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說快不快的,朴有天也到了該上學堂的年紀。

朴府的經濟是漸漸的起色,本還算是中等小康的商人,這回可真是讓天天在外辛苦打拼的朴老爺與朴夫人給拼出了些名堂來。然而,由於朴府也是商豪之列,金俊秀待在裡頭自然也受到不少惠。他的工作分量減輕了許多,劉嬤嬤與他因朴府的人手漸多了起來,他也就隨著劉嬤嬤掌管廚事以及一些瑣碎的家事而已。

朴有天第一天去學堂還挺興致勃勃的,第二天至今日,只要早晨被金俊秀給叫醒,他的臉沒有一次是喜樂的。從他開始上學堂之後,朴夫人就嚴禁他在進金俊秀的臥房裡糟蹋,限制他得自己獨立自主,得自己睡在自己的臥房裡頭。剛開始朴有天是百般不願,可金俊秀一出面,半安慰的告訴他,他得學習怎麼一個人處理事物,朴有天才勉強的搬離金俊秀的臥房。

當然,他不懂為何大家都說他跟金俊秀一起睡是怕他不會獨立。他一直認為自己做什麼事情都很完美,也沒惹過爹娘生氣,可為何就是沒有人相信他早是一個能獨立的孩子?他只是想跟金俊秀膩一起而已,但為何府內無論大小地位之人都是百般的阻撓?

『我不回去!』朴有天在床上抱著金俊秀的綿被說。

『你得學著獨立自主,幹嘛老是黏著俊秀!』朴老爺喊道。

『我喜歡他!我喜歡秀秀!』朴有天也沒好氣的就站起身,他站在床上居高臨下的對著每個人怒吼。

當初的他是如此的憤怒,沒有人懂他的心意。記得當他這麼將自己的心意說出口時,朴老爺還虧他說一個小屁孩哪懂喜歡是何物,所以最後也沒準再讓他留再金俊秀的臥房裡。雖說他會搬離是因金俊秀的規勸,可至今,他還是心懷不滿,見朴老爺或朴夫人就只懂臭臉,再加上,現在的他還得上學堂,跟金俊秀一起的時間也跟著縮水起來了。

「我不想去……。」朴有天本是用膳的筷子也不動了,他耍著脾性就打算不用膳。

金俊秀沒有與朴有天同桌,他在另一桌與其他下人用食,只見朴老爺在主桌上又再斥責朴有天,他擔心的轉過紅腦袋,瞧著主桌裡朴有天的神情。

朴有天也有六七歲了,他不像以前的愛哭,臉蛋也漸漸的有些輪廓出來。他沒因朴老爺的怒罵而退縮,說什麼他就是不吃飯,也不想去什麼學堂。

「你……孩子娘,你管管他!」朴老爺真是覺得自己的威嚴無存,可他還是疼著自己的兒,說什麼也不想動手揍朴有天,只能求助朴夫人協助。

但未料,朴夫人不管用什麼手段,朴有天說不吃就是不吃,也沒哭,眼見上學堂的時辰就快到了,朴有天卻是無動於衷,打死都不動,就是賴在府裡不走。

金俊秀飯沒吃完飯,他便走至主桌,在朴有天坐的椅子旁蹲了下身。

「有天,要聽話,聽話我給你獎勵。」金俊秀微笑說。

朴有天最抵擋不了的是金俊秀的請求,爾後是金俊秀的笑容。他看著金俊秀的臉蛋,眨著那雙濃密的雙睫毛,最後是動了筷子將早膳給吃完,然而隨著金俊秀離開餐房,來至金俊秀經常出入的廚房。

「喏,這個帶上,餓了可以吃的。」

金俊秀又替他包了幾顆饅頭,遞給他說。

朴有天無神的拎走,臉上仍是沒什麼雀躍之感。可金俊秀說朴有天若聽話會有獎勵一事並非耍他的。

金俊秀又蹲了下身,比他略高的朴有天垂著眼看著他,那表情說有多哀怨就有多哀怨。金俊秀是笑著就往他的寬額上吻了一口,笑說:「要努力學習喔!」

朴有天就如當初三歲時一樣,很無恥的就笑了出聲。

「好!」

他向前抱住了金俊秀,之後就非常有精神的隨著護送的下人離去。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那小人兒的背影離去,他也轉過身繼續他的活了。

劉嬤嬤所交代的事兒金俊秀都很上手了,經過這幾年的磨練,金俊秀的手掌也被磨出繭來,變的已不像剛來到朴府時的那樣細嫩。可金俊秀卻曾未注意過自己的變化,他還是總覺得自己老是得麻煩劉嬤嬤,不算是個大好的幫手。

