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將所有的行囊都準備好了,他從口袋裡拿起了手機,按了快捷鍵撥打給他想找的人。

他走回房拿了鑰匙,一手拿著電話等著對方接通。他穿上鞋子,開了門走出那間公寓,等著電梯,這時的電話才被接通。

「喂?」是崔珉豪的聲音。

「出來吧,老地方見。」沈昌珉說。

崔珉豪在電話裡頭悶聲的應允,他沒有拒絕。掛了電話以後他也換上了布鞋就出門了。

他們的老地方是『閃亮公園』,這也是他與沈昌珉第一次深交的地方。倆人的話題一直都沒有很多,可因為這個公園的名稱,沈昌珉與崔珉豪在某天卻一同坐在公園裡頭,恥笑著這個公園的名字。

就從那次,他們發現彼此很聊的開,都算是比較悶騷的人物。不過至今,他們恥笑歸恥笑,但還是不明白為何這個公園要叫做『閃亮』。

他慢慢的朝公園走去,什麼東西也沒帶的他,就只有人到場。他發現沈昌珉已經到了,而且坐在他們經常坐的長凳上等著他。

「嗨。」崔珉豪走過去笑著打招呼。

他坐上沈昌珉一旁的空位,顯得有些尷尬。縱使他們一直以來都保持著連絡,可心上的距離早已不知疏遠到哪兒去了。眼看太陽也快下山,公園裡的等燈都漸漸的被點亮起來,沈昌珉卻還是一句話也沒說。

「怎麼了嗎?」崔珉豪還是率先開口問話。

沈昌珉沒有看他,聲音低聲的回:「我要去莥氌市實習。」

崔珉豪知道那個縣市離咕璐市很遙遠,不過他卻說:「不錯啊,那裡的醫院說不定學到的東西比較多。」

「以後可能沒辦法去接你。」

「沒關係。」

「可能見面的次數比較少。」

「沒關係。」

沈昌珉終於轉過了頭看著崔珉豪,崔珉豪似乎是嚇了一會,他輕笑說:「幹嘛這樣看我?」

「那什麼對你才有關係?」

沈昌珉很認真的問著他。不過崔珉豪卻苦笑。他瞥過頭看著公園漸漸暗下的夜色,輕聲的說:「我們倆早已沒關係了不是嗎?」

他與崔珉豪是第一次認真的談論彼此感情的事情。已逃避三年的他們,沈昌珉才真正的明白,崔珉豪是真的早已放棄,且也不再喜歡他了。他沒有想哭的情緒,只是對於當初自己不懂挽留的心思有所懊悔。

崔珉豪總是笑容,讓人感覺他對任何事情都無要無緊。可其實並不然,當他發現崔珉豪的笑容底下是埋藏著無盡的傷痛後,他才曉得自己確實是讓崔珉豪失望,對他們的感情已絕望。

以前總覺得當不了情人,可以再當朋友。沈昌珉自己經歷過這樣的感情之後,他發現,他並沒有那樣的臉再要求崔珉豪與他做朋友。這是一種傷害,也是使崔珉豪沒辦有辦法真正的擺脫過去,毫無牽掛的繼續下一段緣分。

他總是過分的要求崔珉豪,直到現在,他才懂自己已犯下了不少錯誤。

他們倆早已沒關係了不是嗎?藕斷絲連的是他,他一直都讓崔珉豪活在痛苦當中。可現在的他卻認為,也許他們之間還能有些轉機,還可以再改變的。

「我來就是跟你談這件事情。」沈昌珉眼神沒有迴避,仍是盯著崔珉豪說。

崔珉豪沒有看他,他沉默不語的看著前方。

「我要去實習前,我得帶你先去完成一件事情。」

崔珉豪這時才緩緩的轉過頭與他眼神交會,細聲問:「什麼事?」

「見我爸媽。」

「你瘋了?」

「因為我還是喜歡你。」

崔珉豪睜大著眼看著他,他瞥過了頭,笑了出來。不過那樣的笑容像是在嘲笑沈昌珉還有他自己,為什麼他們倆總不能學聰明一點,就乾脆點一刀兩斷,一分為二,然後就再也不要有連繫。

這麼做所有的問題都能煙消雲散,所有的問題也將從他們生命中解放。那為何沈昌珉最後卻選擇了最麻煩的一條道路走?明明就已快脫離那樣的荊棘之道,而沈昌珉最後卻將他又拉回荊棘之中。

「所以呢?」崔珉豪的聲音有些顫抖,他看著公園裡的老少朋友,箝著自己的眼淚問著沈昌珉的下文。

「我要跟你在一起。」

沈昌珉再次將他拉進這條不歸路為的就是實現崔珉豪最原始的初衷。

崔珉豪摀住了自己的臉,他受不了的哭了出來。一直以來的假面最後也剝落了。初衷,這樣的一個初衷他沒有變過,只是曾經將它放棄過。而在他放棄以後,沈昌珉又重新的將它拾回,告訴他,我們可以一起完成這樣的一個夢。

沈昌珉看著落淚的崔珉豪,他伸過手就將他摟向自己。

他發現要給予崔珉豪一個溫柔並不是難事,一點都不難,可為何當初他卻會選擇去在乎別人的眼光然後來傷害崔珉豪。崔珉豪要的一點都不難給予,只是他從未讓自己去面對過。

「對不起。」沈昌珉說。

崔珉豪一直哭,他拼命的抹去自己臉上的淚水,嘗試的想說些話,但他發現他辦不到。沈昌珉最後的選擇衝擊對他太大,他根本毫無準備沈昌珉就要他來面對這些事情。

「你、你最可惡……。」崔珉豪哽咽的說。

當初讓他放棄的也是沈昌珉,現在要他別放棄的還是沈昌珉。怎麼感覺他在這段感情裡頭自己一點自主權也沒有?可好險的,沈昌珉的選擇令他高興。他不需要再利用時間來沖刷他心中的傷口,現在沈昌珉的抉擇,就已治癒了長期他幾乎是不治的傷痛。

「等等如果去見我爸媽,你不要說話,我說就好。」

崔珉豪一直哭,他沒有回話,但他有將沈昌珉的話語給聽進去。

「如果我的腳筋被打斷,麻煩你背我回來。」沈昌珉笑說。

崔珉豪聽了這話,他破涕為笑。他紅著眼眶的抬頭看著沈昌珉,吸著鼻涕說:「你自己爬回家。」

「你狠心?」

其實崔珉豪不狠心這麼做。他就是太心軟,所以才讓沈昌珉將他吃得死。

沈昌珉摟著崔珉豪的肩,他垂下頭靠著崔珉豪的腦袋,笑著說:「你知道朴有天已經做人成功了嗎?」

崔珉豪也笑了出聲,點頭說:「知道,不過俊秀說他都腰酸背痛。」

「我做的話就不會。」

「誰知道。」崔珉豪垂下頭笑回。

沈昌珉的眼裡很閃亮,公園裡的燈光照亮了他的眼眸。他與崔珉豪得未來似乎不是黯淡無光了。隨著公園裡的燈光點綴,他覺得自己的感情也開始懂得閃亮。

「以後你就知道了。」

崔珉豪沒有拒絕。

看來,沈昌珉的實驗對象已經敲定,就是崔珉豪了。


────完────

這是上,還有下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