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跪在地板上抱肚狂嘔吐,下半身又很急的他,卻不敢伸手來替自己解決。他知道,要是自己忍不了的安慰自己,只會讓春藥的作用更強烈。對他,也對外頭那個不停敲門的紅髮小子都不安全。

「有天!有天你開門啊!」金俊秀越敲越是大力,他總覺得自己家的廁所門似乎要被金俊秀給敲裂了。不過他還是沒有理會他,他瘋狂的想將自己其餘還未消化的紅酒給吐出來,在外頭的金俊秀是聽得很緊張,很想就開槍將朴有天家的廁所門給打爛,但這麼一來他又得寫報告書,於是,在情急之下,他便抬腳踹著朴有天的廁所門。

「不要踹門!」朴有天嘔到一半突然大叫說。

「那你出來啊!」金俊秀也不滿的喊道。

看來他若不出去的話,外頭那急的像熱鍋上紅螞蟻的金俊秀一定會把他的廁所門給撕裂。他勉勉強強的站了起身,將馬桶裡所吐出來的紅酒給沖掉,然後來至洗手台漱了漱口,腳步踉蹌得將門給打了開來。

現在的朴有天,老實說已快站不住腳了。雙腿間的硬物讓他腿都快軟了,他的那雙桃花眼就瞪著金俊秀,豐腴的雙唇急喘著,金俊秀看他那模樣,向前就抓著他的肩膀問:「怎麼會搞成這樣?」

朴有天的肩膀縮了一下,他顫抖的大掌想拍掉金俊秀的小手,「不要碰我!」他怒道。朴有天雙手就推開了金俊秀,他一人慢慢的想往二樓的房間走去,可金俊秀卻不死心,他向前與朴有天又是一陣拉扯,扯到最後朴有天的腳步也不穩了,金俊秀一人也一時支撐不了朴有天的重量,倆人的雙腳拐上了對方,他們倆便一同的倒在地上。朴有天很不識相的壓在金俊秀身上,金俊秀一個驚慌失措,也很不道德的就在朴有天的身下扭動了起來。

「不、不要動!」朴有天頭就埋在他頸邊,按耐不住的說。

金俊秀最後也真沒再動過,可他好死不死的,右腿就抵上了朴有天的雙腳間,很無辜的碰上了朴有天正蓄勢待發的火熱。金俊秀就乖乖的被壓著,朴有天只是不停的吐著熱氣,將氣息灑在金俊秀的頸間。金俊秀這時才曉得,原來朴有天關在廁所嘔吐,又不讓他碰自己的用意是什麼了。

「被下藥了?」金俊秀鳳眼看著天花板,臉上添了幾分紅潤問。

「嗯。」朴有天悶聲答,可過了幾會他才又說:「不過那間咖啡廳是真的有秘道。」

金俊秀的眼神瞥了過去,看著朴有天的烏黑髮絲,笑說:「我就說吧。」

「媽的,本以為要查出來了,可是卻還差一大截。」

朴有天與金俊秀就這麼也沒繼續得討論本件案子的下文,金俊秀聽朴有天有些痛苦的聲音,他也覺得現在的他們並不適合在這樣的情況下再討論什麼了。金俊秀那隻卡在朴有天腿間的腿也不敢動,朴有天就真如木頭人一樣,也不敢在金俊秀身上亂蹭。

急迫就讓它急迫,說什麼朴有天現在也不可能去強姦被壓在身下的金俊秀。金俊秀聽著耳邊得喘氣聲,他知道朴有天忍耐得很辛苦,大家都是男人,縱然他怎麼純潔,他也知道那種想解放而卻沒能被解放的感覺,於是,他很好心得便問朴有天:「你要不要解決一下?」

朴有天本是閉上的眼睛,突然睜了開來,他的瞥過雙眼,看著金俊秀的紅髮說:「幹嘛?跟你喔?」金俊秀臉上更紅了,可他也沒推開朴有天,只是有些口吃的說:「才、才不是!你自己解決啦!」

