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雖說朴有天與金俊秀計畫養育女兒一事有了結果,可他們卻遲遲的沒有將這計畫實行,好讓有個落實。

朴有天在得到父母同意之後,過沒幾天他就被金希澈綁至公司,繼續他們接下來的工作。金賢重一在公司遇見朴有天,便與他提起他之前的八卦風波,還嘲笑他回去有沒有被金俊秀罰跪算盤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

朴有天看金賢重的表情就知他是來看好戲的,他脫了自己的上衣,鄙視的說:「沒呢,我也沒睡沙發,反倒我們要有孩子了。」這件事情朴有天還不忘的跟金賢重炫耀。雖說之前他就提過了,可這回不同,他們是真的要去領養一隻小不點來撫養。

當這話也被一旁的金希澈聽見以後,金希澈是轉過身看著他們倆說:「養孩子?你這樣的情況怎麼養?」朴有天與金賢重相互的看了對方一眼,他吞了口口水道:「什麼什麼情況?」

「你以後跟賢重都會常出國走秀,養了孩子反倒是個累贅。」金希澈走過身拍了拍朴有天西裝,又說:「你沒有時間照顧的。」

朴有天知道自己的行程,也明白這行業的工作性質,先前金希澈就跟他說過了。可問題是,他若要等有空的時候再有小不點,那時他可能也老了,也沒有體力去照顧所謂的孩子了。他知道要養孩子他會遇上種種的困難,可這想法都只差一步就能實現了,難不成要功虧一簣?

「俊秀可以幫我的。」朴有天笑說。

可金希澈的反應更是令人覺得絕情,「別老是把家事都丟給自己的另一半,你以為你在外打拼賺錢就是一切嗎?家庭不是這樣子經營的。」

金賢重已經沒參與這話題了,徒留朴有天在原地裡打轉。也許金希澈說的沒有錯,如果他只需在外賺錢,然後所有的事情都扔給金俊秀,世界上也不會有許多家庭是小孩不認得爸爸的。

諸多家庭的生活模式都是爸爸在外,媽媽在內,最後搞的因為爸爸得努力賺錢所以不常回家,然後孩子見著爸爸以為是外來的陌生人。種種的悲劇都是這麼發生的,那麼他呢?雖說金俊秀願意幫他撫養孩子,但萬一在未來孩子長大後卻不認得自己,而金俊秀也因還須照顧孩子而過勞,這樣的損失對他划的來嗎?也許這種悲劇會發生在他的身上也說不定。

金希澈也是個有家室的人了,可真也沒見他與韓庚有自己的小不點。他想,也許原因就出在這裡。

「等等記得打通電話回去,告訴俊秀今天你得加班。」金希澈無情的說。

朴有天這時才回過神來,其實依照目前的情況,他似乎是真的不適合養什麼小不點了。

當化妝師幫他上妝時,他看著自己手機螢幕,上頭笑得開心的金俊秀,這還真讓他嘆了口氣起來。本以為這一切的計畫是美妙的,可被金希澈這麼一說,他似乎又回到了初始,對於養孩子的事情拿捏不定。

可他還是把電話撥了出去。

「喂?」金俊秀接起手機,似乎也在忙的樣子。

「俊秀啊,今天我會比較晚回家喔。」

「好,沒關係的。」

「俊秀……。」

「嗯?對不起有天,如果不是太急的事情,回家再說好嗎?我在忙。」

朴有天悶悶的應允,然後將手機掛了。

金俊秀雖不是什麼大事業,可幼稚園老師也會有繁忙的時候,若他又不在金俊秀的身邊,所有的事情就都只能給忙碌的金俊秀照料了。他不論怎麼想,養了孩子吃虧的總會是金俊秀啊。他很無奈的自嘆一口氣,其實許多事情根本就沒有他自己想的那麼容易。或許金希澈說的比較有道理一點。

朴有天在公司裡拍著下回的模特兒服裝雜誌,大約忙至晚間十點才會至家中。他到家以後,開了家門並沒見著金俊秀的人影,可二樓卻有不少的搬運東西的聲響。他脫了身上外套,掛上衣架後也朝著二樓走去。

