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過沒幾日後真的如了朴有天的願,他大膽的搬進了朴有天的透天屋裡頭住了下來。既然是朴有天開出的支票,說是要替他減肥,那麼朴有天就得兌現他所說的話。金俊秀對於朴有天的情誼是不疑有他,他們是同窗也是同事,說什麼也算是很『麻吉』的朋友了。不過那一切都只是金俊秀個人行為的幻想罷了。

事實上,朴有天早已沒將他當朋友看了。

「哦哦!你家怎麼這麼大!」金俊秀一進門是看傻了眼,這麼大的透天屋只有朴有天一個人住?這也太奢侈了一點。

朴有天替他搬著行李上樓,邊說:「我家喔,還算蠻有錢的啦。」

「為什麼?」金俊秀就站在朴有天的客廳裡頭打轉,看著眼前這些金碧輝煌的裝潢,金俊秀是看得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一點,比起他租得公寓,朴有天的家不知好過他多少了。

朴有天將金俊秀的行李放好,又走下來說:「其實我家世世代代都是企業家,經營得算不錯啊,所以算是挺有錢的,這棟是我媽買給我的。」

「是喔,那你怎麼去當警察?」金俊秀轉過了紅腦袋看著他問。既然是家族企業,怎麼朴有天不接手,而跑去當警察了?

這個問題也是朴有天一直沒跟任何人說的,高中的他一曉得金俊秀要唸警大,他便也一頭栽了進去,想說也去唸警大,搞不好能繼續當同事。結果還真如他所願的又跟金俊秀當了同事。他對金俊秀的愛慕可說是有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就是因為金俊秀,所以他不顧一切的拋下了家族企業,決定來當警察。

可這樣的一個祕密沒人曉得,他自然也不會讓金俊秀給知曉,「我覺得維護世界和平很重要。」這是金俊秀常掛在嘴邊的,他也就照本宣科的給他拿出來用一用。

「真的嗎?我從來不曉得你跟我的理念是一樣的!」看來金俊秀的想法被認同是一件令他相當高興得事情,不過那只是朴有天的謊言罷了。世界和不和平說白點是干他屁事,他只擔心金俊秀的屁股最後能不能屬於他而已。

朴有天笑得很假,然而轉換了一個話題說:「近期你就住下來吧,慢慢減,這幾天我會先混進去咖啡廳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好。」金俊秀笑答。

離金俊秀得裝扮女人的時日還有些距離,朴有天不急不徐的替金俊秀準備晚餐。今夜他還真的大顯身手做出了一餐營養代餐給金俊秀吃。不過量不是很多,剛好金俊秀吃至七分飽後飯也沒了。金俊秀是覺得有些不滿足,本想進廚房翻朴有天的冰箱看看有無別的東西,最後是被朴有天推了出去。

「你要減肥就要忍耐!」

「吼……。」金俊秀嘆息著。

減肥就跟被虐沒兩樣,金俊秀也才晚餐沒吃飽他就覺得自己活得不像個人了。不過朴有天為了提振他減肥的動力,不斷的提醒他,為了拯救那些女僕,金俊秀得加油忍耐,他們才能將所有邪惡勢力一網打盡。

於是,這些話對相當正義的金俊秀是奏效了,他也不再突破朴有天的界限去攻陷朴有天的廚房了。



朴有天與金俊秀倆人一早便一同外出值勤。朴有天開著高檔的跑車載著金俊秀來至他們得調查的女僕咖啡廳。

朴有天穿得很悠閒,當刑警的好處就是沒有規定的制服,他穿著運動短褲,夾腳拖,還有一件夾克就開始在咖啡廳外頭巡視起來。金俊秀是穿得比較正常一點,不過普偏來說是太黑了一些,就連頭頂上的那頂鴨舌帽也是。

朴有天邊調查邊慫恿金俊秀將帽子脫了,那頂帽子遮蓋住了金俊秀的紅髮讓他覺得很不高興。他就特愛看金俊秀頂著紅髮亂晃,就像一顆小太陽一樣。不過金俊秀沒搭理他,他只是繼續著他的紀錄。

「外觀是沒什麼可疑處。」金俊秀說。

朴有天也覺得沒什麼可疑的地方,他們倆站在不遠處看著進出那間咖啡廳的人,普遍性看上去都像宅男一樣,其實有看不出有什麼眉目。不過就在這時,有個開著與朴有天一樣高檔轎車的人下了車來,身上穿的其實也很普遍,但是價位卻很高。

「他身上穿的衣服很貴啊,都是潮牌。」朴有天嘟嚷說。

金俊秀也跟著朴有天看著那人,他壓低了鴨舌帽輕聲說:「那麼他就有問題了。」若是宅男,宅男應該對於潮牌並不了解吧?比起這些衣服的品牌,宅男似乎比較了解電腦或者其他的動漫模型之類的東西。

朴有天也輕笑了一聲,他們倆看著那人走進那間咖啡廳,朴有天也就尾隨在那人身後,跟著走進那間咖啡廳。金俊秀走得較慢,他在外頭還左右的觀望一會,才與朴有天一同入咖啡廳。

一進門便有許多女僕們穿著特短的女僕短裙前來迎接,一句的歡迎光臨,朴有天與金俊秀是聽的皺眉,總覺得這些女僕似乎與他們不同,並不是本地人的樣子。

「老爺,吃顆糖唷。」一位可愛的女僕似乎是勉強用他們的語言說話一樣,金俊秀聽得有點辛苦。但他還是好奇的低頭看著他手中的那盤糖果,糖果的樣子看上去很精緻,好像是市面上不容易見到的,讓他有想拿一顆來吃的衝動。

