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近期很暴躁。

在朴有天的監督之下他成功的靠改變飲食就瘦了快五公斤,不過這樣的日子也才沒幾天,金俊秀一回到朴有天的家中就像個小皇帝一樣的使喚朴有天,叫他做東做西,要不就虐待他、打他來消消這幾日的減肥之痛。

朴有天這人只要事情牽扯上金俊秀,他是任勞任怨,也不會去跟金俊秀計較什麼,個性有點鬼靈精可卻算隨和的他,也挺配合的讓金俊秀毆他。

「不要太埋怨我,喏,你的蓮霧。」朴有天將水果切好就端去客廳給金俊秀的嗑。人一餓起來也飢不擇食了,所以朴有天反倒覺得金俊秀相當好養,不用擔心他挑嘴。金俊秀吃完了那盤蓮霧,性格才回復過來,會對朴有天好聲好氣了。

「真好吃。」金俊秀很滿足的躺上沙發,也才來這裡沒幾天,他便把這裡都當成自己的家在活動,放肆的使用朴有天一切的所有物,絲毫不覺得慚愧。

金俊秀洗晚澡總有一個習慣,就是愛穿著四角褲亂跑。這種不成文的習慣似乎不只他有,每個男生都算是有這樣的習性。當然,這樣的習慣是很平常,不過對於性向有些偏差的朴有天而言,這種習慣在他眼裡不知該算好習慣還是壞習慣。

他看著趴在沙發上的金俊秀,那粒從他認識金俊秀以來就一直都很豐腴的屁股,要他沒有遐想是不可能的。他想叫金俊秀不要這麼大喇喇,不然可能等會他們倆的貞潔都保不住。不是強姦既遂就是強姦未遂,一個空間就生出了一個加害者和一個被害者,說什麼他倆的面子也掛不住,所以朴有天只能盡量不看,盡量克制自己,然後就痞痞連聲招呼也沒打的就自己上了二樓。

「有天你去哪?」金俊秀見他人爬上了樓,人也屁顛顛的跟著一起上去,朴有天只是低聲的回:「來去睡覺了。」

「這麼早?」金俊秀抬頭看著他的後腦勺問。

「嗯,明天工作很忙的。」

「對耶,你買了VIP,明天就要裝大爺進去調查了。」

朴有天想說自己首當其衝,先入內探探裡邊危不危險,如果太危險的話,也許他會建議金俊秀別扮女人混進去。雖然他自己也很想看,不過還是以命為大,凡事步步為營比較來的安全一點。

「晚安了。」朴有天要將自己的房門關上時,金俊秀卻伸了手阻擋了他,「有天。」他輕聲叫。

「幹嘛?」朴有天看著他問。

「明天要小心。」

金俊秀的鳳眼很清澈的看著他,他有種衝動想抱住眼前的金俊秀,雖然氣氛跟地點都很不錯,不過就是他們的關係沒到那種關係,突然要抱是怪了一點。最後他只是像個老了好多歲的老人一樣,摸了摸金俊秀的紅髮,笑說:「會的。」

他關上了門,爬上床,總覺得今夜特別好睡。



朴有天一早就載著金俊秀來至內政部警政署,然而朴有天就自己去調查那間咖啡廳。金俊秀是有些擔心,總覺得自己應該也跟去,不過就怕他們太常一起行動容易被懷疑,所以他還是選擇在警局先處理別的小案,等朴有天的消息。

