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晚間是誰來將他們倆蓋被的,沒有人知曉。金俊秀是將朴有天抱的安穩,倆個孩子就一同睡在一張床上,直至一早劉嬤嬤起來叫人。

劉嬤嬤一進門就瞧見這兩個小毛頭,一個就睡在金俊秀的胸膛上,而金俊秀卻仍是不覺有人進門而大膽的繼續睡著。劉嬤嬤知道昨日金俊秀是辛苦了,可他也不能讓金俊秀偷懶,再如何,金俊秀都是朴府未來的大媳婦。

劉嬤嬤小心翼翼的要將朴有天抱至床上的另一旁,可未料,朴有天卻是將金俊秀抱的緊,幾乎是難以將他從金俊秀的身上給拆離。然而這樣的扯動,卻扯醒了金俊秀來。

金俊秀緩緩的睜開眼,一瞧見劉嬤嬤在自己的床邊,他趕緊從床上坐起身,驚恐的以為自己睡過了頭,趕緊道:「對不住對不住,我睡過頭了!」劉嬤嬤瞧金俊秀緊張的,他微笑搖著頭說:「沒事沒事,先把少爺抱一旁吧。」劉嬤嬤這麼一提醒,他才驚覺自己懷裡掛著一枚小傢伙。

金俊秀嘗試的將朴有天拿下,但朴有天卻緊緊抓著他的衣裳。劉嬤嬤也在一旁幫忙,企圖想將朴有天的小手掌敲開來,好讓金俊秀下床。他倆是費了一翻功夫才將朴有天從金俊秀的身上弄下來,可沒想到悲劇就這麼發生了。朴有天的小掌離開金俊秀後,他人就這麼醒過來了。醒來還不打緊,朴有天幾乎是以為金俊秀跑走了,他霎時的大哭起來,讓金俊秀與劉嬤嬤措手不及。

「秀秀……!」

一陣的哭喊聲是讓金俊秀又將他抱回自己的懷裡,可這時他卻發現懷中的人而有些不對勁。

「嬤嬤,怎、怎麼臭臭的?」金俊秀抬頭問道。

劉嬤嬤東張西望了一翻,才驚覺朴有天似乎是因受到了驚嚇而拉屎了,「少爺拉屎了!嬤嬤去燒個熱水,你將少爺抱至澡堂來!」

金俊秀就這麼看劉嬤嬤急急忙忙得走出房門,他也只能在床上錯愕的抱著朴有天。小人抱著小小人的他,朴有天一直哭,他先是安慰著朴有天要他冷靜下來,可朴有天不聽話,他的脾氣也就上來了,有些責備的罵道:「你拉屎了啦!不要哭!」

朴有天死死的抱緊金俊秀,讓金俊秀給他抱下床,一路上他也就這麼重覆著金俊秀說的話,邊哭邊喊:「我拉屎了啦……!」

金俊秀並不嫌朴有天髒,但得必須將朴有天的屁股先洗乾淨。雖說他是上了火,可對朴有天他就是兇不起來。他仍是耐著性著邊抱著朴有天邊安慰,然後將朴有天帶至澡堂。

「行了行了,這水溫了。」劉嬤嬤隨後也走進澡堂,他將朴有天的包在屁股上的尿布脫了下來,又說:「俊秀,替少爺洗屁股,嬤嬤洗尿布去。」

金俊秀聞言,他點點頭道:「好的。」

他牽著朴有天來至剛燒好的熱水邊,輕聲說:「有天你彎身吧!」朴有天啜泣著,可還是乖乖的彎了身子,雙手撐著地板,讓金俊秀替他清洗屁股。金俊秀是第一次幹這活,可也算是清洗的不錯。他在澡堂裡又拿了新的棉布替朴有天擦乾那小屁股,爾後劉嬤嬤拿了塊新尿布,就替朴有天給穿上。

「少爺,以後要拉屎得學著去茅廁了。」

雖說劉嬤嬤是下人,可許多規矩他還是會教導朴有天。朴老爺與朴夫人經常不在府上,能教朴有天的也只有這些下人,而現在則又多了一人,就是他愛纏黏的小媳婦,金俊秀。

「我會!」朴有天一副就是你別瞧不起我的模樣向劉媽媽回話。金俊秀瞧朴有天這樣的態度他是看不過去,於是就捏了朴有天了臉頰以示懲戒的說:「你會還拉在褲子裡!」朴有天最受不了金俊秀對他兇了,見金俊秀要拋棄他的樣子,他又裝可憐的抱住了金俊秀的腰際,哭喊說:「秀秀對不住……!」

