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與金俊秀倆人這回是睡的久了。

朴有天抱著金俊秀,他將紅髮人兒霸道的置於自己臂膀之間,然而金俊秀是乖巧的背對著他睡著,靠在他的胸膛上平穩的沉睡。昨夜他們倆人幾乎是用了這一輩子的吃奶力探索對方,當然,朴有天的好奇等級遠是超越了金俊秀,所以現在才把懷中的紅髮人兒搞的狂睡,而他自己也體力透支了。

劉嬤嬤一早就起來要吃準備早膳,他來至廚房裡頭,並未發現金俊秀的蹤影。平日都比自己早起的人兒現在卻沒見人,劉嬤嬤心頭上不是很放心。可他還是率先的將朴老爺與朴夫人的早膳準備完畢後,才至金俊秀的臥房找人。他一入門,金俊秀的人並未在房內,這讓劉嬤嬤更是狐疑,這個如自己兒子一樣的人兒是跑去哪了?

他站在金俊秀的臥房裡也沒多久,耳裡便聽見朴夫人的河東獅吼。劉嬤嬤趕緊隨著那接續的怒罵聲,然而一路來至了朴有天臥房。朴夫人本是想來叫朴有天起床梳洗,好讓他與朴老爺一同去幹活,可現在倒好了,他入門一件眼前這番情景,他便大叫出來,一手又抓著朴有天的耳垂,將朴有天給抓下了床。光著身子的朴有天很迅速的拿了褻褲就趕緊穿上,雙膝很無辜的親上了地板。

「娘……。」

「天兒啊!你瞧你做了什麼好事!?」朴夫人坐上椅凳,手指就指著他問。

劉嬤嬤看著房裡的情景,從梳妝台至床邊,衣服是一件一件的散落,直至床緣外還留下了一條褻褲。他的雙眼望著蚊帳裡頭的人兒,只能瞧見那宗紅髮,可卻不見臉。但光是看髮色就知道朴有天床上躺的人兒是誰了。

朴有天似乎是有些無奈,他不就是做了以後跟金俊秀也會做的事情,他家的娘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娘,這是好事。」朴有天說。

「好你個頭!你看地上這些衣裳是怎麼回事?你說,你是不是強了俊秀?」朴夫人真想拿藤條就鞭打朴有天。他怎沒想過自己的兒子竟會出此招來逼迫他准他娶金俊秀呢?金俊秀豈不是太可憐了?

劉嬤嬤是在一旁聞言,他又看著蚊帳裡頭的人兒,那人兒是一動也不動,似乎是睡死了。朴夫人這時也站了起身,輕輕的撥開了蚊帳,看著裡頭的金俊秀,他回過身又打了朴有天的腦袋,「你瞧!俊秀累到都睡成這樣。」熟睡到他入門罵朴有天,金俊秀仍是沉沉的睡著。

「娘……我沒有強迫俊秀。」朴有天無辜的說。

他承認一剛開始是他自己裝模作樣擺出要強金俊秀的樣子的,可後來……後來就真的不是他的錯,是金俊秀太熱情、太媚惑他了。

「不用解釋了,瞧地板上這些衣裳,一定都是你脫的。」朴夫人看著金俊秀身上的紅紅紫紫,然而垂下了蚊帳,又說:「看來娘也不能不准你娶俊秀了。」

一人做事一人當,朴有天做了什麼好事,他們朴府得讓朴有天承擔這樣的罪過。金俊秀屁股都獻出來了,朴有天一定得負責,說什麼他這未來的婆婆都不能坐視不管,他們朴府必須給金俊秀一個交代。