「俊秀……?」

金俊秀一人在孩子的房間裡頭忙著,朴有天一走近房門,他睜大了眼說:「你全買了?」

金俊秀轉頭瞄了他一眼,笑說:「是啊,老闆說買一套的比較便宜。」

朴有天看著眼前的東西,全是未來教導小不點的教材還有玩具。金俊秀嘴中嚷著說,這些東西只有現在才有特價,所以方才路過時他毫不猶豫的就購買了。後來,他又拉著朴有天手來至他們的主臥室。主臥室本來是空空如也,可在他們的雙人床邊卻多了一樣東西。

是小不點的嬰兒床。嬰兒床上還架設了寶寶藍的蚊帳,裡頭所有的棉被枕頭,全是小一號的大小,朴有天看著眼前的東西,他幾乎是說不出話來。

「我知道你很忙,所以這幾日我就偷偷的去買了這些東西,剛剛你打電話給我時我在忙這些啦!」金俊秀趴在嬰兒床邊,又看著他笑說:「不過啊,這些東西的錢啊,有一部分是我刷你的卡,你別生氣喔。」

有些是網購,有些則是去寶寶的專賣點買的。網購的他自然是拿了朴有天的信用卡帳號買的,只不過朴有天一直以來都太忙,而他也忘記說,所以就遲滯現在他才提。

朴有天聽著金俊秀說著,金俊秀見他沒反應,本是開心分享這些東西的金俊秀也莫名的緊張起來,「你真的別生氣啊……我只是想說先用你的信用卡買比較方便……。」

朴有天聽見金俊秀這麼說,他才笑了出聲說:「我的錢本來就歸你管了,以後要買尿布或奶粉,你都可以刷啊。」

這時的朴有天才有笑容。方才的他,並沒有想過金俊秀早已將小不點的所有東西偷偷的準備出來,其實這也間接證明了,金俊秀對於撫育小孩這一件事情也很重視。對於金俊秀的貼心他很高興,一直以來都太忙的他,也真是沒時間準備這些東西,直至今天,他才發現金俊秀全替他照料好了。

「對了,你在電話裡頭是有要說什麼嗎?」金俊秀突然的問。

朴有天看著眼前的嬰兒床,他像是犯錯的孩子一樣垂下頭說:「我怕以後我不在你自己一個養小不點會太累,所以……」

「你擔心什麼啊!」金俊秀起身拍了他的背脊又笑說:「我媽一次都養兩個了,我養一個還會怕什麼。」

朴有天睜開了桃花眼看著笑的美麗的金俊秀,「況且,我也想好讓你跟小不點連繫的方法喔。」金俊秀笑說。

金俊秀的專業是照料孩子的,所以朴有天沒能想到的或者擔心的部分金俊秀一次性的將他解決。

「你就儘管的忙,但記得一定要回家。」

因為後來的日子在家等待朴有天歸家的已不是只有金俊秀一個了。

人生的彩度是需要被人所繪畫,有時這過程裡時常搖擺不定該如何上色,可這回朴有天知道如何選擇調色盤上的顏色,然而替自己與金俊秀畫出美好的未來。

現在的他,其實應該改掉一個壞習慣。想事情他不能只是自己想,也得問問他另一伴的意見然而一同解決問題。生活已不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他的生命裡有了金俊秀,也已快有了他自己的家人。

他抬起頭看著金俊秀,說什麼也得把眼前之人給大力的抱入懷中。是他小看了金俊秀的能耐,也無跟金俊秀說過自己的煩惱而自己卻像傻子的庸人自擾。回家瞧見這一切後,他才明白他已不再是一個人。

「俊秀,我真的好喜歡你。」

這種老掉牙的告白也說的不再像是告白一樣。第一次說還會臉紅心跳,可說至今他倒是臉不紅可心還是跳著。而且是為了金俊秀,也是為了他們的未來繼續的跳著。

「你別以後有了小不點就把我擺一旁喔!」金俊秀也抱上他笑說。

雖說金俊秀不懂為何朴有天會有這些反應,而且朴有天每次感動的點他總是不了解。但那些都不要緊。

反正以後的感動還會再繼續,直至他們倆心臟停止跳動的那天。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