「行了行了,你要弄到啥時啊!」劉嬤嬤拿過金俊秀的鏟子,苦笑說。

金俊秀的小紅唇喘著氣,他站起身抬頭看劉嬤嬤笑說:「我總覺得沒弄好。」

「已經很好了,你瞧,這庭院的花花草草都被你照顧的挺美的不是?」

金俊秀是照著劉嬤嬤的話望著這喏大的庭院,可他人並不高大,許多樹木長起來都要他來的高,要他分辨出美與醜,說實在的,他看不出個所以然。

「沒關係的,我可以幫嬤嬤將這些先用好,明日您就可以休息了。」金俊秀雖按摩著自己犯疼的小手,可他還是想把工作做好,這麼一來明日大家都可以快活一點。

劉嬤嬤懂金俊秀的心思。總是體貼又善良的金俊秀,相處的這幾年金俊秀也真是幫他不少忙了,可現在的他們日子也挺好過的,金俊秀其實可以不用讓自己這麼勞累。

「你這孩子……」劉嬤嬤摸著他的紅髮,笑說:「你看,你的小手都磨成這樣了,還堅持什麼呢。」

「我怕嬤嬤會太辛苦。」

「嬤嬤不苦了,有你這麼一個屁孩,還苦什麼呢真是。」

金俊秀這麼一聽,他吐了舌不好好意思的低了頭下來。他喜歡自己被人稱讚他,也喜歡別人重視他的感覺。這也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終於幫得上忙,所以他相當的開心。爾後劉嬤嬤帶著金俊秀至廚房內盛了茶水喝,金俊秀也順便的吞了幾個冷掉的饅頭填腹。

不久,至黃昏時分,金俊秀本想隨劉嬤嬤去準備晚膳,可他見專門護送朴有天去學堂的下人似乎要準備去接朴有天,他猶豫了一會,便問劉嬤嬤看自己能不能也去接朴有天。劉嬤嬤是答應了,而金俊秀也就跟著那下人的身後,與他一同走過大街小巷,然後來至朴有天學習的學堂。

學堂的環境很好,裡頭許多孩子在裡邊的庭院跑,金俊秀在外探頭探腦,找著他們府上的少爺,他與另一下人好不容易得找著了,可朴有天似乎在與他人吵架。

「吃一個又不會怎麼樣!」一個與朴有天差不多大了孩子指著朴有天壞裡的囊袋嚷嚷。

朴有天將懷中的袋子抱得更緊,怒視著他們說:「我不給!這是我家秀秀給我的!」

金俊秀一瞧,便曉得朴有天懷中抱得是什麼了。他趕緊走進學堂,見那群小屁孩要開始搶朴有天的饅頭,金俊秀就擋在朴有天的面前,笑說:「明日我讓有天帶你們的份來吧。」

其中有個孩子性情比較粗暴一點,似乎比朴有天大一點,可卻又比金俊秀小個幾歲,可他的氣勢逼人,一向前就推開了金俊秀,始金俊秀踉蹌幾步,還差點跌倒。朴有天見狀,他也管不了那麼多,憤怒的就拋下他懷中的所有東西,小小人兒就這麼衝過去了。

「呀!你推什麼推什麼!」

朴有天人是小了一點,可力氣卻很大,手腳也很俐落。他將那推倒金俊秀的孩子也給推倒,然後馬上趁虛而入,屁股就壓著那孩子的小腹,小拳頭就不停得揮打那孩子。朴有天自身也被揍了一拳,可他就是不服輸得繼續跟那孩子扭打起來。

「跟秀秀道歉!道歉啊你!」

朴有天這模樣是金俊秀頭一次看見,本以為朴有天是個好性情的屁孩,可未料朴有天氣起來會是這個模樣。

「別打了別打了!」金俊秀緊張的道。

他趕緊將朴有天抱離那孩子的身上,本是一群瞎攙和的其他孩子,見朴有天這麼打人,他們嚇的都跑了。爾後護送朴有天的下人也就趕緊將朴有天帶走,金俊秀也拿起朴有天的小囊袋,本要轉身就走,可見那個被朴有天打到坐在地上的孩子遲遲沒動作,金俊秀是走向前,將那孩子給扶了起來。

「對不住,明日我讓有天帶幾個給你。」金俊秀拍去那孩子衣上灰塵說。

那孩子看著金俊秀的臉蛋,就如美人兒一樣姣好的面孔,讓他是看了出神又紅了臉。孩子垂下了頭,悶聲說:「不用了。」他只是想欺負朴有天所以才搶的,並不是真想吃什麼饅頭。

「秀秀不要理他!」朴有天在下人的懷裡扭動的說。

金俊秀也沒說什麼,他轉過身人就牽著朴有天離開了這個混亂的學堂。

那孩子抬起頭看著金俊秀離去的背影,眼神遲遲都揮之不去。

他的雙眸裡,就映著金俊秀的身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