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與白的生態裡,

有人曾想改變一切,整治這失衡的世界。

不平衡的曲線,就從自以為是、自作多情的整治開始呈現。



他是金俊秀,他是朴有天。

同個老闆的他們,隸屬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的刑警。這年頭來,警察也不好當,刑警更是少人做,而從警察大學畢業直到入了這行業以來,他們便是刑事警察局所稱的『雜』部。

從小至大的案子他們無所不接,反正刑警人手也不夠,從輕罪的偷竊至重罪的販毒、殺人案他們都辦。能者多勞,他們倆也算刑事警察局裡頭菁英了。

金俊秀的個性較中規中矩,刻苦耐勞的他不要求國家給他什麼獎勵金,他只希望世界能圓融圓融,其餘他別無所求。雖說他是個不愛抱怨自己生活上有什麼不滿的人,可只要遇上某人,他幾乎是會沒了理性的狂碎碎唸。

那某人也就是如他一樣待在『雜』部的朴有天。

朴有天的個性較詭異狡猾,雖說本性是如此,可倒也未見他生活上有不良習性,辦起案子來勉強能算是個正常人,其餘的時間,他都拿來調戲他隔壁的金俊秀比較多。金俊秀是為此煩得快燒了自己的腦袋,他想告朴有天性騷擾他,但這樣的事情對他而言並不容易。一個男的去檢察署按鈴申告,告另一個男的性騷擾他,朴有天是一副無所謂,可對金俊秀的面子來說是有所謂。

「拜託你不要再看我了。」金俊秀沒好氣的將手中的原子筆摔在桌上,轉過頭瞪著朴有天說。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那頭秀氣的短髮,髮色近期才被金俊秀給染成紅的,不染還好,染了以後朴有天幾乎是看金俊秀看得上癮,讓金俊秀很想搬離座位,而且是能離朴有天越遠的座位最好。可刑事警察局就這麼大,他哪兒也搬不了。

「你長得真的很可愛。」朴有天趴上桌看著他笑說。

「好噁心。」金俊秀悶說。

他又拿起自己桌上的原子筆繼續寫他的報告書,朴有天看著那份報告,沒有方才的吊兒啷噹,他挑了眉低聲問:「辦什麼案子讓你開槍打人了?」

「銀行搶案。」金俊秀繼續寫,輕聲回。

這件案子朴有天並沒有參與到,那時的他似乎是去辦了另一個案子去了,難得沒與金俊秀同行,金俊秀就開槍打強匪,怪不得得寫報告書。當然這是警局的規矩,只要開槍都得寫報告書,反正也寫慣了,金俊秀沒寫多久,完成後就交差了。

最近他們辦的案子是越來越雜,尤其若是檢察官丟下來得偵查的案件,金俊秀與朴有天就覺得煩。可既然都拿了國家的錢,不付出一點也不行。不過當他們見到那位檢察官丟下來的案子時,他們都先是嘆了口氣,然而向保險公司確定自己的保金有多少後,才會痞痞的出任務。

他們倆都稱那位檢察官是朵玫瑰,美麗但卻是棘手又刺人。他叫金在中。

金在中特別喜歡差遣他們倆個,警中辦事最有效率非他們兩個莫屬,所以只要是金在中指揮,那麼他們部屬肯定會選擇金俊秀與朴有天。既然是長官的命令,金俊秀與朴有天也只能乖乖的接下任務,也懶得再抱怨了。

「不好意思又將你們請來。」金在中坐在諾大的辦公室裡頭,看著站在桌子對面的那兩人說。

金俊秀是乖巧的點頭,可朴有天卻說:「不用客套了,直接說要我們辦什麼案子吧。」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想跟金在中耗,都已是下班時間,他想找金俊秀去吃飯,然而順便把金俊秀帶回家,找時機跟他告白一下。

跟金俊秀告白,那樣的告白不需有太多的懷疑,就是男女愛情的告白。朴有天從在警大就非常喜歡金俊秀,只不過他沒正式的告訴過金俊秀,到目前為止他也都只是調戲一下他來滿足自己的慾望而已。朴有天不是同性戀,只是不小心喜歡上金俊秀,當然這件事情金俊秀並不曉得,朴有天為了維護他們同事間的關係,他可是閉口將告白悶在胸襟上,誰也不曉得。

金在中似乎是習慣眼前這兩人天壤之別的性格,他也無動怒,只是輕笑說:「麻煩你們偵辦女僕咖啡廳的援交案。」

金俊秀皺了眉頭,聲音有些沙啞的問:「為什麼是我們,警局有女警的。」

「女人去太危險,所以才希望你們幫忙,女警會依照你們的指示突擊的。」金在中微笑說。

一旁的朴有天是沒什麼意見,不過他卻想到了一個疑問,「女僕咖啡廳……不就得男扮女裝?」

「是的,你們一個扮演顧客,另一個扮女僕,糾出他們私下是否有將少女做為買賣援交的標的。」

「喔。」金俊秀垂下了紅腦袋,想了一會,便轉頭看向朴有天說:「那你扮女僕吧。」

「為什麼是我?」朴有天睜大眼問。

「你看上去比較不壯。」金俊秀說。

「你看上去就壯了?」

金俊秀又垂下頭看了自己的身材,沒有疑問的抬起頭又看著朴有天回:「對啊。」

朴有天是嘆了口氣,他轉過身就摟了金俊秀的肩膀與他走出金在中的辦公事。他對於金俊秀叫他扮女人說什麼他也不願意,這次的案子是大好機會,能看金俊秀穿女裝他再如何也不能放棄這樣的機會。金俊秀天生的屁股就來的比他翹,聲音比他柔太多,男人聽了都會酥麻,那為什麼是他要辦女人?

「俊秀,你聽說我。」朴有天摟著他的肩,在他耳邊輕聲又說:「你覺得你能演得很大爺調戲那些女僕嗎?」

金俊秀想了想,「不就平常你對我那樣?就一直看著那些女僕而已啊。」

「你以為這麼簡單?你知道你還得跟那些去那裡消費的人渣套話,你還要摸那些女僕的大腿內側,那間咖啡廳就像酒店一樣,這些下流的行為你做得到嗎?」

金俊秀聽著聽著,那清純的臉蛋就紅了起來了。他要摸自己的大腿內側都覺得難為情了還去摸女人的大腿內側,況且朴有天也說得沒錯,他這人不太擅長套話,想當初在警察大學的套話學,他還是差點沒能及格呢。所以在朴有天一翻的教唆下,金俊秀決定扮女人了。反正他們都是在扮案子,也沒有誰會比較辛苦。不過要金俊秀扮女裝,這對他而言是有些困擾的。

「可是我有點壯,扮起來會像金剛芭比,會不會被看穿?」金俊秀轉過頭問朴有天。

朴有天是與金俊秀抽離了一點距離,他從頭至尾的打量了金俊秀一翻。

「沒問題的,近期我帶你減肥。」朴有天得意的說。

「怎麼減啊?」金俊秀很納悶,要減重不就得運動?運動完還不是一堆的肌肉。

「哼哼,你就來住我家,我給你調飲食,用飲食來減重。」

朴有天那雙桃花眼一副就是得逞樣,而單純的金俊秀並未發覺朴有天真正的用意,他只覺得朴有天說的也沒錯,改變飲食似乎是真的可以減重。

「好。」金俊秀一口答應。

為了讓世界圓滿,減肥、扮女人,算不了什麼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