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自己會睡死的金俊秀很意外的他並沒有。

他早晨七點很準時的起床,眼睛睜得大,看著朴有天房內的天花板。

原來自己還活著啊……。

昨夜要說快樂也不是很快樂,說不快樂倒也沒有不快樂,做到最後金俊秀只覺得自己有種欲仙欲死的感覺,他不知道原來自己體內的某個地方被挖掘後會是這樣的感覺。

他緩緩的轉過紅腦袋,看著一旁還在睡的朴有天。其實他有點好奇,為什麼朴有天會這麼懂?怎麼說他們都是初次,沒道理朴有天會懂這麼多技巧。雖然自己一剛開始是痛的要命,可之後也就適應開來,甚至任朴有天一回接著一回。

他看著朴有天那像君子的臉龐可骨子裡卻是個好色小人的個性不禁的發笑。昨夜瘋也瘋過了,都已經全壘打了,那麼他們的目標只剩下一個。

就是面對父母的問題。

朴有天在他身邊睡的沉穩,不大的鼾聲聽起來不吵,是一種相當和諧的呼吸調。彷彿金俊秀睡他身邊他完全不在乎也不介意,能如同以往安心的睡著。金俊秀側了過身抱住他,紅腦袋也就趴上了朴有天起伏的胸膛。

他還記得朴有天說,要是被他父母知道他們在交往,朴有天會被打成殘廢。現在想起來似乎不是他會照顧朴有天下半輩子的問題,而是他們倆的感情究竟能不能度過這樣的一個難關。若真是被父母親打一打那也就罷了,最怕的就是棒打鴛鴦,然後他們可能就必須跟對方說再見,各自回歸各自個生活。

走至現在他都獻身了,要他就這麼放棄,他會覺得自己的屁股犧牲的很不值得。既然都走到這種情況了,也只能有一種結局,就是挺芭樂的『死也要在一起』。

他趴在朴有天的胸膛緩緩眨著眼,一個人想著面對父母時的你問我答,最後也真是覺得自己想東想西很可笑,他看著朴有天熟睡的臉,輕笑了一會。

他身手捏住了先是朴有天的鼻子,後是用紅唇堵住朴有天的嘴,調皮的玩弄睡的熟絡的朴有天。

「唔……」

朴有天皺起了眉頭,突然的沒空氣讓他驚醒了過來,他慌忙的起身,本是趴在他身上的金俊秀也就從他身子上滑了下床,跌在床褥上。

「俊秀……!」

朴有天轉過頭盯著趴在被子上的金俊秀,那樣的身子上紅紅紫紫的一堆自己狂妄時所留下的痕跡,看的他都覺得過意不去。不過金俊秀卻是側著臉看著他,笑說:「你醒了呀?」

「我突然覺得沒有空氣……。」

「我想洗澡。」

其實金俊秀會這麼玩弄他,就是因為他想洗完澡後再睡。全身黏膩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舒服。但因為現在的他要一個人起身,說真的也不容易。他現在的痠痛感就如很久沒跑步,而突然跑了好幾圈操場,隔天的肌肉痠痛一樣,讓他起不了身。

「好。」朴有天點頭說。

昨夜是見識到了朴有天的野性,不過在正常的日子裡,他也算的上是新好男人了。從交往到現在,朴有天幾乎沒有拒絕過金俊秀的請求。雖然金俊秀也不曾跟他開過什麼太天方夜譚的要求,不過到目前為止,很多事情他都替金俊秀做得好好的。

就連現在金俊秀沒法自己洗澡一樣,他很貼心的只穿著四腳褲,讓金俊秀坐在馬桶上,然後替他清洗掉一堆昨夜所惹出來的黏膩液體。

金俊秀也很乖的配合他,不管部位私不私密,反正他是全權的交給朴有天。兩人就如老夫老妻一樣,相互搭配扶持著對方。

「你想過怎麼跟父母說嗎?」金俊秀抬起頭,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用沐浴乳抹著他的身體,搖頭道:「沒有。」

他將金俊秀扶起身,然後將沐浴乳抹上他的背脊,然後是屁股,一路至金俊秀結實的小腿。

「不如都別說,等到他們自己發現好了。」朴有天笑眼瞇瞇的說。

金俊秀點頭,他覺得這個也是個好方法。如果能避免爭端,那麼他們也無庸去製造什麼紛爭。雖然總覺得這麼做好像他們談的是地下戀情一樣,可能有什麼辦法。男男戀本來就不易在抬面上演出,要勉強誰去接受,對他們而言也非好事。

「終於能體會為什麼昌珉遲遲不答應珉豪。」金俊秀坐上馬桶有感而發的說。

「嗯。」

不能說沈昌珉傻,他也許是他們當中考慮最多的。可能初步的拒絕崔珉豪是好的,能夠不用再面對後來所衍伸出的問題。他與朴有天縱然是兩人攜手心連心,可卻也沒把握真能一同走過現實的眼光與社會的評價。

