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化驗的結果很快,今日一早崔珉豪就將化驗報告書拿給金俊秀看,確定這糖裡頭是真的被摻了東西。

「是大麻。」崔珉豪說。

金俊秀的鳳眼睜得大,在整理女裝的他停下了動作,雙眼就盯著報告書看。雖說這樣的結果不是令人太驚訝,可他想不透,為何那間女僕咖啡廳做事會這麼狠?若說只是要留住客人,那麼這個理由是太過於牽強了。

「還好不是海洛因。」金俊秀咕噥的說。

要是這顆糖被摻了海洛因,那麼那些光顧的宅男也沒救了,勒戒所是起不了做用,那些人大概永遠都只能當毒蟲了。他放下了報告書,眉頭是皺得很緊,他腦子想,金在中要他們調查這咖啡廳,事情演變至今,似乎不僅僅只有少女賣淫的問題。

崔珉豪看著一動也不動的金俊秀,有些好奇的拍著他的肩問:「俊秀哥你在想什麼?」

金俊秀這時才回過神來,搖著頭說:「沒什麼,這件事情得告訴上層。」崔珉豪點著頭,也沒繼續說話,就回至自己的崗位上值勤。

朴有天今早是替金俊秀外出租了一些假髮,又去向幾個有在化妝的女警借了些化妝品,決定拿回來替金俊秀打扮。他們倆今天打算去應徵那間女僕咖啡廳,好讓金俊秀混進去做個更深入的調查。

待朴有天一回警局後,金俊秀就把糖果化驗的報告向朴有天說明,朴有天也是與他相同的反應,他們倆相互視了一眼。朴有天本是興沖沖的想替金俊秀妝扮,可這下好了,糖被驗出摻有大麻,這就表是咖啡廳裡頭的人物是熊是虎他們都不曉得。讓金俊秀一人就扮進去,這計畫真的可行嗎?

「俊秀……」朴有天臉色有些暗沉的看著金俊秀說:「我有點不放心你一個人進去。」

一旁的崔珉豪聽著他們的談話,是好奇的看著朴有天的神情,他站了起身突然說:「有天哥,不用擔心的,不會有什麼事。」這語氣不能說是很篤定,但卻又有幾分的可信程度存在。

「不會怎樣的啦,反正我進去之後你也會把我叫出來服務你阿,不用怕。」金俊秀這話是說的平常,他只是想表達出任務時還是會與朴有天相遇,所以要朴有天別擔心。可金俊秀說出來的話聽在朴有天耳裡就變的不尋常。雖說他是想跟金俊秀玩女僕遊戲,可案子的嚴重程度似乎不是他們想的那麼簡單。

不過既然金俊秀也堅持繼續偵辦,那麼他也只能認著那紅毛小子,自己也得在金俊秀混進去以後,常花點錢去咖啡廳欽點金俊秀了。

「這件事跟金在中說了嗎?」朴有天突然問。

「還沒。」金俊秀抬眼看著朴有天回。

朴有天放下了手中的大小包,於是說:「我們先去跟他報告一下吧。」

他轉身就與金俊秀離開了警局,背後的崔珉豪本是笑容的臉蛋,也漸漸的暗沉下來。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機似乎有要撥打電話的意思,不過最後他卻又把手機放回自己掛在腰際的袋子裡頭,也無有任何的動作了。

朴有天與金俊秀在金在中的辦公室來跟他報告案情的進度,金在中雖是沒有特別的指示,只要他們繼續的往下查,可他的臉色卻不怎麼好。而忙於辦案的朴有天與金俊秀也無發覺金在中的不對勁,他們倆報告完後也就離開了。金在中看著手中的化驗報告,他輕聲的嘆了口氣,他似乎是曉得會這麼將毒品惡搞的人是誰,甚至於害怕就是那個人。

他將椅子轉向後頭的落地窗,藍眸是恐懼也是擔憂的看著窗外。

「會是他嗎……?」一聲得不到回答的問句,就從金在中的嘴裡說出。



雖說案子很重要,但朴有天還是先將眼前所有的問題放置一旁,他拿起方才所買來的女裝道具,與崔珉豪倆人就開始替金俊秀的外表改造。朴有天以前並沒碰過這些東西,老實說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幫金俊秀打扮。金俊秀更不可能研究過女裝是怎麼一回事,所以他也只是在警局裡脫到只剩一件汗衫與四腳褲,接著就是茫然失措的帶過。

唯一的希望就放在崔珉豪身上了。金俊秀幾乎沒什麼穿的就坐在椅子上,崔珉豪看著金俊秀桌上那堆女人的服飾,他一件一件的拿起來看,最後便說:「來吧,先拿這幾件去試試。」

朴有天覺得很神奇,崔珉豪似乎對這些東西是相當熟悉,他好奇的拍了拍崔珉豪的肩膀問:「你怎麼會搭?」

崔珉豪只是微笑說:「哦,因為我會看一些模特兒的雜誌。」

朴有天是勉強相信崔珉豪說的話,畢竟崔珉豪的人怎麼看也不覺得他是會注意這方面事情的人。不過當金俊秀在他們面前一件一件的把衣服套上以後,朴有天卻相信崔珉豪是真的有品味的。

