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一早劉嬤嬤果然時刻不差,他敲了金俊秀的門就進屋叫醒他。金俊秀還不明所以的,就睡眼惺忪的隨著劉嬤嬤來到井邊梳洗一翻。

當冷水潑上了他的臉頰時,他才有那麼點知覺。

「唔……。」

一大清早冷風依舊,這般冰涼的井水也讓他清醒不少。他抬頭看著劉嬤嬤,看上去這女人年紀也不輕了,面容上的皺紋讓他看的有些生怕。劉嬤嬤的神情也非柔和,身材是壯碩,臉部相當的嚴肅。金俊秀吞了口口水,乖巧的低下頭,這時才輕聲說:「劉嬤嬤早。」

劉嬤嬤瞧了金俊秀這孩子一眼,似乎是習慣孩子見著他的反應,他嘆口氣,摸著金俊秀的紅髮,低聲說:「別怕,做的好我自然是不會修理你。」金俊秀聽見這話,果然劉嬤嬤與他想像的一樣恐怖。但至少劉嬤嬤也給他留了後路,只要他做得好,就不會被罵、被修理了。

劉嬤嬤輕笑了一聲,他那粗糙的手就牽著金俊秀來到廚房。他從門後邊拿了一張板凳放至火灶邊,伸過手在火灶台上拿了塊木砧板,放開了金俊秀的小手說:「來,站上板凳。」

金俊秀的小腳聽話的踏了上去。劉嬤嬤將木砧板放置他的檯子上,低聲問:「會不會切菜?」

金俊秀皺了一下眉,他無辜的看著劉嬤嬤,小手就握成了拳頭,戰戰兢兢的說:「我不會……。」他根本沒有切過什麼菜,甚至廚房他也還是頭一次進來。他很怕劉嬤嬤修理他,於是又趕緊說:「嬤嬤不要打我!」

劉嬤嬤瞧他一副怕的要死的樣子,很無奈的笑出聲說:「我這麼恐怖?」

金俊秀的小鳳眼游移著,最後還是害怕的點點頭。

「唉,嬤嬤會先教會你,若做不好才會打你,懂嗎?」

金俊秀點點頭。

劉嬤嬤轉過身捏了一把菜,肴了身旁一甕乾淨的水來至砂鍋裡,邊瞧金俊秀說:「來,嬤嬤教你洗菜。」

金俊秀專心的看著劉嬤嬤的一舉一動,他站在板凳上,又墊了腳尖,記下了每一個步驟。劉嬤嬤拿過那木砧板,拿著菜刀切一次菜給金俊秀看。他千叮嚀萬交代,菜可以不用切的快,且要注意別切中自己的手。劉嬤嬤讓出自己的位置,又說,他得去另一個火灶起爐炒菜,這裡就交給金俊秀來洗菜切菜,有問題就問,不要傻傻的做。

金俊秀乖巧的點頭,他就按照劉嬤嬤的方法,慢慢的洗菜,洗完就切。他切的慢,也很小心的不讓自己切到手指。劉嬤嬤邊煮著菜邊看著金俊秀的動作,確認沒什麼問題後才專心的準備朴老爺與朴夫人的早膳。

金俊秀一個小人兒慢慢的切著菜,劉嬤嬤沒有趕他,只見時辰快屆至時,劉嬤嬤才替金俊秀加快速度。金俊秀看著目瞪口呆,他才曉得自己的動作真的是太慢了,他墊著腳尖依靠著火灶,用著可愛的聲音問:「我切太慢了嗎?」

「以後會變快的。」劉嬤嬤笑說。

金俊秀看著劉嬤嬤臉上因笑容而呈現的皺紋,他發現其實劉嬤嬤並沒有那麼可怕,反倒是個有耐心教倒他的人。既然如此,往後他也需要趕緊練習,來幫助劉嬤嬤。他一個人看著劉嬤嬤忙東忙西的,在一旁也想幫上忙,可劉嬤嬤只是說,他年紀太小,等大些再教他下廚。

「這個給誰的呢?」金俊秀指著那盤稀飯與其他的小菜色問。

「老爺跟夫人的。」

劉嬤嬤又準備了托盤,將那些飯菜裝上托盤,然而帶著金俊秀走出廚房。他們一路走至朴老爺與朴夫人的臥房,劉嬤嬤蹲了下身,對著金俊秀的說:「你拿的動嗎?」

金俊秀看著那盤飯菜,點點頭說:「可以!」

劉嬤嬤嘗試的將托盤端給他,笑說:「你端進去給老爺與夫人。」

「好的。」

金俊秀腳步走得慢,他小心翼翼的走至房門,一旁的劉嬤嬤也替他敲了朴老爺的臥房,輕聲說:「老爺夫人用早膳了。」金俊秀聽劉嬤嬤這麼喊道,他隨後也補了一句:「用早膳了。」

