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情沒有空窗期的金俊秀與朴有天,在工作上,他們卻有了空窗期。崔珉豪人也回到了崗位上,金俊秀的右手臂雖有後患,但也好的差不多了。至於朴有天,他也不知當一條活龍當多久了,可案子卻是一點進展也無,且也無任何頭緒讓他們繼續下去。崔珉豪也不知道組織所經營的藥廠在哪,更不曉得這漩渦裡就竟多少人會有牽連。他只能待在警局蒐集對組織不利調查的消息而已。

他們幾人小案子不斷,但大案卻中斷,不過他們只能耐心的等待,將那些瑣碎的案子處理完畢。金俊秀能說是在當中比較急性子的人,他動不動就會跟朴有天抱怨,一日藥廠不被查獲,就不曉得會有多少人會再受害,可朴有天沒安撫他,語氣略帶無情的對他這麼說。

「吸毒就是他們的不對,能選擇吸或不吸,他們選擇了要吸,那麼其實也沒有幫助他們的必要了。」朴有天撐著腦袋看著金俊秀說。雖說朴有天說的也沒錯,快樂的方法並不是只有吸毒,不過這種說法只對了一半,金俊秀駁回他道:「但還是有被迫吸食的人啊。」

金俊秀也算是一語襯出了他為何會急性的重點。自己選擇吸食的,他們的態度能是『管他去死』,可若是被迫或者如女僕咖啡廳那些宅男吃了並不知摻有大麻的糖果,無辜者總是前仆後繼的出現,能抑止這種事情再次發生的方法無他,就是將毒販給一網打盡。

金俊秀談論起有關正義的事情,他就顯得特別的有光芒。朴有天只是任他罵著,而他自己也坐在椅子上抬頭盯著金俊秀那可人兒在他面前比手畫腳的說著自己的正義,他並不覺得金俊秀吵,反是覺得金俊秀很可愛,比起他這當刑警不是為了救人,而是為了追金俊秀的他而言,金俊秀真的是閃亮太多了。

「好了好了,俊秀哥你在說下去我看有天哥都要不耐煩了。」崔珉豪跳了出來阻止了金俊秀滔滔不絕的『正義』,雖說朴有天自己是看得很爽,不過他並沒說出自己的感覺。金俊秀是看著朴有天那天生就好看的臉蛋,於是低了下頭,雙手插腰,瞇眼瞪著他問:「你在不耐煩喔?」

朴有天瞧金俊秀這樣的臉就知道,若他回答是,那麼他可能會被金俊秀給踹死,若他回答不是,感覺自己似乎又很敷衍。所以他想來想去,最後還是很誠實的對金俊秀說:「沒耶,看你太可愛了。」

金俊秀突然紅了臉來,整個警廳裡的同事都聽見了,他站直了身體總覺得難為情,於是便把崔珉豪推向朴有天的面前,然而自己一個人躲在崔珉豪的身後,去坐了崔珉豪的位置。

崔珉豪並不介意金俊秀這麼做,他也很自然的坐上金俊秀位置,看著朴有天問:「你們之間有進展了?」朴有天聞言,他曉得崔珉豪過問的是何事,於是他笑答:「我們在交往了。」

「怎麼當初沒跟我說啊?」崔珉豪有點不滿,可卻也是笑容迎面,這種消息是好消息,畢竟朴有天也如願以償的追到他夢寐以求的人兒了。

「俊秀不想讓別人知道。」朴有天在他耳邊輕聲的說。

崔珉豪摸了摸鼻子,點著頭說他懂。這種戀情普遍來說是真的不太適合被人曉得。況且金俊秀是被朴有天給扳歪的,更是讓人難以相信他的戀人竟然會是個男人。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情,崔珉豪很自然的就想起了沈昌珉。畢竟他與沈昌珉都是男人,可彼此卻是沒什麼萌生愛戀的感覺。他對沈昌珉,似乎是種互利共生的存在。

但問題是……他全身上下哪裡對沈昌珉有利了?倘若要說是做愛,這對沈昌珉而言並不是什麼利益,因為沈昌珉的選擇性很多,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你不是也有女友?你的女友對你好不好啊?」朴有天突然看著他問。

崔珉豪愣了一會,會提起女友這個字眼,好像是當初沈昌珉在他脖子上種了草莓被朴有天發現。他想,這個女友其實就是沈昌珉,不過沈昌珉對他好嗎?從以前他沒有特別的感覺,不過在最近,他總覺得沈昌珉有了以前不曾有過的舉動。

