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看著觀光列車已離開了月台,他不可置信的望著列車的車尾,甚至無法相信朴有天就搭在那輛被動過手腳的列車上。

「朴有天!」金俊秀看著那輛列車,便在月台上大喊了起來。

他的淚水被逼了出來,他想冷靜下來,可腦子卻沉澱不了。朴有天方才似乎跟他說過些什麼,現在的他腦子很亂,完全想不起來朴有天說過了什麼話。他只曉得如果不將列車上的問題給解決,死得不只有觀光客,還包括與他同窗又同事多年朴有天。

金俊秀一人站在月台邊,許多救難人員與刑警在月台上來來回回,他垂下了頭看著月台上的鐵軌,對面的第一月台有北上列車進站,金俊秀看著那輛列車,他的腦中似乎想起了什麼,於是他轉身便快速的跑出火車站,他向其他刑警拿了警車的鑰匙,開著警車就快速的離開了火車站。



金在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被從月台上抓回的男人,當他看見這男人的面孔,他並不陌生。

「路易?」

「你還記得我啊?金在中。」路易的臉上笑了起來,可金在中卻笑不出來,他捉著路易的領子,怒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我只不過是執行我的任務而已。」路易臉上笑說。

路易這男人也是替鄭允浩辦事的,原來鄭允浩早就料到金在中會利用女僕咖啡廳的店長來查他的藥廠,所以他特地欽派路易來接手此案,順便滅了店長的口風,然而替他傳達一些訊息給金在中。

「老闆要我順便告訴你,列車上放的病毒是你當初所研發的RX-0,你能貢獻出你的解藥來拯救列車上的那些人。」路易盯著金在中又說:「不過,列車上還是有炸彈,你還得解除炸彈裝置。再來,列車上沒有煞車的功能,所以你也必須讓列車停下,才能拯救那些人。」

金在中的藍眸顫抖著,鄭允浩不只要逼他公開自己的過往,還給他下了道難題。鄭允浩曾鄙視的跟他說,他會看金在中到底能救多少人,還是會害死多少人。他要金在中知道,他離開他是最不明智的抉擇,與他爭鋒相對更是不自量力選擇。

「金在中,你好自為之吧。」路易在詢問室猖狂的笑了起來。可金在中並沒因此而亂了陣腳,他腦子裡想著,現在的他還能怎麼對鄭允浩所出的難題做應對。而這時候,崔珉豪是闖進了檢察署的詢問室,他嘴上相當喘的說:「朴有天上了列車了!」

「什麼?」金在中瞪大了眼,他走出了詢問室打了電話給金俊秀,金俊秀沒幾下就接了手機,金在中馬上就問:「你人在哪!?」

「我要去找朴有天!」

「你打算要上列車?你怎麼上去!?」

「我自己有辦法會上去,我正要去崇華市的火車站。」

金在中想著金俊秀的路線,是與朴有天所搭乘的觀光列車一樣是南下路線。他的腦子頓了一會,便說:「你趕得上?」

「應該可以,觀光列車的時速才四五十。」金俊秀車子飆的很快,他得趕在北上的觀光列車到崇華市時乘坐上去,這樣才能與正南下觀光列車交接。

金在中不知道金俊秀的計畫可不可行,可他卻准了金俊秀的個人行動,然而說:「我去崇華火車站找你,將解藥拿給你,你一定要上去替那些乘客接種,只要將藥散撥在空氣中就能了!」

「明白了。」

金俊秀掛了電話,而金在中也迅速的離開檢察署,他打算將自己的解藥拿給要上列車的金俊秀。縱然他曉得自己會被懷疑為何會有解藥,他也覺得無所謂了,大不了就只是讓大家知道他過去的秘密。眼下有如此多人的性命等著他們去解救,比較起來,他的過去並不值得犧牲這些人來掩藏。

然而這時在詢問室的崔珉豪,他看著路易,他們倆也不陌生,畢竟他們都是替同個老闆在工作。不過崔珉豪這時卻沒有以往的和藹,他是看著路易就問:「列車上的炸彈是安裝了什麼類型的?」

「這我不能告訴你。」路易瞪著他說。

比起金在中,路易似乎更害怕眼前這個崔珉豪,可任務終究是任務,他不能說。崔珉豪只是冷眼的看著他,又再問一次:「是什麼類型的?」

路易搖了頭,並不打算說。不過崔珉豪只是冷冷的道:「沒關係,我會去研究室找裡面的研究員一個一個的問,包括你的未婚妻。」

「崔珉豪!你有種就殺我,不准碰小光!」

「那你就告訴我是什麼類型的,我保證不會傷害你的小光。」

崔珉豪的眼神是越來越冷,路易很曉得崔珉豪的脾性,他也知道崔珉豪是受過了怎樣的訓練,於是他最後只能妥協,低聲的向崔珉豪說:「TR-14。」

「了解,那麼要如何解除?」崔珉豪冷問。

「只要切除粉紅色的那條線就可以了,只不過TR-14本身只能解除附屬的炸彈,也就是解除連鎖性,但他本身主核心是沒辦法解除的。」路易低聲又說:「所以車頭一樣會爆炸。」

