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與金俊秀也才新婚幾個月而已,朴府便又鬧了些小插曲。

朴有天與金俊秀其實婚前與婚後並沒有多大的改變,只是金俊秀換了房睡,而朴有天床邊多了個人兒陪。他們倆有時相處的時間少的可以,朴有天一忙起來,應酬就應的晚,回來時金俊秀也早已上床睡了。這樣的日子持續下來,明明是新婚夫妻的他們最後卻搞得像老夫老妻,各活各的一樣。

不過他們之間的感情並沒有因日子無交集而變淡。朴有天每回要上床睡時,他總會偷吻金俊秀,算是給忙碌的自己一點獎勵。再忙,他的臥房裡總有這麼一個紅髮人兒等著他回來。

這回朴有天是吻的得寸進尺一點了,有些醉醺的他,見金俊秀就吻,這麼一吻便把睡得無辜的金俊秀給吻醒了。

「唔……」金俊秀緩緩得睜了開眼,他輕輕推著朴有天道:「你回來了。」

「嗯。」朴有天臉上紅紅的,他眨著濃密的眼睫毛輕聲答。

金俊秀聞著朴有天身上的味道,有胭脂味、有酒味,這一聞也就曉得今日的客戶帶他去什麼場所了。金俊秀從沒禁止過朴有天會客的地點要在哪,雖說如此,可卻非代表金俊秀就不介意朴有天去那樣的場所。金俊秀其實不喜歡朴有天常出入那樣的場所,若是朴有天自己去尋歡,那麼他不會有意見。可若朴有天被下了什麼迷湯而毀了朴有天節操,那麼這便是他不想遇見的。

「有天。」金俊秀扶著他的肩膀,他瞧著朴有天一副快睡著的神情,輕輕說:「下次別約在紅鶴樓了,那裡是非多,不安全。」

朴有天似乎把金俊秀的話聽進去了,他想了一會,趕緊擺手道:「我沒碰那些女人,我只想碰秀秀。」但這不是金俊秀所擔心的,於是金俊秀又說:「不是的,是那而有時手腳多,不乾淨,還是小心為上。」

「可是我真的只碰過秀秀而已……。」

金俊秀看著他,最後也笑了出聲來。若酒後真的能吐真言,那麼他相信朴有天真的也只碰過自己了。有些答非所問的對話,金俊秀一笑置之,他最後也替朴有天打理打理,讓朴有天躺上床好好睡一覺。

他的相公就這麼一個,有時仍是挺幼稚的,可有時卻能比誰都來的成熟。他相信朴有天不會在外頭亂來,所以他只想朴有天能多多注意安全,別給其他人騙了。可說真的,若朴有天想在外頭尋歡,那麼他也不會阻止,畢竟男人的生理構造與女人來的不同。有時朴有天想要時,他的身體卻因上次的歡愛而尚未恢復,他只能讓朴有天先忍忍,忍至他身體好為止才能再安慰安慰他。

當然這樣的問題已非婚後才有的,自從朴有天學會這些不三不四可卻又算夫妻間神聖的運動後,朴有天只要想碰他,都會老實跟他說。不過身體構造與女人不同的他,有時卻是供不應求。

他順著朴有天的黑髮,看著朴有天熟睡的臉蛋,他才知曉原來自己能做的事情其實並不多。除了那些朴府的採購或外包,還有府內一些不大不小的雜事以外,要他盡到一枚妻子該盡的義務,他的能力其實比想像中來的有限。

金俊秀在朴有天的耳邊輕聲的嘆了口氣,他將這近期的無奈與煩惱輕輕的嘆進了朴有天的耳裡。他悄悄的抱了身旁的朴有天,紅腦袋就枕在朴有天的寬肩上,閉上了眼,陪著朴有天一同睡去。



誰也沒想過金俊秀的煩惱就這麼被老天爺給聽見,老天爺還替他響應了這般的煩惱的解決方法。可好或不好,那就另當別論了。

從朴有天與金俊秀結髮之後,花美料是說什麼也不甘願,他沒有如花不全很乾脆的就放棄了。花美料是想盡了各種辦法,最後仍是求救於花老爺。

「爹,你能替我去問問朴老爺的意思嗎?」

花美料將他想嫁給朴有天一事全盤說出。還說了他對朴有天用情有多深,說是嫁進朴府當妾也沒關係。當然花老爺是相當苦惱,再怎麼說他們花家也算名門了,讓自己的女兒去當別人的妾,感覺都挺沒面子的。

