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承諾以後,朴有天現在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是拘謹幾分。他不敢再輕易的妄為,為了證明他能成為朴夫人理想中的大人,他不間斷的實行著自己的計畫,做什麼都盡求完美。

當然花不全對金俊秀的糾纏仍是沒變,自從花老爺覺得自己顏面盡失以後,花不全也無再提起自己被白玉蘿蔔打暈的事件。但這並不表示他會就此放棄金俊秀。相對的,一直以來對朴有天就有好感的花美料,他可說是從學堂時期就默默的暗戀朴有天的小美人。透過花不全的解釋,他才曉得原來經常在布坊裡常遇見的金俊秀是朴有天未來的妻子,這讓他非常,非常的不能接受。

朴有天何苦娶個男人來委屈自己?花美料是這麼想的。可他卻未曾從花不全的嘴中得知朴有天是愛金俊秀愛得死去活來,還因為金俊秀而出手打了他這個哥哥。花不全是為了顧自己的面子,所以才沒跟花美料說其實朴有天是個相當愛金俊秀的屁孩。

花美料站在不遠方看著自己的哥哥調戲金俊秀的模樣,他知道金俊秀似乎不喜歡花不全,所以故意閃著花不全。照這般樣子看來,他哥哥要將金俊秀娶進門是幾乎不可能的。他也曉得,若近期不施個計讓金俊秀被趕出朴府,待朴有天真娶了金俊秀,他與花不全的愛戀也終歸灰飛煙滅。

花美料是個比花不全打算的還精準的女人,從小到大他想要的東西沒有他得不到的,所以,他得想個辦法阻止朴有天娶金俊秀才行。

然而就在今晚,花美料是敲了花不全的房門,說是有事得與他參詳參詳,是關乎他與花不全未來的問題。花美料一進門就找了位置坐下,他直接的切入要點,開口就說:「哥,我知道你喜歡金俊秀,為了讓你能將金俊秀娶進門,你得聽我的。」

花不全從未想過原來他家的妹妹長越大越是恐怖,可既然這計畫是有關乎他與金俊秀的未來,他不妨也聽聽。

「你說。」

「咱只要讓金俊秀被朴府給趕出來,你趁虛而入,我也能利用咱與朴家生意上的關係嫁給有天。」花美料冷笑說。

花不全點點頭,花美料則開始接續說明著他的計謀。

「就是如此。」花美料喝了口茶又說:「哥,近日你得試著挑撥有天與金俊秀的關係,這樣你也才有機會讓金俊秀愛上你。」

花不全聽完這些話後,他是高興的向花美料道謝。而且,只要他們兄妹聯手,也許真能如花美料所預料的結果,他能娶金俊秀,而花美料也能嫁給朴有天做妻子。計畫是需要時間醞釀的,所以現在的他只需按著花美料所說的去做就行了。挑撥離間這種事情他最會,也最行了。就從明日開始,他決定對朴有天下手,讓他對金俊秀全然的死心!

可事情能否照著花不全想要的結局走,其實仍是有待商榷的。

今日,朴有天也閒來無事,他知道金俊秀很忙,於是就一人上街,好心的想替金俊秀買些他平常喜愛吃的零嘴,讓金俊秀消消疲憊。他一個人走在街上東逛西晃,試著找一攤他覺得看起來比較好吃的攤販,認真尋找的他,在不久後他是找到了,也很樂意的就走向前購買。

「老闆,黑梅肉一斤。」他笑說。

買了一斤估計金俊秀能吃很久了。他高興的付了錢,本還想去逛逛其他東西,但他就是運氣不好,遇上了他不想遇見的人。

「哦,朴有天這麼閒情逸致,還出來買東西。」花不全搧著扇子,刻意的藐視他說。

朴有天真的覺得花不全相當不討喜,可他又想起自己的成熟計畫,他只能嚥下那口氣,不與他交談。

「想必你是將所有的工作都扔給了俊秀來承擔吧?」花不全繞了朴有天的身旁一圈,又說:「你這還算是一位好丈夫嗎?」

朴有天抬眼瞪著他,可他心中還是想著他自己的成熟計畫,但他這回沒有嚥下想罵人的口氣,便冷聲說道:「要你管。」

「不是我愛管,你也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花不全收起扇子又說:「你若只會讓俊秀辛苦,不如讓我娶俊秀入門吧。」

朴有天輕輕的瞥了他一眼,同是冷言,「你吃屎比較快。」

花不全這倒是怒了,見朴有天這麼回話,也不見朴有天想搭理他的樣子,自以為清高得讓花不全在接上像是個傻子一樣,於是花不全更是放狠話說:「你當俊秀就真的愛你!?」

朴有天聞言,看來這句話的威力相當的大,他的美眸裡被激起了漣漪。

「你可知俊秀告訴我,他只當你是弟弟,他會嫁你不是因為喜歡你,是因他是童養媳所以不能拒絕。」花不全越說越猖狂,「你也真是可悲,愛上永遠只將你當作弟弟看的人。」

朴有天怒視著花不全,他雖想回話,可卻又覺得花不全說的話似乎有幾分道理。縱然金俊秀說過會等朴有天長大,可那句話就能代表著金俊秀愛他嗎?也許金俊秀僅是基於哥哥的地位來告訴他,他會等他長大而已。然而也從他向金俊秀告白多次以來,金俊秀有哪次是說過他喜歡自己的?有哪次是真正的表明,他一樣會如自己愛他一樣愛自己?

