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雖想護著金俊秀,可依他自己的行程,他也幾乎是沒法天天待在金俊秀身邊。

今日也一樣,金俊秀在朴有天出府洽商時,他在門口拎了個小囊袋笑說:「喏,備著,餓了可以吃的。」金俊秀總不希望朴有天在外頭餓著,雖說外頭的餐館較多,朴有天可以免愁每餐的座落,但金俊秀仍是堅持要讓朴有天帶著饅頭,於轎子上沒事也能嗑嗑。

朴有天當然是不會拒絕金俊秀的好意。他將那些小饅頭拿過,看著金俊秀笑說:「謝了。」他垂下那顆寬腦門的頭來,打算將這小囊袋放進自己的衣裳裡頭。而這時金俊秀抬眼瞧見朴有天的腦門,他什麼也沒預警的就將唇瓣落在朴有天的腦門上。

「唔。」朴有天有些意外的悶哼一聲。

「早歸。」金俊秀鳳眼裡頭有笑意,他微笑輕聲道。

「好!」朴有天也點頭答,「俊秀等我回來。」

「好的。」

其實這翻情景似乎在以前朴有天與金俊秀也有過。那時朴有天仍在上學堂,就因搶饅頭的風波過後,朴有天便也不讓金俊秀去學堂接自己了。他總會在早上要出門時,嚷著要金俊秀在府裡等他回來。而現今眼前常限制他的屁孩也長大了,可愛管他的性格仍是沒變過。他看著朴有天上轎的背影,站在朴府的大門也好一會,他才回過神繼續他的活。

這回金俊秀得忙得事情是,他得替朴有天丈量他們所進貨的茶葉有多少,在運送過程裡有無失重。他儘管得忙著,可腦子裡還是會時不時想著幾日前朴有天對他所說的話。

『我會讓你喜歡我,讓我做你的天吧。』

他的眼神看著磅秤的刻度,可眼神卻有些恍惚。原來至今朴有天的告白從來都不是玩笑話。曾以為朴有天長大也許會娶個名媛入門,可卻未料,原來朴有天得心思早已是掛在他身上了。現在回想起來,怪不得當自己叫喊朴有天為傻弟時,朴有天的神色總是多了幾分惆悵。

但話又說回來,跟一個如親弟弟一樣的人在一起,那種感覺他有些難以琢磨。甚至現在的他,他也不懂他到底對朴有天是存有怎樣的感情。所以,他真能如朴有天所期待的喜歡上他嗎?

他晃了晃紅腦袋瓜子,雙眼才仔細的看著磅秤的刻度。他一一的將每個貨物的重量清楚的記載在本子上。一天下來,時間過的快,除了忙這些,他還需替朴有天記帳。他一個人不敢多想的忙著他的事,身邊多了誰,少了誰,他也沒其餘的心思去注意。可這時,花不全卻又現身出來打岔。

「俊秀。」

金俊秀聞聲,他悄悄的抬起頭,坐在布坊的掌櫃的他,瞧是花不全造訪,他暫放下手中的筆墨,站起身笑道:「花公子。」

「今日賣得如何,多少入帳了?」

花不全是慢慢得走近,他走至櫃台邊,低下了頭看著金俊秀的帳本。他的鼻尖幾乎是要碰上金俊秀的頸窩,名義上是要看帳本,可他的鼻頭卻是放肆的聞著金俊秀身上淡淡的奶香。

「還不錯。」花不全緩緩站直身子說。

金俊秀沒說什麼,他不懂商人對於數字的概念是如何,怎樣是算多,哪樣是算少,他管不上。他只需乖乖做他的帳本即可。不過他見著花不全,這就讓他想起劉嬤嬤對他所說的話。一直以來他都相當聽劉嬤嬤所說的話,從小就是劉嬤嬤所帶大的他,劉嬤嬤說過什麼,交代過哪些,他都不會輕易的忽略。

由於種種原因,他是悄悄的退了些腳步,企圖與花不全保持距離。花不全因為忙著在金俊秀身上索香,所以他沒注意到金俊秀的不自在,也不疑有他。他看著金俊秀有些神遊的臉蛋,便問道:「你每日都忙東忙西,不累嗎?」