金俊秀的裝扮很清新,一件短T與一件牛仔短裙,本來腿就很長的金俊秀,崔珉豪替他選了一雙平底鞋給他穿,免得穿上高跟鞋會太高。崔珉豪又看著朴有天租來的假髮,他挑了長直髮就替金俊秀給帶上,又在金俊秀的長髮裡綁上一條紅緞帶,就如戴髮箍一樣,看上去這樣的金俊秀很清純,就像個高中女生。

「其實這樣就差不多了。」崔珉豪突然說。

朴有天在一旁是看得很爽,其他同個警廳的同事也看著金俊秀的打扮,女警也看得神奇,沒料過自己的男同事扮女人會這麼正的。崔珉豪是挑著朴有天帶回來的化妝品,他挑選了幾樣,於是說:「俊秀哥你坐下,把臉抬高。」

一旁的朴有天是看著崔珉豪替金俊秀上妝,崔珉豪的動作很俐落,可他沒有替金俊秀話太恐怖的濃妝,只是淡妝而已的金俊秀其實就已美麗得很嚇人。待崔珉豪完工以後,他高興的說:「OK!你們可以出任務了!」

金俊秀自己也覺得很神奇,其實他沒有花太多時間來裝扮這些東西,還挺快的就是了。他伸手拿了桌上的鏡子就看著裡面的自己,有那麼一瞬間他是認不出鏡子裡的自己,不過看久了倒是接納了自己現在這模樣。

朴有天站在一旁看得有些傻眼,不過他還是裝鎮定的說:「走吧。」

金俊秀跟在他後頭,整個警局的目光就看著他們倆,崔珉豪臉上是微微的笑了起來,然而轉身替他們收拾這些東西。

金俊秀坐上朴有天的車子以後,朴有天一路上都沒與他說到半句話,金俊秀以為是自己的模樣嚇到他,他也就半開玩笑的說:「不要這麼無奈啦,回家後我就變回原來的樣子了啊。」

朴有天是瞄了他一眼,也沒說話。看完金俊秀女裝以後,他倒是想扒光金俊秀的衣服,讓他只頂著那頭長假髮來跟自己玩女僕遊戲,光是自己想像他就快受不了了,可當下的他也只能幻想,然後不與金俊秀說話,免得自己的心思破攻。

「真的這麼醜……?」金俊秀歪了頭看著認真開車的朴有天問。

明明朴有天就很認真的開車,車裡也放著冷氣,但他就是開得滿頭大汗,面紅耳赤的,讓金俊秀以為自己的樣子似乎真的很可怕,他是坐正了身子,那化著妝的面容就朝著窗外看,最後也不打算與朴有天交談了。

朴有天見金俊秀一副就是要男朋友誇獎一樣的表情,他伸過了大掌,那手掌就拍著金俊秀未有衣物遮蔽的大腿,低聲說:「其實很好看。」

「話不用說得這麼勉強。」金俊秀頭也沒轉過看朴有天,他看著外頭的窗,就像個女友般跟朴有天耍起脾氣,讓開車的朴有天還真是無所適從。

「是真的好看。」朴有天又再說了一次。

金俊秀這時才轉過頭看著他,然後問:「所以能騙過面試官嗎?」

朴有天停下了紅燈,他想了一會。能不能騙過其實他並不能保證,這世界上一眼就能分辨是男是女其實也占了不少數,尤其是經營這種店的,眼光通常都是異於常人的準確。可雖說他不能保證,但他還是說了算是會讓金俊秀提振信心的話來。

「要是面試官很會看人,也許矇混不了。」朴有天看了他一眼,低聲又說:「不過如果是我,我可能會追你,問你當不當我女友。」

當紅燈轉綠燈後,朴有天的頭又看向前方,也就沒與金俊秀對視了。可他知道金俊秀的眼眸裡是驚訝,但他卻不覺得如何。這種半告白的話語裡頭,他也不期待金俊秀能聽得出他多少的心思。

所以,還是將案子偵破才是他們倆最主要的目的。

到達目的地以後,金俊秀開門就下了車,在他離去前,他又轉過身看著坐在車內朴有天。朴有天是把車窗放了下來,也看著金俊秀。

「你在這等我。」金俊秀突然說。

朴有天只是點著頭,沒說話。

「不管多久都要等。」金俊秀眼神有些無助,爾後又說:「我有點怕。」

這種扮女人要他混進去的任務他還是頭一次。既然連顆糖都能摻有大麻了,金俊秀與朴有天自然是覺得這場所是不單純。種種的原因加起來,金俊秀是緊張,他甚至會想讓朴有天陪著他一起進去。只不過他們倆個的角色不同,所以這種時後只能裝作不認識,好讓案子能順利偵破。

朴有天的眼眸是有點不捨,何止金俊秀一人害怕,他自己也很怕。

「不要擔心,我在這裡等你。」朴有天微笑說。

金俊秀是跟著朴有天一同笑了起來,他最後是安心轉過了身,自己走過馬路,然而進入了咖啡廳裡頭。

朴有天是輕嘆了一口,他什麼也不奢求了,只希望金俊秀可別被誰給看上,那麼他會很麻煩的。



*****

晚點回來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