「不用了謝謝。」朴有天突然說,然而又摟了金俊秀的腰際,在他耳邊又說:「你不准拿,你在減肥呢。」

金俊秀痞痞的就伸回手,也就沒將糖拿起來吃了。一旁的女僕招呼著他們倆人,他們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也沒指定哪位女僕來服務,金俊秀是看著那些女僕的衣裳,他垂下了頭來,臉蛋似乎有些紅潤的悶說:「我該不會要穿那種衣服吧?」

朴有天聽他這麼說,他才注意的看那些短裙女僕。他突然笑得很猖狂,然而身過手就拍拍金俊秀的肩膀,半嘲笑他說:「他們穿什麼,你就得穿什麼。」

金俊秀是嘆了口氣,看來減肥是必要的,雖說他也沒多胖,可要他穿那種衣服,感覺身體會很緊啊。但扮女人的問題以後可以在解決,他回過神來看著這家店,什麼都很正常,可有一點讓他與朴有天很不解。

「剛那潮男呢?」金俊秀突然問。

朴有天對此也很納悶,他也是在觀望方才走進店裡潮男坐在哪,可卻不見那潮男的人影,「會不會他是咖啡廳的主廚之類的?」

「只能姑且這麼想。」

「反正等你混進去後就知道了。」

金俊秀抬眼看著他,他又瞥過了眼神說:「要我穿那樣……」金俊秀似乎還有話要說,不過朴有天卻沒理他,他突然的站了起身,看著金俊秀身後的那面牆。一來他不想讓金俊秀有反悔的餘地,反正女人金俊秀是扮定了;二來他總覺得咖啡廳裡頭的牆壁彩繪,畫得很怪,總是讓他有種說不出的不舒服。

他那雙美眸便沿著這家咖啡廳的牆壁從頭看到尾。牆上的花樣很多,他很仔細的看著,看至最後,連金俊秀也站了起身,走去朴有天的位置坐下,也一同看著牆壁。朴有天繞了一圈後,又回來他們的位置然而坐上了金俊秀的位置,「我總覺得這些圖案很怪,畫得這麼花好像刻意要遮掩什麼。」

金俊秀的鳳眼也看著他,輕聲說:「會不會有什麼祕道啊?」

「這什麼時代了還秘道!」朴有天嗤之以鼻的說。

金俊秀也沒再說什麼,不過他總覺得也許會有,從外頭看咖啡廳的建設也不是不可能沒有祕道啊。可那也只是他的猜想,也許朴有天說的才對,現代人應該也不會再搞什麼祕道才是了。

後來的他們,在咖啡廳裡坐了差不多快兩個小時。他們就看著出入這間咖啡廳的人,金俊秀沒多久也跟朴有天坐同個方向,與朴有天一同看著。

「那個糖果有那麼好吃嗎?」金俊秀突然說,「進來的每個人都會拿,我也好想吃吃看耶。」

「可能是因為宅男沒辦法拒絕女僕的誘惑所以才賣賣面子拿的吧。」朴有天一手撐著下巴說。

「是嗎?」

「是吧。」

不過金俊秀總覺得那些糖應該是很貴又好吃,所以進來的每個人才會拿的。重點是有些人還會拿很多。於是他看別人吃,他自己也有些按耐不住的拉著朴有天的手肘問:「讓我去拿一顆好嗎?」

「不行。」朴有天沒看他的說。他知道現在他的眼神若對上金俊秀,他一定會心軟。金俊秀開始撒嬌的聲音都會變得比以往還要來的柔軟,光聽聲音朴有天就快受不了了,所以絕對不能看金俊秀那苦苦哀求的眼神。

「有天有天。」金俊秀開始吵了,但朴有天還是很淡定的拒絕他,「不行,要減肥。」

「那算了。」金俊秀也放開了他的手肘,決定不再求朴有天。再怎麼求朴有天還是不讓他吃,他也就悶悶的把眼前無加任何奶精與糖的黑咖啡給喝完,與朴有天又繼續的調查。

說是調查可他們也很漫不經心,畢竟光要在這裡看,能看出的線索真的不多,最後他們的咖啡喝完了,朴有天便叫隨便一個女僕買單。這間咖啡廳的東西也挺貴的,雖然最後是朴有天花錢,不過金俊秀卻也喝得很心虛。

朴有天看著帳單,他看見帳單的最後一欄上頭寫著『VIP』,於是問:「要如何才能成為你們的VIP?」金俊秀坐在他一旁一聽見這話,他的鳳眼瞇了起來嚴重鄙視朴有天。

「大約是五十萬的會員費就可以了,成為VIP的優惠很多唷!」女僕笑的甜美答。

「謝謝,我了解了。」朴有天也笑回。

待他結帳結完後,金俊秀走在他後頭的問:「你要成為VIP幹嘛?」

「進去當叫你來服侍我的老爺囉!」朴有天笑得開心說。

這話是一語雙關,可金俊秀卻沒能理解朴有天的另一面。他只曉得,原來在這間咖啡廳耗上這麼多時間的他們不是一點收穫也無。一切的開端,也許就得從成為『VIP』開始。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