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的鳳眼無辜的看著銅鏡裡頭的自己,他的腰際被朴有天圈得緊,怎麼看他都是沒有機會能逃離朴有天的懷裡。

朴有天的桃花眼也盯著銅鏡裡的他們瞧,金俊秀是緊緊的抓著他掛在腰際上的手不敢放,雖然朴有天被抓的疼,但他也無鬆手的打算。他掛在腰上的手,不規矩的就替繞著金俊秀的腰帶給拆解開來。金俊秀看著銅鏡裡的自己,他身上的衣服就這麼無情的敞了開。

「有天有天……」金俊秀的聲音有些懇求,他瞥過頭鳳眼盯著朴有天的寬肩說:「別、別這樣。」

朴有天的舉動已是相當明白了,金俊秀不可能不懂朴有天接下來要做得是什麼。這種事情他長這麼大沒做過也聽過,可他並不曾想過,他與朴有天會是在這樣的一日,這樣的情狀下發生這種婚後才會發生的事情。朴有天已是怒不可遏,他耳裡根本就聽不進金俊秀的求饒,仍是一意孤行繼續他接下來的妄為之舉。

他看著梳妝台的銅鏡,另一手有意無意的隔著金俊秀的內衣,然而慢慢婆娑金俊秀身子。從小腹,一路至胸膛上兩朵綻放的蓓蕾。雖說是隔著內衣的撫摸,但金俊秀卻覺得相當的難為情。

「有天求求你……。」

朴有天眼神沒移轉過,仍是盯著銅鏡裡的金俊秀看,金俊秀因為被撫摸而羞紅的臉,他不論怎麼看都覺得金俊秀很可愛。鏡子裡的金俊秀真的大他六歲嗎?他的身子已比金俊秀來的寬,手掌也比金俊秀來的大,在他懷中的人兒,真的大他六歲嗎?他突然停下了動作,然而慢慢的將金俊秀的身子往前推擠,直至金俊秀的小腹撞上不遠的梳妝台,他強迫性的壓低自己與金俊秀的身子,逼著金俊秀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你瞧,」朴有天在他耳邊低語:「你總是那麼漂亮。」

這話金俊秀並非第一次聽見了,小時候的朴有天,也曾對他這麼說過。他的鳳眼直愣愣的看著銅鏡裡的自己,然而又顫抖的移動自己的眼球,盯著朴有天那樣亦正亦邪的臉蛋。

「可為什麼我總是不入你的眼……?」朴有天的臉色沉了下來,他的眼神沒有再看鏡子裡的他們。本是壓著金俊秀的他,也站直了身,悄悄的往後退了幾步,背對著金俊秀,坐上了案邊的椅子上。

彷彿他要強姦金俊秀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存在一樣,金俊秀是轉過了身看著朴有天的背影,他沒有重新替自己整裝,只是疑惑的盯著朴有天落寞的背影瞧。

「我嚇嚇你的,你能回房了。」朴有天沒有看著金俊秀說話,然而金俊秀是在他身後聽著。爾後他又站了起身說:「你沒法喜歡我,我也不會勉強娶你的。」金俊秀在他的身後看著他,很安靜,也沒有回話。

「也許花不全真的能給你幸福,而那是我給不起的。」朴有天說這話似乎有些哽咽,可金俊秀仍是聽得清楚。朴有天他已沒有勇氣轉過身再看金俊秀。說真的,他根本不會什麼強姦技術,對於這種事情,他一點頭緒也沒有,也沒學過怎麼做。雖說有嘗試的準備許多必備用品,可他也未曾搞懂過那些東西的使用方式。

所以,從一開始他就只是存著想嚇嚇金俊秀的心態,看看金俊秀能否說出什麼驚人之語。是『我討厭你』也好,是『我喜歡你』也罷,就算是讓金俊秀受了驚嚇才說出『我喜歡你』這樣的話,他也很心滿意足了。但很可惜的,金俊秀卻是什麼也沒說。

朴有天仍是背對著金俊秀,他背著金俊秀將自己外身的衣裳給脫了,然而只穿內衣與褻褲就爬上了床,他的雙眼看著高掛床柱的蚊帳,伸手就將蚊帳給鬆綁,蚊帳也就垂了下來,將他與金俊秀相隔於兩個空間。

「晚安,俊秀。」他閉上眼後說道。

金俊秀沒有離去,從朴有天背對他那一刻開始,他是將朴有天的心酸全聽進耳裡。他知道朴有天已開始自暴自棄,但他也知道,朴有天會有這樣的反應,原因是來自於他。從前就不擅於表達的金俊秀,他不曉得原來這樣的缺陷對朴有天的殺傷力這麼大。朴有天就算年已十七,但仍是會希望從他的口中得到一個篤定的答案,畢竟他是那麼的愛著自己。殷勤也獻了如此多年,有無回饋就等他的一句話而已。可他卻讓朴有天遲遲的等不到。

這回是不是真的……是他做錯了?

