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料一事的問題並沒有解決,可在朴有天親自接手以後,布料掉色的問題也沒再見過了。但就是遲遲沒能證明金俊秀並未收賄,也查不出為何幻青的染料會在一時之間出了問題。

金俊秀沒被關在草房,朴有天擅自的將金俊秀移至自己的臥房,把他關在裡頭。他在出門時還刻意的叮嚀金俊秀,就儘管的使喚下人,可別讓自己關在房裡餓著了。金俊秀是笑著點點頭,人也就目送朴有天離去。

他一日下來人也沒出過房門,這樣的日子持續至劉嬤嬤從老鄉回來以後仍是沒變。劉嬤嬤很納悶為何金俊秀在晚膳時沒來幫他的忙,照常理裡說,金俊秀都是習慣與他進出廚房的。然而劉嬤嬤向下人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在他不在府上的這段日子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而這件事情他並不陌生,且全府上上下下,能解決這問題的也只有他一人了。他得知金俊秀被關房裡,便抽了點時間,自己一人來至朴有天的臥房找金俊秀。

「俊秀開門,我是嬤嬤。」劉嬤嬤說道。

金俊秀聽見是劉嬤嬤的聲音,他起身向前將門打了開來,見劉嬤嬤回府,他高興的說:「嬤嬤您回來了。」劉嬤嬤喜歡金俊秀這麼朝著他微笑,可接著金俊秀卻又向他道歉,說是劉嬤嬤不在的期間發生了些事情,所以他不能離開這間房,府內許多活兒也就沒給幫上忙。

劉嬤嬤摸著他的紅髮,和藹笑說:「嬤嬤就是來替你解決這些事兒。」

劉嬤嬤將在宴客那日的事情說了出來。那日他忙完從廚房走出後,瞧見了花美料偷偷摸摸的走去了金俊秀以前的臥房,他是覺得奇怪,所以就跟在花美料身後看著他是玩啥把戲。他從窗邊瞧見花美料在金俊秀的被褥下放了許多銀鈔,他本以為金俊秀是跟花美料有何勾當,所以待花美料走了以後,他又進了金俊秀的臥房拿走了那些銀鈔,想找個日子問問金俊秀這些銀鈔是有何用意。

可誰知劉嬤嬤人也年邁,記事情已不如年輕時來的清楚了,那日宴完客又開始忙後,他就忘記要找金俊秀談論此事,最後日子到了他便回了老鄉處理些事情去。金俊秀聽完並沒怪罪劉嬤嬤的粗心大意,他很感激劉嬤嬤拿走了那些銀鈔,好讓那些假的罪證在緊要關頭沒始上力。

「謝謝嬤嬤了!」金俊秀開心的說。

「什麼話呀,早知會發生這樣的事兒,嬤嬤還真得趕緊回來,讓你被這麼懲罰,也苦了你呀。」劉嬤嬤話一說完,便牽了金俊秀小手,帶著他決定向朴老爺與朴夫人知會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所有的當事人都在,可朴有天卻一人在外頭忙,並沒參與到本件事情的談論。劉嬤嬤是當著花老爺與花美料的面將在房裡告訴金俊秀的事又重新了說了一便。他拿出了那些銀鈔,便說:「這些就是你要找的銀鈔,花姑娘。」

「那不是我放的!」花美料極力的否認,可劉嬤嬤卻不領情的怒道:「別再玩這種無聊的戲碼!」

花美料見劉嬤嬤兇起來的臉,他也快被嚇死了。金俊秀在一旁要劉嬤嬤別那麼氣,可朴夫人似乎也無放過花美料的意思,是接著問:「所以幻青的染料會有問題也是你與幻青的下人串通好的吧?」

花老爺見自己的女兒被問的說不出話來,他在一旁是苦悶的說:「美料,你這是何苦這麼做?這可連爹的本都賠下去了啊!」

「誰讓朴有天不娶我做妾,我能委曲求全的做妾他也不肯,又是誰讓朴有天如此疼愛金俊秀,害得我一點也不能幸福!」花美料的眼眶裡有了淚水,他抬眼看著金俊秀怒說:「就是你!你霸佔了朴有天的一切才讓我得不到幸福!我就是想將你趕出朴府,讓你離開朴有天!」

金俊秀是睜大了鳳眼,劉嬤嬤都已將自己的衣袖給捲了起來,似乎是要向前揍人一樣,而朴夫人似乎也堵住了花美料的後路打算抓著他讓劉嬤嬤揍個幾拳,可最後金俊秀卻突然說起話來。

