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在做人成功時已經是大四暑假的事情了。在大四寒假的那年,本來想提前抓崔珉豪來做實驗,可崔珉豪在金俊秀的恐嚇裡頭,他嚇的不敢靠近沈昌珉的床,讓他見床就怕。

沈昌珉於這方面也算是個好人,他沒有強迫崔珉豪一定得將褲子給脫了然後躺上床。既然崔珉豪是百般的不願意,他自然是尊重他。所以他們就這麼一拖二拖,最後延至大四的暑假。

崔珉豪與金俊秀已經畢業了,朴有天與沈昌珉因為是醫學系的關係,大學得多念三年,所以現在仍是大學生。然而金俊秀與崔珉豪,金俊秀考上了體育教師,崔珉豪則在大學期間轉科系,於是他也順利的拿到了運動防護員的執照。

金俊秀再過不久後就要去應徵國中或高中的體育老師,而崔珉豪則要選擇進去國家代表隊當隨隊醫師。他們率先的將自己的未來規畫好,就等著朴有天與沈昌珉畢業。

今日金俊秀與崔珉豪倆人一同回到咕璐市,同樣是這個客運站,好久沒來接崔珉豪的沈昌珉也因放假的關係,他又出現在客運站。朴有天老樣子的去了出口處就將金俊秀接回家,崔珉豪則徒步的走向沈昌珉,一見沈昌珉,他低頭便說:「我拿到防護員的執照了。」

「恭喜你。」沈昌珉向前抱了他,然而拿過崔珉豪手頭上的那些行囊,又說:「今天晚上住不住我這?」

崔珉豪聞言,他臉上紅潤了起來。這種變相邀約他當然知道沈昌珉的需求是什麼。為了處理這件事情,他還特地問過早已不知與朴有天成功多少次的金俊秀。金俊秀先是不建議他嘗試,因為感覺真的沒有很好。可後來,金俊秀卻又說,但如果崔珉豪敢嘗試,會有出乎意料的感覺。所以零零總總這些模糊不清的感覺,崔珉豪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是該嘗試還是不該嘗試。

「呃……我怕痛。」崔珉豪握住了沈昌珉的手說。

沈昌珉臉上輕輕的笑了一聲,「不用怕。」

他就這麼牽著崔珉豪,把人給載回家了。

金俊秀與朴有天倆人就躲在停車場看著崔珉豪與沈昌珉的舉動,雙眼睜得大的他們,金俊秀緊張的拍了拍朴有天的肩膀說:「牽手牽手了!」朴有天是點點頭,他轉頭看了金俊秀一眼,笑說:「昌珉的車子往反方向了!」如狗仔一樣的他們,看著崔珉豪坐在沈昌珉機車後的背影,他們倆高興的一同笑了出聲。

崔珉豪於機車後座上是坐的忐忑,他怕等會的遭遇不是他所能乘載。可沈昌珉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他也只能姑且相信沈昌珉的技術應該是有證照認可的。

一到沈昌珉的公寓,崔珉豪先是打電話回家,說他今天要住男朋友家中,可能要後天才能回去。沈昌珉聽完是爆笑幾聲,他笑說:「有這麼嚴重嗎?還得到後天才能回家。」

「得留一天讓我休息……。」這是金俊秀教他的,所以他也就按照前人的慣例,預留一天讓自己能在床上歇歇。

沈昌珉雖然沒有經驗過,可他就是相信自己的技術會比朴有天來的好。這樣的信心哪來的他自己也不懂,但與朴有天一同研究GV時,他覺得自己的領悟力比朴有天來的高,所以或許實驗起來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崔珉豪戰戰兢兢的進廁所裡洗澡,待他沖洗完畢後,沈昌珉也隨後將自己的身子洗乾淨。崔珉豪相當害怕的坐在床上等他,他看著沈昌珉悠哉悠哉的吹著頭髮,有些懷疑的問:「你都不會怕嗎?」

沈昌珉關上吹風機,痞痞的說:「又不是我被壓。」

崔珉豪很想站起身揍他,怪不得沈昌珉一副就是沒什麼好怕的樣子,畢竟痛的人不是他。

「我不做了……。」崔珉豪細聲說。

「不行。」

「下次好了。」至少得讓他有個心理準備才行。

「不行。」

這已不是沈昌珉不懂憐香惜玉的問題,是他自己也忍的太久,重點是他並不想輸給朴有天。可崔珉豪還是從床上站起身,當他要走出房間時,沈昌珉伸過手就又把人給拉了回來。

「相信我好嗎?」

他與沈昌珉的鼻尖幾乎都快靠上了,他的眼眸顫抖的看著沈昌珉,眼睫毛緩緩的眨著,本想避開沈昌珉炙熱的眼神,可下一秒沈昌珉便吻上他。沈昌珉比他來的要高,他的手就掛在沈昌珉的肩上,任著沈昌珉為所欲為。

