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與朴有天在當天便把所有查到的線索向金在中報告,雖說線索大部份也都齊全了,不過仍有許多模糊地帶他們搞不太清楚。

這間女僕咖啡廳既然糖果摻有大麻,他們懷疑,在VIP的服務項目裡,是否也有人是直接吸食大麻,而非間接的攙和食物一同吸食。簡單來說,他們想知道製造糖果的藥頭是誰,毒品是從哪來的,是否在咖啡廳裡頭也有在交易毒品。當然這若真要查起來,那肯定是相當的麻煩,金在中只是說,將這宗案子的目的查完就可告一段落,其餘的可以再分開調查。

金俊秀與朴有天回到警局裡頭,金俊秀將自己的假髮給摘下,裡面的紅毛翹得帥氣,看上去與金俊秀臉蛋上的妝是有些不搭。金俊秀扮了一天的女人是覺得累了,他就在這個入了夜以後沒什麼人的刑事廳脫起了衣服,大喇喇的就在朴有天面前換了起來。

朴有天縱然心裡的是看得很爽,可他還是只放在心中,裝做一副沒什麼的說:「珉豪還挺會化妝的耶。」

金俊秀拿起桌上的鏡子,看了一眼裡面的自己。雖然髮型與妝已經不搭了,可還是看得出崔珉豪的手藝,「他應該是粉紅系男孩吧。」

「粉紅系男孩?」

「就是有如女生一樣的手巧,會做飯、化妝、裁縫等等的東西。」金俊秀撥著自己的紅毛說。

朴有天見金俊秀也用的差不多,他站了起身說:「那我也是粉紅系男孩啊。」

金俊秀收著桌上的那堆東西,一口氣就把所有的女人用品都塞進帶子裡頭,放在自己的椅子上。他轉過身看著朴有天,不明白的問:「為什麼你也是粉紅系男孩?」

「我至少會做飯吧,一起回家吃飯吧。」朴有天指了刑事廳的大門,笑著說。

一整天案子辦下來,他們最愛的時刻還是打卡回家的時候了。



金俊秀今日一早便跟朴有天說,今天他想這宗女僕咖啡廳的案子就會結案了,只要能找到少女賣淫的包廂,那麼也就能讓協助的警員直接突擊逮捕了。

然而金俊秀在下午時還是換上了女裝,他乖乖的坐在位置上抬著臉讓崔珉豪替他化妝。他一邊告訴崔珉豪,他與朴有天調查女僕咖啡廳的進度,還信誓旦旦的說一定會找出藥頭還有女僕嘴中的大老闆,然後對他們一網打盡。崔珉豪臉上是笑著,嘴裡還祝福他能偵辦成功。他的手沒停的替金俊秀上妝,金俊秀就看著崔珉豪的頸脖,上頭有許多的紅紫,他好奇的伸手就摸,突然問:「你這是被什麼叮了?」

朴有天在一旁也好奇得走過身看著崔珉豪的脖子,崔珉豪因為雙手都拿著東西也不好遮掩,被朴有天給瞧見,朴有天便說:「哎唷,你女朋友很勤勞喔!」

崔珉豪只能裝傻的笑著,故作嬌羞的沒有回話,可金俊秀卻像個小朋友一直問著:「這跟他女朋友有什麼關係?重點是珉豪你有女朋友?」

崔珉豪是將金俊秀的臉扳正,於是笑說:「俊秀哥你以後就知道了。」他欲蓋彌彰的沒將話說得滿,讓金俊秀一個去猜想。朴有天在一旁看起來就像是什麼都懂一樣,這讓金俊秀很不爽。他最後也懶的問下去,就在崔珉豪替他打理好以後,朴有天便帶著金俊秀還有其餘的突擊隊一同出任務去了。

崔珉豪看著他們的背影,又轉回身替金俊秀將桌上的東西收一收,他心想,其實就算金俊秀與朴有天不繼續的調查,真正的藥頭也會主動的連絡。這麼一來,所有的事情就沒有當初的純粹了。若金在中最後是執意要辦鄭允浩的案子,那麼,鄭允浩一切的殲滅行動將會開始,且是一定會波及金俊秀與朴有天的安危。這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感情的動物也許最後也會變成殘酷。他只有接受的餘地,沒能反抗。