朴有天是悶笑了一聲,於是說:「這個就算解決了也沒用,只會讓情慾細胞更活化而已。」

「那怎麼辦?」

「只能等藥效退了。」朴有天又閉上眼說。

「那我可以起來嗎?」金俊秀問。

「可以啊。」

就這麼,金俊秀用了最後的力氣從朴有天身下爬了出來,朴有天也一動也沒動的趴在冰涼的地板上,他總覺得地板的溫度很剛好,能替他消消情慾這把火。本來是已快星火燎原的他,他就靠著地板的冰冷溫度來澆熄自己的衝動。但金俊秀也很貼心,他回去朴有天的房間替他拿了枕頭與棉被,又走回客廳的地板,將朴有天的腦袋枕上枕頭,又替他蓋了被子。

他們倆誰也沒說話,金俊秀就坐在一旁,看著趴在地的朴有天,時而聽見朴有天忍耐的呢喃,又時而聽見朴有天的輕喘。金俊秀雙腳屈膝,他的胸膛就貼上了自己的大腿,然而雙臂抱著自己的腿,坐在一旁安靜的看著痛苦的朴有天。

「對了。」朴有天沒轉過腦袋,他的大掌摸著自己的口袋,然而拿出了一顆晶瑩剔透的藍色糖果說:「你的糖糖。」

糖果就放在朴有天的掌心裡,金俊秀看見那顆糖,他睜大了鳳眼,然而攀過朴有天身子,拿了他手心的那顆糖果,「這個……」

「給你的,上回你吵著要吃,這次我拿了一顆回來給你。」朴有天覺得自己很貼心,要是金俊秀願意當他的男朋友,那麼他更是會無微不至的照顧他。不過金俊秀卻是沒發現朴有天用心,他只是看著自己手上的這顆糖,於是說:「我懷疑這些糖有摻一些東西。」

朴有天雖然覺得可惜,因為金俊秀總是沒發覺他對他的好,可問題是,案子比他的戀情重要太多了,他勉強的轉過自己的頭,看著一旁的金俊秀問:「你查到了些什麼?」

金俊秀看著紅透了臉又忍的脖子都爆筋的朴有天,他猶豫一會才說:「要不要等你好一點以後我們再來討論?」朴有天想想,也好,現在的他算是勉強能與金俊秀溝通,不過他確實也是相當的痛苦。他緩緩的點了頭,然而眼睛又閉上了。

金俊秀坐在他身邊,也快要一個小時了,朴有天似乎是睡著了,他身上的熱度漸漸的消退。金俊秀手中把玩著朴有天給的糖,鳳眼看著趴著睡的朴有天,他不自覺的便替他將棉被又給蓋至肩。他抬頭看一眼客廳的掛鐘,也已經是下午時分了,朴有天這麼匆忙的趕回家,他想,也許朴有天還未吃過中飯。

他慢慢的站了起身,就往朴有天常走的廚房走了進去,他打開裡頭的冰箱,看著冰箱還有什麼東西,結果卻是所剩無幾。他默默的將冰箱關上,又走回了朴有天的身旁,坐在一旁繼續陪著朴有天。

這算是他們倆人處於一個空間最安靜的一次了。老實說,他沒看過朴有天的睡相,這也是朴有天第一次露出讓金俊秀覺得他毫無防備的神情。與朴有天也算是舊識了,其實他一直以來都覺得朴有天長得不錯,可他就是想不通,這樣一個花美男為什麼沒女朋友?長的像自己這般沒女朋友算是正常,可朴有天身邊卻是連一個女人的影子都沒看見,這更是讓他覺得奇怪。

不過他又想,或許朴有天是跟自己一樣,並不希望有什麼牽掛,所以才不想交什麼女朋友,組織什麼家庭。他們倆的保險受益人都是給自己的家人,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他們老覺得自己可能會一個不小心就讓白髮人送黑髮人,所以這也算是為何他們遲遲都無女友的關係吧。