沈昌珉很沉穩,他慢慢的崔珉豪壓上床,循序漸進的摸上崔珉豪的吋吋肌膚,他想將崔珉豪帶進情慾世界,好讓他遺忘在現實裡金俊秀告訴他的恐懼。

他沒幾下就將崔珉豪的衣物給扒光了,本想慢慢來的他,做了才知道理性的煞車其實不怎麼管用。他也不曉得GV裡面是怎麼做的,他很乾脆的就靠著本能來取悅這個害怕不已的崔珉豪。

沈昌珉辦事跟朴有天不同,朴有天喜歡按照著計畫行事,他則習慣見招拆招。見崔珉豪的反應他大概就曉得自己哪做的好哪做的不好了。

在他們這一路來至這最神聖的一刻時,沈昌珉本想就這麼給他進去崔珉豪體內,可在他要沒入之時,崔珉豪幾乎是疼的哭出來了。

「不要……好痛。」崔珉豪推著他的肩哭說。

「第一次都痛。」沈昌珉算是半安慰的回。

「出、出去……。」

「我也才三分之二的龜頭進去而已。」

「不要說啦!」

醫學系的說這種東西臉不紅氣不喘的,可對於非醫學系的人而言是聽的都覺得很不好意思了。

雖然崔珉豪一直反抗,可沈昌珉沒有理會,他最後還是鴨霸的占領了崔珉豪的領地。一剛開始崔珉豪是千百個不願,可最後卻演變成要他雙手供奉自己領地上所有糧食以及軍力給沈昌珉他都願意。他抱緊了在他身上囂張的沈昌珉,果然金俊秀沒有騙他,勇敢面對以後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今夜,沈昌珉也做人成功了。然而也證實,前人的慣例是必要的。隔天崔珉豪果真是抱著沈昌珉的棉被在床上睡了一天。



「所以所以呢?昌珉的技術好嗎?」金俊秀扯著崔珉豪的手肘,聲音很小聲的問著他。

崔珉豪紅著臉看著前方與朴有天坐一起的沈昌珉,他垂下了頭,害羞的點著頭。只有一剛開始比較不舒服而已,在這之後,他可以說是已經忘了自己是誰了。金俊秀笑得很開心,他也告訴崔珉豪一堆朴有天在床上笨拙的時候,可後來的舒適感讓他原諒了朴有天一剛開始拙劣的技巧。崔珉豪聽完以後,也看著金俊秀笑了出來。

這間餐廳裡就分了兩桌,一桌是攻派,一桌是受派。朴有天轉過頭看著金俊秀那桌,他發現他倆似乎聊的挺開心的,雖然不知是在聊些什麼,不過既然開心那也就無所謂了。

至於他們這桌,朴有天與沈昌珉很和平,但比較的意味卻是濃厚。

「珉豪有喊痛嗎?」朴有天問。

「當然會痛。」沈昌珉雙手抱胸的說。

朴有天輕笑了一聲,他說:「什麼時候喊痛的?」

「進去的時候。」

「進去多少?」

沈昌珉歪了頭,一點也不害羞的說:「龜頭的三分之二。」

朴有天得意了,他搖頭晃腦說:「你前置作業沒做好,我是龜頭全進去俊秀才說痛。」

沈昌珉瞥了他一眼,沉默了一會才說:「是你的那裡比較小。」

朴有天覺得自己被反將一軍了,他咋舌,沒想到沈昌珉的腦子總是高他一等,連要比這種事他都比輸他。可他們還是好朋友,朴有天也就認了,比這比那的說實在一點意義也沒有。他們倆最後就看著對方就笑了起來,反正最後大家都一樣是幸福,比什麼比呢。

沈昌珉也不禁的將頭轉回去看著崔珉豪,他臉上默默的露出一絲朴有天連看也沒看過的笑容。

據說朴敏英過不久後要結婚了,而朴有天與金俊秀似乎也過不久後也要同居了。

那他與崔珉豪呢?

他們的腳步總是比別人晚個半拍,可沒有關係,較晚起步也是會到達終點的。

他靜靜的看著另一桌的崔珉豪,現在的他對未來的日子還沒有個打算。但目前他曉得,無論如何,他都會牽著崔珉豪的手一同走至這世界最後的盡頭。

那樣的盡頭,他們會一起抵達的。


────完────



6462483ddaf3e2c33c6d974f.jpg 

387f2fd1634802159a502748.jpg 

 

真的是超適合的阿...(遠目)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