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有些懊悔。想當初在來之前他還叫朴有天別怕,可誰知在他來到這裡之後,怕的人卻換做是他。他在咖啡廳大約等了二十幾分鐘才等到面試官,他看著眼前這個面試官,是個長得相當清秀的男人,可他總覺得眼前這男人似乎在哪看過,可他又想不起來,是讓他看得有點彆扭。

男人看著金俊秀的神情,便笑問:「所以俊子小姊是因為想替家中賺點錢還債才來應徵這份工作吧?」

「是。」

「俊子小姊很需要錢嗎?」

金俊秀抬眼看著男人,為何面試會過問急不急需要錢?難道不同的答案,會有不同的工作性質?

「其實有點急迫。」金俊秀答。

男人突然輕笑了起來,又說:「若很急迫,本店普通服務項目的薪水可能無法支應你,不過本店有另外的服務項目,能在短時間內賺得更多。」

金俊秀也挺會演戲的,他睜大了他那雙鳳眼,一副很有興趣的問:「真的?」

「只要簽下本店的這份合約就行了。」

金俊秀盯著合約看,合約裡面寫得相當簡單,可僅是抽象規範,具體規範卻沒寫出來。他的直覺告訴他,也許這些抽象規範裡頭,應該就是有包含了賣淫等其他類型的服務。但金俊秀還是簽了,為了調查,縱然危險還是得冒險。

「好,謝謝。」男人在咖啡廳裡站了起身,又笑說:「俊子小姊,麻煩跟我走。」

金俊秀也站了起身,就隨著男人身後離開咖啡廳,來至廁所的長廊。在對街的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背影,他知道那男人要帶他去那條秘道。他在外看著有些擔心,似乎怕金俊秀進去後會遇到一些奇怪的待遇。

金俊秀是安靜的跟在後頭,他走進了秘道裡頭,後方的門已關上了,而前方的男人卻停下了腳步來。

「俊子先生,你是男孩吧?」男人突然說。

金俊秀愣了一會,他睜大眼看著轉過身的男人,他不知道自己是哪裡露出了破綻,不過男人能猜知道他的性別是一件很厲害的事情。光用肉眼看就能明白,這男人究竟做過多少人的面試?

「是,可是我真的急需用錢……我不是故意要扮成這樣欺騙你的。」金俊秀裝可憐的說。

「我知道,你放心吧,本店的服務很廣泛,也不分男女的。」男人笑著又說:「大概就是陪酒,陪唱……偶爾,會陪睡。」

金俊秀演得很逼真,他讓自己看起來很驚訝。男人看金俊秀這麼驚訝,於是拍著他的肩膀說:「不用怕,如果做不到本店也不會逼你的,本店會另外替你安排工作。」

金俊秀抿了抿嘴,想了一會便說:「沒關係的,我可以。」

男人很親切的點點頭,「好,那我帶你去熟悉環境。」

金俊秀他走在男人身後,睜大了自己的雙眼觀察四周,走廊的顏色很昏暗,他幾乎是看不清楚裡面的場景,只知道有每間的小包廂。他又跟著男人一直往更深入的長廊走去,沒多久便來到了一間小房間。他帶金俊秀進門,金俊秀覺得這裡似乎是員工的儲藏室,男人置物櫃裡頭拿了符合金俊秀身材大小的女僕衣,於是說:「這是你的,工作時得在這換上制服。」

「是。」

「那麼,我開始為你介紹本店的服務項目。」

金俊秀跟在男人的身旁,一一的記下在女僕咖啡廳的規矩。男人還說,若他還不會服侍客人的話,他可以替他安排讓他跟在老手旁邊學習,學習如何按耐客人的需求。男人怕金俊秀不懂,於是帶著金俊秀挑了一間包廂,男人大膽的將門打了開來,裡頭是男女交纏的畫面,也有男男纏綿的畫面,一間包廂裡頭有好幾個空位,沙發很大,似乎是讓客人玩多P遊戲的樣子。

金俊秀是看得臉紅心跳,他吞了口口水,眼神有些游移,直至男人將門又再次給關上,他才覺得自己有呼吸的空間。男人瞧他這模樣,笑問:「這樣你還願意為本店工作嗎?」

金俊秀看著他,緩緩的點頭說:「願意……。」

「那麼,大至上就是這樣了。」男人似乎有些滿意,於是又說:「我帶你去認識你的同事。」

就這麼,金俊秀就又被帶至另一間房間,裡頭有許多化著裝的女僕,也有在休息的女僕,這裡似乎是這些女僕的休息室。裡面有男有女,可最詭異的是,人種不同,膚色也有不同。男人為大家介紹金俊秀,金俊秀是尷尬的鞠躬問好,這房裡的男人一個比一個還要妖豔,金俊秀的打扮顯得卻有些不夠亮眼。

「歡迎你的加入,俊子。」

眾人的聲音此起彼落,有些口音很怪,有些金俊秀甚至聽不懂。男人就把金俊秀一人放在這間房間,他人最後也就這麼走了。

男人關上了門來,他緩緩的轉過頭看著門窗裡的金俊秀,他將自己的假髮摘了下來,手指摳著鬢角處的皮,最後他一個用力的拉扯,將自己面容所加上的一層皮給撕了下來。

這張臉,是金俊秀再熟悉不過的面孔。男人看著門窗內的金俊秀,他的眼神有些哀傷,似乎有難言之隱。最後男人是慢慢的離開這昏暗的長廊,人也就消失在這秘道裡面。



眼前這些女僕並不難相處,除了膚色、人種、口音以外,其他部分算還是能溝通也處的來。可金俊秀卻很納悶,為何這間咖啡廳會有這麼多不同人種聚集?

