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學校後的金俊秀,崔珉豪一見他進門,心情很好的就對他說要約他一起去跑步。金俊秀很爽朗的就答應了,他放下了行囊來,高興的換上布鞋就與崔珉豪去到操場。

金俊秀雖然愛跑步,不過這星期因為跟朴有天玩的太過火,現在暖起身來都讓他覺得還是有點彆扭。但他還是忍著身體的不適,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的與崔珉豪一同暖身。

「珉豪阿。」金俊秀伸著懶腰看向他又說:「其實昌珉一直都喜歡你。」

崔珉豪是愣了一下,可暖身動作沒有停,沉默的繼續暖身。

「你不要放棄好嗎?」

崔珉豪看向操場,微笑說:「我們去跑步吧。」

他沒有等金俊秀,人就走下樓梯至操場上跑去了。金俊秀睜大了眼盯著崔珉豪的背影瞧,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崔珉豪逃避問題的樣子。縱然崔珉豪笑臉依舊,可他怎麼看都覺得崔珉豪的心底在哭泣一樣。

當崔珉豪要跑第二圈時,他也跟了上去。

崔珉豪沒有與他說話,雖然跑步時他們倆本來就不會講話,可今天的氣氛金俊秀就是覺得已不比以往來的溫暖了。他跟在崔珉豪身旁,身體的狀況讓他跑起來有點吃力,再加上崔珉豪的低氣壓,在跑至第十圈時,他便往操場旁的樓梯走過去。

崔珉豪繼續的跑,沒有停。他看著一直奔跑的崔珉豪,那樣的感覺就向是他要奔至另一個沒有煩惱的世界一樣,他融入不了崔珉豪的內心為他加油打氣。已停下腳步的他,更是沒辦法追上崔珉豪正在痛苦的心,他只能束手無策的坐在樓梯上看著崔珉豪奔跑。

為什麼事情會成為這樣的結果?以為告訴崔珉豪,沈昌珉喜歡他,崔珉豪會高興一點,可卻未料崔珉豪卻是這樣冷淡以對。不久前就下定決心不愛沈昌珉的崔珉豪,金俊秀還以為自己的說服能讓崔珉豪找回以前那種熱戀的感覺,可現在,他卻覺得崔珉豪將自己的心更是封閉了起來。

崔珉豪從他眼前跑過,金俊秀再也看不下去就站起身,拔腿就追著崔珉豪的背影。

他的步伐越來越快,是短跑高手的他,沒幾下就追上了崔珉豪。他伸過手拉住了崔珉豪滿是汗水的手臂,喊叫:「珉豪!」

崔珉豪沒有停繼續的跑,金俊秀最後氣不過,用力扯了他的手臂道:「跑步不是讓你來逃避的!」

這句話是朴有天曾經告訴過他的。培養興趣是用來解壓,並不是讓一個人逃離現實的方法。問題不解決,永遠都會存在。何必讓同一個問題揪在自己心頭上?面對不難,難就難在自己不想面對這一切的問題。

本以為崔珉豪可能會轉過頭罵他,可是崔珉豪沒有,他與金俊秀一同慢步在操場上,嘴上喘著氣,輕聲說:「我早就放棄了。」

金俊秀睜大了眼看著他的側顏,崔珉豪又說:「我放棄了。」

他放開了崔珉豪的手,陪在他身邊繼續的走。他們倆有許久一句話都沒搭上,可金俊秀卻在回去宿舍的路上突然說:「沒關係啦,算昌珉的損失。」

他摟了崔珉豪的肩,陪著崔珉豪笑著一路回至宿舍。

崔珉豪與他在洗完澡以後,他有些好奇的問金俊秀為何今天沒有跑跟平常一樣的圈數。金俊秀紅了臉,然後低頭不好意思的跟崔珉豪說朴有天對他的惡行,所以身體種種的不適讓他沒辦法持續的跑下去。

崔珉豪笑的很開心,他沒有過問金俊秀當下的感覺是什麼,只是痞痞的說要他身體保重而已。

金俊秀本來還想叫他與沈昌珉去嘗試看看,可崔珉豪似乎真的不想與沈昌珉有所來往,所以他也沒再說下去。

然而,就在今晚,金俊秀偷偷的傳了簡訊告訴朴有天,崔珉豪的回應,朴有天也回傳告訴他,這個回應他會去跟沈昌珉說的。

後來,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感情隱瞞至他們大三。朴敏英似乎順利的與另一個男生交往,而沈昌珉與崔珉豪的感情還是如此的糾纏至大三。沈昌珉不肯放棄,崔珉豪也隨便他,他們倆從沒把事情講開,但沈昌珉卻知道崔珉豪在想些什麼。

可沈昌珉卻也未曾向崔珉豪說過類似要挽留對方的話,他們倆間這種模糊不輕的關係也隨著時間保持了兩年多了。

一直都很順利的就是金俊秀與朴有天了。他們倆拍拖至現在,也沒出現過什麼太大的問題,不過就在今夜,金俊秀提出了一個很令人震撼的提議。

「我看要不先跟我媽說說看?」

金俊秀光著身子側身面對著朴有天,方才歡愉過的他們,金俊秀幾乎是沒什麼力氣的說。朴有天替他蓋上了被子,微笑的看著他問:「真的要說?」

金俊秀縮了身,埋在被子底下,只剩一顆紅腦袋露在外頭笑回:「我覺得要跟媽媽說了。」

朴有天大掌在金俊秀的身上游移,他沉默了一會才說:「好,明天去講講。」

朴有天其實很怕。他怕自己跟金媽說完以後會被掃地出門,以往與金媽所培養的感情也就付諸流水了。為了金俊秀與他的未來,他一直以來都盡可能讓金媽喜歡他,現在真是驗收的時候了,雖然怕,但這一關最後還是得走過,不如就早死早超生,若真的會被掃地出門,他也會不顧一切的金俊秀帶著私奔。

金俊秀是累了,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最後金俊秀便率先的睡著了。

他看著自己身旁的紅髮小朋友,伸過手就把金俊秀納入了懷裡。他這晚,就抱著金俊秀一同入睡。

隔天一早他替金俊秀打理完以後,也就拿著金俊秀的背包,載著金俊秀回家。

他將腳踏車停放在金俊秀家門外,眼神看著大門,吞了口口水。

金俊秀反倒沒什麼太大反應,很習慣的就掏出了鑰匙要開家門。

「等等……」朴有天握住了他的小手,皺著眉說:「我有點怕。」

金俊秀轉過頭看著他,他拉過朴有天,在他嘴唇上印了一口。

「不要怕,有我在。」

朴有天笑了出聲,他的寬額靠上了金俊秀的額頭。

「開門吧。」

「嗯。」


*****

歐,不好意思,讓我先睡一下…
^_^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