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是替朴有天拿定了主意。所有小不點的東西都準備完了,他們家中就只缺將小不點迎接回來而已,這麼一來,這棟透天屋裡頭往後的日子已不會只有倆人,會有第三個小生命的誕生。

朴有天開著車載金俊秀一同去了『閃亮孤兒院』迎接他們的小不點,雖說他們還不知會收養誰,可光在這段車程裡頭,他們想得多,談論的也很多。

「叫什麼名字好呢?」金俊秀轉過了頭問他。

朴有天開著車子,他眼神看著前方也笑答:「我想好了,就叫朴莞妍。」

「你自己想的?」金俊秀笑問,朴有天是點頭說是,然而又說:「不過我沒拿給算命師看過。」

因為他並不知道自己的小不點生辰八字是什麼,所以他也不知自己取的這個名字是好是壞,可金俊秀卻說:「不用算了,這名字不錯。」

朴有天轉過頭瞄了他一眼問道:「真的?」

「我說了算。」金俊秀笑得開心的回。

朴有天是伸過手拍了拍金俊秀的大腿,俗諺是有這麼一句話,『聽老婆的話,會大富貴。』所以他也不會去懷疑金俊秀的直覺,他甚至相信金俊秀得眼光會比算命師好,他們說好的命運,也會比算命師算的還準。

後來他們又一路聊了許多事情,朴有天說這近幾年他可能是留在國內發展,不過偶爾還是會有些調動。金俊秀只是要他儘管的認真工作,反正他自己的行業做起來也穩定了,不需要太擔心家中的情況。況且,他的職場上還有一個得意的助手,就是金麗旭。

「對耶,還有麗旭能幫你。」朴有天恍然大悟的說。

金俊秀是點著頭,若小孩有什麼問題,金麗旭也會幫他解決困難的。畢竟金麗旭的另一伴也很少回家,有時金麗旭是閒得發慌,他想,他若帶著他們的小不點去他家雜沓,這也不為過吧。

朴有天覺得他所擔心的事情總算是有個方向解決了。他相信上帝為他們做的是最好的安排,那麼既然是最好的,他也無庸再擔心什麼了。現在的他們只須要開心的去迎接小不點回家就好了,其餘的煩惱,就留給明天吧。

他與金俊秀一路上有說有笑,然而過沒多久後,就到了這間『閃亮孤兒院』。他們倆停好了車子,便一同走進了孤兒院裡頭,打算找院長詢問詢問。

但在這時候,他們都還未找到院長,就先看見了一個很熟悉的人。那人的背影他與金俊秀都不陌生,那般的身高與說話的老是會帶有點嗆人意味的人,是已好久沒再見過的沈昌珉。

金俊秀在確認是沈昌珉時,他快步得走向前,拍了沈昌珉的肩膀說:「先生,你怎麼也在這?」

沈昌珉的身邊也站著一個比他矮一點的男人,那男人似乎是不怕陌生,看見金俊秀就率先的與他微笑,點頭示好。沈昌珉轉過身看著他與朴有天,他是一臉的覺得不可思議,竟然會在這遇見高中的同學,重點還是在孤兒院裡頭。

「疑?好久不見了你們!」沈昌珉也拍了拍金俊秀的肩,又看了看朴有天,於是直覺的就問:「怎麼?你們也是來收養孩子的?」

朴有天聽沈昌珉這麼問話,他也笑問:「你也是?」

沈昌珉愣了一會,他的眼神看向身旁的男人,也沒避諱的就說:「是阿。」他拉了他身旁男人的手腕,將他帶至金俊秀與朴有天的面前,又說:「這是我的情人,崔珉豪。」

金俊秀像是聽見八卦一樣的覺得不可思議,他看著崔珉豪的樣子,覺得眼前這人乖乖的,很適合沈昌珉這樣的人物。崔珉豪向他們倆彎腰禮貌性的打個招呼,然而沈昌珉便說:「我跟他想收養兒子,你們呢?」

金俊秀是看了朴有天的臉蛋,於是答:「我們想收養女兒。」

會來這間孤兒院大概就是來找與自己有緣分得小不點了。只不過他們沒想過,竟然還能遇見自己的同窗,這種感覺很新鮮,重點還是一同要來收養孩子的。

他們雙方其實也不急著走,他們就站在孤兒院裡頭的庭院敘起舊來。朴有天問沈昌珉近期過的如何,沈昌珉便說自己現在的職業是律師,常跑法院在跟別人吵架。而他身邊這位崔珉豪也是律師,他們是大學的同班同學,一直交往至今。當然,金俊秀與朴有天也說著他們自己的行業,朴有天去當了模特兒沈昌珉覺得挺合適的,可金俊秀真當了幼稚園老師,沈昌珉是替那些國家幼苗捏了一把冷汗。金俊秀已經能無視沈昌珉的毒嘴了,他也只是開玩笑的說,就不要最後他與崔珉豪的兒子讓他教到,他一定會盡情的欺負他。