「花姑娘。」他輕聲道。

廳內的人都看向他,他只是盯著花美料姣好的臉蛋又說:「我相信你能再遇上能讓你幸福的人,只不過,這人不會是有天。」花美料瞪著他,可金俊秀卻不畏懼的說:「有天是我的。」

金俊秀的臉一點也不嬌縱,他只是想清楚的告訴花美料,其實不只有朴有天愛他而已,他自己也是很愛朴有天的。所以他不會再要朴有天娶妾,也不准他以後變心了。這樣的態度是被朴有天調教出來的,在床第裡的朴有天不知道教過他幾次了,他就是希望金俊秀也能宣示主權一下,別老是悶不吭聲。

於是,金俊秀今日是照做了,也算是拯救花美料沒被朴夫人與劉嬤嬤給圍剿,花美料自己便是掩面離去。花老爺是跟朴老爺說聲抱歉,還說以後會好好管教自家的兒女。朴老爺只是笑說,反正都是感情惹的禍,他這次也不會計較太多。

整宗事情都落幕了,朴夫人與劉嬤嬤是疼惜金俊秀這個媳婦,朴夫人也向他道了歉,說是這陣子都委屈了他,可金俊秀卻搖頭說他並沒委屈多少,事情能解決已是再好不過的事了。當然,今日的一席話劉嬤嬤是覺得可惜,因為朴有天不在府上,沒能聽見金俊秀這爆炸性的宣言。他一直都曉得朴有天希望從金俊秀嘴中聽見這翻話,可今日卻也驗證了,朴有天是跟金俊秀的誠實沒有緣分,總是擦肩而過。

不過也沒所謂了,話有無被朴有天聽見也不影響他與金俊秀的情感。日子過得越多,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情感是有增無減,這也算是能讓劉嬤嬤放心了。

朴有天回府以後已經是夜晚了,金俊秀在房內等著他,等待的期間他也閒來無事的拿了朴有天的文房四寶,有意無意的練起字來。他在宣紙上寫著自己的名字與朴有天的名字,然而那字串裡的中間總是夾著『愛』字。

他想起朴有天曾對他說過,全世界的字都能不會、都能不懂,可愛字卻是一定要會的,因為它很重要。『愛』字的連結,除了朴有天愛金俊秀,也得需要金俊秀愛朴有天。朴有天一直以來都教導的金俊秀這樣的觀念,所以他不希望金俊秀被誰覬覦,更是不希望金俊秀將他與人分享。

愛可以只存在於兩人之間,就如金俊秀寫出的字串一樣。

金俊秀看著自己練字的紙張,他放下了手中的毛筆,臉上是微微的笑了起來。這時候朴有天卻進了房門,他的懷中捧著一個小囊帶,一進門就朝著金俊秀說:「俊秀,你今天吃飽沒有?我在路上買了些饅頭回來,如果餓了可以充饑的。」

朴有天很細心,他知道自己府上入夜以後是沒東西可吃的,所以回府的路上,他怕金俊秀不好意思使喚下人然而餓了自己,所以便在路上買了些饅頭回來給金俊秀。

金俊秀抬眼看著他,他是接過了那些熱呼呼的饅頭,然後將自己手中的宣紙遞給了朴有天。他將饅頭放上桌,笑說:「事情已解決了。」朴有天沒看紙上的字,他聽見金俊秀這麼說,是將紙給闔上,然而緊張的問金俊秀這問題的下文是如何。

金俊秀的鳳眼裡埋藏著笑意,他看著桌上的饅頭只是輕聲的對朴有天說:「我餓了。」

朴有天愣了一會,便說:「那你先吃點東西吧!」

金俊秀眼神沒有看他,臉上是笑著,又說:「不是的。」他站了起身,牽了朴有天沒拿紙張的手,將朴有天帶上了床來。

「我餓了。」金俊秀羞赧的看著他說。

朴有天是睜大了眼,可也明白了金俊秀的意思。他將金俊秀給他的紙張放置床角,爾後嘴唇就堵上了金俊秀的小嘴,金俊秀被朴有天壓上了,朴有天不急不徐的替彼此寬衣解帶,他看著金俊秀的鳳眼,最後在他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我餵你。」

一張紙的陪伴,裡頭有字串的宣言,最後還有最實際的行動,都在床笫間實踐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