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由於一個人生活不是很方便,所以最後在朴有天力薦之下,他又被拐回朴有天的透天屋與他同居。當然朴有天的理由並不牽強,金俊秀的肌肉斷裂估計是得復健個一年半載才可能回復,可因肌肉並不會再生,金俊秀的右臂就算復健完成,但這輩子大概都無法提重物,所以朴有天希望他搬來跟自己住,好讓他照顧失去右臂的下半輩子。然而,朴有天還有一個令金俊秀更不能拒絕的理由,那就是現在的他們已不是朋友,而是戀人了。

就因為這兩個理由,金俊秀是停了公寓的租約,搬過來與朴有天同居。這樣的選擇對他並沒壞處,一來他不用再繳納水電錢,一個月到期也無需再繳租金,他的荷包可以滿滿的任他拿去銀行存續。二來是他的生活也有人照料,因為女僕咖啡廳的案子讓他體會到了朴有天照顧人的功力,所以他自然是信的過朴有天。可最重要的理由,還是朴有天最後一個理由,因為他們是戀人,所以也有同居的必要。

朴有天在這幾個星期裡,背脊灼傷的傷勢也好了差不多,雖說留下了一些傷痕,不過他並不介意,比起金俊秀的肌肉斷裂,他覺得自己已是幸運很多了。今日難得的假日,他與金俊秀在家閒來無事,便一起做了不怎樣的中飯來吃。

聽說情侶一同做飯可以增進感情,不過這種說法在他倆身上似乎不怎麼管用。金俊秀因連一顆蛋都煎不好,最後是丟了鍋鏟,也就將所有的工作留給了朴有天去搞。朴有天只能摸摸鼻子然而搶救被煎爛的蛋,這種活他做習慣了,而他也不會去怪罪老是買外食來解飢的金俊秀。

初步的同居,其實處的還可以,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只要別讓金俊秀進廚房,一切就不會有問題。

金俊秀與朴有天吃完中飯,倆人便癱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時常得強迫自己身體過動的他們,似乎很少讓身體有休息的空間。他們一同看著天花板,金俊秀突然想到了什麼就說:「珉豪這次的假請好久。」

「對耶,少說也三個星期沒看見他。」朴有天瞄了他一眼說。

「我覺得他應該不是出去玩,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金俊秀也看著朴有天的側臉,有些擔心的問。

朴有天是想了幾會,皺了眉說:「還是我們打電話問問他?」

「也好,問一下他到底去哪了。」金俊秀用左手撐起身子,他的右手從口袋裡拿了手機出來,便按著手機裡頭的通訊錄。他找到了崔珉豪的手機,於是就將號碼撥了出去。



沈昌珉與崔珉豪乘坐在轎車的後座裡頭,他們彼此沒有言語,崔珉豪只是看著窗外,心中是有那麼一點高興,他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街道。他並不是討厭沈昌珉的宅邸,而是比起那昂貴的處所,他比較中意自己所生活的小屋與巷子。

出任務出久了,生活的方式也自由許多,只剩偶爾的回組織報備資訊,其餘的時間都屬於他自己一人,所以他很滿意這種朝九晚五的工作。雖說偶爾逼不得已得當個情報員,不過他還是喜愛這種一個人獨享生活。

沈昌珉是第一次送他回家,由於崔珉豪身上的傷口並未完全好轉,所以他這次特別的送崔珉豪回來到這一直以來所居住的地方。他看著眼前的這一切,有小吃,有國小,還有正放學後走路回家的小朋友,他並沒有特別深的感觸,可他身旁的崔珉豪,臉蛋卻是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他沒有過問原因,因為所有的答案崔珉豪盡是寫在臉上,他愛這個小地方勝過於他給他的華麗與周到。崔珉豪到了自家門,他沒跟沈昌珉道別,自己下了車便轉身要開家門。沈昌珉沒受崔珉豪的邀請,他也下了車來,走至崔珉豪的身邊。

「你也要進來嗎?」崔珉豪轉開了門鎖,轉頭看著他問。

沈昌珉沒有給予回應,他只是跟在崔珉豪的身後,進入了他的家。這種感覺很新鮮,彷彿是沈昌珉第一次進入崔珉豪的心房一樣。崔珉豪的家裡並不亂,不過卻有幾輛運動器材擺放在客廳。他又看向了崔珉豪不大個客廳,放置電視的玻璃櫃上,裡面有許多小型的模型,全是運動器材的可愛模型。這也是他第一次曉得,原來崔珉豪會喜歡這種如此嬌小的模型,看上去很可愛,但卻又不女性。