金俊秀看著地板上的腰帶,他沒有撿起,他就沿著朴有天走過的路,身上的衣裳便一件一件的輕巧剝落,待他走至朴有天床邊時,也僅剩內衣與褻褲了。他安靜的將自己的鞋給脫了,與朴有天的鞋擺一起,人兒就這麼撥開了蚊帳,爬上了朴有天的床。朴有天見有人上了他的床,他自然是睜開了眼,看著乖巧跪在床邊金俊秀。

「你……」朴有天才想過問你怎麼穿這樣上床時,金俊秀則又動身的一腳跨過朴有天的腰際,然而坐上了他的小腹。

金俊秀的眼神很平靜,很溫柔,喘息聲好小好輕。略嫌粗糙得小掌就擱上躺於床上的朴有天的肩膀,他的鳳眼緩緩的眨著,本想說些什麼,可卻又說不出口。

當然,朴有天是緊張了,金俊秀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受到不少驚嚇。他用了自己的腰力扳起身子,然而坐起身看著金俊秀的臉蛋。他們是如此的相近,幾乎都能夠碰上對方的唇了。金俊秀的手仍是捉著他的肩,而他也捉著金俊秀的肩,趕忙說:「俊秀你不用這樣。」

他不希望金俊秀是因看自己可憐才這麼做的,愛情沒有必要這麼狼狽,若金俊秀不愛他,他也不期望金俊秀的第一次是獻給他這個幼稚鬼。方才那席話是他的真心,不是要來乞求金俊秀貢獻出什麼的。

「你要把身子獻給你喜歡的人,這才值得。」朴有天又說。

金俊秀似乎因朴有天激動的拉扯他,他的屁股就這麼又向下坐了一些,就服貼著朴有天的分身。他的鳳眼盯著朴有天瞧,是皺眉,又是游移,他真想說點什麼,可話就哽在喉間,他沒法說出口。承諾這種昂貴的字句金俊秀似乎是付不起。他最會的就是以行動付出。從進來入府以來他的努力,他的真誠,從來就不是用言語表現,所以他只能選擇自己最擅長的表達方式來回應朴有天。

「俊……唔……。」

朴有天那喋喋不休的性感嘴唇就這麼被坐在自己身上的紅髮人兒給堵住了。金俊秀大膽的與他糾纏起來,誰也沒試過這種事情的倆人,吻得滿嘴是口水,可朴有天似乎是學的快,他沒多久就懂得怎麼在唇中取悅金俊秀。

金俊秀一手慢慢的攀上朴有天的頸間,然而環住了他;另一手便牽引著朴有天的大掌探入身上僅存的薄紗裡,然後來至自己的胸膛上。金俊秀儘管吻著朴有天,他不用說明什麼,朴有天自然是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他毫不留情的就碰上他方才碰得蓓蕾,給予金俊秀顫慄的快感。到這裡他還都會,可後來呢?

在他想著要如何接續下去時,金俊秀的屁股便蹭起了他的分身,這樣的舉動讓朴有天更是緊張的閉上了眼來,他不知道原來金俊秀可以這麼熱情,漸漸有了感覺的他,幾乎是羞愧的不敢睜眼看著金俊秀了。

金俊秀是放開了朴有天的唇瓣,他魅惑的鳳眼就盯著朴有天的臉蛋看。朴有天的表情很可愛,已沒有方才的殺氣,反倒是對於這樣的事情感覺太害羞而閉上了眼,這樣的朴有天真的很可愛。

金俊秀的股間感覺的到朴有天的硬挺,他緩緩的停下動作,小手就摸上朴有天的嬰兒肥臉蛋,輕聲說:「睜開眼。」朴有天從來就沒不聽金俊秀的話過,他是慢慢的將自己的桃花眼睜開,然而金俊秀便靠上他的寬額問:「你會嗎?」

朴有天吞了一口口水,誠實的搖著頭。

金俊秀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輕輕的吻了朴有天的唇瓣,然後細聲說:「我教你。」


*****

明早去爬山,晚上見老朋友,所以請容我早睡呀。
我有看大家的留言喔XD,超可愛的啦,不過我想大家應該沒想過會是這樣的局面吧?大米其實不壞,他有一副好心腸的。
話說,這篇我先卡H,可能明日或者星期日會再寫後續……就是秀兒怎麼教他的部分。我會害羞的寫,大家要害羞的期待喔,嗯康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