「老闆就是一定要有死人才甘願。」崔珉豪的眼眸看了路易一眼,便說:「謝謝你的提供,所有的責任我會承擔。」崔珉豪說完,人也就走了。

路易知道崔珉豪是個膽敢開票就敢兌現的人,縱然崔珉豪的立場很模糊,但他還是會保住路易的性命,好不被鄭允浩給滅口。



金俊秀一路開車至崇華市與金在中會面,金在中也剛好的抵達,他將所有的解藥都拿給了金俊秀,金俊秀將全數的解藥都裝進了他的側背包裡頭,他沒有過問為何金在中會有這些解藥,他一心只想上有朴有天的觀光列車,他沒想太多的就向火車站跑了進去,不過他跑至一半卻停了下來。

「在中哥,麻煩你與鐵路局連絡。」金俊秀又說:「我們可能沒辦法處理炸彈與剎車,所以請鐵路局轉換鐵路,讓列車行駛至非住宅區的荒郊。」金在中看著金俊秀,他覺得金俊秀的腦子很清楚,似乎並不畏懼接下來要面臨的事情。他是答應了他,然而便目送金俊秀離去。

金俊秀心頭上擔心的其實並不是那些觀光客,他的心裡只想著朴有天,他覺得朴有天很傻,一個人什麼也做不到的他怎麼就把他給踹下了列車,金俊秀對此很不能體諒。再者,當他想起朴有天對他說得那些肉麻麻的告白,他必須回應朴有天的感情,不能讓朴有天還沒得到他的答案就往生了,他一定得趁朴有天還活著時告訴他自己的答覆。

金俊秀是來到了第一月台,他看著即將到站的北上觀光列車,他抓緊了自己的背包,心底有些緊張。畢竟他接下來的瘋狂舉動,他自己也不曉得能不能成功。也許在他還沒上朴有天的列車以前就有可能先陣亡了。不過也沒辦法,他只能這麼做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與朴有天相會。

他看著到站的北上觀光列車,陸陸續續的有觀光客上車,他則是最後一個上車。可他並非走進列車的車廂裡頭搭乘,他趁著列車開始鳴笛時,便爬上了列車的車頂,他捉緊了列車上的凹凸把手,就蹲在列車的車頂上與列車一同出發。

車站的安全人員看見金俊秀這舉動,他是趕緊的要將金俊秀叫下來,可列車已開始行駛,而金俊秀也無下車的打算,還讓叫喊他的安全人員去替他連絡列車長,說他在辦案子,需要從這班列車跳上南下的觀光列車,所以要需要列車長的配合,別將列車開得太快。他說完話就這麼不要命的蹲在車頂上,準備迎接朴有天的南下觀光列車。



朴有天一人待在列車長室,他利用廣播來告訴每個乘客,這班列車出了一些不是很令人能接受的狀況。乘客們先是慌亂的尖叫,可朴有天比他們更兇的壓抑住每個人的情緒。

「你他媽的吵死了!請各位按照我的步驟做,身上有外套乘客麻煩將外套塞住空調出風處,也將窗戶全部都打開!」

乘客是愣了一會,沒多久後每個人便照著朴有天話的做。朴有天有列車長兩人看著這班列車的系統,這系統是全然的掛機,根本就不聽使喚了。空調沒法關,也無法操作煞車,這班的觀光列車根本就是個無人駕駛的模式。

朴有天的人漸漸的咳嗽起來,他知道應該是嫌犯嘴中的病毒開始作祟,可現在的他能做些什麼?他早已發現車頭的炸彈,可他看著那些密密麻麻的線路,他還真不知曉得該如何來解除這些炸彈。雖說他也連絡上炸彈組了,不過得到的回應卻是這顆炸彈沒見過,所以需要研究。

他覺得自己真是活的他媽的夠嗆了,這台列車是有多少時間能讓炸彈組的去研究該如何解除炸彈?難道自己就這樣只能在列車上等死了?

他的眼神從列車長室望了出去,眼前是正往北上行駛而來的觀光列車,他看著那輛列車,突然的發現,第一車廂的上頭蹲了個小人影,背上揹了一個小背包,頭髮是紅的,而那面孔,也是他見過的。

「金俊秀?」

列車與列車間交接,使他們倆人的眼神交會,他沒有看錯,車頂上的人,就是他才告白不久的紅髮小子,金俊秀。


*****

有些後悔寫了這篇,真夠難寫的。

不過感激澤野大神的配樂,讓我不間斷一直想著劇情。這種文我想沒多少人會喜歡。
列車的情節無論是好萊屋,還是普通的電視影集,我想很多人都看過不少次了。可是呢,我就是喜歡寫列車,太刺激了。但還好我寫的是觀光用的列車,如果有天是搭高鐵,俊秀也不可能這樣惡搞了。

哀,反正是有點想棄坑了,呵呵。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