劉嬤嬤瞧這模樣是笑了出聲,他嘆息的搖搖頭,瞧金俊秀罵幾聲朴有天就順了金俊秀,這翻模樣也太惹人憐愛,可不知朴有天與金俊秀這般的關係能否持續至永久之後,這就沒法保證。金俊秀雖是朴府的準媳婦,但沒人知朴有天長大以後是否會迎娶金俊秀,還是最後會將金俊秀給棄媳,而把金俊秀遣返家鄉。劉嬤嬤也經歷過幾個世代,他自然是懂童養媳的命運以及可悲。

兒時的一切真不能看得太真,兩小無猜之際等成人以後也無多少人會記得這分兒時的情意了。劉嬤嬤知道金俊秀這孩子是個刻苦耐勞的媳婦,他希望金俊秀能在朴府有個好待遇。

「走吧,俊秀。」劉嬤嬤牽起金俊秀的小手說道。然而還巴著金俊秀不放的朴有天,也嘟嘟嚷嚷的說:「我也要去!」

劉嬤嬤轉了過身訓斥朴有天,怒道:「少爺不能任性!」他這意思就是要朴有天別再黏金俊秀,可誰知朴有天並不害怕劉嬤嬤,他死纏活纏著金俊秀,讓劉嬤嬤不好牽金俊秀的手。

府上一堆事情都等著他們去做,現在多了個小傢伙攙和,可真是礙手礙腳的。劉嬤嬤是無可奈何,要非朴有天是小少爺,他老早拿掃帚打人要他識相點。最後是朴有天勝出,金俊秀也向劉嬤嬤妥協,要不就帶著朴有天一起去做事吧。朴夫人也不在,府上人手又有限,下人各職所司,沒人有時間陪朴有天。朴有天顯得是寂寞孤獨了。

所以就這麼,金俊秀的小手又牽著朴有天的小小手,他們仨人就一同在廚房裡忙,劉嬤嬤替他倆準備了早膳,待填飽肚子以後,劉嬤嬤便說今日無須去田裡整地,只需在朴府內清理打掃。

金俊秀隨著劉嬤嬤的指示從小茅房裡拿了些掃帚,朴有天瞧金俊秀在掃地,他也吵著說自己也要掃。可掃帚的大小沒有符合朴有天的身長,朴有天又少又鬧的,最後劉嬤嬤便罵道:「少爺去階梯那坐好!」

朴有天是受了驚嚇,劉嬤嬤生氣的臉龐總是讓孩子覺得如虎姑婆一樣的恐怖。他的眼神無辜的看向金俊秀,希望金俊秀給予他安慰。金俊秀不知為何便想起以前自己任性時,娘親都會在他額頭上親吻一口,然後要他聽話,別亂胡鬧。

金俊秀是拖著掃帚,然而牽著朴有天的小小手將他帶至大廳前的階梯,他輕聲說:「有天你在這坐好。」朴有天果真乖乖的屁股黏地,抬頭看著金俊秀。金俊秀朝著他露出了可人的笑容,爾後便在他的寬腦門上吻了一口,「乖乖在這裡等喔。」

也才三歲的朴有天很無恥的笑了出來,他嬰兒肥的臉蛋笑得開心,還頻頻的點著頭,說他會聽話等金俊秀忙完的。他果真就一人坐在階梯上看著金俊秀與劉嬤嬤打掃朴府的庭院。他見金俊秀與劉嬤嬤掃得滿頭是汗,太陽也漸漸的高掛,他這小人兒一個起身,就走進大廳裡,爬上了椅子,伸手就拿過案上的茶壺。他從木椅上又跳了下來,那雙小手就拎著茶水,又來至大廳外的庭院。

「喝水!」他笑著朝著在庭院忙碌的倆人說。

那壺茶水因朴有天的步伐不穩就滲了出來,金俊秀是第一個向前接過那茶水的人,他又回至廳內拿了三個瓷杯,就替他們仨人倒了茶水。朴有天也拿過一杯給喝了,金俊秀則走出廳外,將自己手上的另一杯水拿給了劉嬤嬤。

朴有天的教養很好,而金俊秀的反應也不錯,他們誠以待人,倆人都是惹人愛的孩子。劉嬤嬤喝了那杯水後,先前帶孩子辛苦他也就既往不咎了。

金俊秀掃的差不多後,他是抽了點空陪著朴有天玩耍。劉嬤嬤也就一人整理著庭院的花草,而金俊秀最後便帶著朴有天擦著廳內的塵螨,好讓朴有天不覺太無聊。

後來,朴有天這小人兒的體力也殆盡了,中午時分吃完午膳,金俊秀就將朴有天哄入睡,他隨後又跟著劉嬤嬤繼續他們的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