「早啊,俊秀哥。」

金俊秀轉過頭看著笑得很陽光的來者,他也朝著他揮了幾下手,笑說:「早安,珉豪。」

「哦,不錯喔,看來你減肥挺有成果的嘛!」崔珉豪勾上他的肩膀有些調侃的說,但金俊秀卻不覺得生氣,他只是輕輕的揍了崔珉豪的肚子說:「朴有天會養啊。」

崔珉豪似乎知道他與朴有天近日在辦的案子,他與金俊秀一同來是刑事廳,然後突然的問:「你跟有天哥有查出什麼來嗎?」

金俊秀歪頭想了一下,他替自己手中的馬克杯放了茶包,盛了熱水說:「進展不多,不過有個很有趣的地方。」

「有趣的地方?」

「我問一些常去的宅男,為什麼他們喜歡去那裡……」金俊秀喝了口熱茶繼續說:「他們都說去那邊會覺得很快樂,不用做什麼特別的事情,看見女僕就覺得很快樂、心情好。」

崔珉豪聽了,可是卻沒回話,接著金俊秀又說:「你不覺很有趣嗎?為什麼只是看著女僕他們也會覺得快樂?」

「也許女僕給了他們什麼甜頭吧?」崔珉豪突然說。

金俊秀想了想,但若說要是甜頭,能有什麼甜頭?他與朴有天常去那裡觀望,女僕就只是端茶收茶碗,光是這個看著就會覺得很快樂嗎?

「不曉得,總覺得挺怪的。」金俊秀苦笑說:「雖然我也算半個宅男,不過我有點不能理解他們的想法。」

崔珉豪也抿抿嘴,他也沒能提供什麼意見,畢竟他沒與金俊秀攙和這宗案子,所以他也沒辦法想像的到宅男的心理是怎樣。金俊秀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繼續他的工作,雖說他在內忙著,不過他還是會擔心著在外頭的朴有天。

朴有天這次的穿著比較沒那麼悠閒了,他學著上回那潮男也換上了潮牌的衣服,走進了咖啡廳,那群女僕一見他進門,又端著糖果要他吃一顆嚐甜,不過他只是婉拒的說他不愛吃甜,只是看著沒有拿。可他看著這些糖就想起了當時吵著他要吃糖的金俊秀,他最後還是妥協了拿了一顆裝進自己的口袋。

「先生你……」女僕似乎想問他要喝點什麼,朴有天便插嘴說:「我是VIP,VIP有什麼特殊服務嗎?」朴有天又將自己的會員卡拿了出來,證明一下自己的地位。女僕是身手將他的會員卡拿過,於是笑說:「先生稍等。」

也才過沒多久,便有一個看上次較為年長的女人從廚房裡走出來,他的眼神打量著朴有天,爾後才有了微笑說:「先生這邊請。」朴有天尾隨著那如店長的女人,與他一同往廁所得放向走去,朴有天有些納悶,難不成廁所這裡還有路可走?

女人並未將他帶至盡頭的廁所,在要去廁所的長廊上,女人突然停下了腳步來,面向這長廊的牆壁,這牆上也就是畫著令朴有天覺得不舒服的圖畫,他見女人輕輕的推了那面牆,那牆也就順著這力道被推了開來,朴有天在一旁睜大了眼心想,這回是被金俊秀給猜中了,這間咖啡廳真藏有一個這樣的秘道。

他看著牆裡面的長廊,裡面的燈光是諧調,可卻相當的灰暗,就像一個是非的場所一樣,沒有外頭咖啡廳來的單純一點。朴有天就隨著女人的身後,然後被帶至一間房間,女人開門走了進去後,朴有天也隨後入內。他看著眼前的場景,其實就像一個高貴的包廂一樣,有點唱機,有高級的沙發或紅酒。

「先生稍等,等會會有服務員替您介紹如何消費。」女人說。

朴有天是點點頭。女人出去以後,他環顧這四周的設備,怎麼看都覺得真的很像過了午夜的KTV,若他這麼入了虎穴就得虎子的話,那麼他回去一定會跟金俊秀說他不用扮女人了,因為案子也查出了一個大概了。

不過事情並沒有朴有天想的那麼容易,服務員替他介紹著所謂VIP的特別服務,到最後他只能點一瓶高貴一點的紅酒跟親點比外頭身材還要好的女僕而已。他對此有些不屑的問:「VIP的服務就這點?」

「若先生希望有更好的服務,那麼消費需額滿十萬以上。」

「服務會有多好?」朴有天挑眉問。

「超乎先生能想像的好。」

朴有天聞言,他裝正經的點點頭表示明白。可之後服務員又說:「若先生想體驗,今日可算是本店給您的優惠,身旁這位女僕能讓你有個女僕服務的初體驗。」

這話朴有天不會不懂,他瞇起眼看著自己身旁的女僕,直接的問:「初體驗的內容有什麼?」

「陪酒,陪唱……」服務員停頓了一會才說:「其他詳細內容,先生您等會就能體會到了。」

朴有天最後是擺了擺手,演出了迫不及待的表情,要服務員趕緊離開不要在這裡觀賞他與女僕接下來的活動。服務員很識相,待他出去以後,朴有天才喝了一口紅酒問:「你幾歲了?」