無論發生何事,他只能祈禱金俊秀與朴有天,命要保下來。



朴有天將金俊秀送到了咖啡廳,這一路上金俊秀有叮嚀他,他在裡面的名字是『金俊子』而且是十八歲,他會找與他這假年齡一樣的女子接受多P包廂的服務,所以朴有天進去時,要向服務員指定他有特殊癖好才行。

朴有天聽的是毛骨悚然,其實他根本就不想玩什麼多P,他只想在一個空間裡頭好好調教金俊秀而已。當然這種事情他不會說,他只是點點頭,記下金俊秀的指示。只要能確定少女會陪睡,這樣就好了,其餘的就交由突擊的刑警來解決。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金俊秀要朴有天按他的簡訊指示進去咖啡廳,他不希望有別的人來欽點他,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服侍客人,所以要朴有天來點他出來。朴有天是聽的樂不可支,他很索性的就把金俊秀當作只能接受自己一個客人的想法,他高興的向金俊秀點點頭,說是他會配合的。金俊秀那頭長長的黑髮隨著徐風擺盪,他最後給了朴有天一抹微笑,然而轉過身就網咖啡廳走去。

許多刑警就夾雜在人群當中,朴有天也就埋在那人群裡,在外頭等著金俊秀的指示。金俊秀一進咖啡廳後,就有人將他帶進了密室裡。他來到了女僕的休息室,於是跟裡面的服務員說他要被安排至多P的包廂。服務員是替他安排了,然而將他帶給了與他一樣是服務多P包廂的女孩,要他帶著金俊秀熟悉一下環境。

女孩長的很乖巧,甚至看不出是從事這種行業的人事,他與金俊秀來至更衣室裡頭,女孩並不介意的就在他面前換起衣服來,金俊秀也裝的不在乎的與他一起更換女僕衣。女孩還貼心的替他著裝,順便告訴他幾樣事情。

「多P的話可能會有交換伴侶的事情喔,所以無論多累,對象是誰,都要忍耐。」女孩微笑說道,金俊秀是點著頭,突然問:「你也是十八歲?」

「不,我十六。」女孩笑答。

「你怎麼會選擇這種行業呢?」

「賺錢快,替我爸爸還賭債呀。」女孩臉上似乎有一點無奈,爾後又說:「還有,每個包廂都有攝影機,所以表現不好的會被關進那些小房間的。」

金俊秀睜大了眼,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比自己小太多的女孩,眼裡是心疼。他心想,等會也許就能解救在這咖啡廳裡的每個人,他希望女孩等著他,他一定會讓這些人重獲自由。

「我被關過,那不好受的。」女孩抬起頭看著他說:「所以你既然選擇這行,就得咬牙撐過,久了就會習慣。」

女孩轉過了身,從更衣室裡頭的冰箱拿出了一瓶威士忌,替金俊秀與自己到了一小杯的酒,他拿了過來說:「喝下去吧,等會接客時比較不害怕。」

威士忌是烈酒,確實有壓驚的效果,女孩與金俊秀沒有喝很多,因為他們的酒量都不好,最後金俊秀是有些迷茫了,但他還是在要走出更衣室時傳了簡訊給朴有天,叫他可以進咖啡廳了。

朴有天是依照金俊秀的指示走進咖啡廳,他選擇了多P的包廂,一次點了許多昂貴的食品與酒讓自己的消費額滿十萬以上,好讓自己能夠欽點女僕。服務員遞了女僕名單給他,朴有天就找著『金俊子』這個名字,他欽點的金俊秀這組的女僕,他看著金俊秀照片旁擺的那位女孩,而且年齡只有十六歲的女孩。

朴有天在包廂裡等著金俊秀,雖然他很期待見到金俊秀的女僕裝,可心底又是想著,到底是為何這家店能讓少女各個都來替咖啡廳賣淫工作?他記得金俊秀跟他提過,這裡的薪資比外頭都還要高,利潤豐盛,大部分都是急需要賺錢的少女或者少男會選擇來這裡工作。他想,也許是金錢的利誘所以讓許多青年走上了這條歪路的。

他坐在包廂裡沒等多久,金俊秀便與那女孩來至包廂裡頭。

「老爺您好。」女孩先笑說。

金俊秀看上去,不知是燈光的關係還是本身的問題,他的身子看起來有些紅潤。黑白相間的女僕短裙,朴有天看著金俊秀沒有遮蔽物的大腿,金俊秀的雙腿夾得很緊,似乎刻意的隱藏什麼。