他們四人笑的很開心,最後他們也沒找院長,院長是聽見了他們的笑聲然而自己出來迎接。他們告訴院長自己心目中的小不點,院長是微笑的點點頭,爾後帶著他們走進屋裡,為他們介紹一個個的小屁孩。

有些已經長很大了,有些則才二三歲。沈昌珉選孩子非常的快速,在這群孩子裡面,突然有個小男孩,年紀也才一歲多還未二歲,就在玩具室跑了出來,抱住了崔珉豪的大腿。

「吧吧吧吧。」孩子就牙牙學語的像是在喊『爸爸』一樣,沈昌珉是蹲了下身,抓了那孩子的小手,笑說:「嘿嘿,識相,我們養你了!」

崔珉豪也沒什麼意見,他彎了下身將那抱著自己大腿的孩子抱起,在他臉上親了一口後說:「就他吧。」

金俊秀與朴有天是看得有些傻眼,他們都看不出,原來崔珉豪也是這麼爽快的人,怪不得會與沈昌珉在一起。後來,他們也沒跟著沈昌珉去辦收養手續,他們隨著院長來至嬰兒室,院長向他們說,這裡的都是才幾個月大的嬰兒而已,能讓他們進去看看他們心目中的小不點是誰。

朴有天就只是站在門外,他們心就已開始澎湃。他不由自主的牽著金俊秀的手,與他走進了嬰兒房,一一的看著每個嬰兒床。他們是繞了一回又一回,朴有天卻跟金俊秀說,不如全部都養,可金俊秀卻說,家裡的嬰兒床就只有一個,才不可能全部都養。

就在這時候,不知是他們說話太大聲,還是他們身邊的嬰兒自己醒了,就在他們身邊的那張嬰兒床,有了小小的嬰兒聲。朴有天彎了身子看著躺在嬰兒床的小不點,那小不點的眼眸也很大,眼睛的輪廓有些桃花眼,睫毛長又捲,長的跟朴有天有些相像。

「俊秀你看!」朴有天用著氣音說。

金俊秀也低了下身,看著那娃。那個嬰兒的眼眸也看向金俊秀,小手不停的在空中揮舞,然而小嘴便笑了起來。這張小嘴長的就與金俊秀有些相像,笑起來也格外的惹人疼愛,鼻頭是圓的,跟金俊秀的也一樣。他們倆人的五官,眼前的小不點都擁有,感覺就像他們生的,看見他,就像看見自己的孩子一樣。

「就他吧。」朴有天說。

「嗯。」金俊秀笑答。

金俊秀托著小不點的後頸,然而小心的將他抱在手中,他就尾隨在朴有天身後與他一同去辦收養手續。朴有天是忙著辦手續,而金俊秀則跟小不點玩得不亦樂乎,小不點的小手摸著金俊秀的面容,金俊秀的紅嘴偷親了小不點的小掌,小不點就這麼笑開了。

這孩子是個喜歡開懷大笑的孩子,金俊秀很喜歡。

朴有天手續辦完以後,就帶著他的金俊秀與小不點一同離開了。一路上金俊秀是問朴有天要不要抱抱看,可朴有天卻有些膽卻,他看著軟趴趴的小不點,很怕自己會處理不好。所以他也只是摸摸小不點的小手逗著他玩,沒將孩子抱過手上。

他們又回到了孤兒院的庭院,沈昌珉似乎是在等他們,一見他們走出來以後,他也抱著自己的小不點向前迎接朴有天他們。

「嘿,你們養這麼小的?」沈昌珉好奇的看著金俊秀手中的嬰兒問。

「對阿,想體驗看看小孩怎麼養。」金俊秀笑說。

沈昌珉這人是有點怕麻煩,所以才不想養剛出生的,因為他怕自己會照料不來。雖然崔珉豪是出了名的會顧小孩,不過他還是不希望崔珉豪太勞累,所以就從一歲的開始養起。

朴有天是看著沈昌珉的小不點,然而有些調侃的說:「這孩子看上去挺像你的耶。」

「這還用說嗎,我他爸爸啊。」沈昌珉笑說。

崔珉豪也在一旁笑的很開心,他抱過沈昌珉手上的孩子,沒多久就與金俊秀他們道別了。

「我總覺得沈昌珉他家應該也是妻管嚴喔?」朴有天看著沈昌珉的背影問。

「是嗎?那我們家呢?」金俊秀看著臂膀裡的小不點笑問。

「也是妻管嚴。」朴有天說。

金俊秀笑了一聲,他抱著小不點自己向前走去,於是頭也沒回的說:「朴有天你今天自己睡沙發。」

小不點聽到這話,他也笑了起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