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金俊秀學會如何替朴有天把屎把尿以後,朴有天也很識相的沒給金俊秀找碴過。朴有天這小毛頭也真開始學著如何去茅廁了。

記得某日金俊秀才剛與劉嬤嬤從市集買了些菜回府,剛起床的朴有天一見金俊秀就趕緊抱著金俊秀的大腿不放,哭說:「我想要拉屎!」這對一個三歲小孩已經不容易了,他還特地忍至金俊秀回來才敢讓自己的安心的拉。上回的教訓朴有天是怕了,他怕金俊秀會再罵他。一直想討好金俊秀的朴有天自然是想當個能惹金俊秀疼愛的孩子,所以在被斥責一次之後,他也就很少一事會再二犯。

「秀秀秀秀……!」

朴有天緊張的抓著金俊秀的手臂,他看著那大大的茅坑,小嘴就嚷嚷起來了。金俊秀雙腳就跨在茅坑上頭,他抱起了朴有天的雙腿,讓朴有天倚在自己的懷中。朴有天的屁股就對準著毛坑奮力的拉著他的穢物。

「唔……秀秀臭臭……。」朴有天似乎是不太好意思的說。

金俊秀抱著他好讓他不會拉至半途就雙腳沒力跌入糞坑,可朴有天心頭上卻是難為情。讓金俊秀這麼抱著他大解,金俊秀就得在一旁忍受著他穢物的惡臭。朴有天本是因想大解而哭,可現在卻又因讓金俊秀受苦,本是乖乖拉屎的他,又突然哭了起來。

「秀秀我自己來!」朴有天在金俊秀的懷裡動了一下,這舉動是嚇壞了金俊秀。要是一個連他也沒站穩,這倆人可就得一同在糞坑裡游泳了,「你別動!」金俊秀喊道。

朴有天又乖乖的待在金俊秀懷裡,金俊秀知道朴有天在啜泣了,他好聲好氣的又說:「若不小心,咱倆等等就摔進糞坑裡一同臭死喔。」朴有天的桃花眼就往茅坑裡瞧,糞坑深邃的很,要真他倆掉了進去,大概死在裡頭也沒人知了。所以他還是只能任著金俊秀將他的雙腳抬著,然後安穩的繼續拉他的屎。

待他屎意全無之後,金俊秀拿了草紙替他擦著小屁股,又再幫他換上尿布,怕朴有天來不及上茅廁時還能拉在自己的尿布上。金俊秀牽著朴有天的手肴了清水兩人一同洗著手,朴有天隨意將自己沾濕的小手亂抹在衣裳上,他見金俊秀洗完後,小手也就自動的牽上金俊秀。

「去玩!」朴有天甩著金俊秀的手說。可金俊秀的時辰有限,他不可能將全部的時間都留給朴有天,「不行呢,我得忙去。」

「我不要我不要!」朴有天耍著性子腳也就不走了,他拉著金俊秀的手一副就是要金俊秀也別去忙,留在他身邊。

「要不有天去練書法如何?」

金俊秀記得朴夫人有讓朴有天學習寫字,現在朴夫人也不在府上,見朴有天也諸多日子沒練過字了,他就抱著朴有天來至書房,將他抱上椅,然而拿了文房四寶,放上宣紙,就替朴有天磨墨起來。

朴有天沒有胡鬧,他聞著墨香,待金俊秀將一切用妥以後,也就拿過金俊秀沾好的毛筆在宣紙上寫起字來。

「字要好好練,寫整齊再來找我喔!」金俊秀離去前還摸摸他黑髮說。

朴有天點點頭,他認真的開始練字,而金俊秀也就趕緊至廚房替劉嬤嬤準備其他下人的午膳。金俊秀有時忙朴有天的活就忙不太過來,才九歲的他還得做一堆的事,往往在廚房裡頭,他切完菜以後也就會坐上他經常當凳子踩的椅凳小小的歇憩一會。

劉嬤嬤沒責備他什麼,他也知一個孩子的能力其實有限,要求的多也不一定做得來,有時還可能將事情搞得更複雜而已。金俊秀看著劉嬤嬤利落的身手,他也希望自己能趕緊長大,好讓自己能擔當點什麼。

「如何,少爺好照顧嗎?」劉嬤嬤瞧金俊秀無聊的,隨口就這麼搭腔。金俊秀抬起頭看著劉嬤嬤笑回:「有時挺皮的,但也還好。」他就像個小大人一樣的說著朴有天。

「挺可愛的不是?」

「就像弟弟吧。」金俊秀笑說。

劉嬤嬤心想,其實金俊秀會有這樣的感覺也挺稀疏平常的,畢竟他倆歲數差的多,要有什麼將朴有天看待成自己丈夫的心理是不大可能有,通常都是兄弟情居多。也就因此,是童養媳的幾乎不會愛上自己從小照顧至大人的丈夫。他垂下頭又瞄了金俊秀一眼,若朴有天對金俊秀也僅是兄弟的感覺,那麼以後朴有天不迎娶金俊秀,金俊秀該何去何從?