「這好嗎?女兒阿,這可是委屈你啊。」

花老爺是有些不願意的,不過花夫人卻有話要說。本來什麼事都不管的花夫人,這次是為了花美料的幸福說話。他說,若美料喜歡,那麼嫁也無所謂啊,反正金俊秀的樣子也不太可能會欺負美料,反倒是被美料欺負的份,說真的是也沒什麼好擔憂的。這話一出,花美料可高興的很,花老爺只是皺著眉再過問最後一次,是真要嫁進朴府當妾?花美料是點頭如搗蒜,一點也不後悔這麼打算。

感情可以培養,這國的帝王不也佳麗三千,任誰都搶著爭寵,民間何不是如此?金俊秀嫁進朴府不代表他就輸了,所以要讓他翻盤的機會是有的,他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對朴有天的感情。

於是,花老爺也就趁著與朴老爺一同共膳時向他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

「你的女兒要嫁給有天當妾?」

「是,他心意已決啊。」

一旁的朴夫人聞言,是挑了眉說:「這事萬萬不可。」

「何故?」花老爺問。

被這麼一問朴夫人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若要直言不諱的說,他已向朴有天定下了規矩,就只能與金俊秀白頭到老,感覺似乎朴有天的人生並非自己似的。可現在他又該如何拒絕?萬一這事兒傳進了朴有天的耳裡,朴有天會不會因為想嚐個鮮而答應又娶個妾呢?朴夫人東想西想,金俊秀也才過門沒多久而已,又要再娶個妾,那麼朴有天是該如何對金俊秀的幸福交代?

「有天還小,恐怕沒能處理兩個媳婦。」朴夫人苦笑答。

可朴老爺卻不以為然的說:「哪裡小了,都娶俊秀了還小?」

本想鋪個梗的朴夫人,這般的橋路是被這天真的朴老爺給拆了。只見朴老爺又說:「不然這樣好了,總得過問過問有天的意思,咱今日回府會問問的,你待我消息。」

「希望是好消息。」花老爺笑答。

這一路上朴夫人是萬萬的拒絕花美料入門來當妾,他一見花美料就覺得總沒好事,而且是個難以管教的小妾。花家那兩個孩子就不如花老爺那麼好說話的,所以說什麼朴夫人也不准朴有天娶。但朴老爺仍是看在與花老爺的交情與生意上,還是得賣賣他面子,過問過問朴有天的意思。

然後,朴老爺便在晚膳時分就這麼問了。

「天兒,再娶個妾要嗎?」

金俊秀與朴有天都愣了一會,朴有天便皺著眉頭,先是看看朴夫人,後是看看朴老爺,「幹嘛要娶妾?我跟俊秀倆人過得挺好的。」

「爹知道,可花老爺的女兒對你也有意思,願意捨身嫁來咱府當妾的。」

朴夫人是在一旁搖著頭,朴有天也跟著搖頭道:「他捨身是他的事,我才不要捨身去娶他當妾。」

「天兒,就不能考慮考慮嗎?」

朴老爺難得會這個要求他一件事情,除了兒時不讓他纏著金俊秀睡以外,這回可是第二次朴老爺對他這麼多話過啊。

「不考慮。」但朴有天還是無情的回。

朴老爺其實也非真的要朴有天娶,可若這事不成,他還得想想其他方式來像花老爺說他家兒子不娶妾啊。為了避免徒增這樣的煩惱,朴老爺在散席時卻對金俊秀說:「俊秀,勸勸他吧。」

朴有天是牽著金俊秀手,頭也不回的說:「俊秀不要理爹。」

雖朴有天是這麼說,但金俊秀還是聽了朴老爺的話,在他倆打理完後才要上床歇息時,金俊秀是坐上了木椅,看著朴有天爬上床的背影問:「你真的不考慮?」

朴有天是頓了一下,然而退了下床,轉過身看著金俊秀。

「你說什麼?」

「考慮娶妾的事。」金俊秀不畏懼的說。

朴有天這次心情可糟了,被朴老爺逼就算了,怎麼連金俊秀也對他說這種話?