女僕被他這麼一問,羞赧的低下了頭說:「二十五。」

朴有天的雙眼從頭至腳再看了一次,他估計眼前這女人應該不只二十五,要再年長一些。可他沒接穿,他只是有些苦惱,金在中是要他們調查少女,結果來的卻是快三十歲的熟女,那麼這根本案的內容有什麼關係?總覺得只是個掃黃行動而已。

「先生想唱什麼歌呢?」女僕突然問。

朴有天想了一會,他隨便點了一首金俊秀常哼的歌曲,但他沒有唱,只是放著任歌自己播放。他繼續喝著他的紅酒,女僕卻在歌曲唱至一半時開始有了些動作。他摸著朴有天的大腿內側,似乎企圖的挑起他的性慾來討好他。朴有天沒制止,只是嘴上又問:「你自願從事這行的?」

「是啊,這行賺得快又多。」女僕笑說。

女僕都還沒摸上他的寶貝,他便開始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奇怪。女僕摸的技巧並沒有很好,可為什麼他會覺得全身躁熱?那種感覺就如他看見金俊秀只穿內褲而沒穿褲子在客廳亂跑的反應一樣。他伸手推開了身旁的女僕,站了起身皺著眉頭,看著桌上的東西,「這酒被摻了什麼?」朴有天直覺的問。

「什麼也沒有呀。」女僕答。

朴有天搖搖頭,他總覺得自己吃下的東西有問題,於是有些口氣不好的說:「我有事先走了。」

「先生不需要服務一下嗎?」女僕也站了起身問。

他轉回頭看著女僕的表情,這表情是告訴了他,那女僕是知曉那瓶紅酒被摻了什麼,只是裝不知情而已,「不用。」他轉身就離開了這個黑暗的咖啡廳。

在警局的金俊秀是吃著水果喝著熱茶,眼看也快中午了,可就沒有朴有天的消息。他邊啃著朴有天替他削好的蓮霧,腦子裡想著,『有甜頭……有快樂……』,腦子不斷反覆想著這些話的他,是舔了自己沾上連霧汁的嘴唇,輕聲說:「好甜。」

『甜……?』金俊秀腦子一個靈光,挑了眉想,『糖果……?』

才想至這,他腰際上的手機便響了。他拿起手機一看,是朴有天打來的。

「喂?」

「俊秀,我先回家一趟。」朴有天嘴上很喘而且又急的說。

「你怎麼了?」金俊秀嘴中還有未咬完的蓮霧,他含糊的問。

「今天先幫我請假。」朴有天說完電話就掛了。

朴有天這樣的反應也讓金俊秀緊張了,他趕緊將自己的黑色便當盒蓋上,就拖了一旁正沒事的崔珉豪要他也載自己回朴有天的透天屋。崔珉豪是答應了,他騎著摩托車就飛快的載金俊秀回朴有天的家。

金俊秀見朴有天的車庫沒有車,他估計朴有天應該還未到家,崔珉豪是先回警局值勤,而金俊秀就在家裡等著朴有天。沒多久他聽見朴有天開車回來的聲音,他是率先開了門,與很緊急的朴有天對上了眼。

「你怎麼在這?」朴有天喘著氣問。

「我擔心你有事啊!」金俊秀向前就想攙扶朴有天,可朴有天卻甩開了他的手說:「你不要碰我!」現在的他很緊急,身子更是讓人碰不得,尤其是眼前這個紅髮小子,更是不能碰他。

金俊秀被朴有天這麼一兇,他也嚇了一跳,只見朴有天鞋也沒脫的就跑進了廁所,金俊秀知道朴有天一定發生了事情只是不說,他一直敲著廁所的門,喊著他。不過朴有天卻是充耳不聞,仍是沒有開門。

『他媽的,給老子放了春藥!』

朴有天心中一陣的怒罵,便跪在馬桶邊催吐了起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