朴夫人沒多久就將門打開來,一入眼的便是這個未來的媳婦,他相當的滿意。朴夫人和藹的將托盤接過,還不忘跟金俊秀道謝。金俊秀抬頭笑得開心,他在第一天總算完成了第一樣任務,重點是還頗受好評。

而朴有天似乎仍在睡,金俊秀看了幾眼床邊後,轉身就隨劉嬤嬤離開了。

劉嬤嬤牽著金俊秀的小手,又將他帶回廚房。金俊秀本想問問接下來要做些什麼事時,他看著劉嬤嬤打開蒸籠,從裡頭拿了包子遞給金俊秀,「吃吧,你也餓了。」

金俊秀的小手拿過那熱騰騰的包子,眼睛似乎是熱氣給蒸出了淚水來。已經有多久他不再吃過熱的食物了,他捏著熱包子,大口大口的將包子咬進那不大的嘴裡。

「吃慢點。」劉嬤嬤摸著他的紅髮笑說。

「我想拿給娘吃。」金俊秀嘴裡含糊的說。

劉嬤嬤緩緩的眨了眨眼,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該誠實的告訴金俊秀,他是被賣來朴府當奴隸的,要再找到自己的娘親,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可金俊秀年紀這麼小,又這麼肯學,就怕說了金俊秀就想逃離朴府,他可是會被朴老爺罵的。

「會有機會的。」劉嬤嬤輕聲說。

金俊秀點點頭,他將手中的包子吃完,很規矩的就肴乾淨的水替自己洗洗手,用衣袖抹了自己嘴上的油漬,轉頭笑問:「還要做什麼事呢?」

劉嬤嬤牽了他的手,便道:「去種田吧。」

這一路上劉嬤嬤告訴了金俊秀許多種田的技巧,雖然金俊秀是有聽無懂,可他還是很認真的記著。來到的朴府的田地後,朴府有許多下人都在田地裡忙,他牽著劉嬤嬤粗曠的手,也跟著劉嬤嬤下田地。

劉嬤嬤帶著金俊秀拿著鋤頭整地,可金俊秀的力道沒那麼大,劉嬤嬤就替他選了小鏟子,讓他跟在一旁半玩耍的教他整地。

劉嬤嬤說,這片農地是朴府的一切,得靠他們種植出好吃的稻米再販賣給朝廷或人民來賺取利潤,這樣大家才能糊口。他又對金俊秀說,種稻的技巧相當重要,所以一定要學起來。

金俊秀在一旁聽著,他點點頭也繼續幫忙整地。這農田的土相當的硬,金俊秀的小手挖的都疼了,他放下鏟子揉著自己犯疼的手掌,見劉嬤嬤沒歇息,他也趕緊的拿起小鏟子幫忙挖地。可劉嬤嬤知道這活讓一個才九歲的孩子來做是難了一點,所以在金俊秀第二次放下鏟子時,劉嬤嬤就讓他去一旁休息,替其他的下人端些茶水來代替整地的工作。

這麼一天下來,金俊秀是覺得累了,他回到朴府後整個人幾乎是沒什麼力氣,就連淨身也是劉嬤嬤替他洗的。他的晚膳也與下人一同吃,肚子填飽後他自然是回到自己的臥房,脫了鞋就爬上床去。可他忘了晚上還有一個任務存在,就是照料朴有天。朴府的下人並不多,近期的景氣並不好,朴府也裁了許多下人,所以才買了他這麼一個童養媳,讓他進來貼人手。然而現在,金俊秀已經睡死在床上了。

雖說金俊秀是忘了朴有天這個小傢伙,但朴有天可卻沒忘了金俊秀。就在夜裡,因朴老爺與朴夫人都出外洽商,朴有天這三歲的小毛頭也就自己闖進了金俊秀的臥房裡。他一路來至金俊秀的床邊,也規矩的將自己的鞋給脫了,費了一翻的功夫才爬上金俊秀的床。

「嘿咻!」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睡顏,他坐上了金俊秀的小腹上,那小小手就搖著金俊秀肩膀,任性的喊著:「秀秀、秀秀!」

金俊秀累是累,可有人叫他,他還是有知覺的。他緩緩的睜開眼,是一個小毛頭坐在自己的肚子上頭,他累著身子坐起,不大的手臂就圈著朴有天,迷茫的問:「怎麼了你?」

「一起玩!」朴有天笑說。

「可是我累了。」金俊秀嘟嘴說。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似乎要再閉上眼,金俊秀這回又躺上了床,可那小手臂還是圈著朴有天。朴有天像是明白金俊秀的疲勞,他是沒動靜的坐在金俊秀的小腹上,好一會,才漸漸的趴上金俊秀的胸膛。

「俊秀晚安。」朴有天趴在他胸膛上咕噥的說。

金俊秀抱著他,輕輕的拍著他的背含糊的回:「嗯。」

朴有天抬起頭看著金俊秀,見金俊秀真的睡著,且也沒再拍他的背脊,他也趴回金俊秀起伏的胸頭,抱住金俊秀,閉上了他的桃花眼,陪著金俊秀一同睡去。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