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坐在刑房前,他的雙眸凜利的看著眼前的崔珉豪。崔珉豪赤裸的身子處處都是傷痕,他的雙臂栓上鐵鍊然而吊於頭頂上方。雙腳懸空的他,腳踝卻被銬上了導電繩覽,他的雙眼累得都閉上了眼,幾乎是無視鄭允浩的憤懣。

「崔珉豪,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鄭允浩語氣沒顯得不耐煩,他坐在刑房前的沙發,看著安靜到似乎是死了一樣的崔珉豪問。

崔珉豪沒睜開眼,也沒回話。而鄭允浩卻是一個手勢,處刑人便按下了電壓錶,一陣電流便隨著導電繩覽傳至崔珉豪的身上,崔珉豪是霎時的睜了開眼,他咬著牙,頸脖都忍的爆出了血筋,可他嘴中還是一個字也沒說。

這樣的待遇崔珉豪說習慣不習慣了,可每次被電他都還是覺得很不舒服。他記得,以前與金俊秀與朴有天去聚餐完回家的路上,他們三人是喝的有些醉,於是他們就一同站在電線桿底下,靠著電線桿休息。那時,金俊秀似乎是問了些問題,也就是關於人會不會習慣電流的感覺。

當電流被處刑人關閉後,他的眼皮漸漸的垂落,腦子想著那時他們三人的畫面。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習慣了,但身體還是會不舒服,全部的皮膚都覺得麻麻的,很噁心。可在那時,他並沒有說出自己的感覺,因為若是他說出感想,那麼金俊秀與朴有天就知道他曾經被折磨過了。

這樣的折磨是一直的持續到現在,可至今他還是覺得不習慣。

「你這次幾乎是壞了我的好事,你知道嗎?」鄭允浩站了起身,他冷眼的看著牢裡的崔珉豪,又說:「你明明就是最優秀的人才,可為何要背叛組織?」

崔珉豪還是沒有說話,他的身子不停的滴血,被鞭打至皮開肉綻的皮膚,又被高粱酒所洗禮的身子,這樣的身體他不知是覺得痛還是覺得不痛了,可說真的,他也沒有力氣來回答他一點都不想回答的問題。

鄭允浩一直以來都曉得崔珉豪是個不愛說話的人,不過就算崔珉豪不說,鄭允浩也知道崔珉豪的忠誠已動搖,也不能再替組織裡工作了。鄭允浩轉身向處刑人低聲說:「殺了他吧。」他不需要沒用的部下,留下來也只是個垃圾而已,況且人也不可回收,那就乾脆的人間蒸發,然後屍體拿去滋養大地來顯的比較值得一點。

崔珉豪對於這樣的下令,他一點也不覺得恐懼,他在那麼一剎那是覺得高興,可再下一秒,他卻是有種想哭的情緒。他不能向金俊秀與朴有天道別,他覺得可惜。畢竟人要走不向朋友說一聲,他覺得那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不過他還是沒有怨天尤人的閉上眼睛,等待自己的靈魂脫離肉體的那一刻。

「你知道我一直都不喜歡管閒事。」一聲男人的聲音,讓刑房裡的人都轉身過來看著他。沈昌珉不覺得有什麼稀奇,他只是低聲又說:「我知道金在中的住所。」

「所以呢?」鄭允浩看著他問。

「我辦事很不喜歡拖泥帶水,更不會跟妨礙我們市場的對手玩一些無聊的遊戲,我會直接殺了他了事。」沈昌珉沉著音說。

沈昌珉這話說的也夠清楚了,鄭允浩所安排的列車事件,他知道鄭允浩是想整整金在中,畢竟他們倆的關係就是那麼複雜,令人特不想懂,所以他才沒參與這次的案子,讓鄭允浩陪著金在中玩。不過若因為這件事情,而要殺了崔珉豪,他會決定插手此事,在第一時間內殺死所有辦過他們這宗緝毒案的人,不留任何活口,當然這人也包括金在中在內。

「把他還給我。」沈昌珉盯著鄭允浩又說:「下次誰敢再動他一根寒毛,我就送誰離開。」

鄭允浩與沈昌珉共事這麼多年,他很曉得沈昌珉的脾性。不過他倒是頭一回知道,原來沈昌珉對崔珉豪是帶有這樣的感情,就與他對金在中的感情是一樣的。雖說事情突然被沈昌珉的出身給攪和了,可現在的情況,若他不將崔珉豪還給沈昌珉,他知道金在中的性命也不保了。

「放人。」鄭允浩低聲下令。

沈昌珉走向前,他在崔珉豪身上所有的禁錮都被解除時,脫了自己的西裝外替,替崔珉豪蓋了上身,然而將他一把抱起。崔珉豪體無完膚,被沈昌珉所碰到的每一處他都覺得疼,但卻沒比被吊在上頭來的痛。沈昌珉是將他帶離了地牢,然而把崔珉豪的人,給帶回了他自己居住的豪宅裡頭。