「你們為何會來到這個國家?」金俊秀看著他們笑問。

這些女僕們的回答很令人猜不透,他們說他們是跟著一個大老闆過來的。他們還說,那個大老闆還是個好人,捐了很多錢給他們國家,扶窮濟貧。因此,為了答謝大老闆,所以替他工作,況且在這工作還有錢可拿,他們又能將錢寄回家,所以一點也不覺得這個行業有什麼。

金俊秀是裝懂的點點頭,可他最好奇的是,這些女僕口中的大老闆是誰?

金俊秀環顧著四周,他突然發現這間大房間裡頭還有許多小房間,他總覺得小房間裡頭應該有埋藏什麼,他又問:「那些小房間是你們的房間嗎?」

「不是的,那是關不聽話的女僕用的。」一個與他相同是男人的女僕答。

「不聽話?」

「就是會反抗客人的。」一位女僕答:「不過他們都會被拿去服侍喜歡玩SM的客人。」

金俊秀睜大了眼看著那些房間的房門。方才在面試時那位男人處處問得他願不願意接受本店向客人做的服務項目,他為了調查案子所以一路上都回答『願意』,那如果他當時回答『不願意呢』?是不是他也沒有退路,甚至會與那些小房間的女僕一樣,就關在裡頭,然而被捉去服務有特殊性癖好的客人?

既然這間咖啡廳的女僕,來這工作的意願並非一致,而膚色人種又不同,他懷疑,這些人口中的大老闆,該不會是個大宗的人口販子?

「我能進去看看那些女僕嗎?」金俊秀突然問道。

其中一個一直都沒說話的男人便率先的答:「不能。」

金俊秀看著那男人,他身上得穿著似乎是個服務員。金俊秀最後也沒說什麼,又與其他的女僕交流,看看能不能從他們身上探出什麼線索。可在這過程裡頭,他總覺得四周有許多的眼睛看著他的一舉一動,但他轉回頭看看自己身後,卻又不覺得有人在看他。

今日一天的行程大概就也如此了,他向其他女僕道別以後,人也就趕緊離開這個地方了。他走出那密道,他的鳳眼一見陽光,雙眼是瞇了一會,他快步的走出咖啡廳,過了馬路,來到了朴有天的車旁。

朴有天替他開了鎖,然而發動了車子。金俊秀坐上了車,就說:「那間咖啡廳的女僕,不只收女生。」這話一出,朴有天大概知道金俊秀的身分是曝光了,可卻也被錄取了。

「所以有查到什麼嗎?」

「初步估計,似乎不只有毒品的問題。」金俊秀拉了安全帶扣上又說:「也許還有人口販賣的問題。」

朴有天開了車,沒有看他,有些沉默得在思考這件案子。金俊秀眼神也看著前方的風景,然而說:「明天……我得上班了。」

朴有天停下了紅綠燈,他似乎明白金俊秀想對他說什麼,於是他笑答:「我會去。」



「辛苦你了,珉豪。」男人站在廁所邊看著為正在卸妝的崔珉豪又說:「不過下次回報情報時動作不能太慢。」

崔珉豪拿毛巾擦了臉蛋,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沒有回話。

「可說起來,你那扮女裝的同事長的也挺可愛的。」男人笑說。

崔珉豪走出浴室,抬頭看了男人一眼,語氣不屑的說:「喜歡的話你大可把他變成你的枕邊人。」

「你吃醋?」

「昌珉,我不想幹了。」

「你知道後果的,況且這回是鄭允浩與金在中的相見歡,你不能拒絕。」

崔珉豪眼眶有些紅了,他本來並不希望讓沈昌珉知道朴有天與金俊秀在調查女僕咖啡廳的事情,就想削弱鄭允浩的勢力,好讓鄭允浩別再幹一些不良勾當。可最後他還是將朴有天與金俊秀調查咖啡廳一事告訴了沈昌珉,為了讓自己能繼續的生存,他只能這麼做。但最重要的是,鄭允浩竟然與金在中會是舊識,就為了金在中見一面,反倒要金俊秀與朴有天繼續調查,這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崔珉豪在警界裡當臥底這麼久了,他也陷害過了不少人,但他這回卻一點也不想害金俊秀與朴有天。這倆人對他疼愛有佳,而他們也處得不錯,讓崔珉豪時常下不了手。不過有時還是得狠下心,世界的食物鏈就是如此,所以他沒有選擇的餘地。

眼前的這男人,沈昌珉,是看穿了崔珉豪的心思,他走向前坐上了喏大的床,抬頭看著崔珉豪的臉龐問:「怎麼,捨不得把自己的同事往火坑裡推嗎?」

崔珉豪轉過頭看著他,似乎想說些什麼,可卻又說不口。沈昌珉是站起了身子,低眼看著崔珉豪,他緩緩的湊近,便在崔珉豪的唇上落下一吻。

「你要知道你是誰的人,不能背叛我。」

在沈昌珉離開崔珉豪的唇辦後,崔珉豪是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他的臉龐有些茫然無措,甚至是懷疑自己的立場與身分該如何繼續生存。

他的腦子裡最後是一片的空白,沈昌珉將他帶上了床,便在他耳邊輕聲的說:「我來給你一點獎勵。」



*****

我總覺得如果我不說,應該沒有人知道我在寫啥= ="

嗯,崔珉豪是易容專家,所以面試官……就是他囉。

他很重要很重要,當然他也會被沈昌珉欺負得很累,ㄎ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