金俊秀安靜的看著朴有天的睡顏,直至最後,他也坐在地板上,靠上了客廳的白牆,與朴有天一同睡去了。



待朴有天醒過來以後,窗外的天色已是暗的。全身都沒什麼力氣的他,他慢慢的從地板上爬了起來,看著客廳四周,卻不見金俊秀的人影。他是納悶了一下,不過最後卻認為金俊秀應該是回警局值勤所以還未回家。

他茫然的坐在客廳裡頭,雙手抱著自己的棉被與枕頭,過了幾會,他才緩緩的站起身,小心的走回自己的臥房,將棉被與枕頭丟上床。他順手拿了幾件衣服與褲子,打算先洗一下澡,全身的汗與黏膩感讓他受不了。他走至廁所,關起門後,腦子裡便開始想著咖啡廳的事情。

自從從那裡走出以後,他總覺得上回他與金俊秀瞧見的潮男,應該是咖啡廳的消費者,而不是什麼本案的相關人物。畢竟進去消費的人,在錢財上都需要有一定的分量。不過,他最好奇的是,若他消費額滿十萬以上,服務員嘴中的特殊服務又會是什麼?

今日發生的一切他大概是能猜到十萬以下的服務,可能就是一些口交、乳交,什麼交的,但就是不會有插入的行為產生。也許咖啡廳就是用這種方式來吸引有錢人去玩這些東西,其實就跟7-11的集點沒兩樣。

朴有天洗完澡以後,他一走出浴室就看見金俊秀拎著東西進門,他擦著自己的髮絲,認真的看著金俊秀手中的東西,那東西傳出了一陣濃厚的香味,他一聞就曉得那是什麼。

「你不可以吃炸雞!」朴有天突然說道。

金俊秀將東西放上餐桌,皮皮的說:「又沒關係,冰箱沒東西可以煮了。」

「這樣你會胖回去的。」朴有天也向餐桌的方向走了過來,又說:「你現在幾公斤了?」

金俊秀很乖巧的就走進廚房裡洗手,洗完以後便朝著餐桌邊的椅子坐了上去,他不管朴有天的叮嚀,拿了一根雞腿就啃了起來,「六十了。」朴有天看著他,最後也妥協讓金俊秀這麼放縱了。

朴有天是坐在金俊秀身旁的位置,他看著桌上那堆金俊秀特愛的食物,他擦著頭髮說:「你說糖果有摻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拿去給化驗部了。」金俊秀啃著炸雞,嘴巴油膩膩的又說:「我總覺得那些糖可能摻了毒品,才會讓宅男一顆又一顆接著吃,讓他們產生一些美妙的幻覺,所以他們的顧客流動率才沒那麼高。」

「是這樣嗎?」朴有天看著他問。

「事實上那間咖啡廳的東西也不好吃,女僕咖啡廳又那麼廣泛,他們沒有道理能留住這麼多宅男去那裡消費。」金俊秀是啃得兇,不過說出來的話卻是相當有道理。

若真那些糖真被摻了些不明物體,那麼朴有天還真慶幸當初他阻止了金俊秀沒讓他去拿,也好在金俊秀想到了這些線索,不然他帶回的糖果可能就讓正在節時的金俊秀受害了。

「那你那邊有什麼消息?」金俊秀問。

朴有天只是靠上了椅背,雙手抱胸的說:「要再消費十萬元以上才能更進一步的調查,十萬元以下的VIP出來服務的都是熟女,沒看見有在私下交易少女賣淫。」

「是喔?」

「他們做事也算精密了,你可能近期就得混進去看看了,之後我再欽點你。」朴有天臉上有些不懷好意的笑說。

不過金俊秀是覺得很平常,倆人一起辦案是比較快也比較安全,他也只是點點頭含糊的應允,表示他會扮女人混進去。

這件案子目地看似簡單,可若真那些糖被驗出有什麼結果的話,恐怕又會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事情被一連串的牽引出來。他們倆在同一張桌子享用著炸雞,短暫的歡樂時光讓朴有天紓解了不少壓力。

可說真的,他還有些的飲恨。要是能趁著中午自己發春時強吻一下現在小嘴油膩膩的金俊秀,那該有多好?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