當然,這樣的決定卻是爽到了正跪在地板的朴有天。

「太好了娘!」朴有天大叫說。

「不過你不准給我娶妾!」朴夫人冷言道。他可不希望朴有天是帶著玩玩的心態玩弄床上的紅髮人兒。朴府的教育沒那麼差,道德觀是有的,朴有天可別想結了婚以後又看上哪家姑娘回府上吵著要娶妾。朴夫人不准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金俊秀賣來朴府當媳婦,朴夫人自然是看得心疼。況且金俊秀又是個很好教導的孩子,說什麼他也不能讓金俊秀的人生就這麼悲慘下去。在門外的劉嬤嬤雖說沒有攙和,不過聽見朴夫人的決定他是安下了那顆長期以來搖擺不定的心,他家的秀兒,也能算是有好的歸宿了。

劉嬤嬤也看著地上的這些衣裳,他能確定,朴有天事實上並沒有強金俊秀。依他從朴有天兒時就觀察至現在的判斷,朴有天若真要強金俊秀,這些衣裳不可能落得如此整齊,肯定是紊亂無章。

臥房裡朴有天是高興的跳起來了,他也不管朴夫人的責罵,人也就要跳上了床,告訴朴夫人今天他要偷懶一天陪金俊秀一起睡。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要叫醒他,他要抱著金俊秀跟他一同睡至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外頭的劉嬤嬤聽了是帶著笑容緩緩的離去。當然,朴夫人不可能讓朴有天這麼好過,他還是將他抓下了床,告訴他,若要娶金俊秀,首先得把朴府份內的事情做好,不然他休想娶金俊秀進門。朴夫人可不想金俊秀因為朴有天而日子過的苦。

然而這些事兒睡在床上的紅髮人兒什麼也沒聽見,他仍是蓋著朴有天的棉被,沉沉的睡著,只是在這樣的床,他做了一個美好的夢。朴有天長大了,娶他了,他們也真一起睡在這張床上,睡至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朴有天整天下來都神清氣爽,他又替朴府賺了一把。反正只要想起金俊秀昨夜的『教學』,無論問題是大是小、是難是易,他都處理得相當好,什麼皮肉也沒有。

中午時分,花美料一得知朴有天在月花樓裡應酬,他便也快馬加鞭的說是也要與朴有天一同商談花家與朴家合作一事,人就硬是與朴有天坐同桌,想獻獻殷勤。可朴有天不知是有心還是無心,他總是忽略了花美料的用心。朴有天洽談也洽得不錯,可在他腦海裡,還是無法忘記那睡在他床上的紅髮人兒。

他在月花樓裡,吃下了花美料替他夾的菜,可他心頭上還是掛著金俊秀。不知金俊秀醒了沒?不知金俊秀有沒有哪裡疼了?吃飯了嗎?能自己淨身嗎?只要沒談商業的事兒,他腦子就想著這些。

而在他床上的紅髮人兒,他是睡過了中午,最後是劉嬤嬤來朴有天的臥房叫醒他的。

金俊秀在一陣的搖晃裡頭,才被劉嬤嬤給搖醒了。金俊秀的反應與兒時一樣,一見劉嬤嬤就道歉,說是自己又睡過頭了。可劉嬤嬤只是順了順他的紅髮,笑說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他知道他與朴有天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兒。

「呃……這……」金俊秀吞吞吐吐的,臉上又紅了起來。

「不是少爺強你的吧?」劉嬤嬤話說的直接,又說:「若是,等少爺回來嬤嬤去揍他一頓。」

金俊秀搖了搖頭,趕忙道:「不是的嬤嬤……是我……」是我教他的。但這般說了會令自己無地自容的話,金俊秀自然是不敢再往下談。事情點到為止就好了,反正劉嬤嬤也曉得朴有天是不會強金俊秀的。

「你可知曉朴夫人進房瞧見的表情?」劉嬤嬤坐在朴有天的床上笑問。

金俊秀臉是紅了,他可睡慘了,全然不知原來他與朴有天的事兒府上大大小小都知曉了。

「朴夫人也許近期內會讓你與少爺結髮呢。」劉嬤嬤臉上是慈祥,這彷彿是要嫁女兒一樣的高興,這樣的消息,對他與金俊秀而言是再好不過的事了。

金俊秀一聽見自己要嫁了,他也笑了出口來。雖說府上大家都以為金俊秀很可憐,被朴有天強了,還得嫁給朴有天。可事情的真正內幕,並非如此。一個是娶得開心,一個是嫁的安心。

