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朴有天努力了數月以後,朴府的商機大增,亦是有許多客人是聞著朴府的商譽而上門,各個是對朴府所賣的商品評價有佳,這也是證明了朴有天對朴府的商場經營有加,為了獎勵朴有天的表現,於是朴夫人這麼說。

「咱也快過年了,不如就沖個喜氣吧?」朴夫人在飯桌上對著其餘他的三個人說。

金俊秀自從被朴有天睡過以後,與朴有天已不是分桌用膳了,朴夫人為了表示朴府的用心,所以就將他這準媳婦拉來同桌用膳。這也算是承認了他這還未過門的準媳婦。然而現在,金俊秀這個位置坐得也好一陣子了,真的名份便從今日之後他才正式的取得。

朴有天聽自家的娘說要沖個喜氣,那樣的話是再明白不過了。累了一天下來,本是垂頭吃飯的他,一聞言,頭也抬了起來,美眸睜大的問:「我能娶俊秀了嗎?」

金俊秀坐在他一旁是輕笑了一聲,他也抬起鳳眼看著朴老爺與朴夫人,繼續聽著他倆老人家的下文,「能了能了,你近期的表現算特優了,娘准你娶了。」朴夫人笑說。當然在一旁的朴老爺他也點著頭,一切的安排就照朴夫人的意思走,他也甚少會有意見。

這樣的消息,今日最高興的莫過於朴有天了。這天他是期待了多久,努力了多久才能通過自家娘的標準來迎娶金俊秀。在這過程裡曾經很辛苦,但能有了這般的結果,先前的苦已不算什麼了。

金俊秀夜裡是陪著朴有天回房,朴有天今夜心跳是他一生以來最悸動的一次。金俊秀本想將他送入房後自己也回房休息,可朴有天卻在他要離去時,便將紅髮人兒給拉了回來,在紅髮人兒的耳邊細聲問:「留下好嗎?」

金俊秀的鳳眼看著他,也低下了頭輕聲答:「好。」

今夜他們什麼也沒做,朴有天躺在床上不停的與金俊秀說話。他說,以後他會將朴府的商業經營得更大;以後他會帶著金俊秀出城去別的城鎮逛逛;以後他也會養幾個孩子;以後……他會照顧金俊秀到永遠,到很久很久以後的永遠。

朴有天整日下來是累得跟狗爬一樣,不過一想到要迎娶金俊秀,他就有精神繼續動著腦筋想著他與金俊秀以後的生活。邊說邊有動作比劃的他,最後是沒了動作,而那雙眼皮也漸漸的要閉了上來,但他的嘴中仍是喃喃自語著。金俊秀知道朴有天是累了,只是還像個孩子一樣想跟他分享他的開心、他的喜悅。他躺在一旁聽至朴有天的言語全由鼾聲代替以後,他才緩緩的拉了綿被,替自己與朴有天蓋了上身。

金俊秀看著側著身面向自己的朴有天,他伸過手順著朴有天烏黑的長髮,朴有天從以前的臉蛋就是嬰兒肥,長大後仍是沒有太多變化,可長相卻是相當的吸引人。無論是誰,就算是走在路上的路人,眼神總會不禁的看他幾眼。其實一直以來,金俊秀總覺得自己配不上朴有天,他不知為何朴有天會如此喜歡他,而最後他自己也被打動了心房,願意從朴有天一輩子。

他看著朴有天沉睡的臉蛋,他的額頭便靠上了朴有天的寬額,如此近的距離,金俊秀不是什麼也沒做。在自己準備睡去以前,他輕輕的在朴有天的唇上留下了自己若有似無的溫度。

「晚安,有天。」他輕聲說。

跟朴有天的相處也好幾十年了,就連聽朴有天的鼾聲也能知道朴有天今日的心情是如何。今天的朴有天很開心,而他也終於有了真正的歸宿。他相信,他的枕邊人已不會是誰再出來充當了,這樣的情景、趨勢,大概是非朴有天莫屬了。



朴有天要迎娶的消息傳遍大街小巷,雖說這已非什麼驚人消息,可卻扎扎實實的震撼了花家的花公子與花姑娘。

花不全完全不曉得為何朴有天會迎娶金俊秀,想想幾個月前,他不是還挑撥離間來著?也才幾個月他被一位從小就纏他至大的同窗任海俠又給纏上,沒幾日後,就有了朴有天的喜事,這說什麼他也不能接受,難不成他與花美料的計畫全亂了陣腳?

「何止亂了!是整個沒按咱想的走!」花美料能說是最急的人,明明想在朴有天娶金俊秀前將金俊秀給趕出朴府的,可現在呢?朴有天還發了喜帖了,他的美夢不也泡水了?