崔珉豪身上所有的血,沈昌珉的白襯衫都給沾上了,不過他並不介意。他看著靠在他懷中避著眼的崔珉豪,摸著那張沒被銬打的臉蛋,輕聲說:「原來你也有這麼笨的時候。」

崔珉豪不知有沒有聽進去,看上去似乎是睡著的樣子。沈昌珉聞著崔珉豪身上的味道,滿身的高粱味,他知道崔珉豪在牢房時是怎麼被對待的。可這樣也好,身體雖然會很痛,不過也替他身上的傷口消毒了不少。

沈昌珉將人給抱下了車,然而把人給帶回去他的大宅邸裡。這間宅邸崔珉豪很常出入,有時甚至會被半強迫的給留下來,去做一些能滿足沈昌珉的事情。可崔珉豪並不討厭這裡,他也不討厭沈昌珉,在他被沈昌珉抱離地牢時,他在沈昌珉的懷中聞著那股熟悉的味道,他覺得很安心,所以人最後也自然的睡了過去。

所有的一切都由沈昌珉包辦,大大小小的傷口,他都替崔珉豪一一的照料。身子被清洗過的崔珉豪,他是睡的很舒服,雙眼已不想睜開了,他抱著沈昌珉的棉被,一個人就裸著身霸佔了沈昌珉的大床。沈昌珉一副無所謂,他最後是換了客房休息,自己的房間,他也就沒怨尤的讓給了崔珉豪。



崔珉豪睡了很久,他醒過來時已是隔天的晚上了,他足足睡了一天,並不覺得餓。他慢慢的起身,看著房間的四周。他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也知道他屁股下這張床是誰的。他的眼神看著床上的被褥,乳白色的布料上處處都沾著他的血跡,可看這血量,他大概就知道自己的傷口已被處理過了。

至於這人是誰,他也很清楚。

他慢慢的站了起身,走至廁所旁的連身鏡,他看著眼前的自己,那皮膚真的被打的很難看,可是該縫補的地方都縫上了,暫且也無大礙。他走進了廁所裡拿了沈昌珉常穿的浴衣,就套了上去。

「你醒了怎麼不說一聲?」突然的一個聲音,嚇著了崔珉豪,他在廁所裡轉過身看著來者,表情緩和下來說:「我想說等會又要回去睡,所以沒必要叫你。」

「被懲罰到這麼嚴重,怎麼你還會這麼有精神?」沈昌珉盯著崔珉豪的臉蛋問,崔珉豪只是輕笑一聲答:「從以前就這麼被訓練過來的,感覺很習慣了。」

他與沈昌珉的談吐很平常,他沒有特別的敬意,也無恐懼感。只不過他與沈昌珉的情感卻非如此。崔珉豪不曾在沈昌珉的面前大笑過,他總是在金俊秀與朴有天的面前能笑的很開心,沈昌珉曾不經意的看過一次,可那樣的笑容,卻遲遲的沒對他展現過。

他想,也許這回崔珉豪會這麼赴湯蹈火的,其實就是因為喜歡金俊秀與朴有天,所以才這麼放手的去做。可這麼一來,他們的組織會很危險,甚至有可能會被崔珉豪的倒戈給搞垮。

「下次別做傻事了,好好幫組織幹。」沈昌珉突然說。

崔珉豪只是垂下頭,他走過沈昌珉的身邊,然而回到了床邊。床上的被褥全被換上新的,他坐上了床,並沒給沈昌珉一個承諾,一個保證他不會再袒護金俊秀與朴有天的承諾。

沈昌珉看著他,他走至他的面前,垂著頭又說:「組織的課程也教過你不能有情感,不是嗎?」

其實沈昌珉很忌妒金俊秀與朴有天,他不懂為何崔珉豪老是會為了他們犯錯,要不就三不五時來告訴他,他不想幹了。崔珉豪對他不曾有感情,縱然他們的性關係發生的很頻繁,但他卻感受不到崔珉豪愛他、喜歡他。

「我沒有情感。」崔珉豪看著他說。

沈昌珉只是雙手抱胸,雙眼冷冷的看著他問:「是只對我沒有,還是對其他人也沒有?」

崔珉豪的雙眸裡埋藏不了訝異,他第一次聽見沈昌珉對他說這種話。可他卻沒辦法回答這樣的問題。

「我只是覺得……」崔珉豪低下了頭,輕聲說:「我跟他們在一起,我活得比較像個人。」

所以他願意付出這麼多,來保住會讓他感覺到快樂的伙伴。

原因就這麼簡單而已。



*****

所以我忘記寫H了,哈哈,來日方長,有朝一日再寫吧。
昌珉!告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