沈昌珉有他的考量,可能是家境問題,社會問題,所以他才遲遲不想與崔珉豪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倘若能永遠是朋友,那麼世界就不會變的複雜吧。

「但是我還是希望他能答應珉豪。」金俊秀抬頭說。

朴有天拿蓮蓬頭沖著他的紅髮、身體,垂頭苦笑回:「為什麼?」

「既然都互相喜歡了,為什麼要放棄呢?」

「可能是珉豪並不知道昌珉也喜歡他吧。」

「我回學校跟他說!」

「還是不要吧,那是他們的問題。」

朴有天知道金俊秀是個很正義的人,但這種問題,說要幫其實也不是那麼容易。尤其若不小心弄巧成拙,本是還可能成為戀人的他們,最後卻來個不歡而散的結局,沒有人擔當的了這樣的後果。

所以還是把問題留給沈昌珉與崔珉豪自己去想,解套的方法只存在他們倆之間。若真的有需要他們幫忙的時候,他們也不會吝嗇的伸出援手的。

朴有天替金俊秀清理完以後,他帶著金俊秀先回房休息,然後自己又走回浴室裡頭洗澡。

金俊秀到現在還是很想打通電話告訴崔珉豪,他跟沈昌珉還有希望,他不要崔珉豪說放棄就放棄。

不過他該用什麼立場跟他說?

他們倆早已不是天涯淪落人了,已有幸福的他,沒辦法再次站在與崔珉豪相同的立場來說服他什麼。

他最後還是將手機又放回朴有天的床頭,然後躺上了床。

原來幸福一直都不是那樣簡單的事。至少在感情層面上是如此。

從來就不是單細胞生物的他們,很難去解決眼前這些總令人覺得煩雜的感情。或許人不要能感受那麼多,想那麼多,就不會覺得煩了吧?可如此一來生活的顏色也就變的單調許多,不會有所謂的七彩霓紅了。

他慢慢的閉上了眼,突然對崔珉豪的感情感到鼻酸,也對他與朴有天的只能是地下戀情的愛戀感到心酸。

能不能開花結果也許是心態上的問題,自己怎麼看待就是什麼,也未必一定要得到全世界的認可自己的戀情才算是完整。

他又睜開眼看著那白花花的天花板。

可能是自己把問題想艱深了,所以現在的他才這麼難過。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心中下定了決心,他回去學校一定要跟崔珉豪說沈昌珉起歡他!這不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反倒是一定要崔珉豪知道的消息。至於後來如何,那也就非關他的事情了。

待他閉上眼後,接著是朴有天進來房內吹頭髮。他又睜開眼看著一旁吹頭髮的朴有天,他對他招招手,朴有天關了吹風機看著他,「怎麼了?」

「你為什麼會這麼熟練?」金俊秀問。

「你是指昨天的事情?」

「對,你有經驗喔?」

朴有天放下了吹風機,走過金俊秀的身旁摸了他的紅髮說:「你覺得我有嗎?」

金俊秀愣了一會,紅著臉回:「應該……沒有。」

「你昨天是太舒服了是不是啊?」朴有天又更低了身,與金俊秀面對面的問。

金俊秀推著他的肩膀,不屑的說:「不告訴你啦!」

「不然幹嘛這樣問我?」

金俊秀側過身,不看朴有天,可他耳根子與臉龐全紅透了。朴有天知道他家小朋友在不好意思,於是伸手摟了金俊秀的腰,又將然給扳正,與他面對面。

他垂下了頭就吻上了金俊秀。眼前的人太可愛,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欺負慾望,不管昨夜他們是多麼的呼風喚噢,今日仍是重新開始。

「唔……不、不行啦!」金俊秀推開他說。

同是少年的他們,血氣方剛,若今日要再玩一次,朴有天可以,但金俊秀因為身體因素卻不行。

朴有天申回自己的魔爪,微笑再問:「那你昨天舒服嗎?」

朴有天似乎很想知道金俊秀的心得,那炙熱的眼神看的金俊秀都害怕。彷彿他不回答就有可能會再次被強姦,所以金俊秀還是吞了口口水,有些緊張的說:「還……還不錯。」

朴有天的笑容看得出來,他很滿意這樣的答案。可金俊秀卻總覺得自己是實驗品一樣,但這樣的實驗結果顯然是很成功的。

「不然今天晚上再……」

「我要回家。」

朴有天是開玩笑的,他點點頭,然後替他蓋上被子,摸著他的紅髮輕聲說:「好好休息吧。」


*****

今天吃了夾心酥,想起在外的老爸,我的眼眶突然紅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