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筋被打斷之後,朴有天仍是高調的帶著金俊秀過他們自己的日子。偶爾朴爸還是來到他的公寓破門而入,說是看看男媳婦可作為卻像抓姦一樣。朴有天總是把金俊秀擺在自己身後,很帥氣的跟朴爸說,要打你就打我,大不了我另一隻腳再給你打斷!

心意已決,不知是年少總是猖狂,還是他對金俊秀的真愛不變,他幾乎是拼了命護著他與金俊秀愛戀。丟不丟臉,在世面人能否見人他都不管,若要跟金俊秀在一起,他就必須排除萬難。

朴爸沒有死心,他狂怒罵朴有天是不肖子,養這麼大卻是個同性戀等等不堪入耳的詞句,也說的朴有天一文不值一樣。

金俊秀在朴爸離開以後,一直躲在朴有天身後的他,最後忍不住就哭了出來。他從身後抱住站在前頭擋著大風大浪的朴有天,哭說:「如果我是女生就好了……。」

朴有天的腳到現在走路還是一跛一跛的,他摸著金俊秀的小手,轉過頭笑說:「想那些幹嘛啊。」

是男是女對他而言不重要,反正只要是金俊秀,他就是會喜歡。

「可能我們會好過一點。」金俊秀鼻涕都給沾上朴有天的衣服說。

朴有天其實不以為然,他轉過身看著他家的紅髮小朋友,輕輕的撫著他的臉說:「不會喔,就算你是女生,我爸媽也是邪惡公婆,很難應付。」

「所以你才自己搬出來住嗎?」

「嗯,是阿。」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垂下了頭看著朴有天方才又被揍的身子,他伸手替他揉揉,臉上總是一份憂傷。朴有天對於此,他並沒辦法給予金俊秀一個很好的安慰。他輕輕的將金俊秀抱入懷,笑說:「我答應過金媽的。」他答應過金媽不能讓金俊秀受傷害。

說真的,比起朴爸的戰鬥力,他反倒比較害怕岳母的戰鬥指數。平常就像真的女婿跟岳母的相處,不過他心裡有數,若讓金媽知道金俊秀受到什麼傷害,他一定是第一個被揍的,而且疼痛度一定遠遠超過朴爸的威力。

金俊秀眉頭皺的緊,朴有天摸著他的臉蛋就吻了那紅唇。

「唔……。」

彼此都這麼熟了,金俊秀也緩緩的抱住他,回應了朴有天的吻。

「其實我們不是最慘的。」朴有天離開了他的唇瓣說。

金俊秀腦子有點暈眩,他不太明白朴有天指的是什麼。

「我開學後實習的地點是咕璐市,我還是可以去客運站接你。」朴有天是笑著,但臉上有些感傷的卻說:「但昌珉不是在這裡,他抽到很遠的縣市去實習。」

金俊秀這時腦子才釐清。他們算起來真不是最慘的,至少他與朴有天還是能維持以往,過著他們想過的生活。就算日子偶爾會有像朴爸這樣的人出來打岔,但無所謂,他們還是能選擇過他們想要的日子。

金俊秀臉上終於有了笑容,他咬了下嘴唇,抱住了眼前這人。

有時,沒有非要把自己想成是這世界上最可憐的人。他們可以選擇,該怎麼過,日子才能稱心如意。



後來,朴有天與沈昌珉開始了他們的實習之途。在沈昌珉要離開咕璐市時,朴有天還是關心的慰問他,他與崔珉豪的感情最後的結果是什麼?

沈昌珉打理著自己的行囊,他只是搖搖頭說:「大概只能這樣。」就依目前為止的態樣,他想只能這樣。

可其實他這話略有隱瞞,他沒告訴朴有天他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

朴有天只是朝著沈昌珉的肩上拍拍,然而自己就離開了沈昌珉的家。

老實說,朴有天到至今還是希望沈昌珉的感情能有結果。不論是好還是壞,但至少都必須對雙方有所交代。依他的身分以及立場,並沒有什麼權利去叫沈昌珉該如何做。原因很簡單,沈昌珉有自己的人生要走,崔珉豪亦同。

人生就像紅紅跑道一樣,人在上頭奔跑,除了跑道指引著你的方向外,再者就是得靠自己去控制體力,控制著自己最後的圈數要多少。

在最後的終點,你決定奔向誰?

沈昌珉的事情他愛莫能助,所以到此他也就算告一段落了。過客的本分他已經做到,後來的事情就不是他能干預的了。

在這些日子裡,他總覺得自己似乎切換許多次的跑道,最後才明白他自己的跑道是哪一條。

是金俊秀這一條。

在這世界的拉扯之中,他不知道與金俊秀轉了多少回,最後才轉在一起。

他看著以前高中的操場,臉上微微的笑了起來。

操場是圓的,所以最後他還是能與金俊秀相遇。

幸福得來容不容易,就如選手的耐力賽一樣。

好險,金俊秀是運動高手。

好險,他最後仍是站在終點等著金俊秀。

好險,金俊秀選擇奔向他,也奔向他們已圓滿的未來。


────完────


我發現我每次結尾都剛好是27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