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與朴有天倆人坐在簡陋的沙發上,朴有天在一旁垂著頭,他不敢與金媽對視。

客廳裡一陣的死寂,就在金俊秀坦城自己愛男人之後。

金媽的眼神移了開來,他看著客廳的窗子,低聲問:「那男人是誰?」

朴有天聽的心頭緊張的很。金俊秀眼神是看向他,依照現在的氣氛,他真的很怕他將朴有天拱出來後,他們倆都死於非命。

「是我,阿姨。」朴有天細聲說。

他不能將所有的責任都丟給金俊秀,感情是兩人的事,所以他也須出面負責。金媽的頭慢慢的轉回來,眼神是平靜,看不出有絲毫的訝異。金俊秀不知道自己的媽媽一直不說話是同意還是不同意,他總覺得有些危險。

「什麼時候開始的?」金媽看著他們倆問。

金俊秀愣了一會才說:「我高中時先喜歡他,後來在大學才開始交往。」

「所以你才在要上大學問媽媽說能不能接受同性戀?」

「嗯……。」金俊秀垂下頭悶回。

朴有天在一旁驚慌失措,他不知道要說些什麼話才算得體。

金媽臉上沒有笑容,他站了起身就往身後的小廚房走進去。金俊秀不敢跟上,皺著眉頭看向朴有天,輕聲的說:「媽媽好像不同意。」

朴有天的大掌沒有退縮,他握上了金俊秀的小手,苦笑回:「給阿姨一點時間。」

待金媽再走出小廚房後,他坐上了沙發,嘆了口氣問:「所以你們也在一起三年了?」

「嗯。」朴有天回。

朴有天總覺得金媽是個相當理性的母親,似乎是見過了許多大風大浪一樣,面對問題總能處變不驚,就如現在一樣。聽到自己兒子喜歡男人是多麼驚天動地的消息,可金媽卻沒什麼太大反應,反而冷靜的思考他與金俊秀的問題該何去何從。

金媽的臉色沉了下來,他問:「你父母知道了嗎?」

「不,他們還不知道。」

「那你有把握在你父母知道以後還能繼續愛俊秀嗎?」

朴有天總覺得這問句問得很奇妙,金媽似乎是接受了,可卻另有隱憂。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側臉,他等著朴有天的回答。

「能,我能。」

金媽的眼神看向金俊秀,露出了是一位母親擔心自己小孩幸福與否的神色。他伸手摸著金俊秀的紅髮,淡淡的說:「媽媽很怕你遇上像爸爸那樣的人。」那種不負責的人。

兒子是同性戀沒有關係,可做母親最怕的是,兒子會步入自己的後塵,重蹈覆轍,再一次的體驗那種被拋棄的傷害。金媽這輩子的痛就是沒能留住金爸,讓金俊秀有個完整的家庭。他們能過更好的日子,只是他沒有能力去維護這樣的一個完美。

金俊秀聽見這話,他的眼眶突然紅了起來。金媽不是排斥同性戀,是怕他沒能幸福。

「有天不會的。」金俊秀看著金媽,流下眼淚又說:「他不會跟爸爸一樣。」

朴有天也吸了一口氣,保證的說:「我不會的。」

金媽就在這之後才有了笑容。以前曾以為金俊秀大概是娶個女孩,還經常教倒他要對女生好,不可以拒絕女生,也不要拋棄女生。可到頭來,他需要的擔心的卻是金俊秀會不會被疼愛,被拒絕或者被拋棄。但朴有天也是個好孩子,若將自己的兒子交付給他,金俊秀這輩子可能不會與他一樣的慘烈。