金俊秀這時才看向他的眼眸回話,「比以前算是輕鬆了。」

「看來朴府並不善待你啊。」花不全的臉蛋生的也不賴,可就是應了他自己名字的景,看上去是花了點,挺會拈花惹草型的。

「不,我過得很好。」金俊秀笑說。

比起其他童養媳的遭遇,他的已能是稱的上幸運了。來此之後沒人刁難過他,雖說事情是多了一些,可他也不覺得勞累,畢竟比他累的人多的是,也不見朴府有其他下人抱怨過什麼。

「我知道你是童養媳,通常童養媳都挺被人欺負的。」花不全說。

金俊秀吸了一口氣,其實花不全說的也無錯,但那樣的遭遇他並沒遇上,所以很難做出『童養媳一定會是如此』的評斷。

「我算是例外吧。」金俊秀垂下頭笑說。比起被人欺負,他倒覺得他自己經常在欺負朴有天。想起朴有天兒時見不著自己而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模樣,他就覺得可愛。

「以後你真會嫁給朴有天?」

花不全拐彎抹角這麼久,就是想過問金俊秀的婚事。他的目的與企圖大家是有目共睹,金俊秀也自然是知道為何花不全會如此的對他問話。姑且不論他愛不愛朴有天,可在他被賣進朴府時,他就是朴府的童養媳。若朴有天要娶他,他也不可能有拒絕的空間。

「他娶我就嫁。」金俊秀笑答。

花不全聞言,臉色是沉了下來。他知道童養媳沒能有太多的選擇,可金俊秀真的愛朴有天嗎?他腦子裡想著,也許在禮俗上他是劣勢,可在感情上他未必是劣勢。若金俊秀不愛朴有天,那麼他還是有可能橫刀奪愛。

「俊秀,你得想清楚,依他的能耐真能給你幸福?」花不全不滿的說。

縱然他與朴有天的年紀都比金俊秀來的小,可他也才小金俊秀兩歲而已,怎麼比也只有他比較能給予金俊秀要的幸福。

「他已不是孩子了。」金俊秀答。

花不全睜大了眼眸,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金俊秀。既然金俊秀能這麼說,也就是他有愛上朴有天的可能性存在啊!花不全皺起了眉頭,他可不願意金俊秀真嫁給了朴有天。一旦生米煮成熟飯,他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

可在花不全還想辯解什麼時,布坊突然有個美人兒踏了進來,一入門便喊:「有天在嗎?」

金俊秀看著來者,花不全也看著來者,來者金俊秀不認識,可花不全卻認識。他走向前便朝那女孩問:「美料,你來此做啥?」

「找有天不行嗎?」花美料說。

金俊秀看著花美料,又再看看花不全,他好奇的就過問:「你們是……兄妹?」

花不全轉過了身來,點頭道:「是。」

金俊秀點點頭,他本想招呼花美料來看看店裡的衣布,可花美料卻因沒見著朴有天,人也隨興的就離開了。金俊秀不太明白為何花美料會與朴有天認識,可想想,既然朴有天都與花不全熟識,自然是會認識花不全的兄弟姊妹吧?

他無多想,他只是讓花不全等待他一會,讓他將帳本做完。眼看太陽也快下山了,他得趕緊回去幫劉嬤嬤燒晚膳才是。他將帳本收一收,店裡就留給其他下人管理。本以為花不全也要回自己的府邸,可花不全卻說,他要與金俊秀一同回朴府,順便看看金俊秀如何燒菜飯。

金俊秀是苦笑,他說他不會燒菜飯,只會簡單的洗菜切菜罷了,可花不全卻未能因這些理由而被打發,就硬是要跟。跟就跟了吧,金俊秀也沒強勢的拒絕,他就帶著花不全一同回至朴府。

很不幸的,金俊秀回至廚房裡頭卻不見劉嬤嬤的身影,他想,也許是劉嬤嬤還在忙,所以未歸。不過也無關係,他逕自的就自己先忙了起來。一旁的花不全總覺得有趣,他也想嘗試金俊秀做習慣的活,可金俊秀卻不讓他碰,只是微笑說:「這些難處理,我來就好。」