想至這,劉嬤嬤是替金俊秀覺得心疼,無論是現在還是以後,他們也許就只能是下人的命吧。

「秀秀!」

突然的一聲喊叫,是朴有天抓著那把長長的宣紙沿路跑至廚房裡頭找他要找的人,他笑的可愛的說:「練好了!」總是有朝氣又有活力的他,將自己的作品遞給金俊秀瞧。

金俊秀並不識字,可他也看過字的態樣,雖不懂上頭寫了些什麼,可朴有天練的字也算是工整了。

「給你!」

朴有天將那捆宣紙就塞給了金俊秀,還說送給他什麼之類的咕噥著一些令人不太明白的話,可金俊秀還是將這堆宣紙給折放整齊,然後放回自己的臥房裡頭。

中午時分他帶著朴有天一同用膳,可因朴有天的身分不同,朴有天是一人坐在主人的位置上,其餘下人就各自在另一桌用膳。餵朴有天這樣艱辛的工作自然是落在金俊秀身上了。朴有天其實已經很會自己吃都西了,只是容易掉滿地而已。

金俊秀清著他衣裳所沾上的飯粒,也與他坐在同一桌飯桌上陪著朴有天吃。縱然輩分上他們是不被允許同桌用膳,可也因主席只剩朴有天一人,金俊秀是未來的媳婦,大家自然是不會去指責什麼。

後來黃昏時辰田地裡的農活也都已完成,金俊秀這小人兒的力量也就用不上了。在夕陽已快沒入之際,金俊秀帶著朴有天至澡堂裡淨身。金俊秀先是在外頭替朴有天燒著熱水,待朴有天大叫說水熱了以後,他人也才進了澡堂,與朴有天一同淨身。

他倆一同淨身其實也非第一次了,朴有天這小傢伙都會乖乖的站好讓金俊秀替他清洗,金俊秀將朴有天清理完以後,接著才會替自己打理打理。他抱著朴有天一同跨進了木桶裡頭,倆人的身子不大,擠在這桶子裡所剩的空間還是很空曠,朴有天這時就會開始在木桶裡玩耍起來。

一天下來金俊秀也累了,他只是光著身子躺在木桶裡放任著朴有天自己玩耍。朴有天見金俊秀這麼沒精神,本是玩的開心的他,也慢慢的停下了動作,乖乖的坐在金俊秀的身邊與他一同泡著澡。

金俊秀的紅髮在水面上浮著,朴有天雖說沒有胡鬧,可時不時也會抓著金俊秀的頭髮玩耍。

「紅的。」朴有天說。

「嗯,你是黑的。」金俊秀也抓了他的頭髮說。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臉蛋,他看了好久好久,突然像是情竇初開一樣的紅了雙頰,誠實的說:「秀秀很漂亮。」

金俊秀睜大了他那雙鳳眼,無所適從的輕笑一聲回:「這什麼詞呀真是……。」他捏著朴有天的臉頰,臉上的笑容是笑的越來越開。雖說一個男孩被說漂亮不是什麼值得另人高興的事兒,可這也是金俊秀頭一回接受到的讚美。

待朴有天不想玩水後,他就抱著朴有天赤裸的身子離開木桶,然而再替朴有天著裝。他帶著朴有天回至朴有天的臥房,可在他要離開時,朴有天又跟著他的屁股走了出來,尾隨至他的臥房。金俊秀怎麼睡服,朴有天就是不肯回自己的臥房休息。

晚間朴老爺與朴夫人也回至府時,朴有天仍是賴在金俊秀的臥房不走,任誰來管都管不動,最後金俊秀是妥協,他的床就空了一個位置來擱置這個朴有天。

夜晚裡,金俊秀的睡意就是抵不住,朴有天雖然還無睡意,可他一見金俊秀雙眼閉上,他也就自己爬進金俊秀的棉被裡頭,窩在金俊秀胸膛裡。三歲的娃要自律並不容易,可朴有天卻是輕而易舉。只要能讓金俊秀好好休息,過動的孩兒時期再如何好動的他都會忍耐。

他輕輕的抬起他的小腦袋瓜,看著金俊秀的睡顏,那天生濃密又翹的眼睫毛也緩緩的閉上眼來,他在金俊秀懷中靜靜的睡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