當他想偷偷過問時,女孩便走向前,很熟練的就坐上朴有天的大腿,要開始他們的服務項目。女孩本想一口吻住朴有天的,可他猶豫了一會,又離開朴有天的大腿,站了起來,拉了站在門邊的金俊秀說:「俊子,你來吧,要表現好一點喔。」

他好心的想幫助初次服務的金俊秀,不希望他被關進女僕的禁閉室裡頭,他拉著顫抖的金俊秀,就把他應塞給了朴有天,金俊秀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坐上朴有天的大腿上,他只知道自己的身體很不舒服,似乎是發生了與上回跟朴有天相同的情況。

女孩在一旁輕聲的教導金俊秀,要金俊秀吻朴有天,朴有天的小腹是抵上了金俊秀的火熱,所以他很清楚現在的金俊秀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然而女孩在一旁,他們又很難打暗號讓逮捕的刑警進來,況且這間包廂就只有朴有天一個客人,難道要犧牲朴有天誘拐女孩與朴有天發生性關係嗎?

其實金俊秀心中有那麼一點不願意。

「俊子,吻呀。」女孩在一旁緊張的暗示,他希望金俊秀有所動作。

朴有天就看著金俊秀,金俊秀的鳳眼也盯著朴有天看,他是慢慢的靠近,慢慢的接近,最後那張塗有唇蜜的小嘴就貼上了朴有天的唇辦。女孩本想向前一同服侍朴有天,可就在這時,有另外的客人加入的這個包廂裡頭,女孩很自然的就湊了過去,服侍另一位客人。

朴有天的美眸就看著離自己相當近的金俊秀,金俊秀雖說喝了被摻藥的威士忌,可他還是明白自己做了些什麼。金俊秀只是輕輕的貼上朴有天的紅唇,他紅著臉看著朴有天,喘著氣說:「別介意。」

朴有天早已沒在介意這種事情,但這麼被金俊秀一吻他並非不為所動。他摟緊了金俊秀的腰際,又再次壓低了金俊秀的後腦勺,吻了金俊秀的小嘴。可這次並非輕啄小吻了,他是盡了這輩子的渴望用力的吻著金俊秀。

金俊秀已夠沒力了,他更不可能推的開眼前的朴有天。當朴有天離開金俊秀的小嘴時,金俊秀的眼眸是哀怨,舉拳就打著他說:「你為什麼……」

「嗯啊……!」

女孩的一陣吟迷喚醒了他們本要爭吵的倆人,朴有天抱著金俊秀,拿出了自己得手機便傳送訊息給外頭已準備好的刑警。過沒多久,許多警察就突破了咖啡廳所有包廂,一一的入內逮捕在這咖啡廳內的所有人。

朴有天就帶著金俊秀走出咖啡廳,他將這裡一切都交給了金在中處理,就把身子不舒服的金俊秀給帶回家了。

每個被帶出來的女僕與消費者,包括那個女孩,許多女僕都哭了起來,嘴裡嚷著道:「你抓了我,我爸的債由誰來還啊!」

字字句句都入了金在中的耳裡,金在中看著那些女僕,才明白原來來這裡賺取暴利的少女有些得償還債務,並非只是單純的被金錢所利誘。可案子都辦至這步田地了,這種賣淫行為就是不能被允許,所以他也只能抓走這些人回去訊問。

不過就在此時,有一個看上去較成熟的女人,似乎是店長一樣,他被兩名女警帶了過來,說是有事要找金在中。

「這是老闆要我帶給你的信。」女人低聲說。

金在中接了過手,他打開了信紙,看著裡面的內容。

『好久不見了,在中。-鄭允浩』

金在中睜大了眼看著女人,女人只是接續說:「請於信上的期日、地點與老闆會面。」女人說完,轉身就隨著另外兩名女警走了。

金在中的藍眸看著信紙顫抖著。原來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圈套,一個讓他與鄭允浩再次見面的圈套而已。所以鄭允浩是故意讓他調查這一切,好讓他與他有個碰面機會。

藥頭……不是誰,而是他這輩子連見都不想見的一個人。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