好比說換藥、會因為自己的身體不適而忍著不跟他做愛、就到現在沈昌珉還會沒事去他家找他,陪他看著他天生就不愛看的電視。

「嗯,他還不錯。」崔珉豪笑著說。

「改天帶出來看看啊,我幫你鑑定鑑定!」朴有天拍著他的肩說。

朴有天是拍上了他之前在地牢被打裂的肩膀。他的肩頭雖說已好許多,不過仍是會疼痛。但他卻沒將疼痛寫在臉上,反倒舉起了那隻受傷的臂膀回拍朴有天笑說:「哪一天有機會就帶給你看看。」

雖然崔珉豪知道,這一天大概是不會來臨了。




這一天的忙碌下去,崔珉豪說因為家裡等會有朋友要來,所以他得先回去,人也就無跟朴有天與金俊秀一同去夜市裡吃晚飯了。由於今日的空閒較多,金俊秀便在下班後向朴有天說今天他想去逛逛夜市,買些小吃來吃。上回的節食讓他過得很苦,雖說案子過了以後朴有天也無控制金俊秀的食量,只不過因工作量時多時少,金俊秀自己也很難找一天安份的日子來大吃特吃。

不過今日卻是大好時機,朴有天約略在傍晚六點時開車至本市區最大的夜市裡閒。但時間是早了一點,所以還有許多的攤位還未開始營業。朴有天與金俊秀走入了夜市裡頭。他們倆人就看著老闆們替自己的攤位擺設,裡面的老闆說親切不親切,可總會有一絲絲另人畏懼的感覺。

金俊秀與朴有天走得近,有些已開始營業的攤販,老闆看見他們倆,變朝著他的說:「嘿,倆位帥哥需要什麼啊?」

金俊秀聽著那樣的語氣,感覺不太像是一般人。這個夜市他們頭一次來,金俊秀總覺得有點詭異,他看著那些忙著擺攤的老闆,手臂上總是刺龍刺虎的,說起話來又有道地的江湖味,只不過也並非各個老闆都如此。有些人的臉蛋看上去很無神,雙眼有相當重的黑眼圈,感覺像是疲憊很久了一樣。

「喂,你這次要買保時捷嗎?聽說有比較便宜一點喔。」賣熱狗的老闆對著另一個賣小上海的老闆說道。

這兩個老闆的距離就隔著一條街道,而金俊秀與朴有天就站在街道上,無意間得聽著他們的對話。

「算了啦,法拉利我都快買不起了,再不多賺點,我可能連法拉利都沒有了。」小上海的老闆無奈道。

這種對話聽在金俊秀耳裡他是覺得很怪,為何區區的攤販能大談闊論如此昂貴的車子?他與朴有天繼續得亂晃著,耳裡也聽見了男生女生,上衣短褲這種很家常的字眼,可被這夜市裡的老闆們使用起來,他總覺得這些詞彙就像個文字密碼一樣,讓他聽得懂,卻解不開。

「有天。」金俊秀拉了朴有天的手肘,皺著眉說:「你不覺得這個夜市……很怪嗎?」

朴有天其實早也發現到了些許的不對勁,沒想到金俊秀也有這種感覺。這麼一片大夜市裡,竟然每個老闆相互都很熟悉,就像某個小生態一樣的存在著。而且老闆們似乎又有自己的行話,說起話來沒有幾句是他與金俊秀聽得明白的。

「很怪。」朴有天點頭說。

他這個刑警雖然當得不怎麼樣,不過當久了還是會有些直覺反應。他帶著金俊秀買了些小吃,然而倆人便回到了車子上頭。朴有天沒有發動引擎,他與金俊秀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然而朴有天變率先說:「改天再來吧,東西還挺好吃的,不過人是恐怖了一點。」一堆像是流氓一樣的老闆,他們看得也相當心驚膽跳。

金俊秀邊吃也邊點著頭,小吃確實做得不錯,只不過他還是想不太懂某些事情,「但我覺得這裡有問題。」他含糊的說。為何他們走進夜市以後,就彷彿踏進了他們一點也不熟悉的世界一樣。

雖然這只是個外表很普遍的夜市而已,可當一切的普遍變得不再那麼普遍時,所有的事情也將會一觸即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