「也許現在跟你們說這些太早,不過以後還有許多問題要面對。」金媽又說:「好比說經濟層面的問題,你們要想辦法解決,如果真的要在一起的話。」

「我知道。」朴有天微笑回。

「還有,你父母那邊也要去說,不可以讓俊秀被欺負。」金媽嚴肅的說。

金俊秀笑得很開心,有這樣的母親他覺得自己很幸運。從以前到現在,金媽總是給予他最好的。他不曾覺得自己有多苦,他只知道自己很幸福能成為金媽的兒子。

「我會去說的。」朴有天笑說。

朴有天也很希望自己的家人能有跟金媽一樣的價值觀。能擔心自己的兒子是否幸福,而不是交往對象是不是女生。可朴有天他很了解自己父母的脾性。

就在大三的暑假,朴有天帶著金俊秀回到他父母住的家中,決定這一次要將這些事情攤開來說。他與金俊秀的愛戀不能只是地下情,他有義務守護好他,也有責任讓金俊秀的幸福。

他帶著金俊秀進家門見公婆,他將事情的原尾告訴了父母親。果然不出他所料,朴爸最後受不了就從陽台拿了掃把用力的打著朴有天的腳筋。

他說,朴有天若不放棄,他就打到他腿斷裂,沒法跟金俊秀私奔。金俊秀在一旁極力的阻止,也算是成人的他勇敢的搶過掃帚隨手一丟,趕緊將朴有天帶離那樣恐怖的家庭。

朴有天的家很富裕,但在世俗的思想上卻沒有更新。徒有財富卻沒辦法祝福自己孩子幸福,這還能算是美滿的家庭嗎?

他拖著朴有天的身子,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走的朴有天,他們選了附近的公園休息,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牛仔褲,似乎是沾上了些血漬,他緊張的說:「我們去醫院吧?」可朴有天卻搖著頭笑說:「沒有那麼嚴重,回去擦藥就好了。」

「怎麼伯父會氣成那樣?」

「老古板嘛!」

朴有天笑得很開心,彷彿腳筋被打斷的那隻腳不是他的一樣,他並不覺得疼了。至少到現在他跟自己的父母說,他生命中有這麼一個金俊秀,這樣就圓滿了。

「我去叫個計程車,回家包紮吧。」

金俊秀心亂如麻,看見朴有天的腳被打成那樣,他還真是有點那麼心疼。朴有天沒有騙他,他的父母真的會把他打成殘廢。他叫了計程車,然而扶著朴有天上車,一路回到他的公寓。

還好已經開始放暑假了,金俊秀到家就連絡沈昌珉,要沈昌珉過來幫幫朴有天,金俊秀一個人真的對這些傷口沒輒,見血他就怕,沒法替朴有天處理什麼。朴有天乖乖的只穿四腳褲坐在馬桶上,就等著沈昌珉過來替他包紮一下。

沈昌珉沒多就就拎著一堆醫療用具來至公寓。他進了廁所替朴有天處理傷口,金俊秀在一旁看著,沈昌珉便問:「怎麼會這麼嚴重?」

金俊秀被這麼一問,他也無奈的開始向沈昌珉解說為何會有這些遭遇。

沈昌珉眼神沉了下來,並沒有說什麼。直至金俊秀離開側所以後,他才開口說話。

「你至於付出這麼多嗎?」沈昌珉問。

朴有天咬著牙,因為腳真的很痛,可他還是忍痛的說:「因為我喜歡他。」

沈昌珉沒有回話。現下的他覺得自己像是個膽小鬼,為了避免種種問題,他最後卻是選擇犧牲自己的摯愛。他將朴有天的傷口處理完以後,拎著醫藥箱就走出了浴室。

金俊秀趕緊走進浴室將朴有天扶了出來後,沈昌珉早已不見人影。

才正想招呼沈昌珉的他們,後來也沒打電話給沈昌珉了。

再來的他們,已經要大四了,沈昌珉與朴有天即將面臨的是實習的問題。也許以後會被調至更遠的省市去實習,到那時,若他真被調遠離咕碌市後,他與崔珉豪也許就不會再有連絡了。

沒有人會去客運站載崔珉豪,也不會有他這麼一個特別關係的人再去體育大學找崔珉豪。

他外表上什麼也不缺,但心底面卻一直有著缺憾。

朴有天能讓自己的腳筋被打斷,而他呢?他能為崔珉豪付出到怎樣的程度?愛一個人能讓當事者不顧一切,而他為何卻裹足不前,以為這樣的關係就已算是盡頭,沒有再進一步的可能。

是不是他少想了什麼?他比朴有天來的聰明一點,很早就知道崔珉豪對他的感情,可為何他與朴有天的結局卻是一點相似處也沒有?

他一人繼續在街道上走著,他沒有告訴任何人他的心思想了什麼。

他只曉得,也許他能犧牲些什麼,來換取崔珉豪真正的笑容。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