了谷底。避免自己會說錯話,所以還是閉上嘴比較好些。

到他們上床睡覺時,金俊秀還是沒與他分享明天過後自己貞操難保的事情。



他們倆一同搭乘客運回來咕璐市,客運站果然還是有那倆人在等待的身影。

崔珉豪看見沈昌珉,與往常一樣,他還是是微笑的跟沈昌珉打招呼,不過話卻少了許多。

「我拿。」沈昌珉沒管崔珉豪的意願,就將崔珉豪手中的大小包拿走。

崔珉豪沒說什麼,他跟金俊秀與朴有天道別後,就隨著沈昌珉一起離開。

金俊秀與朴有天看的有點錯愕,也覺得很惋惜。明明是可以成為情人的,可卻因其中一人沒有勇氣接納,所以感情至今也就只能維持現狀。

「其實珉豪不想跟昌珉繼續連絡。」金俊秀突然說。

朴有天轉頭看著他,驚訝的問:「真的?」

「嗯,只是昌珉硬要纏著珉豪。」

朴有天也帶著金俊秀一起走,邊走邊說:「因為昌珉喜歡珉豪啊。」

「那為什麼珉豪還要放棄?」

「那是昌珉的問題。」

金俊秀心底的感覺很神奇,朴有天與崔珉豪說了同樣的話。好奇之下,他向朴有天過問沈昌珉到底有什麼問題,聽完之後,他真的覺得從頭到尾沈昌珉本身就是個問題。但他並沒有立場去說什麼,緣分能不能再繼續那也只能看當事人的意願了。

朴有天很自然的牽了金俊秀的手,突然感慨的說:「其實我也不曉得我們能不能長久。」

金俊秀瞧了朴有天的後腦勺,笑說:「沒問題的啦!」

「我如果跟我爸媽說我喜歡你,可能會被打成殘廢。」朴有天騎上了腳踏車,轉頭對金俊秀說。

金俊秀雙手抱緊了他的腰際,臉頰靠上他的背脊,俏皮的說:「沒關係呀,我會照顧你的下半輩子。」

朴有天臉上笑了起來,若真能如此,那麼他被打殘了也值得了。

他一路將金俊秀載回他家,然後與金媽吃了頓飯,最後金俊秀才跟金媽說他要住朴有天那邊,去那裡玩玩。金媽很爽快的就答應了,都已快是成年的他們,管的嚴其實也沒什麼意義。況且正直青年的他們一定會想出去玩玩,所以金媽不會干預什麼,只要別發生什麼大事就好。

可金媽當媽這麼久,還是沒猜中金俊秀與朴有天要玩些什麼,就讓自己的兒子這麼豁出去的要去賣屁股。

金俊秀在要去朴有天的公寓這一路上他很緊張,因為他根本就不曉得在這月黑風高的夜晚裡即將要發生什麼事情。朴有天也很冷靜的思考他等會該怎麼進行,所以兩人一路上都沒說什麼話。

來到朴有天的家中,他們倆都很羞澀,最後是朴有天率先說要讓金俊秀先洗澡,他也就替金俊秀準備了浴巾,然後目送金俊秀走進廁所裡頭。

朴有天的心跳很快,他走至廚房替自己盛了杯水喝。雖然腦子所有的步驟都會了,但他最後還是不曉得自己該不該做那檔事。眼看金俊秀也來到自己的家裡了,不做的話感覺又太偽君子,可做了就怕讓金俊秀太痛。因為現在的他並不擅常這樣的事情。

待金俊秀洗完,他也拿了衣服進了浴室裡頭洗。外頭的金俊秀臉早已紅透,他難為情的看著浴室的門,雙手摀住了自己的臉,有點難以置信自己會與朴有天走至這一步來。

他甩了甩未乾的紅髮,自己主動得走進朴有天的房間裡找吹風機,然後插了電將自己的頭髮吹乾。沒多久,朴有天也洗完澡一同走入他的臥房。

他們倆互看了一眼,仍是沉默無語。

朴有天將自己的頭髮吹乾,他替吹風機收線,轉頭瞄了坐在床上的金俊秀。

「我看……要不算了吧?」他說。

金俊秀臉上的熱潮一直都沒有退,他抬頭看著朴有天,大力的吸一口氣說:「來吧!」

他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躺上床,人都已經來了,這步若不踏出,也許以後一樣都是退卻。

