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這個世代裡頭,窮人家想翻身的機會是微乎其微,孩子的出生仍永遠是屬這世上的弱勢。鄰居不是輪流吃了對方的孩子,要不就是將自己的孩子變賣他人,讓自己的孩子能在更有能力的家族裡生存。

這是一場婚姻買賣,可卻也是名副其實的販賣廉價奴隸,將買來的媳婦如下人般的使喚,以節省聘用下人的薪俸。

這俗稱,童養媳。



「俊秀,過去以後要聽朴家的話,好好替他們做事。」

金俊秀那雙鳳眼大又圓滑,他眨了眨眼,傻傻的點頭。年才九歲的他,對於自己將要去哪,往後日子的模樣他毫無頭緒。娘只告訴他,這是為了生存,所以寄人籬下。不要反抗,只需聽話就好。

他聽的懵懂,但也向娘保證,他會聽話,聽朴府的話,好好做個朴府的媳婦。

美其名是嫁去朴府為人媳婦,可現實並非如此,他只不過是朴府的下人而已。是男丁的他,率先被朴府給買去,為的就是利用他的勞力,來完成朴府中的務農事兒。可這些勾當裡頭他什麼也不懂,他傻楞的牽著自己娘的手一路來至朴府。而後,他被另一個女人給帶走,就再也沒見過自己的娘親了。

「俊秀,這是你未來的相公。」朴夫人對著他說。

金俊秀不明白何謂相公。他看著眼前的孩子,比自己小許多,而那孩子也抬著頭看向他。一見金俊秀,那孩子也笑了開來。

「他幾歲?」金俊秀指著孩子問。

「三歲,他叫朴有天。」

朴夫人將朴有天抱上腿,可朴有天卻反抗,伸出不大的手臂,就想給眼前的金俊秀抱。金俊秀走向前來,有如小大人似的就抱過朴有天。

「我最會照顧小孩了。」金俊秀得意的說,可實際上他一點經驗也無。

他捏著朴有天的臉頰,還用了自己的衣袖擦掉朴有天從嘴角流出的口水。朴夫人走過金俊秀身邊,蹲了下身摸著他的紅髮道:「以後有天可能得麻煩你照顧。」

「好的。」

「也有可能得麻煩你下田耕種。」

「好的。」

朴夫人滿意的朝著他笑著,伸手就從他身上抱過朴有天,低頭微笑說:「隨我來,我帶你去你的臥房。」

朴有天在朴夫人的懷裡扭動,他的小手不停伸向走在朴夫人身後的金俊秀,牙牙學語的喊道:「秀、秀秀。」

金俊秀咬了自己的下嘴唇,他抬著頭瞧著朴有天那惹人憐愛的模樣,朝著朴有天給予一抹笑容。他也墊上腳尖也伸過手拉著朴有天的小手,笑喊:「有天。」朴有天似乎很喜歡金俊秀,最後朴夫人連房間都沒走到,朴有天就又讓金俊秀給牽著,一路至金俊秀日後休息的房間。

朴夫人替金俊秀準備的臥房不簡陋,什麼都具備,看上去也防寒避暑。雖說金俊秀是個童養媳,可朴夫人卻也將他當作自己的媳婦看待。俗話說,若自己的兒子要幸福,首先就是得對他的媳婦好。

金俊秀牽著朴有天走進房,他看著這間房間,高興的笑說:「謝謝夫人。」他喜歡這裡,這比之前所住的地方好太多了。

「瞧你喜歡的,希望你能適應這裡。」朴夫人低頭笑回。

「會的。」

金俊秀將他親娘告訴他的話全聽進去了,要聽話,不要反抗。然而朴府並沒有為難他,對他如同對自己的孩子一樣。雖然離開娘親的身邊讓金俊秀覺得有些感傷,可瞧見朴府的一切,他深信著自己離鄉背井在這也能待的好。

他牽著朴有天的小手在這間臥房裡閒晃,低下頭笑著跟朴有天說:「這裡好棒!」

朴有天也隨他語後說了一聲:「棒!」他就像金俊秀的小跟班一樣,總是想尾隨在金俊秀的身後。

後來朴夫人將朴有天給抱走了,臨走前他還告訴金俊秀,從明日起就得隨著朴府裡的劉嬤嬤做事。金俊秀並不知道劉嬤嬤是誰,可朴夫人說,明日劉嬤嬤會臥房裡帶他工作,所以不用擔心。而晚間朴夫人若不在時,金俊秀還須要替他照顧朴有天,替他照料朴有天一切。

金俊秀對每件事情是全然點頭說『好』,他分辨不出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反正只要是朴府提出的要求,他都不能拒絕。

待朴夫人離去後,金俊秀便爬上自己的床。他在這張相當好躺的床上打滾著。以前沒睡過這種床的他,讓他愛不釋手。他想,也許等自己長大以後,他也可以將娘親給接過來這裡一同住。雖然他並不曉得自己是被娘親給賣掉,可無妨,他仍是娘親的孩子,所以必須遵循孝道,做好他為人兒的本分。

然而沒多久後,金俊秀的房門又被打了開來,是一位下人牽著朴有天到來。

朴有天從第一天就開始纏著金俊秀不放,且在多年以後,朴有天仍是不放過金俊秀。

就在這一次的買賣婚姻當中,誰都退不了貨,也脫離不了這場注定的姻緣。


*****


哀,無責任開坑,無責任棄坑喔。
我覺得特難寫的。

問我這篇的走向是什麼,劇情很簡單,朴有天得讓將一直以來都將他看待成弟弟的金俊秀愛上他。
這是本部小說的目標……(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