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等等……啊……」

朴有天像個傻子一樣,沒個目的性的撞擊著金俊秀的身子,金俊秀是緊緊的抱著身上那個傻子,可他眉頭皺得很緊,他總覺得自己的體力似乎快達極限了,可身上之人卻是越做越凶猛,讓他真的有那麼點吃不消。

「有天有天……」金俊秀試著要讓朴有天停下來,他的玉腿圈緊了朴有天的腰際,又說:「停……有天停一下……」

朴有天在這樣的迷情當中似乎聽見了金俊秀的求救,他果真乖乖聽話沒有繼續攻擊金俊秀,他看著自己身下的紅髮人兒,嘴上有些喘的問:「怎麼了?」金俊秀怎麼會在這麼激情的時候要他停下來呢?他很急,他看了看金俊秀的寶貝,也一樣很急,可他家的紅髮人兒就在這麼重要的時刻喊停,讓他有些不能理解。

金俊秀也抬頭喘著氣看他,他舔了舔自己的紅嘴,輕聲說:「咱、咱射了就別再做了……。」

朴有天知道金俊秀很不會說話,不過有時說出來的話卻是讓聽者覺得臉紅心跳的。朴有天回過神來,慢慢的消化金俊秀的請求,他想,這回射了那麼算算也才第四回而已,他並不覺得累啊。

「俊秀不用擔心,我不累。」朴有天意氣風發的說。

可金俊秀並不是擔心朴有天會不會累,是現在的他體力已不如當初了,他很累。

「不是的……」金俊秀搖了搖紅腦袋,抬眼看著他說:「是我累了。」

金俊秀的聲音很柔,尤其在懇求他時,那樣的聲音也會格外的溫柔。朴有天的美眸瞧著真的已快虛脫的金俊秀,他才知曉原來自己每回都做得太超過了,讓金俊秀的身體吃不消,還讓金俊秀最後受不了的來拜託自己別做太多回。

「對不住……。」金俊秀突然又說。

其實這也是為何金俊秀會不介意朴有天娶妾,畢竟他的體力以及身子很難陪正值青少年的朴有天玩那麼多回。他很怕朴有天會因此不滿足,而讓他又得為自己忍耐。

「幹嘛道歉?」朴有天還是不明白金俊秀的用心良苦,他們就維持這樣不進也不出的姿勢,倆人不覺得有什麼的繼續談心。

「我總覺得現在的我已沒辦法滿足你了……。」金俊秀躺上了床,他摸著朴有天的寬肩又說:「所以也許你娶妾能解決我辦不到的事情。」

朴有天乖乖的聽著金俊秀說話,可突然的他又動了身子撞了金俊秀一下,沒好氣的說:「我才不娶妾!」金俊秀被這麼一撞,又被朴有天撞中了體內的敏感觸,他悶哼了一聲,喘著氣又看著朴有天。

「我可以配合你,但你別讓我娶妾。」朴有天低身吻了他說。

說起來也是他從沒關心過金俊秀的身子承受度能有多少,而恣意妄為又無限上綱的拼命索取。他想,也許這不是金俊秀的體力問題,是他本身的情慾問題。受方本來就比較辛苦一點,所以是他得配合他的紅髮人兒,而非勉強金俊秀來配合自己。

金俊秀的雙臂環上了朴有天的後頸,他也回吻著朴有天,輕聲說:「又得委屈你了。」

「才不委屈呢。」朴有天笑說。與其要他娶妾,他還不如體諒金俊秀的身子。

他也低身抱著金俊秀,又開始了他的活躍。金俊秀在床第間的聲音很好聽,雖有時金俊秀會刻意的遮掩,可當金俊秀真正舒服以後,那也才是朴有天所享受的天堂。也許他會這麼一波接著一波不放過金俊秀,就是因為金俊秀的一切都太美麗,才讓他這麼愛不釋手。

待他帶著金俊秀來至最高潮以後,他也遵守對金俊秀的承諾,讓金俊秀好好的休息。在他退出金俊秀沒有多久以後,金俊秀便也在他的懷裡睡了過去。他看著金俊秀的睡顏,雖說金俊秀比他年長六歲,可那樣的面容卻感覺相當的逆生長。他偷偷的吻著金俊秀的紅唇,悄悄的嚐著甜頭。

日子也過這麼久了,朴有天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個好丈夫,不過他也盡力的想做一個好丈夫了。他改天應該詢問金俊秀看看,自己在他心目中是不是已不是個屁孩,而是足以讓他倚靠的男人呢?

這些日子他為了金俊秀可是改變了許多,想當初自己還擬定了成熟計畫。雖說計畫到最後也不知事成了沒有,不過有件事情是能證明他算是有比較成熟了。就是朴夫人讓他迎娶了金俊秀。

說起來他也不知他與金俊秀算新婚夫妻還是早已就是老夫老妻了,從他三歲以來就對金俊秀情竇初開,然而至現在,他娶了本來就屬於他的娘子,最後還被他吃乾抹淨很多次了呢。

他抱著金俊秀又想著他與金俊秀往後的生活。也許哪天他們能養幾個被拋棄的孩兒,然後延續著朴府的香火。

至今,他雖然同情金俊秀的遭遇,可他也可喜他能遇上這麼一個金俊秀。金俊秀不能屬於別人,只能屬於他,也許在很早以前他們這段情緣也就注定下來了。當然了,他也不會屬於別人,只會屬於金俊秀。金俊秀這麼一個人兒就值得擁有他而已。

所以,不管以後會遇上什麼事情,他都會拉著金俊秀不放。曾以為自己可能離好丈夫的美譽還有段距離,不過現在想想,其實做夫妻也不就如此而已嗎?

不離不棄,忠誠第一。然後還有最重要得一點,要牽手至終。看來,他也算是個好丈夫嘛。


*****

小短文!今天又要去增胖了
請多多保庇我,不要讓我發胖XDD
聚餐太多,有點囧,哈哈,都瘦不下來。
最近又給我慢性胃潰瘍了,吃了就吐,就算不算上帝眷顧我不要讓我太胖啊?
哈哈哈~

愛你,平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