朴有天沒有再猶豫,他也豁出去的撲上金俊秀,很順勢的就吻了床上的紅髮男人。

算是第二次接吻了,對於這樣的擁吻已經沒什麼恐懼感。所以若能繼續下去,也許以後做這檔事也不會算是什麼太大的難事。

「唔……嗯……」

朴有天開始進攻金俊秀的每一觸肌膚,又啃又吸的,金俊秀身上都有了些印痕。他另一手也沒空閒,不覺難為情的就脫了金俊秀的內褲,摸上金俊秀的寶背。

所有的事情都做的太自然,種種的快感與酥麻感油然而生,金俊秀不覺被朴有天這麼對待有什麼不適,他反倒是配合著朴有天的每一步驟。朴有天預習過,所以到目前為止他的表現都很不錯,也惹的金俊秀嬌喘連連。

他喜歡金俊秀不高不低的聲音,很自然得舒服聲,他聽的也心亂如麻。比起GV,金俊秀的反應實在好太多了。

接著,他依照自己所排的進度進行,也來至得替金俊秀開拓後穴的時候了。他很直接的跟金俊秀說,為了讓他舒服,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能剛開始不能適應,但要忍耐。

金俊秀乖巧的點點頭,他在朴有天替他抹了潤滑劑又入了一根手指時,金俊秀是痛苦的抓皺了床罩。

「啊……」這到底是什麼鬼感覺?

「俊秀忍忍。」

金俊秀吸了口氣眼角含淚的點點頭,他會忍耐的,可指尖抓的都泛白的他,力道還是沒放輕。

在朴有天進了第二根手指時,金俊秀幾乎是反抗的說:「你可以進來了!」

朴有天搖搖頭,溫柔的說:「不行,我不想勉強你。」

「我沒有勉強!」金俊秀看著他說。

朴有天又搖搖頭,輕聲的說:「我指的是尺寸上。」

金俊秀吸了一口鼻涕,眼神很直接的就看著朴有天的火熱。

「臭屁喔。」金俊秀悶悶的說。

他的紅腦袋又躺上床,雙腳開開的讓他覺得自己好像來到了婦產科一樣。重點是到目前為止他根本就不覺得有什麼舒服的感覺。要不就乾脆一點,朴有天直接進來還比較有效率一點。

「你……啊……!」金俊秀似乎想說什麼,可當朴有天碰到他某個點時,他的身子卻本能的顫了一下。

「找到了?」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表情問。

找到?找到什麼?金俊秀不明白。

朴有天為了再確認,於是帶著科學精神手指又朝著金俊秀穴內的特定部位持續的按摩。

「等等……那裡……」

金俊秀的腹下傳來陣陣的快意,他舔了自己的紅唇,眼神舒服的瞇了起來。朴有天看金俊秀的神情就能證明自己是找對了地方。

朴有天感覺是差不多了,金俊秀也似乎適應許多,他替自己戴上了保險套,就準備要進入金俊秀的體內時,金俊秀卻皺著眉說自己的屁股很痛。

朴有天有些的進退兩難,但他還是又哄又抱又親的要金俊秀忍耐。

他慢慢的將自己的火熱放了進去,金俊秀幾乎是緊緊的抓著床罩不敢放,他微微哽咽的聲音讓朴有天聽的心上都泛疼起來。

「別哭別哭。」

明明就是約好一起做的,結果搞得好像他強姦了金俊秀一樣。他寶貝是成功放了進去,可卻不敢動。他低身輕輕的吻著幾乎快被金俊秀咬破皮的紅唇,然後拼命的安慰金俊秀。

過好一會,金俊秀才放開床罩,然後伸手抱住了朴有天。

「可以了……」金俊秀有些撒嬌的說。

朴有天輕輕的咬了金俊秀肉肉的肩膀,在他耳邊細聲說:「那我開始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