「我才不娶!你為什麼要我去考慮那種事?」朴有天走向前雙手抱胸的低頭看著紅髮散落的金俊秀說:「我有你就夠了!」

「但我能為你做的事並不夠。」金俊秀的鳳眼不偏不倚的對著他說。

「什麼?」

朴有天想不透為何金俊秀要這麼說。這還是他們頭一次吵架,從小到大沒吵過架的他們,也沒料過他們倆也會有吵架的一天。

金俊秀緩緩著站起身,雖說他們身高是差不多,可朴有天還是較他來的高一點。他抬起鳳眼看著他的美眸,雲淡風輕的說:「也許他能替你生個孩子,朴府也會有個後嗣呀。」

「我才不需要什麼孩子!什麼後嗣!」朴有天抓了金俊秀的肩膀,他氣的真的想把金俊秀教訓一下,讓他知道,其實現在的自己已是圓滿的,他的世界、他的生活、他的心裡也已裝不下其他人。可為何金俊秀卻無與他相同的共識,還要將他拱手讓人?

他氣得抓著金俊秀的肩膀,搖著他說:「你不准讓別人共享我,我告訴你,我就這麼你一個,不會再有別人!」

「有天我的意思是……」

「你閉嘴!你知不知道這是侮辱你!這是侮辱你啊!」朴有天大叫的說。

他才不想再娶什麼妾來侮辱金俊秀,金俊秀就適合擁有他這麼一個丈夫,他不會再娶,金俊秀也不能逼他娶。

朴有天氣的就把金俊秀抓上床,他鋪天蓋地的欺壓上金俊秀的身子,怒道:「我要欺負你!」

就連這種時候朴有天也格外的誠實,金俊秀任他扒著自己的衣裳,他看著自己的丈夫生氣的樣子,他總覺得朴有天還是拋不開兒時那幾分的傻氣。不知是差了六歲的關係,還是朴有天的氣息,縱然是生氣,金俊秀仍不覺得朴有天恐怖。

當朴有天將金俊秀身上的衣服全然的扒光後,他是看了看金俊秀身上那些不久前的才留下痕跡,然而又跪坐在床上,垂頭道:「我不是故意要對你兇的。」他拉了棉被蓋上了金俊秀的身子,過了幾會,才又抬頭問:「身子可以承受的了嗎?」

金俊秀看著他,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來,他伸出了雙臂便抱上了跪在自己面前的朴有天,他微笑答:「可以的。」

「俊秀你別拋棄我。」朴有天突然在他耳邊說。誰都可以拋棄他,不愛他,但金俊秀不行,他不准金俊秀拋棄他,不愛他。他也緩緩的抱上了金俊秀赤裸的身子,又說:「我不可能再愛別人了。」

這也是為何朴有天寧可忍耐,也不可能在外尋歡的原因。金俊秀的味道、氣息、或者是親吻,他已習慣了,他不能忍受自己身上沾有金俊秀以外的味道了。

金俊秀抱著他,下巴靠在他的肩上,緩緩的閉上了眼,爾後才在他的耳邊輕聲說:「對不住。」他從來就不是個會說話的人,沒上過學堂,沒讀過書,所以他只能用淺顯易懂的字眼來表示自己的歉意。他不應該去破壞朴有天一顆死忠於他的心,也只對他跳動的脈。

所以,既然普遍的字眼是金俊秀無法表達的深刻歉意,那麼他只能選擇最便宜朴有天的方式來表示。

「我真的要欺負你了。」朴有天說。其實金俊秀身上的那些痕跡他看得有些害怕,就怕金俊秀的身子吃不消,所以在開動以前,他做了最後一次的確認。

金俊秀的熱度從頸薄開始攀延,他張開了眼,赤裸的胸膛也就離開了朴有天的懷裡。擱在被子下的玉腿便悄悄的圈上了朴有天的腰際,將朴有天拉往自己,再一次的說:「可以的。」


*****

我總覺得這篇很重口味……(苦惱)
不知道算不算卡H,還是乾脆不要有H。
覺得太腥的話要說喔,因為俊秀是行動派的,哈哈。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