朴有天握緊了手上的黑梅肉,轉身就離去。他不想回話,也不想說話,更不想再去多想金俊秀對自己的是存著什麼感情。然而花不全是看著朴有天的背影,他的眼眸多了幾分笑意,也在朴有天身後笑得得意,他知道自己的話奏效了。

朴有天與金俊秀最大的死結就是年紀,所以朴有天才汲汲營營的想長大,想成為大人。若要挑撥他與金俊秀的關係,就得從這樣的弱點切入,好賞朴有天一巴掌。長期以來朴有天會這麼努力,就是希望金俊秀喜歡他,雖未必會有成果,也或許會付諸流水。然而這樣一個不確定的感情,就足以讓花不全鑽縫隙進來將他對金俊秀的感情給打岔。

朴有天本想再向花不全奏一拳,可他忍下來了。雖說不能解決金俊秀是否會喜歡他的問題,可至少他的成熟計畫有進展一點。縱然他是被花不全的言語傷的傷痕累累,但他還是不忘要娶金俊秀的初衷。

只不過花不全的那翻話,仍是削了朴有天不少的銳氣。朴有天一回至府,他破天荒的沒有找金俊秀,一人安安靜靜的走至臥房,將那一斤的黑梅肉放置案上。而這回,他也沒等金俊秀來喚他去用晚膳,他自己也就先行去了餐房,乖乖的將劉嬤嬤準備的膳食給吃完。

臉色無神的他,食不知味,也無跟任何人說話。金俊秀是瞧出朴有天的不尋常,所以,也就在晚間,金俊秀淨完身以後便去朴有天的臥房找他聊聊。

金俊秀敲了朴有天的門,朴有天有應答,也有開門,只不過今夜的他們之間卻沒緣由的多了幾分的尷尬。金俊秀總覺得奇怪,可又說不出哪裡怪。

「呃……給你的。」朴有天是看見自己今早買的黑梅肉,反正金俊秀也來找他了,他也順勢的將黑梅肉給他。

金俊秀拿了過去,微笑答:「謝謝。」這是他一直喜歡吃的零嘴,朴有天雖然買多了點,可他還是會慢慢的將那些蜜餞給吃完的。

朴有天細心的轉變金俊秀有感受到,他也喜歡這樣的朴有天,時而買些東西給他。縱然不是每樣東西他都喜歡,不過從這些舉動他能看出,朴有天在外頭也總是把他掛在心頭上。可是感動歸感動,他來還是得了解朴有天為何今天會如此的鬱鬱寡歡。

「你怎麼了?瞧你今日挺無神的。」金俊秀先將那袋蜜餞擱上朴有天的梳妝台上,只見朴有天站在案邊沒說話。

「你……」金俊秀又開口想過問,朴有天卻突然插嘴說:「俊秀,你喜歡我嗎?」

「啊?」

「你喜歡我嗎?不是兄弟間的喜歡。」

朴有天的眼神很哀傷,這樣的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跟金俊秀提了。只不過金俊秀似乎沒有一次是給朴有天一個確切的答案。

金俊秀聞言臉上是多了幾分紅潤,可說話卻說的吞吐,「我……」他算的上是喜歡朴有天嗎?他該如何回答這樣的問題才好?

朴有天垂下了頭,他就知道金俊秀沒辦法回答出這樣的問題。那麼一直以來的殷勤究竟讓他得到了什麼回饋?

「有天……。」金俊秀溫柔的喊著他。

當他再看見朴有天的眼神時,朴有天似乎已不是哀傷,幾乎是他從未見過的兇狠。

「不能喜歡我是嗎?」朴有天低聲問。

「不是的……」金俊秀趕緊走向前想安撫他,可朴有天卻抓緊了他的肩膀,又將他的人給推回梳妝台邊。金俊秀的屁股就撞上了梳妝台,他與朴有天靠的特近,但朴有天的眼神卻是因憤怒而兇狠,讓他有些驚恐。朴有天就毫不憐惜的看著金俊秀。

金俊秀心底是緊張,他下意識的推開朴有天,拔腿就想往房門跑去,他曉得自己現在若不跑,肯定會有壞事發生。可對於正值青少年時期的朴有天,他的反射神經很快,手臂就摟住了想逃跑的金俊秀,又將人給拉了回來。

金俊秀雙手抓緊了他的手臂,背脊貼上了朴有天的胸膛,他們倆一同面對著眼前梳妝台上的銅鏡,朴有天另一手輕輕的撥著金俊秀的紅髮,看著銅鏡說:「想走?」金俊秀看著銅鏡裡頭的自己,那般模樣像是害怕身後那隻大野狼隨時啃了自己的小羊。他在朴有天的懷裡顫抖著,不敢吭聲。

「我要讓你哪兒也走不了。」



*****

這要感謝挑撥的花不全:P
不過說真的,朴有天真的會做這檔事嗎...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