劉嬤嬤像個母親一樣的順著金俊秀的紅髮,他問問金俊秀有無想吃什麼,他能去準備。金俊秀是搖了搖頭,他不餓,也不想劉嬤嬤因為自己又添上了許多工作來照顧自己。劉嬤嬤的人是強硬了一些,最後他也自行的替金俊秀準備了些清淡的膳食給金俊秀補補身子用。

劉嬤嬤也才做好,朴有天就回府了。朴有天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跑回臥房找金俊秀,見金俊秀似乎是有些疲憊得坐在床上休息的模樣,他才知道自己昨夜真的是做得太超過了。可若還是有相同的機會,他仍會對金俊秀這麼熱情,然後再欺負得讓他沒法下床。

「俊秀……?」朴有天坐上了床緣,將蚊帳給綁起,低聲的喊著靠在床頭的金俊秀。

金俊秀看見是朴有天,他朝著他露了一抹微笑,輕聲說:「你回來了,今日我沒能幫上什麼忙,對不住。」本來今天他是得替朴有天去採購的,可現在他這模樣,別說採購,他要下床都有問題。

但朴有天沒責怪他,反倒說今日金俊秀得做的事他全替他做完了,所以要金俊秀別擔心。劉嬤嬤也在這時將做好的膳食端進了朴有天的臥房,朴有天一見劉嬤嬤,他可說是全身的戰慄,他知道劉嬤嬤就如金俊秀的母親,也如自己的母親一樣,讓劉嬤嬤知道他們倆的事,朴有天自然是覺得自己可能難以活至明日見太陽。

「嬤嬤……我沒有欺負俊秀!」

朴有天劈頭第一句話就這麼對劉嬤嬤說。金俊秀是在床邊偷笑著,只見劉嬤嬤笑回:「我當然知道你沒欺負俊秀,兩情相悅的嘛。」他將膳食端了上桌,然而又說:「若有決心要當個好丈夫,首先要學會怎麼照顧妻子啊。」

劉嬤嬤一個指示,朴有天就知曉他得做什麼了。劉嬤嬤將膳食留下,人也就走了。接下來是該驗收朴有天的表現,可不是說把金俊秀吃乾抹淨後就沒他的事兒了。金俊秀的三餐朴有天得照料,金俊秀的身子朴有天也需幫忙洗,若這些事情朴有天做不來,劉嬤嬤也不會准朴有天娶金俊秀的。

然而,朴有天就像天生的妻奴一樣,這些活不用誰來教導他,他自然是做得完美。

在澡堂淨身得他們,金俊秀是被洗得羞赧,可朴有天卻沒放過任何一個地方,就是將金俊秀洗得乾乾淨淨。現在的他們,坐在同一個木桶裡,木桶的空間已變得狹窄,讓他們彼此的肌膚相碰在一起。

金俊秀的紅髮依舊在水面上漂浮著,朴有天從兒時就好玩的個性又是捉這了那宗紅髮笑說:「紅的。」

金俊秀看著他,眼眸有了笑意,「嗯,你是黑的。」

就如兒時一樣的對談,可這回並非兄弟之情,也非保姆之恩。

朴有天摟著金俊秀的肩,吻了他的頸肩,輕聲喊:「娘子記住,我就是你的天。」



*****

我去睡一下,下午去跑步打球:P
哈哈,這篇是走輕鬆路線的,美料的計謀其實很烏龍,我自己想想都覺得好笑
讀者建議我讓花不全有個歸宿……想想,感覺好像還不錯耶(太腐了吧你)
花不全啊……我也覺得像受,哈哈。
再說一下,有錯字或者漏字可以跟我說唷!我會修正的!因為我非常的懶惰打字又很快,所以破綻百出,哈哈哈哈(踹飛)如果願意幫我糾錯字的讀者我很感激:)
先這樣,晚上回來!
愛你^^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