「你喜歡運動?」沈昌珉突然問。

崔珉豪拿了一杯冷泡茶,遞給了沈昌珉,可沈昌珉沒喝,只是拿著。崔珉豪慢慢的坐上了客廳的沙發,喝了一口茶,臉上微微笑笑的說:「是阿,我很喜歡。」他喜歡不被人逼迫的體能訓練,所以有時沒法去國小練體能時,他還是會在家裡自我訓練體能。

沈昌珉也與他坐上了沙發,將手中的冷泡茶放上客桌,眼裡似乎是變得有些透澈,然而說:「等會我幫你換藥。」

崔珉豪點著頭,沒道謝也無回應,他打開了電視,便自己看了起來。沈昌珉並沒有看電視的習慣,不過他還是靜靜的在一旁陪著崔珉豪看著。但可惜的是,沈昌珉對電視的忍受度很低,所以最後他還是拿過放置在他們大腿間的遙控器,將電視給關了。崔珉豪沒太大的反應,只是輕聲問:「看不習慣嗎?」

「嗯。」

「你不回去?」

「你趕我走?」沈昌珉轉過頭看著他說。

崔珉豪皺了一下眉,他總覺得近日的沈昌珉很奇怪,尤其在他出了地牢以後,他們的相處模式就變樣了。該說是沈昌珉變得溫柔,還是變得散漫,他幾乎是沒以前的任性與嚴謹,甚至會跟他說一些他搞不太懂的話。

「你想住下來我也沒意見。」崔珉豪也盯著他說。

沈昌珉的眼神是有些猶豫起來,崔珉豪的雙眸是直愣愣的看著他的表情,他在等待沈昌珉回答的期間,也放下了手中的冷泡茶,然而轉過身,腳就跨上了沈昌珉的腿,他便大喇喇的坐上沈昌珉的腿上,垂頭看著抬眼盯著他瞧的沈昌珉。

沈昌珉沒過問崔珉豪這麼做是什麼意思,可他也無將崔珉豪趕下,倆人相互對望了幾秒,崔珉豪就低頭吻了沈昌珉的唇。這些舉動對他們彼此而言是再自然不過,崔珉豪知道沈昌珉下一步會怎麼做,但這回沈昌珉的舉動卻是在他意料之外。

「想做?」沈昌珉離開了他的唇問。

「嗯。」

沈昌珉的眼神猶疑了幾秒,爾後認真的說:「等你身體再好一點。」

這意思很明白,不是他不給,而是現在的他不希望給崔珉豪的身體有太大的負擔。可沈昌珉這樣的思考模式卻是崔珉豪頭一次遇見,他覺得很神奇,甚至是讓他驚奇的對沈昌珉笑了出口說:「你怎麼會突然變的這麼……」

突然,腰際上了手機響了,崔珉豪的話被中斷,他拿起手機看著螢幕,然而向沈昌珉說:「你別說話,是俊秀哥打來的。」沈昌珉雙手只是輕輕的擱在他的腰際沒說話,聽著崔珉豪與金俊秀的對話。

「珉豪!你這次怎麼請假請那麼久?是不是真的跟女友去度蜜月了?」金俊秀見崔珉豪接電話,他劈頭就激動的問著。崔珉豪覺得好笑,他的臉蛋笑了起來,而沈昌珉就望著那抹笑容沒吭聲,聽著崔珉豪回話,「度什麼蜜月啊,我回老家處理一點事情啦!」

「這樣喔,所以你現在在哪?」金俊秀問。

「在家。」

「那我們過去找你玩好了,反正也很閒。」金俊秀看了一眼朴有天又說:「你需要我們買什麼過去嗎?」

「不用啦,我這裡不缺什麼。」

「好,那等會見。」

他們掛了電話以後,崔珉豪也從沈昌珉的大腿離去,站了起身說:「他們要來,你要先回去嗎?」

沈昌珉又陷入了一陣沉默,崔珉豪知道最近的沈昌珉腦子是出了點問題,於是率先的替他決定說:「不然你住下好了,順便幫我換藥。」沈昌珉抬眼看著他,崔珉豪又說:「不過他們來的期間,你得先出去兜風要不就躲房間,等到他們走了之後我再連絡你。」

沈昌珉站了起身,點點頭,人也就離開了。崔珉豪看著他的背影,總覺得這樣的沈昌珉是他沒見過的。以前的沈昌珉是從來不會過問他意見的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而邀約若是他提出的,沈昌珉更是不可能會放過他。不過這回,沈昌珉卻給予他一個體諒的理由。

崔珉豪甩了甩頭,腦子也無多想這些事情。他換了另一種心情,整理了一下房間,然後等待朴有天與金俊秀的造訪。



*****

乾脆來寫二珉文好了,哈。

與其說這篇是米秀文,不如說是雜燴吧。太多感情與案子糾結在一起了,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