花不全也被罵得挺無辜的,損失的又不只花美料,他也損失許多啊,沒帶花美料這麼兇人的。

「不全,你倆是計畫什麼?」一旁的任海俠問。

任海俠身子很高大,長像就如蠻族一樣的有霸氣,他看著花不全姣好的面容問話。花不全本是伶牙俐嘴的很,可遇上這般霸氣的任海俠,他的驕縱傲氣也莫名得被削了幾分。

「不干你的事。」花不全沒看他,悶說。

花美料早已沒理會他身後那倆人,他走出了花不全的臥房,也就再也沒與花不全談論接續的計畫該如何變卦。花不全是個不喜愛有主物的人,既然金俊秀都已有了朴有天,反正天底下的美人那麼多,他也就不差金俊秀這麼一個。可他身後這男人似乎就是出來阻撓他這樣花心的思想與行為的,花不全走到哪,他跟到哪。跟也無妨了,但任海俠的話卻少,悶得花不全想開口罵人也不曉得該如何罵起。

「你別再跟著我了!」花不全轉過身罵道。

任海俠停下了腳步,冷冷的看著花不全沒回話。

「你一直跟著我到底想做什麼!」花不全又指著他怒罵。

「我爹准我娶你了。」任海俠突然說,「所以我不能再讓你在外拈花惹草。」這話是說得平常,可花不全的心卻是被震得粉碎。朴有天的喜事就已夠他受了,結果現在又讓他接下了更誇張的消息,何時他要嫁人了怎麼他一點都不知曉?

當然,任海俠沒有多餘的解釋,他直接又把花不全帶出風月場所,霸道的說,從今以後,你就隨我,隨我至天涯海角,從我至天南地北,我就這麼你一個,你也就只有我一個。

至於花不全的意下如何?這也就非關他人的事兒了。



今日的喜慶,是替過年前的朴府增添了不少喜氣。

金俊秀被下人打扮得體,他沒有太多的金煌綴飾,臉上也沒擦厚重的胭脂,他只換上了紅嫁紗,帶上了紅紗巾,也就等著下人來帶他至大廳做做禮俗。朴府替朴有天準備的宴客也挺澎湃的,來得人很多,大部分的人都好奇朴有天娶得會是怎樣的一個人兒。

朴有天當然不會在大眾面前將金俊秀的頭紗掀起,他有私心,並不想與他人分享他這塊心頭肉。不過在這樣的禮俗裡,朴有天什麼都做到了,可卻自己另外加了一些步驟,讓其餘的觀眾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劉嬤嬤,俊秀就交給我了。」朴有天牽著金俊秀的手說。

他特別的牽金俊秀來至劉嬤嬤的面前,告訴他,他已是個能擔當一切的男人,所以不用擔心金俊秀交給他會吃苦了。劉嬤嬤看著紅薄紗裡頭,那人兒的面孔,他緩緩的伸出那已年邁粗糙的手掌,本想摸摸金俊秀的臉龐,可卻因紅紗的阻隔,他只是拍拍金俊秀的肩膀,輕聲對他說:「別哭。」

金俊秀不曉得為何劉嬤嬤能看出在紅紗底下的他已在哭泣,可他最後也無管朴有天的意願,便掀開了自己的紗巾,全場的外人是驚呼,沒料朴有天竟然能娶到這麼一個人兒,可金俊秀並未理會那些眼光,他的小手便覆上了劉嬤嬤擱在他肩上的手,哽咽說:「嬤嬤,謝謝您。」

謝謝您,與我第一次見面便把我當作自己的兒;謝謝您,不吝嗇的教導我如何吃苦耐勞;謝謝您,讓我明白了朴有天的感情;最後也謝謝您,成全了我這麼一段姻緣。

朴有天在一旁看得自己眼眶也泛紅了,金俊秀的一聲道謝,他似乎能聽見金俊秀所有感恩的意涵了。朴有天握緊了金俊秀的手,也看著劉嬤嬤說:「我會牽著俊秀,至永遠。」

劉嬤嬤點點頭,眼前這兩個屁孩的心思,他什麼都懂。他的眼神也看向了朴夫人的大位,他謙卑的向朴夫人示出敬意,最要感謝的,還是朴夫人替金俊秀的把關。朴夫人朝著他們三人露出了一抹微笑。最後主持喊了送入洞房後,他們感人肺腑之語也才有個結尾了。

朴有天牽著金俊秀來至他這個不陌生的臥房,他笑著跟金俊秀說:「從今以後你就只能跟我睡了,娘子。」

就如金俊秀當時的夢一樣,朴有天長大了,然而他們會睡至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直到他們最終都必須到達的盡頭。


*****

各位,新年快樂^^
很高興米秀結婚了,我自己寫的都覺得很感人啊~
想想,也許哪天我也會嫁給對的人,那天再給大家發發喜帖吧。今天也是我爸媽的結婚紀念日,我爸還去買了禮物送我媽,結果我媽打開以後,從以前就最不會哭的他,雙眼看見了禮物後,眼淚是潸潸落下。而且是笑著哭耶,看得我跟我姊眼眶都紅紅的了:P。我爸還很貼心的抱抱我媽。
最後我去看了我爸送了什麼禮物,原來是一個老爺爺與老奶奶的陶瓷……真的很感人。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永遠吧,也算是我爸媽對永遠承諾,到那麼一天,他們還是會牽著手一起離開。

希望各位遇上生命中的對的人。

愛你,平安。

PS回覆晚點,明天人不在家了,哈哈。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