金俊秀總是溫柔婉約,他不習慣兇任何人。可也就因此,這回他與劉嬤嬤的廚房卻遭了一件算是慘絕人寰的事情。

朴有天也在傍晚時分回至府上,他不覺得疲憊,也得在見了金俊秀之後他才能安心的疲憊。所以,他興沖沖的就跑來了廚房,他知道現在這時分金俊秀一定與劉嬤嬤在廚房裡幹活。他腳步就這麼快活的來至了廚房。

「我來就行了……。」金俊秀推著花不全的胸膛,怎樣就是不想要他幫忙。

可花不全全身上下沒什麼好處,臉皮就是厚,他死纏爛打得繞著金俊秀轉,在一旁的朴有天他全是看在眼底。相當王八的花不全嘴上說著要幫忙,可卻是頻頻得吃他家秀秀的豆腐。是摟是抱的,搞得金俊秀沒法好好幹活,朴有天自然是看不下去。

他家的娘子豈是能讓別人這麼碰的?

「喂!你給我出去!」朴有天挺身而出,他身手就將金俊秀拉至身後,又說:「誰讓你進來的!?」

「還不是你身後的人兒准我進來。」花不全一副沒所謂的說著。

他知道朴有天的脾性,眼前這人可是疼惜金俊秀疼至骨子底,再怎樣他都不可能轉身罵金俊秀。

「那你現在可以滾了。」

「瞧你,老見到我就下逐客令。」

「你是客?不如說是下逐禽獸令。」朴有天也沒好氣的說。

「你……!」

花不全從以前就罵不贏朴有天,可要正面交鋒的打起來,他也未必會輸朴有天。於是他退而求其次,直接搶朴有天身後的人兒。

「走開,你別老是擋在金俊秀身前!」花不全也怒了,他就想把朴有天身後的紅髮人兒拉至自己身邊,不讓朴有天霸占。

可朴有天怎可能乖乖聽話的佇身不動等他來搶自己的心頭肉?就這麼,他與花不全又在這不大的廚房裡頭扭打了起來。可這回已不如當初如孩童般的打架,是真的打起來了。

一旁的金俊秀是看得緊張,眼前這兩人都如自己來的人高馬大,他要如何阻止?

「別打,別打呀!」金俊秀拉著朴有天的手臂說。

朴有天這麼受金俊秀的牽制,他的臉上就被花不全挨了一拳。

「唔。」

朴有天氣不過,他甩開了金俊秀的小手,伸手就從菜籃裡頭拿起了白玉蘿蔔,一個揮過,就往花不全的後腦給擊中,花不全被這麼一打,他低聲的叫了一聲,人就這麼暈了過去。

「天啊!」金俊秀見花不全就倒上一旁的茅草,他幾乎是嚇傻了,朴有天真把人給打暈了。

朴有天看著倒下的花不全,他眼中的怒火沒有退卻,手中還是緊緊的握著白玉蘿蔔,他低頭緩緩的看著自己手中的蘿蔔,低聲說:「這個實在是太好用了!」

金俊秀聽的差點沒暈過去,他搶過朴有天手上的兇器,然而說:「咱去請大夫吧!」

「他死不了的。」

「可……」

「就把他這麼放著。」

朴有天有他的用意,他要讓廚房成為花不全陰影,好讓他不會再無恥的入朴府的廚房調戲金俊秀。他有他的考量,也要金俊秀繼續洗菜,別去在乎在一旁暈過去的花不全。

整件事情真正落幕時,是劉嬤嬤回至廚房準被燒飯的時候。朴有天乖巧的拿了小凳子坐在仍是昏迷當中的花不全身邊,金俊秀則將用好的菜肉遞給了劉嬤嬤好讓他下廚。

劉嬤嬤見自己的廚房躺了這麼一個人,他沒有過度驚訝的表情,仍是平常的過問整件事情的經過。朴有天是代表發言,金俊秀則是在一旁聽得不好意思。總覺得這宗事情似乎是因為他而惹起的。可在場的人,卻沒有一個人怪罪金俊秀。

劉嬤嬤釐清整件事情以後,也只是低聲笑說:「就讓花公子在那躺一會吧,咱先去用膳,晚點再來叫醒他。」

彷彿,什麼白玉蘿蔔擊人事件,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